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6-22 02:16:43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现世聊斋
  4. 序斋 【聊斋人】

序斋 【聊斋人】

更新于:2018-04-18 07:46:40 字数:3688

字体: 字号:
现世聊斋目录
共1章
  “现如今,盗墓早已不为人们所陌生。以其为主题的小说、电影层出不穷,一向以诡秘离奇的地下探险经历吸引着人们的眼球。然而,又有谁人知道,这时间,还有比盗墓更惊心动魄的职业呢?”

  “‘地下九幽倒斗手,陆上深渊聊斋人。’这一句话罕为人知,但不是无人知晓。是的,有那么一群人,他们知道这句谚语,更明白其背后所意味着的,他们……”

  “啪!”审讯警张威实在忍不住,猛地一拍桌子。刚刚说话的青年脖子一缩,露出被下了一跳的样子。“我叫你自我介绍,不是叫你说书……”张威很是不耐烦的说道。揉了揉皱起的眉头,他长出一口浊气,接着说:“行了,你给我正正经经重说一遍,姓名?”“蒲飞。”“职业?别再提那个什么人!”“是聊斋人。”蒲飞一本正经的纠正到,“可那不算的话,那我就是无业游民了。”“就记无业。”张威赶紧对一旁的小女警说。“诶诶别啊。”蒲飞有些着急的喊到,“我真的是聊斋人啊,糟老……师傅他老人家还指望我为聊斋人扬名呢!”“烦死了你,!不就没把你的想象当真来写么,你多大人了还中二?清醒点吧!”张威真想扇眼前这没个正形的年轻人一巴掌,但想想自己警察身份,还是忍住冲动,只是把怒气转移到了喝问上。而蒲飞明显没那种自觉,倒是极认真的露着一口白牙分辨着:“那哪行,就好像别人要登记你的职业,却死活不肯承认你是警察,你乐意么?”“滚滚滚,少跟我扯嘴皮子。我也不跟你废话,解释一下吧,城郊有一所废弃的大型工厂,那是我们调查了很久且极有可能是一个大型走私团的隐藏基地。为什么你会在凌晨三点时在那里被抓到?包裹里还有疑似京华市故宫博物馆丢失的古剑?老实交代!”“哦!可以啊,你们警察还能找到那里!看来也不是所有警察都蠢啊。”蒲飞一脸的惊讶,也不管张威铁青的脸色,自顾自说道,“我也是去那里蹲点的啊,看看能不能通过那些走私犯找到些聊斋器。结果走私犯的影都没有,倒是来了群警察,还不由分说的把我拉到这里来了。至于那古剑,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啊,谁说故宫的收藏一定是绝版了?说不定那走私团就能人手一把呢。”说着,他还把肩膀一耸,一脸的无奈。张威听罢,心中那叫一个火冒三丈,那古剑他小时候就见过了,虽然陈旧,但其剑身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最近在处理古剑失踪一案时,就听一剑器专家说过,那是古剑的剑身中有一种特殊的矿物,经过时光流逝,其产生了一种特殊的能量波,可以视为古人说的剑气,极有研究价值。如此宝剑,怕是百年难觅,还人手一把?他呼啦一下站起,正准备破口大骂,却被人一把拉住。转头一看,居然是一直一声不吭的小女警。小女警明亮的眸子静静的注视着张威,不知为何,张威竟慢慢冷静下来,鼻子出气哼了一声,还是坐下了。审讯室内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这时候,门突然被敲响。打开门,一个科研人员急急忙忙的说:“快,张警官,总部科研组传来了最新消息!”张威听了,赶紧准备随那个科研人员出去。领走前,还一瞪蒲飞,对小女警吩咐:“盯紧他!我马上回。”

  片刻,张威戴着阴晴不定的表情回到了审讯室。张威眼神复杂的看着蒲飞说:“你那把剑与故宫所失极其相似,但的确不是故宫那把。但是!别得意,你的嫌疑仍未排除!仔细说说,你那把剑是怎么回事?”蒲飞有些好笑的看了看张威,出声道:“本来就是你着急了急啊张警官,我刚刚还没说完呢。我那么说,自是知道古剑的一些来历。说给你听听也行,还能助你破案不是?”看到张威脸色缓和,蒲飞侃侃而谈起来:“这古剑的却不凡,但也只是不凡而已。我的这把古剑,是在一处无名悬崖处捡到的,认了主的。听说过「心意剑」的传说么?据我分析,这把剑,应该是「心意剑」万千分剑中的一把,故宫那把想来也是。”张威自然听说过「心意剑」的传说。相传达摩祖师圆寂之前,为了传「通意剑禅」的法门,亲自锻造七七四十九天,打磨九九八十一日,祭入他的浩荡剑禅之意,命名为「禅心本意剑」,简称「心意剑」。据说达摩圆寂之时,袈裟一挥,将心意剑化作沙粒般大小,和万千浮尘一起挥向远方,并立下最后大愿,愿「心意剑」携万千分剑遁入凡尘,以待有缘人得之,传承他的剑禅之密。这段从小就听来的动人传说一直刻在张威心里。但他从没想过「心意剑」真的存在,当下自是不相信蒲飞所说,便又是大怒:“够了!又开始说些神乎其神的传说!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吗?还心意剑,还认主,啊?来啊,传说哪怕心意剑的分剑一旦有主,也能随主心随主形,来啊,你倒是像小说里那样随手找来你的剑呢?来啊!”

  蒲飞听罢,刚开始还有些为难的样子,突然,他像是感到了什么一般脸色骤然变化,尽收之前的散漫作风。张威见状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因为此时的蒲飞身上,正透着一种他难以言喻的压迫感。虽然不强烈,但足以让人有些不适。蒲飞重新看向张威,非常严肃的开口道:“抱歉警官,我不能配合你继续审问了。我大概需要离开这里,外面或许需要我。我可以肯定,有可疑人士进入了你们警察局。我需要你的同意,请解开我的手铐。”“哼……你以为你装的正经点,就能赢得我的信任?开玩笑,你可是盗窃罪嫌疑人,还有谁比你跟可疑……”“嘭嘭嘭嘭!”张威话音未落,外面突然爆出一连串的枪声!紧接着张威的对讲机里传来急促的求援声:“张队张队,有不明人士持枪闯入,人数不明,已有……已有数人殉职……数人重伤!已向总部发送消息,即刻请求支援,请求……啊!滋滋……嘭!”“什么!”张威脸色剧变,不顾蒲飞猛地冲了出去。“刑部集合!立刻!”

  当他带人赶到警局大厅时,只见一片狼藉,遍地是警员的尸体。张威看着那一张张熟悉年轻的脸庞,双眼通红着持枪上膛,缓步在一张翻了的沙发后隐蔽身形。“一列,1点钟方向隐蔽;2列跟上,我带3列,一二列听从三列指挥!快快全员准备!”小声指挥着刑警队队员,张威强压心头怒火寻找着入侵者。“一列准备完毕,随时待命!”“二列水准备完毕,随时待命!”“三列准备完毕,一队二队保持警惕!”随着张威下达了警惕指令,警局里陷入了死寂。张威目光扫射着,额头渐渐渗出了汗滴。“一列移动,十二点钟方向搜索;二列移动,9点钟方向搜索;三列待命!”“一列到达,安全。”“二列到……”“嘭嘭嘭!”“二列二列!汇报情况!收到请回答!收到……”“嘭嘭嘭……!”“一列遭到进攻,请求支援,请……啊!滋……滋滋……”还未待张威反应过来,又是几声枪响,三列警员应声到底,他自己也被射中两枪,血流不止。“该死!”张威早已怒不可竭,但又一筹莫展。到现在,警局几乎覆灭,即使等到市公安总局的到来也怕是来不及了。可他,身受重伤,竟然连有几个入侵者都不知道,连入侵者的脸都不曾见过!我在明敌在暗,这极度不利的局面令张威心烦意乱,一种挫败感滋生在他心间。

  就在这万分危急之时,一阵剑鸣声陡然响起,一把古意盎然的剑划破空气向张威奔去。与此同时,不知何处响起轻轻的“噗噗”声,接连四下。张威只觉这轻响很是耳熟,来不及细想,便见古剑悬空着来回飞舞,似与什么碰撞,迸溅出刺眼的火星。一个细小的事物蹦落到张威脚边。他仔细一看,竟是半截子弹!他这才想起那四声轻响是装了消音器的枪声。若不是古剑,怕自己已是性命难保。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张威的耳中:“张警官,辛苦了。”张威掩着伤口,看着古剑仿佛雀跃着飞入蒲飞手中,脸色有些苍白。但他没想到的是,跟着蒲飞的,居然是那个新来的小女警。小女警依然是面无表情,只呆呆的盯着蒲飞。“你……你这样很渗人啊。”蒲飞无奈的对小女警说。“切。”小女警别过头去,一脸的不高兴。“好好,让你去抓,记得轻点。”小女警一听,两眼放光,用力的点了点头,“轰”的一下冲进了烟尘中。

  一阵类似拆迁一样的巨响和几声枪响后,在张威的目瞪口呆和蒲飞的一脸无奈下,身形看似娇小的小女警拖拽这几个全副武装的持枪大汉回来了。他们的防弹衣上有着十分触目惊心的凹陷,仿佛是被高速行驶的车撞击造成的一般。“不叫你轻点么……这警局要垮了啊!”看着不断掉渣的天花板,蒲飞扶额吐槽。“嗯……喏?”“喏个头啊你个天然呆!”蒲飞狠狠敲了小女警一个毛栗子,搞得小女警晃悠了好一会儿。“唉不管了,一起拉出去好了……”蒲飞说着,从胸前扯下他戴着的一块玉牌,食中两指夹着在空中一挥,口里念道:“聊斋?空遁。”只见荧光一闪,破破烂烂的警局前凭空多出几十个人来。张威面露惊色,他片刻前他只觉眼前一片模糊,再看的清时他居然已在警局之外。蒲飞蹲下看着张威,对他说道:“张警官,你的警员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我也帮你止了血。相信市公安局的人马上就到。你也看见我的御剑术了?那我可走了哈,有缘再见咯!”蒲飞站起,潇洒的一甩头,转身便走。但看到还扛着几个昏迷入侵者的小女警,他不禁一个踉跄:“你还扛着他们干嘛!快放下啊!唉唉唉好不容易装个逼气氛就这么被你破坏了啊!吐舌头有什么用啊!喏变根绳子给你,快绑了他们跑路了……诶你还挠我痒痒啊你,胆子大了……看招……”张威觉得有些头晕,想来是之前失血过多了。他想问蒲飞的问题太多太多,现在估计是来不及了。于是他沙哑着嗓音最后问了蒲飞一句:“你……到底……是谁?”

  蒲飞离开的脚步一滞,却只微微侧脸,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继续向前走去。

  “所以我说了,我是,聊斋人啊。”

字体: 字号:
现世聊斋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