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2:47: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楚天阔传奇
  4. 第二章 老祖认亲

第二章 老祖认亲

更新于:2018-03-16 20:04:50 字数:2924

字体: 字号:
  清晨,楚家一处静谧的庭院中,一道白衣少年身影静静盘坐,其双手捏着奇特印记,唇中低吟口诀,呼吸一张一合间,肉眼可见四周有元气被纳入其体内。

  这少年便是楚非,那明显区别于其他楚家小辈的服装便是他自制的修炼服。除了修炼服,他还有整个楚家独一无二的睡衣、披风、毡帽、皮靴、围巾、手套、以及数套令楚家所有女人都眼热的**。这便是楚非的独有格调。

  当然重点并非以上,最重要的是,楚非那恐怖如斯的武修天分。整个楚家实力最强的二叔楚开山曾断言:假以十年,此子必晋先天!

  这个世界,武者以修炼天地元气为主,随着修行的不断强化,武者修为自有明确的高低划分。后天一至九九个阶位是修行的基础段位,一阶最低,九阶最高,当然,在后天九阶之上,便为先天。

  先天,但凡武者必为之崇尚向往的莫高境界。

  二叔楚开山的评价显然十分肯定了楚非的天赋,即便再加上十载,楚非的真实年龄也不过二十五六,而三十岁前晋位先天之境的恐怕偌大元武帝国都未出现过吧

  所以,当楚开山的极高评价传到其他人耳中后,不出预料引起极大震动,而震动之余便是极大反响。

  所有人都不相信,那个自打会走路起就与众不同的怪异少年能在三十岁之前成为先天强者。

  这并非对楚非武修天分的否定,说起来很可悲的是,这算是元武帝国的一个另类的常识。

  而楚非本人,对此仅仅一笑了之,因为他觉得没必要同一群井底之蛙争论井外天空有多辽阔。

  ……

  夜晚,楚家内堂,灯火通明。

  家主楚开元,两位太上长老,五位长老,以及所有精英三代,全都安安静静地站立在此,垂首等待。至于楚家四代小辈和其他人员全都在内堂外候着。

  里屋的帘子终于掀开了,众人随之见到了沐浴更衣后的楚家老祖,少年模样的楚天阔。

  见来人,内堂所有人的心中不禁赞叹“好一个俊逸少年!”。只见其人如潜龙,暗含锋芒;其目清澈透明却又似看透红尘般超然;其面光彩,仿若新生;其势如雷,气质非凡。

  当然,要是能够抛开楚家老祖这个特殊身份的话,那就跟完美了。

  “老祖。”

  “老祖。”

  楚开元率先轻唤一声,其他人跟着恭敬问好,少年楚天阔颔首示坐,并问向楚开元:“我吩咐你的事办好了吗?”

  楚开元连忙毕恭毕敬地回道:“禀老祖,如今您之一脉已传至第十七代,有第十五代一人,十六代两人,十七代四人,他们都在外堂等候。”

  “我的血脉唯剩七人么…”

  听完禀告后,楚天阔便一脸的怅惘,而后重重叹了口气,道:“也罢!时过境迁,家族尚在,便为幸事,个人血脉还属其次。你让他们进来见我。”

  楚开元亲自领来了七个楚家之人,一名七十来岁的老妪、两名中年汉子、四名少年。少年中,两男两女,最大的不过二十,最小的也有十三四岁。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人竟然还是楚非。

  那老妪已经知晓一切,当即颤巍巍地就要向楚天阔跪拜,但无形中有一股力量控制了她的双膝,让她无法跪倒。

  少年中,楚非双目陡然放光,他感觉到了,阻止阿奶下跪的是一股灵魂力量。

  “祖爷爷…”

  止住老妪要说的话,楚天阔甚为和善对她七人道:

  “你们是我楚天阔的后人,由于某些原因,我没有消亡于无情岁月,并且迎来了此刻这般模样的新生。今日之后,老祖向你等承诺,我楚家不会衰矣!”

  后一句,楚天阔是对着所有人说的。而楚开元等人闻言,心中甚是激动,有老祖这句承诺,足以。

  紧接着,家主楚开元宣布,打开楚家宝库,大赏全族。至于,楚天阔后人更是得到双倍的奖赏。此外,家族三代、四代中天资绰约的子弟都将得到楚天阔亲自指点。

  三代中天分优秀的有三人,二叔楚开山、三叔楚开河、七叔楚开先。四代子弟优秀就比较多了,足有十五人,楚非自然在列。

  对楚开山的指点,楚天阔足用了三天之久。从中不难看出,楚天阔这是准备帮助后天九阶的楚开山晋升先天。其实,之前整个楚家修为最高还属两位太上长老,皆为九阶巅峰。不过,进阶先天考验的不仅是修为,还有身体潜能这一关键,年岁越大者,身体机能自然越低,潜能也即低下。楚开山贵在稍显年轻,不过四十六七,几年内尚有机会进阶先天。

  而到了指导四代子弟时,楚天阔所用时间虽略有不同,但都极少有超过一个时辰,不过即便是一个时辰,所有小辈们收获到的东西足以令他们受用一生了。

  当然,楚非是不在这个“一个时辰”行列的。因为,他连“半柱香”都没有。楚天阔见到他后,只静静地看着他,整个过程没有说一句话,更没有出手指导的意思,最后唯一说的一句就是“好了,你先回去吧。”

  然后,楚非就颇为尴尬地回去了。出来时更是由于老祖指导时间之短暂而被其他人另眼相看,质疑声此起彼伏。

  “哼,让他整天装高尚,估计连老祖都看不惯了。”

  “二叔曾说过他会在三十岁之前进阶先天,我看啊,根本不可能,要不然老祖怎么会这样简简单单指导他?”

  “半柱香都没到,他也真好意思以楚家天才自居?难道各位没有瞧见大少爷楚扬可被老祖指导了近四个时辰!要我说,大少爷才是我们楚家四代子弟中最优秀的天才!”

  “嘘!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听说那楚非可是老祖的嫡系后人!”

  “那又怎样,入不了老祖的法眼屁都不是!”

  ……

  “娘,我回来了。”

  楚非走进一处精致庭院,整个人显得没精打采。毕竟,任谁见了比自己更加有风范的同龄人后都会这般受伤。

  在接受“指导”时,楚非观察了老祖许久,才不得不得接受一个事实,老祖比他更有范。

  至于被指导的时间仅有半柱香,楚非对此并不争辩什么,因为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在那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里,他的灵魂受到了何等考验。

  “非儿回来了,快跟娘说说,老祖如何指导你的?”

  见娘亲李氏一脸期待地看向自己,楚非心中不觉泛出酸意,他的灵魂虽然来自异世,但今生的父母恩情是如何都不能泯灭的。

  “老祖修为高深,他的指导令楚非受益匪浅。”

  “这就好!非儿,往后你在武修一道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去请教老祖,毕竟你也是老祖的嫡系后人。”

  “嗯,我晓得。”

  楚非将娘亲扶进屋内,又问道:“爹不在?”

  李氏道:“如今你爹成了楚家账务管家,负责整个家族的财务管理,此刻应该在忙着管理吧。”

  闻言,楚非暗下撇了撇了嘴,心道家主的动作倒是挺快的。以前他爹不过是普通三代,因为是老祖的嫡系后人,于是如今成了账务管家,其间的差别可非一星半点。

  不过这样也好,有老祖这个常青树在,他爹娘的生活便十分稳妥,而他自身也无了后顾之忧。

  楚非陪伴着娘亲,直到晚饭时间,他的爹楚为云也回来了。

  晚饭吃的很累,因为楚非一直承受着他爹的严词教诲。

  “你这小子,可知道你在老祖的眼中就是一块顽石!”

  “玉不琢,不成器!这是老祖让我带给你的原话。”

  听到这里,楚非听不下去了,也吃不下去了,望着爹楚为云疑惑问道:“我到底是顽石还是玉石啊?”

  “你……”

  楚为云顿时语噎,但想到他一个老子被儿子反驳,立马怒然,楚非见势不妙,扔下碗筷,赶紧溜之大吉。出门撞见他大哥楚笑,打了声招呼便接着跑了。楚笑大笑着进屋,直道:“二弟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爹爹,哈哈。”

  ……

  楚家最安静的一处庭院里,楚天阔握着毛笔,写下最后一个“器”字。

  “玉不琢不成器”

  望着这六字,楚天阔年轻的面孔难得露出一丝兴奋之意。

  因为唯有他才知道,那究竟是一块何等惊世之玉。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