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4 09:37:58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亡者来电
  4. 第一章 突然熄灯

第一章 突然熄灯

更新于:2017-04-20 21:10:41 字数:3377

字体: 字号:
  夜深人静,慕容娇上网之后,准备休息。

  她忽然想起来,同学QQ群里好久没有见到奎木狼,她就拿起电话,给老同学奎木狼打电话,问他在哪儿?

  奎木狼阴森森地说,他在阴间。

  慕容娇吓一跳,说,你别开这样的玩笑,我们都是老大不小的孩子爹,孩子妈的。

  奎木狼说,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确实在阴间。

  慕容娇以为奎木狼一定是喝多了,说,不跟你聊了,然后,挂断电话。

  不料,奎木狼电话又打过来,说,慕容娇同学,我很郑重地告诉你一件不愉快的事情,你的阳寿已到,等一会儿我来接你。

  慕容娇很不高兴,说,我怎么得罪你了?你咒我?电话里面杂音很大,慕容娇就挂断电话。

  慕容娇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就给奎木狼的住宅打座机,要跟他理论一番。

  奎木狼妻子接听的电话,他的妻子说,丈夫已经死一周了,今天是头七,葬礼匆匆忙忙,没有来得及通知每个外地的同学参加,他经常使用的手机已经陪葬了。

  慕容娇听罢,惊出一身冷汗,难道奎木狼真的要来接她?

  此时,家里只有慕容娇一个人,丈夫出差在外,孩子出去补课还没有回来。

  慕容娇开始感到门口似乎有人,好像随时要敲门,或者不敲门就要推门进来,有那种神奇的穿越力量,就跟玄幻小说,或者武侠小说里的异能人物一样。

  慕容娇很紧张,忽然,熄灯了。

  她没有动电灯的开关,屋子里的灯却突然不亮了,电视机也没有图象,只是有很多马赛克出来,还有咔咔的响声。

  慕容娇坐在沙发上不动,看着门口,她听到门口有人轻轻地敲门,还在叫找她的名字。

  慕容娇,开门,我是奎木狼。

  慕容娇浑身颤抖,不敢出声。

  这时,门外有人轻轻敲门,很是温柔地说道,慕容娇,你不要害怕,我是奎木狼,你的好同学,我来接你。

  慕容娇忽然不知道哪里涌出来的力量,大声喊道,你给我赶快走,再不走,我就报警!

  门外忽然悄无声息。

  慕容娇真的拿起手机,要打110报警。

  忽然,手机又响了,慕容娇看一下来电显示,竟然又是奎木狼的手机号。

  我的妈呀。我怎么办?

  慕容娇没有按住手机的接听键,手机就自己说话了。

  慕容娇,我就站在你们家门口,你不要害怕,打开门,我跟你有话说。

  慕容娇说,我坚决不开门,你到底是人是鬼?如果你是鬼,你就不要吓唬你的老同学,在大学,我们很要好的。

  奎木狼说,是的,所以,我亲自来接你,别人接你,我不放心。

  你给我走开!你不要吓唬我。

  我没有吓唬你,这是事实。

  你走开。

  我不走开,你不要执迷不悟,我是对你好。

  我不需要你对我好,都已经过去了,大家都有家室,你好自为之吧。

  奎木狼说,你开门,我要接你走。

  我不开门。慕容娇关掉手机,惊恐地看着门口,生怕这个超自然的鬼魂从门缝里钻进来,毫不客气地把她带走。

  第二章移动的床

  慕容娇从客厅摸索着来到卧室,她关上卧室的门。

  卧室的灯也不亮。

  慕容娇看着门口,自己坐在床上。

  她凝耳细听,门外很肃静。

  奎木狼走了?

  慕容娇忽然自己大笑起来,我这是自己吓唬自己,一定是产生臆想了,这是幻觉,昨天几个人同学聚会,聊起在大学被追求的人,就自然而然谈起追求最苦的男人就是奎木狼。

  两个人大学毕业后天各一方。

  慕容娇相信自己是幻觉,熄灯可能会是外面的线路有问题。

  慕容娇自己鼓励自己,来到窗前往外面看,外面灯火辉煌,远处的马路上车水马龙,一切跟以前都是一个样子。

  慕容娇回头要坐在床上,忽然,她发现床在动。

  床真的在动。

  似乎里面还有得意的笑声,这笑声极为像奎木狼。

  慕容娇拿起手机,高举着,好像随时可以引爆的手榴弹,大声喊道,你是谁?你给我出来,你不出来我就喊人,我就报警。

  床还在慢慢移动,就好像下面有人,或者是一个很大的乌龟,托举着床在移动,在往门口移动。

  我实在不能忍受了,不能等待,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慕容娇大声喊着,开始打电话报警。

  可是,手机打不通。

  危机时候不能够紧急呼叫。

  手机没有用,慕容娇就到床头拿起座机,开始拨打110报警。

  座机没有信号。

  耳机里面悄无声息?

  床还在移动,在向门口移动。

  慕容娇大喊,你要干什么?救命!快救命啊!

  慕容娇跳到床上,双脚用力踩踏双人床,可是,床还在移动,有条不紊,保持一个速度,就是不搭理她,继续往门口移动。

  慕容娇身体发抖,可是,她还没有蒙,头脑很清醒。

  她从双人床上下来,打开门,从卧室里间出来,她担心门口的鬼还没有走,不敢打开客厅的大门。她急急忙忙来到北面房间,再次把北面卧室的门关上。

  慕容娇紧紧靠着门,耳朵分外敏锐,倾听外面的声音。

  此时,外面鸦雀无声。

  慕容娇长出一口气,心里暗道,这是虚惊一场,自己吓唬自己,一定是产生幻觉了,或者是梦游,一切都不是真的。

  这时,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声音很亲切,说,慕容娇,我知道你在里面,你不要关门,我只是跟你说几句话。

  我不要跟你说话,你给我走开。

  我不能走,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对我这样无情?我是有情有义的人,在大学,我追你追得很辛苦,很多同学都笑话我太痴情,可是,你还是没有嫁给我,你还是跟别人结婚了,我们在阳世没有缘分。

  慕容娇义正词严地说,在阴间也没有缘分,你不要痴心妄想,你给我走开,我不会跟你一起走。

  如果你不让我接你走,我自己走,那就会有别人来接你,你会受到折磨,很难受,你会受委屈的。

  我不在乎,你给我走开。慕容娇声嘶力竭地喊道,紧接着,就泪流满面,说道,奎木狼,我求你了,你不要纠缠我好不好?你赶快走吧。

  第三章自己打开的窗户

  奎木狼在外面叹口气,说,你这个人啊,总是不理解我的心。

  你给我走!

  好的,我走。

  慕容娇倾听外面没有声音了,她在房间里站着不敢动,浑身颤抖,浑身出汗,后背都是汗,手心也出汗了。

  外面好静啊。

  可怕的静。

  但愿奎木狼是好心好意帮助我,奎木狼是一个好人,只是自己当初觉得他对自己不是一心一意,初恋时,不懂得爱情和表白。

  慕容娇尽力想奎木狼的好处。

  外面还是很肃静。

  慕容娇悄悄打开门,看看客厅和自己卧室的情况,这个地方是儿子的卧室。

  慕容娇打开门,她看见自己卧室的床在客厅直立着,晃晃悠悠的,随时都可以倒下来。我的妈呀!

  慕容娇急忙退回来,关上门。

  她呼吸加快,心跳加快,似乎心脏随时都可以从嗓子里跳出来,蹿出去很远。

  慕容娇急得大哭,吓得大哭。

  她不敢离开卧室的门,生怕自己离开门,那床就自己挤进来,来到儿子这个房间。

  儿子的房间很肃静,没有灯,她打开灯的开关,灯也不亮。

  慕容娇头脑还算清醒,没有瘫痪在地。

  怎么办?

  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

  自助者天助,等待救援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人知道她处于危急之中。

  慕容娇插死门,来到窗户前,本来窗户是关着的,她还差两步才能够走到窗户前,忽然,窗户啪地一声,自己打开了。

  就跟大商场的电子自动门一样。

  慕容娇不敢冒冒失失过去。

  她小心翼翼看着左右。

  窗户附近没有任何动静,慕容娇虚张声势,大声喊道,你给我出来,我看见你了,你如果是男子汉,你就不要躲躲闪闪,你给我出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

  窗户外面没有动静。

  慕容娇来到窗户前,大着胆子把脑袋伸出来,看看附近的情况,不看不行啊,看了也不行,这是15楼,太高,往下面看眼晕,周围没有任何扶手和辅助工具,可以帮助她逃生,根本出不去。

  如果从15楼跳下去,也是死,那会身无完肤。还不如在这里被这个不见面的鬼吓死,还会有个完整的尸体。

  慕容娇又慢慢退回来,退到门口,看着窗户附近的动静,外面的夜色好美啊,一轮圆月,如同玉盘一样悬在天空,难得一个没有污染的好天,可是,慕容娇没有心情欣赏。

  她要立即出去,事不宜迟,十万火急。

  可是,怎么出去?

  慕容娇凝耳细听,外面静悄悄的。

  慕容娇又轻轻打开门,看见那个晃晃悠悠的双人床已经平放在客厅里,一动不动,似乎很平稳,难道那个鬼累了,已经走了?或者躺在床上睡觉?

  慕容娇把门打开大一些,自己站在门框下面,我的妈呀,床上真的有鬼,看不见的鬼,在睡觉,在打呼噜。

  那床铺还在一起一伏,这个鬼一定很重。睡觉也不老实,把床板压得嘎吱嘎吱响。

  这个大鬼,说不定什么时候冲过来,把自己紧紧抱住,就带着自己去地狱了。

  慕容娇不敢往下想。

  慕容娇吓得蹲在地上,不知道如何是好。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