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3:10:59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冰原世界
  4. 第一章 重生冰原

第一章 重生冰原

更新于:2018-03-16 17:38:28 字数:4963

字体: 字号:
  张骑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没想到居然这样就要死了,哈哈哈,真不甘心啊。”虽然努力地笑着,但目光中不由自主的透出一丝悲哀。笑声越来越低,张骑的眼睛无力的缓缓闭上了。

  张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咦,这是什么?不会吧,居然是宇宙空间中的蠕虫洞,我要被送去哪里啊?不过转而一想,自己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张骑倒也很快就能面对现实了。奈何在无数蠕虫洞中穿梭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张骑也处于一种昏迷苏醒不断交替的的状态中。

  张骑看到自己面前是一个巨大的蓝色星球,还以为自己又回来地球了,不过仔细一看却马上否决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这里不可能是地球,在地球上尽管海洋再多,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大陆,而面前这个星球无论从那一面看,都是完完全全的蓝色。正当张骑想努力地看清楚这个星球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传递到他的大脑,又再次昏迷过去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张骑又有了意识,自己不知道睡了多久呢,好像经过了一段很漫长的时间一样。尽管拥有意识,但是张骑却无论如何都睁不开眼睛。正当张骑这么想着,肚子猛地一痛,好像有条肠被切了一样。疼痛的感觉让张骑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哇··哇··”这个稚嫩的童声是在是让张骑抓狂,难道自己轮回了,又变成了一小孩,一定是这样的,怪不得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痛就不由自主地哭了。

  终于,张骑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被一个中年男子抱在怀中,看来自己的确是一个新生儿。正当他以为自己又可以重新在地球上生活的时候,看到了无数的房子和一望无际的冰一样的地面,马上明白了自己来到了另一个星球,就是那个完全蓝色的星球,这个星球并不是没有大陆,而是所有大陆都是冰做的···

  正当张骑在观察这个新世界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尖锐的笑声:“恭喜啊,张大人,张夫人,喜得贵子啊。”一个长相跟张骑印象中接生婆一模一样的老女人一脸谄媚的说道。房子里唯一的男性,也就是那个张大人笑得嘴都要裂开了:“好啊,好啊,我的儿子啊,哈哈······”张夫人刚刚产子,。脸色十分苍白,却也是难以遮盖那一脸的喜色:“那你给他取个名字吧!”“好,好,就叫···恩,就叫张蓝吧。”张骑本来还在张大人怀中静静地听着他们对话的,结果一听到这个名字,哇的一声就哭了。张夫人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张蓝,哈哈,我还蟑螂呢。你还真应该好好读读书了,还是我来取吧,就叫张骑吧,希望他能像你一样做个冰骑王。”张骑实在是太激动了,没想到来到另外一个世界名字还能一样,一时间转哭为笑。张大人尴尬的挠了挠头:“这娃一看就是跟母亲的,对我取的名字那么多意见···随便啦,就叫张骑吧。”

  张骑转眼间就五岁了,在这五年里也弄清楚了这个世界的很多信息。这个世界上面只有一块大陆,就叫做冰原大陆,这个世界也叫冰原世界,全世界百分之九十都是由冰组成的,所以这里的温度也不高,但由于是从地心提供能量,所以这里的气温一直保持在十五度左右,这里的冰大概要到50度才会化成水。在张骑想来,这里的温度和水源造就了生物的产生,但奇怪的是这里的最高等生物跟人类长得一摸一样,这就有点怪异了。人类(冰原大陆的人类)的主食是一种长在冰里的果树,世界上百分之十五的冰区都种植了这种果树,当然还有别的各种食物,在此不提。

  在这个世界上,由于每个人都出生在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所以他们的体质都有一定程度上的变化,有的是普通人,有的却是拥有强大而又富有天赋的体质。每个人会在5岁生日的那天去当地的冰封馆检测自己的体质,如果是强大体质的人将会得到在冰封馆学习的权利,期中体质特别强大的人学成之后还能留在冰封馆从事各种职业,那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说到冰封馆,这个是世界上实力最大的组织,几乎全世界的冰斗者(即所有体质强大而且进行了修行的人)都是从它那里出来的,谁也不知道冰封馆中到底隐藏了多么强大的实力。曾经就有一些强大到无法在大陆上找到对手的人去挑战冰封馆,当然啦,是冰封总馆。结果在冰封总管大堂等待冰封馆派人来回应他的时候,一个正在扫地的老者跟他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他指着老者大骂:“你们这群垃圾凭什么掌控世界,我,冰帝今天就要拆了你们这个破馆。我最看不起仗势欺人的垃圾了!”最后一句明显是对扫地老者说的。扫地老者闻言就和冰帝战在了一起。那场战斗的响声都要传出百里了,爆炸一样的巨响整整响了三天三夜之后,冰帝的头颅被挂在冰封总馆的大门上,挂了7天。结果,再也没有人赶去冰封馆闹事了。

  不过冰封馆一半是不会管冰原世界的事情的。冰原大陆上面有三个帝国:冰破帝国,冰梦帝国,冰龙帝国。而冰封总馆就在这三个国家唯一的交接处,虽然说是馆,但也要有一个省那么大了,而且是一座全封闭式的建筑,全世界进过去现在还活着的人绝对不超过1万。在说回三个帝国,他们本来成三国鼎立之势,但冰龙帝国近些年来发展迅速,国力不断增强,结果导致了冰破帝国和冰梦帝国隐隐有种联手抵抗的趋势了,这导致了冰龙帝国也不敢妄动,他们就一直这样僵持着,所以照目前来说冰原大陆还是十分平静的.

  张骑的家庭就是冰龙帝国中的一个一流家庭,这一切全是因为他父亲的实力,他的父亲是冰骑王,也是从冰封馆里出来的,而且是冰封总馆,所以一出来就被封为亲王。这种实力强大的人国家是最看重的了,而且张修(张骑的父亲)曾经救过帝国的冰龙王一命,特别得到冰龙王的器重,所以他们家族的实力实在是不可小觑,如果张修愿意,左右朝廷也不难,可是他对帝国是及其忠诚的,按他的话说:“我有今天的成就全因冰龙王的器重,士为知己者死。”张骑的母亲是朝中另一个大官郑丞相的独生女,但他们两人的结合完全不是政治婚姻,而是因为张修和郑露在一次宴会上见到后,张修一见钟情,在强烈的攻势下终于美人到怀。所以两家极其友好,而且两家都对冰龙帝国忠心无比,再加上当代的冰龙王绝对是圣贤之人,使得整个朝廷都如同铁板一块,无比团结,实力也是一日强过一日。

  张骑在他们家那一代排行第一,他还有个比他小两岁的妹妹,叫张倩。所以张骑是他们家唯一一个男性后代,他父母都对他极其重视,简直就是人参做饭,燕窝做汤,所以他不到有一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一岁就可以简单的对话了。他对他的妹妹也是极其关照,可能是因为前世在地球上没有兄弟姐妹的原因吧,他们兄妹俩的感情是在好得不得了。张骑经常有感而发,觉得这个世界的生活实在是美妙的不行啊,他在地球上从没有这般享受过,简直是天堂般的生活。

  张骑心里暗暗激动:明天,就是明天,明天就是自己五岁的生日了,明天就要去鉴定自己的体质了。在冰原世界里,每个小孩子五岁生日那天就要去到当地的冰封馆鉴定自己的体质。张骑的父亲就是冰魂之体,在九种体质种排名第二,鉴定出来的时候可是震惊了整个省,而且马上就被送往冰封馆进行教育,这可是人才啊,就是因为这些,张修才有实力成为冰骑王,得到冰龙王的器重,拥有巨大的势力。

  九种体质的排名分别是:冰成冰力冰灵冰狂冰暴冰速冰闪冰魂冰圣。张骑现在可是期待的很啊。冰封馆的规定:只有冰狂以上的体质才可以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但是冰成,冰力和冰灵这三种体质在冰原世界中可是足足占了百分之就是,而且绝对有多无少,所以张骑的父亲才可以单单凭一个体质震惊全省。所有的人体质一旦经过确定,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所以冰圣体质的人虽然强大,却不是可以修炼出来的,所以冰圣全世界不超过三十人,而且已经差不多十年没有听说到有冰圣之体的人出现了。这个大陆的人口可是二十亿啊,每年出生的人都快一亿,十亿新生儿中都没有一个冰圣之体,这种概率太低了吧,而且当代被知道有冰圣之体的人只有寥寥可数几个:冰封馆馆主,冰帝(战死),冰封馆扫地老人,冰龙帝国守护者天厉,冰梦帝国守护者雷霆。

  拥有冰圣之体的人修炼各种冰技的速度是极其可怕的。但是不管他们多么强悍,自己的寿命也只能保持在一百五十年左右,虽然比普通人多了五十年,但他们并不是什么不死不灭的神。每种体质的人将自己的体质练到极致的时候就一定会领悟一种技能:有可能是冰斗技,有可能是身法技,有可能是魔法,甚至可能是特殊能力,当然啦,威力大小还是被体质所限制的。

  一夜无话,终于到了第二天,亢奋得一个晚上没睡着的张骑早早的就坐着马车来到了冰封馆,临走前父母亲还预祝他有个好体质呢。到了冰封馆门口,发现周围还有好几个小孩子也在门口等着呢。等了将近二十分钟,终于开馆了,七个孩子排着队开始检测体质,张骑站在最后一个,他有一个习惯,喜欢把悬念留到最后“冰力··不能参加训练,下一个”检测官神色不变的看着极其“又是冰力,不能参加训练,下一个···冰灵,不能参加训练,下一个,嗯,冰暴之体?不错啊,小朋友。”检测官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你以后每天早上十点来这里的十三号馆进行修炼吧,这是你的通行卡。”说完就递出一张冰卡,上面刻着一个暴字,反面则是十三两个大字,显然是机器刚刚雕刻出来的,整个蓝色的卡中心散发着一丝紫光,看来那个紫光是防伪的咯。“下一个,冰成之体,不能参加训练”检测官看到剩下最后一个小孩子:“你,过来吧。”

  张骑努力地平静了一下自己那紧张的情绪,慢慢地向那个检测官走关起,走上了检测机器,检测官按下了检测按钮,机器发出一阵响声。这个机器并不是什么核啊电啊之类的东西,只是一块巨大的冰块中间可乐一个怪异的图案,而且也散发着紫光,连接着一个木盒,木盒里会自动制造那些冰卡。在等待机器出现结果的那一瞬间,张骑有种好像过了几十年的感觉,检测官看了一下屏幕,慢慢地开口:“冰成之体,很可惜,不能参加训练。”张骑一听,一直以来坚信自己可以达到冰闪甚至于冰魂的体质居然,居然只是最最低级的冰成,自己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普通人,自己一辈子都只能是普通人,我不服啊,我不服!

  检测官突然叫了起来:“怎,怎么可能,体质变成冰力了,而且素质居然还在持续提升,居然变成了冰灵,不可能啊,不可能啊!”张骑一听,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不是自己的奇怪体质,而且高兴自己还有机会,自己还有可能强大,哈哈哈,这种性格后来可是惹出了不少事情呢。检测官慌了,马上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马上通知总部,这不可能啊,体质怎么可能会变。咦?又变回冰成之体了,太诡异了。”只见检测官把一块泛着紫光的冰块捏碎了,冰封馆里的一个巨大屏幕(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冰块磨平了)上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像,并传来声音:“是冰龙总部的分管啊?有什么事啊?你有三分钟的时间叙述一切。”检测官毕恭毕敬的说道:“是,总部。我们分管今天在进行体质检测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小孩子,他的体质居然跟冰原世界的法则不符,在我检测到他是冰成之体之后他似乎很失望,结果体质等级不断提升,最后居然还提升到了冰灵之体的等级。回报完毕,请给予指示。”总管的人的脸色在听完检测官的话后明显的凝重了,略微思考之后,开口道:“把那个孩子的各种资料给我发过了。”检测官马上唯唯诺诺地答应了,在发送资料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那个小子居然是张修的儿子,心中不由得想到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父亲是冰魂之体,结果儿子的体质也是如此怪异。

  总管的人看完资料后对检测官说道:“通知他的家人,明天把张骑送到总馆里来,就用你那里的那个传送阵。”检测官一阵惊讶后连忙答道:“是。”心中却不由得想着,传送阵啊,分管每年只能启动一次,一半那次传送是给个分馆馆长去总馆训练七天的机会啊。总管的人又说:“这个用玩后能量我们会帮你们补充的,你就跟着他一起回去跟他家人讲清楚吧。”检测官连忙点头应是。

  检测官看着那个仍旧站在检测机器上的小孩子,脸上若有若无的带着一丝希望,心中不由得想着:这一去,生死都不知呢,居然还能如此乐观,果然小孩就是小孩啊。张骑却不是这么想的,他可是从小就对冰封馆的这次检测期待的很呢,这次能去总管,是在太值得高兴了,而且这个体质冥冥中给张骑一种想法,似乎能带给自己极大的机遇啊

  检测官看着小孩脸上的那一丝笑意,不愿毁去他的希望,只能轻轻地对他说道:“小朋友,你就叫张骑对不对?刚才我们说的你都听见了吧,现在我们一起回去,跟你父母解释清楚之后明天就送你去总馆吧。”张骑心情可好的很呢,极有礼貌的回答:“是,检测官大人。”检测官嘴角微翘:“还是叫我馆长吧,检测官难听了点。”张骑心中一震:眼前这个居然是冰龙总馆的馆长······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