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2:00:29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漫想精灵与童梦兽
  4. 四、绿箭(二)

四、绿箭(二)

更新于:2018-03-16 09:15:59 字数:2905

字体: 字号:
  盖亚紧靠在小方桌的旁边,“既然你们来了,就是我的朋友,”盖亚说,“可是成为绿精灵的朋友,必须得到绿精灵对实力的认可,因为我们就是这样一个对实力崇拜的原始精灵种族,如果你们的实力里没有我们所崇拜的东西,那么我也无能为力,你们只能往回走,因为它就是绿精灵在这片大森林里生活的规则,”“可是,你们是原始精灵中最擅长箭术的精灵,”“不少书中是这样说的,只是你们对书上的东西深信不疑,”盖亚对吉蒂说,“这一点很容易抹杀你们的自信,”“其实,和绿精灵比赛箭术并不是与你们想象中的一样,和真实的绿精灵比赛,我们绿精灵一生中至少会猎杀六种生物,其中三种生物是入门的标准,猎杀了,绿精灵才能成为真正的绿精灵,另外三种生物则是绿精灵一生引以为傲,处于巅峰时期猎杀的实力象征,然后悬挂在屋墙上最醒目的地方,如你们现在看到的一样,你们要证明骨子里有我们崇拜的东西,并不意味着是与绿精灵比赛,只要你们能做到猎杀前三种最简单的生物,就像所有绿精灵做到的那样,”“那箭术?”“你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用弓和箭,至于三局两胜,很简单,每一只精灵只参加一局,没有共通的协作,这才是对每一只精灵实力检测的最好方法,”“还有什么其他问题?如果没有,跟我去见我们绿精灵的族长,他会见证一切,”比利、吉蒂和幻跟在盖亚身后,从一间木屋进入到另一间木屋,两间木屋无论从大小、样式上都和其他木屋没有明显的区别,只有进了屋子里比利他们才发现屋墙上悬挂的东西比他们在任何木屋里见到的都要多,其中正面的屋墙上只悬挂三种从生物上猎取的战利品,和堆满东西的其他三面屋墙远远不同,“那应该就是巅峰实力的象征了,”比利想,一个拄着木头拐杖,有长长绿胡须的老人坐在木椅子上,离三只精灵很近,“你们是来验证规则的?”比利点了点头,“谁是第一个?”“是我,”比利说,“恩,好,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准备,”他们出了族长的木屋,开始备战,“能把你的箭弓和绿箭借给我们一晚上吗?”“当然可以,”拿上借来的东西,三只精灵共同住在一间木房间,“为什么要借这些东西?”“书上对绿精灵的描述,有提及他们的箭术天赋是天生的,但他们之中佼佼者的箭弓和绿箭也是难得一见的宝贝,所以我们值得发上一晚的时间在心里刻画,”“可是幻没有魔法光点,”“所以前两次猎杀,我们必须赢!”幻只能无奈地点点头。

  等走出这个房门,比利开始了他冒险经历里的第一次猎杀,没有其他精灵知道其实比利此时的心情十分忐忑不安,“往前五百米的蒲罗树上栖息一群蒲罗鸟,你只要能猎杀他们,并从他们身上取到像我手里一样的一根羽毛,”盖亚手里拿着蓝色的羽毛,羽毛上包裹着一团平和的蓝色火焰,没有过多的波澜、旺盛,也没有让比利感到丝毫的炽热,比利背上竹箭筒,手拿上绿色箭弓,向着前方五百米的蒲罗树飞去,穿过灰色的树枝,停在高高的树杈上,比利看到眼前有一棵与众不同的老树,老树上一团祥和的蓝火焰,在树枝上、树叶上静静地燃烧,一只只蒲罗鸟停在枝头,枝头上缓缓燃起的火焰让他们沐浴其中,表现得很享受,身为猎人的比利藏在高处,试图拉开弓,搭上箭,对准一只蒲罗鸟,比利却显得犹豫不决,他在想蒲罗树上无辜的蒲罗鸟和自己射出的致命一箭,权衡之下,他会有他的怜悯,觉得不应该这么做,这也许就是比利和盖亚对于蒲罗鸟有所区别的地方,她习惯弱肉强食的森林规则,而比利并不习惯,聪明的比利依旧停留在树杈上,他紧紧地盯着蒲罗鸟的羽毛,双手间闪烁起魔法光点,他打算变出一根能够以假乱真的蓝羽毛,此时不远处从蒲罗树上飞来一只蓝色的鸟,它停留在比利的身前,用鸟喙兴致高昂地在啄发光的小点,似乎对它们有所兴趣,看着眼前的蒲罗鸟,比利倍感受宠若惊,他用魔法光点变出一颗发光的小石子,蒲罗鸟欢欣地将石子收入爪子里,“你能给我一根羽毛吗?”蒲罗鸟似乎能听懂,它用喙啄了啄石子,让比利明白了它是想要更多,于是比利毫不吝啬地给它晶莹剔透的石子,还有会发出洁白亮光的花,蒲罗鸟很守诺言地啄下一根羽毛,放到灰树枝上,叼起水晶花,爪着数十颗小石子飞走了,比利如愿以偿地得到了蒲罗鸟的羽毛,虽然目标已经达成,但此时他更想知道这只蒲罗鸟要小石子和花是为了什么,比利扇动近乎透明的翅膀,用绿叶作为遮蔽物,向靠近发出光的位置移动,比利看到了蒲罗鸟燃火的巢,发光的小石子和花是用来装饰它的鸟巢,不久之后,飞来了一只同样美丽的蒲罗鸟,看着他们依偎一起,比利很庆幸当时没有射出那一只放在箭弦上的绿箭。

  比利带回了第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比利将蒲罗鸟的羽毛交给绿精灵族长,族长仔细地端详过后,说,“可以了!”这一刻,三只精灵是有短暂欣喜的,第二天,吉蒂出发,他的目标是一只石头龟,他需要摘下石头龟的龟壳,比利和幻一直等着,直到黄昏他们才看见那个黄昏底下有些落寞的身影,“仿制的绿箭射不穿石头龟,”吉蒂遗憾地说,“石头的龟壳太坚硬了,”“那算了吧!”吉蒂坚持说,“我想到了,想到了对付石头龟的方法,我诱骗它缩进的头,可是它的头伸出来后还是看起来和石头一样,很坚硬,”吉蒂显得很懊恼,盖亚揭开了谜底,她说,“你应该想个办法把石头龟搬过来,背上的坚硬也许只是善于欺骗你的表象,通常我们是用利剑翘开石头龟再去猎杀,”“这些是我们猎杀积攒的秘密,”到了第三天,比利和吉蒂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幻的身上,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希望来源于哪里,幻拿着仿制的箭弓和绿箭,除此之外他没有别的依仗,就这样幻飞向了远方,他这一次的目标和比利与吉蒂都不相同,因为这一次他将找到一个幽深的山洞,然后征服山洞里十分具有攻击性的野兽,绿精灵们都管它叫做独眼穴居人,独眼穴居人青面獠牙,长得粗壮,因生活在昏暗的洞穴内,所以唯一的独眼是闭着的,只有在危险的时候才会睁开,使闯入洞穴的生物变得精神迷乱、痴傻呆苶,不说那只独眼的能力,单单独眼穴居人的蛮力和一手的石头棒幻都会很难对付,无论怎样,比利和吉蒂都在等待结果,第三天傍晚,幻出现了,他的箭筒里满载的绿箭空了,箭弓也已经是折断,近乎透明的翅膀上残缺了一块,带着疲惫的身躯幻倒在比利身上,渐渐松开的手中,有一颗硬东西从手中滚落到地面上,盖亚拾起,把硬东西递到绿精灵族长面前,“这是独眼穴居人呕吐物凝结成的硬块,应该不会错,”绿精灵族长赞许地点了点头,历时三天,比利、吉蒂和幻完成了箭术比赛,盖亚的那句话,“很简单,三局两胜,”他们的确做到了!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受到了朋友应该受到的礼遇,用最好的草药来治疗躺在病床上的幻,比利和吉蒂陪伴在床头,会很好奇问,“你是怎么做到的?”幻说,其实他很幸运,捡到了一个大便宜,当他进入洞穴时,独眼穴居人已经受了有些严重的伤,虽然他没有魔法光点,但他会制造魔法汁液,在汁液当中添加一味在这片森林里生长有毒的野花,用制成的新汁液涂抹在绿箭头上,这样才侥幸从独眼穴居人的洞穴里拿出一颗硬东西,后来知道那原来是独眼穴居人的呕吐物,就像人类的排泄物一样,现在想来,真应该好好洗手了!这几天,幻的伤势好了起来,除了残缺的翅膀,但这只能靠他自己制作的魔法汁液一点一点让翅膀成长,于是,比利、吉蒂和幻告别了盖亚和其他绿精灵朋友,穿过绿精灵的领地,翻过在领地里这一篇奇妙的篇章。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