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19 02:46:3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奔跑着的幸福
  4. 第一章 光阴的故事

第一章 光阴的故事

更新于:2017-04-21 15:59:12 字数:6434

字体: 字号:
奔跑着的幸福目录
共1章
  一

  华灯初放,迷人的国兴路格外耀眼,一排富丽堂皇的酒店,加上门前的汽车,再加上酒店里吃饭的人,都散发出尊雅与物质的高度。这是很多年轻人对夜生活的梦想之地。此时,五个年轻的身影由于酒精的麻痹摇摆不定,他们大步地走在这条用金钱与权力发展起来的国兴路上,而这几个年轻人仅仅是路过,他们昨天才刚刚结束了高考,过几天还要去估取自己的分数,一切都是未知。他们羡慕这样的生活,因为几个人的家庭背景都谈不上富裕。在他们眼中这里便是天堂。

  “哎,每次走在这条街上我都觉得特别的压抑。没办法,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富人过着腐败的生活,而穷人就只能像咱这样。”王柯文忍不住第一个开口了,其实他们每个人都想对繁华下显着格外单薄的自己发出一声感叹。话中人们听得出柯文对富人的嫉妒和对目前生活的不满。

  “别抱怨好吗?富人也是从穷人成长起来的,他们很少有好逸恶劳才取得今天成就的,你就在这里抱怨,离成为富人还差的很远。”唐淼是柯文的女朋友,两个人相处了两年,舆论里他们算不上恋爱关系,只是同学关系不错罢了,他两个人单纯地守候着柏拉图式的爱情,唐淼也一向拒绝柯文亲亲爱爱的举动。

  柯文不与她争论,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唐淼对他的好,他会放大一百倍来体会,来回报。

  他们即将走出这条灯火通明的国兴路,下一站他们选择去江边转转,再下一站去哪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只有一个想法,只要几个人在一起在哪都可以。

  金璐“嗷”地一声吐了出来,赵成一手扶着她的胳膊,一手轻拍她的后背。金璐吐完后,柯文买了一瓶矿泉水回来,金璐说了声谢谢,漱漱口吐掉后,微笑地环视他们说:“我不能喝酒,不好意思,我没事。”

  金璐总是很礼貌,她长得很清纯,也很普通。比起谈话,她更愿意思考,金璐话不多,但每次轮到他说话她都会用很精准词语讲出来。因此,她往往比同龄人显得成熟。她回过头向赵成道谢,赵成还沉浸在刚刚和金璐的肢体接触上,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忙说:“吐了好,吐了好。”金璐笑了下,轻轻地用小拳头打了下语无伦次的赵成。赵成只在那里傻笑,然而一股幸福感早已贯穿于他的身体。赵成很喜欢金璐,但从未有勇气表达。

  一路上,从出了饭店就很少说话的齐鹏已经被酒精麻醉的筋疲力尽了,他平时很健谈,但喝完酒就开始发困,在别人谈论话题的时候他也偶尔也接上两句,而这两句往往也与大家所谈的话题毫不相干。

  五个人的背影摇摇晃晃,若分若离。在路灯下的欢声笑语离不开一个话题:三年的高中生活。在这里他们留下了三年的青春,换回的是一份份友谊与一次次新的体验。或许再也没有一份感情会如此真挚的让人愿意去沉淀、去回忆,因为在未来,或许再也没有机会拥有一个同桌,拥有一个下课能一起上去厕所的人,拥有那些值得让我们回忆起的枯燥的与课本打交道的夜晚。高中的结束必将会是他们人生当中的另一个起点,但未来在哪里谁都说不好,不过还好路还在脚下,年轻人嘛,只要奋斗前途一定是光明的。

  二

  估分报志愿是一个有喜有忧的时候,赵成比自己预想的成绩低了近三十分,坐在那里思考之可能发生的结果。而金璐考出了一个好成绩,一激动搂住了她的同桌,同桌是男生,而恰巧此时赵成一眼扫过,看到这一幕极为心寒,心脏一阵阵过电般的焦虑不安。赵成翻出了包里的香烟来到操场一支接一支的平定心绪。

  齐鹏看到了,赶忙追赶到楼下。齐鹏的成绩不错,也超出了自身的预期。他看到焦虑的赵成有些不忍心,齐鹏明白这样的成绩很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齐鹏在高中恋爱过两次,算是感情经验丰富,细微处对赵成对金璐的好感也有察觉。谁会喜欢自己还未曾牵过手的心爱女生同其他异性走的很近那?他明白这一刻赵成的纠结、孤独与不安。

  齐鹏决定让金璐下来陪他。于是齐鹏发短信告诉了金璐,金璐很快地来到他们身边。赵成明白刚才金璐那个不经意的动作不过是金璐过于兴奋的一种释放,纯属偶然,如果说伤心,无非是因为赵成真的不想失去这个自己喜欢的女生罢了。

  “别难过,我们陪你想办法。”这是来自金璐的声音,也是赵成最想听到的声音,那么温柔,体贴。赵成想一把抱住面前这个女生,可依旧没有勇气。很久以来,即使照成不说,他对金璐的好感也已经用行动表现的很充分了,而金璐在那段敏感的年龄里内心也曾联想过彼此在一起的结果。

  此刻,齐鹏悄悄地离开了,只有他们两个人坐在一起,贴的很近,他们开始谈话。赵成告诉金璐,自己上高一的时候不爱学习,父母下岗了,父亲去做保安,母亲去做保洁,一个月全家不多的收入很难维持生计,那时不爱学习,父母常常叮嘱自己要好好学习,父母的教诲听多了,心里始终排斥着,父母也从未向自己提及过家里的难处。直到有一天,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两箱子的衣服,第二天晚上放学,当他路过夜市时,不经意的望去,发现父母在那里摆起了地摊,于是走了过去,他看得出爸妈那种皮笑肉不笑的尴尬,爸妈告诉他,家里已做好饭了,吃完看会书就睡觉吧,我们晚点回家。回到家后,赵成哭了很久,那种心酸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父母身体不好,这样的厌学行为等价于是在割父母的肉来换取自己青春的放纵啊。于是他决心好好学习,因为他坚信唯有知识能改变一家人的命运。

  金璐在一旁感动着,这时金璐渴望着赵成能够抱住自己,静静地哭出来。而赵成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无助地望着操场。金璐有些忍不住了,她搂住面前这个男生的肩膀,在她眼里赵成只像个天真孩子,她希望自己的这个动作能够让赵成平静下来,同时也希望从这个她认为足够有安全感的男生身上找到一些恋爱般甜美的感觉。

  霎时间,赵成的失落与不安以泪水的方式爆发了出来。他深深地把脸贴在了这个自己深爱女生的胸前,起初,他只管哭,当他意识到此刻他正在真正享受着一个女人最美,最动人的地方的时候,他开始尝试着自己从未尝试过的举动。这是他曾经幻想个无数个夜晚渴望去温暖,去呵护的地方啊,他将脸用力地在丰满的胸前摩擦,当他看到金璐没有反抗的时候,他开始更为大胆,张开嘴开始隔着衣服亲吻她的胸部,渐渐移动到了嘴唇,开始了激吻。

  激吻过后,两个人相互依偎在一起,刚刚的泪水让金璐T恤衫胸前的部分布满了明显的水渍。赵成将鼻子和嘴唇贴近金璐的脸庞,静静地呼吸,双手也试探着抚摸着金璐的身体。

  这时估分的同学已经陆陆续续的离开学校。柯文,唐淼和齐鹏已经拿着他们俩的包走了出来,两个人站了起来。大家看到了金璐胸前的那摊水渍心照不宣。

  “还不错,除了我考的都很好。”亲热后的赵成显得格外的乐观和外向,似乎低分的痛苦放在刚刚那段激情场景面前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

  他们来到车站,准备坐车回家,这时唐淼发现赵成的情绪已有明显好转便把金璐胸前布满水渍的疑问讲了出来:“快说,你们两个刚才干什么啦?”

  赵成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要是说实话怕金璐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要是不说实话那,又怕让金璐觉得自己很不负责任。

  “你猜那?”金璐玩笑般地回答了唐淼的这个问题。

  赵成很高兴,这就证明金璐不想隐瞒两个人的感情,或者说金璐不在意别人是否知道出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赵成将胳膊搭在了金璐的肩膀上显得有些傲慢地地说:“男女之间的事,你知道多了不好。”赵成的答案让这几个天天在一起的伙伴有些惊讶,但是他们更愿意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通告。看来这才是真正的爱情,没有表白,没有手段,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三

  情感往往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高考成绩下来了,柯文,唐淼庆幸地考入了外地的同一所学校,金璐同样考入了一所外地的学校,齐鹏留在了本地的一所学校,成绩皆为理想,唯独赵成要面对一个残酷的选择,复读还是进入一个完全低于自己预期的学校。

  赵成的成绩上一表大学有些难度,考入不错的二表大学也还在能力范围之内,他在填报志愿的时候选择了跟金璐上同一所学校,之前一直是金璐说想学法律,赵成也说喜欢法律,金璐说喜欢离家远一点,赵成也说喜欢离家远一点。今天倒是不再需要找这种可笑的理由了,但问题是残酷的命运让他们无缘未来在一起。

  复读,这是赵成一家人的决定,赵成必须服从。

  复读的事赵成没有多想,因为他得到了金璐海誓山盟的承诺。几场散伙饭下来,天天在一起的还是这五个人,尽情的放松了几天,大家都累了。假期说长不长,谁也不想荒废,于是齐鹏打算利用这一假期完成一次打工经历。赵成打算陪金璐去他即将展开学业的江东省田丰市转转。也许是相处的时间长了,感觉淡了,柯文和唐淼选择各忙各的,除了每天必须通电话外,偶尔出来玩上一两天。

  没过多久,金璐与赵成的旅游计划得到了实施,坐了一夜的火车,早晨五点,他们来到了金璐一直梦想的城市。清新的空气,清洁的路面让金璐爱上了这座城市,同时也让赵成懊悔起自己的命运。

  第一个任务,便是找了一家宾馆住下。这是他们讨论了几次的话题,怎么睡好一点。最后决定,先睡两张单人床,剩下的以后再说。

  赵成很无奈的答应了这一条款。两个人来到宾馆,赵成与前台说:“标准间单人床。”前台一时认为赵成说错了,强调了下说:“单人床是两张床,双人床才是一张床。”

  赵成觉得一时间自己很尴尬,低头说:“对,我知道,先开吧。”

  来到房间,关上门,收拾好行李,赵成一把抱住了金璐,要强吻金璐的嘴唇,金璐一把将他推开:“别这样,太快了吧。”

  赵成看她这种反应自己有些觉得难为情,他害怕自己这样的冲动让金璐产生烦感。他们俩坐了下来,商量起了旅行的计划。

  一天下来他们去了金璐未来的学校,去了田丰市中的两个景点。晚上,他们在路边吃饭,吃过饭后发现公交车已经末车,又根本无法看到出租车的影子。两个人只好沿着印象中的路线往回走,走着走着似乎人越来越稀少,唯独街道上偶尔有几辆汽车经过。这是情侣们最喜欢的场景,可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救命。

  这声音很难判断出方向,两个人只好谨慎的往前走。救命声始终没停,而且越来越近,赵成搂住了金璐,突然一个身影由正前方向两个人靠近。这个身影发现了他们俩,便企图避开逃到路对面。这让原本计划躲避危险也跑到路对面的赵成改变了主意。

  这时他们看清了那个逃跑者的面孔,二十岁左右,又瘦又矮,这张像还蛮是憨厚。

  “帮我截住他,他抢了我的包。”在后面追赶的女人召唤者赵成,赵成没有理会,而这时金璐望着赵成恐慌的面孔说:“咱俩帮着追追。”

  赵成一时没有反应,当穷追不舍的那个女人跑到自己身边的时候,金璐甩开赵成的胳膊想要随着那名女子追了过去。赵成一把将金璐搂住:“别去,危险。”

  金璐理解赵成的好意,便没说什么接着往前走。没走多远,也许是有人报了案,一辆警车正在路面上缓慢的驶过。他们在那里抱怨着这个城市的治安,就在这时,那两个人又追了回来,那名男子飞快地从赵成身边经过,赵成也不知哪来的冲动,一下将沉甸甸的书包摔向了那名逃跑男子的后背。那名男子跌倒了,赵成跑上前去压在了那名男子的身上,控制住了那名男子的双手,赶来的警察迅速下车将嫌犯彻底控制住。

  女子夺回自己的包,之后他们一行来到了派出所。

  后来得知,这名女子的儿子是白血病,刚刚凑了八万块钱的住院费,就在准备去医院交费的路上,这名男子实施了抢劫。

  凌晨两点,派出所出车将两个人送到了宾馆,这是让他俩想想都后怕的经历,他们打算第二天离开这个缺乏安全感的城市。

  为了晚上能和金璐在一张床上睡,赵成想了一整天的办法和台词,但今天他们太累了,金璐回到宾馆躺在床上便睡觉了。

  而赵成睡不着,他下定决心爬到了金璐的床上,他决定用亲热的感觉来感化金璐以满足自己压抑很久的欲望。

  “就满足我一下嘛。”赵成对着即将熟睡的金璐恳求着,可谁想金璐一下子坐了起来严厉地吼道:“你要是总想着这个,别说我不认识你。”这一刻赵成看出了金璐的不情愿,但是他依旧没有服从金璐的态度,而是愈发激情地脱掉金璐的内衣。赵成不止一次的提出两个人发生关系,但金璐很理性也很保守,她知道两个人的未来无法预测,所以要坚守着自己纯贞。但是人归根结底都是感性的,感觉到的时候是很难有人控制住。

  金璐没有反抗,两个人顺其自然的体验到了人生中第一次的快感。由于过于疲倦,结束后没多久两个人便紧紧地抱在一起睡着了。

  四

  第二天一早,赵成的手机响了,赵成疲倦的接起电话,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女人的声音:“你好,我是江东日报的,听到昨天你们在海平路见义勇为的事迹非常震撼,想进行一下了解。”赵成突然意识到,昨天的举动其实很不平常,目前社会整体人情冷漠,他们的事迹的确可以算得上壮举,为了让这次旅行多一些意义,赵成果断的答应了采访。

  挂掉电话,赵成将通话内容汇报给了金璐,金璐也很是兴奋,于是两个人很快起床打扮了一下便出门了。

  约定在报社采访,两个人很快赶到,接受了采访。回来的路上两个人很兴奋,毕竟都是第一次上报纸,一天里两个人又游走了几个景点,他们决定改变原计划,推迟一天回家,好在第二天多买几份报纸带回去炫耀。

  回到宾馆,两个人更换了房间,由之前的两张单人床改成一张双人床。既然答应和赵成一起旅行,金璐也就早已考虑到会和赵成发生关系,只不过放不下内心的顾虑与不安罢了。十点多两个人逛完回到宾馆,看了会电视,完了会电脑,又亲热到了两点多。

  第二天一早,赵成的手机又响了,是江东省电视台的记者。赵成很兴奋,没想到自己前天晚上的见义勇为会有如此大的轰动,赵成直接答应了采访。挂掉电话,赵成发现了有七条未读短信,都是来自江东省各媒体记者发来的短信预约采访。

  在去往省台的路上,不断地有媒体打来电话,每次接到电话赵成总是笑的合不拢嘴,金璐则在一旁微笑着望着她始终认为天真的可爱的赵成。

  来到省台得知,自己的事迹已经被江东省委宣传部列为典型,并且已经将事迹上报到中央,等待中央的态度。一天的时间里,赵成接了四十多个采访预约的电话,有中央媒体的,有国外媒体的,也有家乡媒体的。慢慢的赵成有些烦了,虽然也希望多在媒体上露露面,不过这样的频率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不管是采访还是赵成接电话的时候,金璐面带微笑的观察着,很少说话。赵成问她,这么多的关注你怎么一点不兴奋。金璐说:“兴奋啊,我为你当时的勇气感到骄傲,你多说点就行,我在旁边陪你,需要我说的我一定会说。”

  赵成有些愧疚,他知道当时真的想见义勇为的是金璐,而自己只是一时摸不着头脑的冲动罢了。他说:“对不起,我其实算不上英雄,真正的英雄应该是你。”

  金璐始终保持着微笑说:“别傻了,我接受这些采访不是以因为我想成为英雄,而是这个社会里的的确确的缺少英雄,我们只是在用我们的壮举感召更多人罢了,咱俩谁说还不都一样。”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他们的一切费用由政府买单,从家乡到江东往返了三次,大大小小的座谈会,报告会做了几场,接触了两省的大小官员。他们的事迹也传到了大江南北,很快两个人成为了名人,半个月里他们每天要接无数个电话,柯文,齐鹏和唐淼也始终关注着他们的动态。

  半个月后,两个人终于回家了,虽然偶尔还会有媒体采访,但已不是那么频繁。在和老朋友见了几面后,他们决定各自在家休息几天。

  五

  时间稍纵即逝,到了要分别的日子,金璐要走了,柯文和唐淼也要踏上他们两个人的征程,留在这座城市的是齐鹏和赵成。

  这是痛苦的一天,上午集体陪齐鹏去学校报到,之后送走了柯文和唐淼,晚上齐鹏和赵成两个人陪着金璐和他们的父母上了火车。

  几个人承诺,十一长假回到原点的这座城市,不见不散。

  接下来,赵成孤独的回到家里,他回忆着三年里他们的过去,回忆起自己在新生报到时那段傻傻的自我介绍,回忆起军训时自己因为一顶白帽子与同学们不合群地争执,回忆起他认识地第一个朋友是齐鹏,回忆起自己永远不会忘记的同桌唐淼,回忆起当初自己暗恋金璐时那些孤独寂寞的夜晚和几天前的那段幸福时光。想着想着,赵成哭了,他知道这是他青春里最美的年华,他遇到了最美的人,最美的事和那段属于他自己的,任何人都不能复制的最美的故事。

  阵阵苦楚撩过内心,毕竟都是过去,而时光不能倒退。唯有奋斗吧,希望明天会更好。

字体: 字号:
奔跑着的幸福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