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46:3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缘祖
  4. 第二章:沧生山。

第二章:沧生山。

更新于:2018-03-17 20:59:15 字数:3753

字体: 字号:
  李笙一队人在出森林后飞快点向离这森林的驿站跑去,因为天已经黑了,而且今天是七月七,在往常的七月七都会有一段时间镇压鬼雾的阵法衰弱,这时天上的太阳就会被遮住,发生日食。

  到了那时,鬼雾会迅速弥漫人间,但与黑夜不同的是,这时被笼罩的人不会变成鬼,而是被鬼雾带走。在以往,他们小队都是靠把自己绑在树上度过日食那段时间的。

  但是今天不同,天已经快要黑了,可是日食还没有来。

  他们需要加快速度了,越早到驿站越好。因为日食一旦来临,紧接着的就是黑夜,那就是说,日食来了,他们就算不被带走,也会变成鬼。

  李笙的眼里还是噙泪,他被李渊抗在背上跑。现在小队只剩下了四个人了,除了李笙,能战斗的也只有三个人,要是碰见鬼,他们不被鬼杀死,也会被拖到日食或者天黑。

  可是好运从来没有站在他们这边,在离驿站十里外他们被三个鬼人给包围了。

  “李渊,你背着少爷快去驿站,我们两个留下对付这些家伙。”李渊的哥哥李源在拔出腰中的斩马刀,对着李渊吼道,声音中带着无比的焦急。

  “哥哥,我不走,队长和二哥都生死未卜,现在你们也要离开,我们这个小队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不想独活。”李渊把李笙放在中间后也拔出了斩马刀。

  “李渊,你忘了家主的嘱咐了吗?少爷不能有事,要是少爷有事,我们对得起家主的恩情吗?!赶紧带着少爷去驿站。”另一位队员也对着李渊吼道

  李渊坚定的摇了摇头,脸上竟然露出了微笑:“我在队伍中最小,所以你们都照顾我,可是我想要和你们一起战斗,而不是每次遇到危险第一个逃跑的人。”说着笑脸上又有了泪水。

  “我记得去年我们也是来采灵草,可是在对付那只鬼兵的时候我听了你们的话独自逃跑了,那时我害怕,我不想死!”

  李渊抹了一把泪水,接着道:“可是你们后来回来了,但老白却没回来,我知道他再也回不来了。老白和我是最好的哥们,他却离开我的时候,我竟然因为害怕的跑了!”

  “那之后,我有三个月都沉浸在内疚中,如果我没离开,是不是老白就不会死呢,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呢,我一直这样想。”李渊拿斩马刀的手开始颤抖。

  “弟弟,这次不一样,我希望你带着少爷回去!要是你觉得对不起我们,那就把少爷送回去后你再来给我们收尸!”李源还是想劝弟弟离开。

  但是李渊这次根本没有接哥哥的话而是转过头对着李笙说道:“少爷对不起了,这次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了。”说着,对着李笙深深的鞠躬。

  “你……”

  “老子李渊不是怕死的人!垃圾们,你们都给老子看好了!!!”说完用斩马刀劈向。

  勇往直前的决心在李渊的内心坚定。

  李渊把斩马刀横了过来,全身元气涌动,竟然散发着赤红的光!

  “这是,”李源望着弟弟愣神

  “元气化神!”另一个人发出了惊呼。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逃跑!”

  “绝!对!不!会!”

  说完,身上的赤红色更浓!含怒对着鬼人斩出了一刀!

  李家刀法第一式:天罡斩!!!

  一道赤红色的刀光划过,三个鬼人被拦腰折断!

  “快走!”李源一声怒吼,接着身上的赤红元气消散,晕倒在地。

  李源和另外一个人一人背一个飞奔了起来。

  天色更加的晚了,他们现在一个昏迷,还有个孩子,能动的两个人还一人背着一个,要是再遇见鬼,只怕是回不去了。

  剩下的路还算顺利,离驿站只有两里路了。

  …………

  天空刮起了大风,在路途的几人顿时觉得不妙。

  日食快要来了!

  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两人用吃奶的力气开始奔跑!

  离驿站只有一公里了!两人这样高强度的也吃不消,现在脸自己白了,他们都是修炼元气的人,可是现在奔跑了九里路,体内的元气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现在他们都是用肉体力量在奔跑,背上还背着人,要不是意志力坚强,怕是早就昏迷了。

  “李源,日食到了,太阳已经被遮住一半了,快啊,我们快跑!”

  他们已经看见了驿站的旗子了,上面写着两个大大的“风和”。

  或许是老天不愿他们活着回去,太阳已经被完全的遮住了。鬼雾迅速的将他们笼罩。

  “啊!”

  “不!”

  两声凄厉的叫声传到了驿站里,驿站门口站着一位白发老人,对着李源他们消失的方向叹了口气。

  “唉。”

  被鬼雾笼罩的四人,有三人已经昏迷,其中李渊是脱力昏迷,而李源与另一个队员在被鬼雾笼罩的瞬间失去了生的希望,喷出一口血,昏迷过去。

  …………

  夜深了,被雾笼罩的大地散发着摄人心魄的诡异。

  雾中出现一个白袍人,这要是被人看见,一定会认为他是鬼将军,但他不是鬼,也不是人。

  白袍人走到李源旁边,用手掐住他的脖子,探了一会,摇了摇头。

  “唉,成怨鬼了。”

  接着白袍人又去了其他几人的身边一一探查,直到探查到李笙那里白袍人停了下来。

  “三脉皆有,怪事,这上古三血脉都有,可是除了拥有自我保护元气外,没有任何修炼的元气。不对啊,拥有上古血脉的人,就算不修炼天生也会有血脉带有的元气才对啊!”

  “算了,这娃娃有血脉护着,还没有成怨鬼,先带走再说。”白袍人抱起李笙一跳就飞上了天。

  白雾笼罩着整个人间,却没有笼罩这座山。

  白袍人带着李笙飞上了这座山山顶,刚把李笙放地上不久,李笙就转悠悠的醒来了。

  “我……这是哪?”李笙醒来一望四周,发现自己在一座山上,有些不确定自己究竟死没死。

  “这里叫做沧生山。”白袍人转过身来对着李笙说道。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不对,我是死了对不对?!你就是阎王爷!只是没想到死后去的地方不是地狱,而是这什么什么山。”李笙心里居然不害怕这里站着这里的这个疑似阎王的白袍人。可能是想到自己已经死了,什么也不怕了。

  “我不是阎王,你也没有死。”白袍人笑着摇头。

  “阎王爷,你就别玩我了吧,我被鬼雾笼罩,只会死的不能再死,不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李笙依旧坚持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小子,我说你没死,你就没死。”白袍人摆摆手道:“在你认为死是怎样的?”

  “死?我现在不就是死了嘛?!”

  “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还有大好的媳妇没娶呢!”

  白袍人嘴角有着笑,对着李笙道:“那你认为什么是真正的老天呢?”

  “老天?!老天就是创造世间万物的人啊。”李笙有些觉得奇怪,这阎王爷脑子短路吧?

  “呵呵,小子,你不知道啊。”白袍人一脸遗憾的说道。

  “我给你说个故事吧。传说远在一亿五千万亿年,这里本没有世界,什么也没有,一片虚无。直到有一天,这里衍化出了一个叫做元的人,伴随他出生的是无尽的白雾与紫雾。元出生了不久后,他就用伴随他的白雾与紫雾创造了大地与植物。”

  “在大地与植物出现后不久,宇宙竟然自己衍化出了一条河,那河叫岁月长河。那条河出现在宇宙的深处,那个时候的宇宙没有被雾气所笼罩,河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宇宙中。”

  “在岁月长河诞生后不久,从河中就跳出了很多鱼,那鱼飞向了大地,一落地,就化作了飞禽走兽,其中有一种鱼化作了人。”

  “元发现了那些‘人’,并且取名为人。然后元用自己的三滴精血也创造了三个不同的人。”白袍人说道这里,转身看着李笙眼神有些奇怪。

  “我在你的身上发现了被元所创造的人的血脉,而且是三脉都有。”

  “阎王爷,你开什么玩笑!还创造人呢,他自己不是人啊?!”李笙用期待的眼神望着白袍人。

  “他是人,也不是人。”白袍人摇摇头,道:“算了。你不会明白的。”

  “小子你我有缘,我可以给你造化,你想要嘛?”

  “什么造化呀?!”李笙一听有造化就把头伸了过来,笑着对白袍人说道。

  只见白袍人摊开手掌,凭空的出三本书《浊世》、《战神》丶《开天》。

  “这三本书就是我说的元所创造三个人的元气修炼功法。”白袍人对着李笙诱惑道,“我可以把这三本书给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答应,答应,怎么能不答应呢。”李笙赶紧回答道,生怕白袍人变脸!。

  白袍人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这个要求或许你一辈子也完成不了,也可能要不了多久就能完成,你好好想想再给我答复。”

  李笙沉默了,这天下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更何况他明白前面这个人更是救自己的恩人,不说给造化,就算不给他的要求自己也不能拒绝!

  “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呐!”李笙这样为自己评价,但是他放光的双眼出卖了他。

  在沉默了一会后,李笙的眼神被坚定所取代。无论自己有什么值得眼前这人这般对自己的,自己都没有理由拒绝。救命之恩,难以相报。

  “前辈无论什么要求,晚辈都答应了,晚辈愿意用生命去完成它。”

  白袍人深深的看了李笙一眼:“小子,记住你说的话,现在这三本书归你了。”

  李笙对着白袍人抱拳谢道:“多谢前辈成全,只是不知前辈的要求是什么?!”

  白袍人摇了摇头道:“等你修炼有成,能来到这沧生山的时候我再告诉你要求。现在你下山吧。”

  “前辈法力高强,能上的来这山,倒是晚辈下不去啊!”

  “呵呵,你跳下去就行了。”

  “好的前辈,只是前辈,有没有看见和我在一起的三个人呢?!”李笙没有看见李渊他们,知道他们凶多吉少,但还是问了出来。

  “你说的是和你一起的那三个人吧,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都变成怨鬼了。”白袍人显然也有些尴尬,说出了李渊他们的下落。

  李笙神色一黯,眼里噙泪对着白袍人说道:“不知前辈叫什么,日后要是晚辈能上这山,才好找到前辈。”说话时已经带着少许颤抖。

  “你就叫我灵吧。”

  “是,灵前辈。那晚辈告辞。”说完,转身跳下沧生山。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