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22:31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山河云明
  4. 章一回 糊涂少爷

章一回 糊涂少爷

更新于:2018-03-17 11:19:40 字数:2288

字体: 字号:
  云宁镇兴盛不过六十载,但胜在文治平安,又地处徐州扬州交界枢纽,端的是地利人和,因而百姓富,仓禀足,少知礼,老有养。历任知县也未敢扶了杨家老太公的面子,虽说商贾发达,农业富足,未曾裹了襟袖,没完没了地捞外财。现如今,临近县治的乡友到了云宁也免不了叹一声倒真是夜不闭户,国泰民安的盛世景象。

  杨家落于横水河北,靠着阴山山脚,虽说这阴山是山,但在这水乡平原之地,不过区区数百米,丈不足千,孤零零地耸在这康平原的地界上。独了这头份的山水,因而佛家也派了住持,借着这云宁衡水的人气儿,起了座庙儿,唤作清宁寺。要说这杨家的排场,那得说说这门前石狮,说是老太公官拜徐州巡抚时,当地大族感念太公恩德,集了乡邻的愿,请了本地的大师花了好大的功夫雕了送了百里到了云宁地界,可杨家得人心却并不在这小小的石狮子身上。

  当年老太公官运亨通之时,立了“俭而持家,富不忘本”的家训,到了现今,杨老爷也没悖了祖训,杨家除了这门口的气象,其实相比于其他名门望族,那院子的进出确是少了好些,观这杨府的陈设,亭楼假山没少,但家具样式俱是太公置办的老物件,古色古香之中,透着书香识礼的门风。杨家不大,里外里三进的院子,东西厢房,后院就分个主次两院,主院唤作“抱朴院”,住了大夫人和着大小姐、二小姐和杨明云,次院名唤“守拙院”本是以前杨老爷一家的住地,老太公仙逝以后,便给了宋夫人,总不愿偌大的一个宅子少了人气显得冷清,空着房子总归是不大好。大夫人又持家有道,宋夫人不得逆了三纲五常,因而现如今,住在守拙院里的就是三公子杨明辉,因为四公子年纪尚幼,脱不了生母,便随了杨老爷在扬州任上。

  这抱朴院拢共三间房子,主室就不用详谈了,西房脱不了那傻小子杨明云,东房就给了两个未出阁的姑娘。东房毕竟是姑娘家的内室,林大夫人又对女儿们极为宠爱,安置得极为精致,清一色地上等紫檀木家具,山水花鸟的屏风,白里透亮的青瓷,打屋里陈着一尊别致的紫砂香炉,熏脱着宁静致远的意境儿。打西面放着一张古色的桐木琴,琴岸边的书柜里陈列着《孟子》、《论语》一水儿的书籍;打东面的软榻上,摆着未完的一局黑白子,这整室的布置算得上有了小家碧玉的底蕴儿。

  要说这林夫人真的是跟着杨老爷见过世面的人物儿,这杨家两个小姐本就长得出挑,在林夫人的悉心教导下,大小姐杨明雯很早就明了事理,又因嫡亲的弟弟独独是个傻子,在她十四岁的年纪行事便老成得像极了林夫人,进退有据,张弛有度。杨二小姐得了姐姐和母亲的溺爱,虽没走了心性儿,但也有了大户人家小姐儿的坏脾气,尤其爱是捉弄自己的小弟弟,觉得这么个傻小子,平白坠了杨家的名望,给自家爹爹丢了好大的脸面。

  本是正午时分,这抱朴院静得除了没完没了的虫叫,就只存了东房的阵阵书页之声。大小姐杨明雯在这个年纪已经开始学着打理阖府上下的庶务,这首要的便是查点这开春以来府中名下几个庄子、店铺、田产的账目明细,从旁站着的是杨府总管杨全,杨全自打进府,太公就瞧他沉稳干练,便从小伴着杨元庭侍读,至今三十余年,到他升任杨府总事,从没出过什么大的差错,只要是分内职属,总能秉持公正,已阖府利益为己任,从不徇私,因而也深得林夫人信任。在她礼佛在外之际,便请了杨全教导杨明雯,也存了一点私心,希望能让杨全与明雯多加亲近,能够早日帮衬着撑起这偌大的家业。

  杨家二小姐杨明露百无聊赖地坐在姐姐旁,鼓着一双剪水也似的瞳子,望着明雯翻着的账册,有点抱怨似得嘟啷:“姐姐,母亲又带着弟弟上了清宁寺,寺里那么清凉,也不带上我们,真是偏心。”

  杨明雯望着她赌气搬嘟着的小嘴,宠溺地答道:”母亲也是怀着个念想,这常去祀奉佛祖,若是能得了一丝的佛缘,庇佑咱家明云,求得一个一世平安也就知足了。”

  明露哪管这些,她带着童音的嗓子低声地道:“那傻子,别人都说他是天生下来便三魂少了两魂,平安又有什么用嘛,还不是什么也要赖着母亲?”原来,她是觉着明云天天黏着母亲,母亲没了多的时间陪着自己了。

  明雯听了这话,急道:”可不能这样说,那是你嫡亲的弟弟,外人说道也就罢了,这一笔写不出两个杨字,以后我们要多多帮衬着他,别叫他受了外人的欺负啊。“

  杨全在旁听了这话,嘴角泛起了笑容,暗想着老爷总算不是后继无人,虽说小姐入不了仕途,但有了小姐这偌大的家业也不至于朝不保夕,我们这些老人也算是还有了奔头;至于二小姐么,毕竟还小,相信在夫人和小姐耳濡目染之下也不会走了歧途。

  明露听了这话,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闷闷地道:”你们就是都心疼那傻小子,都没人管我,母亲和你每天都忙这忙那…“话还未说完,便隐隐有了哭腔,但很快就没了声响,只是默默地提了提衣袖。

  阴山清宁寺

  “少爷!少爷!你慢点儿,小心石阶,别崴着脚了…”从山脚便能听见这依稀的叫喊声,家丁杨二铭紧跟着小少爷沿着山脊的小道,往山下奔去。

  也不知这杨明云今儿个是怎么魔怔了,虽说他才九岁的年纪,但打小别的什么也不顾,就知道疯魔似得乱窜,如今便躺着一口的哈喇子,飞也似地打山脚闪去。那二铭虽说也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但拼了命也追不上,值扯开了嗓子在后面喊着,希望家里人能听着得了个信儿。

  眼看着就要到了山脚,这有道是平地风波,也不知好好地小道上哪儿来的石子,这明云一不小心,脚下一滑,便来了凌空三百六十度旋转,只是这落地的姿势也忒差了,来了个狗啃泥。那二铭见了,瞬时吓得的七魄丢了五魄,等他到了山脚,少爷早已昏过去多时,只是怎么叫也醒不了。

  “诶,来麦溜,新血地烘皂高,自驾做溜,未到曾总!”这突兀的叫卖声才打醒了这小家丁,他含着泪扯着嗓子没命也似地含着:“二管家,苏嫂嫂,夫人,少爷死了嘞!”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