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1 07:05:56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梦静
  4. 第一章 一切起因源于梦境

第一章 一切起因源于梦境

更新于:2017-04-21 08:42:49 字数:3750

字体: 字号:
梦静目录
共1章
  在大联邦时代,没有与之相匹配的科技,原因起自一个混乱的不被记录的时代,使得本来先进的科技一下子回到了如今的地球水平;大联邦时代最被颂扬的就是法庭的独立性,有一些人可以提出一些不容忽视的建议。

  在NM省的首府的某一处偏僻的地界上,有着一所不大的学校,在其中的一间男生宿舍中,王鹏突然从床上坐立起来,幽暗的月光使得夜没有那么的暗,王鹏的双眼无神的四处扫视着什么,通过月光看见王鹏的额头上的头发早已湿透。

  王鹏回想着梦中的经历,故事拉回到一开始;在NM省的王鹏考上了最后的一批三本,因为离家远所以和所有人一样选择了住校,和所有的住校生一样,刚开始的时候宿舍中的人相处还算融洽,但是当时间长了,相互之间就有了矛盾,这一次梦见的就是王鹏与舍友常苟因为一个小问题而相互之间谁也不服谁,闹得有点不愉快而散场,但是这不是事情的结局;当天晚上,本在沉睡中的王鹏感到有人爬上了自己的床,王鹏睁开眼借着月亮的影子看见常苟手上拿着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这时王鹏感觉自己的双脚不知何时被绑住了;这时的王鹏没有慌乱,没有大声呼叫寻求他人的帮助,冷静的王鹏将右手慢慢的摸向床边,自己平日放手机的地方,在紧张的气氛中,平时唾手可得的东西现在仿佛不见了踪影,“早就看你不爽了,这下子世界终于安静了。”常苟的嘀咕声。

  正在这时,王鹏摸到了手机,王鹏感受到了一股仇恨中带着嘲笑的情绪,就感到刺眼的刀身慢慢的向上升起,这时的王鹏浑身像受到惊吓的猫一样,全身的汗毛炸开,像是处于求生的本能,手中的手机角拍打到常苟的太阳穴上,只听见“碰”的一声有人从床上掉了下去,(宿舍都是上床下桌,每个人都是上铺。)奇怪的是这么大的声音宿舍也没有人有反应,这时的王鹏连忙打开闪光灯看向下面,只见常苟头边一滩血迹,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王鹏再将灯照向宿舍其他的人的床,才发现并没有其他人,快速的从系不太牢固的绳索中挣脱出来,王鹏没有从离自己最近的楼梯下去,而是从别人的床铺的楼梯下去,王鹏这样做是怕自己下去的时候离常苟太近,万一常苟突然攻击自己怎么办。

  下了床铺的王鹏从宿舍一角拿了一根断开的拖布棍,也就是一根木头,在闪光灯的照射下缓慢的向着常苟走去,(不要问为什么不开灯,学校是会断电的。)本来没有什么动静的常苟这时眼珠有些微微的滑动,喉咙发出了一些呻吟声,王鹏像是受惊吓的的疯子一样,手中的木棍不断的向着常苟的脸砸去,一下两下的不停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鹏的浑身没有了力气,这时的常苟的头早已看不见了形状,各种颜色混杂在一起;看多了电影电视剧的王鹏,手向着鼻子下人中的位置探去,没有任何的气息,王鹏的手指再次的向着脖子上的大动脉上摸去,也没有感受到脖子上的脉搏跳动,这时的王鹏一下子级坐了起来。

  当发现这是一场梦境后,王鹏没有一笑而过,而是仔细的研究了一下自己当时的状态,再看看自己能不能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大学的时光总是在重复与迷茫中离开,距离王鹏做那个真是的梦境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本就逼真的细节使得王鹏记忆深刻,但是时间是一切记忆最大的敌人,时间的长度使得王鹏快要忘记了梦中发生的事情,但是一次普通的宿舍之间的小谈话,让王鹏毛骨悚然。

  每个宿舍都会时不时的说一些最近发生的新闻或者身边发生的事情,这一天宿舍就讨论着一件班级中发生的事情,本就神经很敏感的王鹏听到宿舍中讨论着这个话题,瞳孔一下子就变大了,但是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本来平常热衷于发表每一件事情的观点,这一次却没有参与讨论。

  看着宿舍中现在除去自己和不在宿舍的人,剩下的四个人发表着各自的意见,与梦中的一样,舍友闫华和自己的意见相同,剩下的三个人意见是一样的,没有参与讨论的王鹏感到自己像是局外人看着这一切,就是不在其中让王鹏发现了不同;注意着常苟的王鹏发现每一次闫华的发表意见,常苟的眉毛就会时不时的皱起,眼睛有时紧眯着看着闫华,嘴角平拉,有些愤怒,有一丝当时候梦境中的感觉;这时王鹏感觉剧情要被改写了。

  话题的讨论最后是以两不相让的不欢而散,这时的王鹏浑身战栗,感到了事情快要逼近了;常苟出了宿舍门,向着学校外那条繁华的小破街走去,王鹏说了句要去厕所,就去别人的宿舍仗着聊天,一直看着常苟,最后看见常苟进了街上唯一的一家药店;王鹏像是想到了什么。回到了宿舍的王鹏在一直的防范中度过了一天,这一天没有发生什么。

  第二天上完唯一的一节课的王鹏回到宿舍,宿舍只有王鹏和常苟,剩下的人都没有回宿舍,王鹏正在和最好的朋友阿晟互相吹牛,因为两个人打电话不花钱,所以两个人总是时不时的就互吹牛;“王鹏你不是之前说要请我吃饭吗,这都多长时间了,你怎么一点表现都没有。”阿晟问道。

  “请你吃,你来找我啊。”王鹏在楼梯口随意的说道;“来你再说一遍,我要录音,以防你这个小人说话不算话。”阿晟说道。“来准备好了没有,我要开始了,给你来正式一点,现在是3016年5月15日,我王鹏在学校宿舍中答应请阿晟吃饭,怎么样,够正式吧,等我上个厕所在和你说;”王鹏笑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没有挂电话,进宿舍后拿上纸,将手机扣到桌子上的王鹏出宿舍门时看了一眼,看见常苟在打电话。

  在宿舍的常苟见到突然进来的王鹏神色有些不太正常,但是见到王鹏拿上纸就出了宿舍门,当听到王鹏走远后又开始与电话那头的人开始打电话;一会儿王鹏刚才厕所里面出来,正在洗手就听到常苟的询问声:“王鹏你带钥匙的不?我要出去一趟。”王鹏听到后回答道:“你走吧,我出来了,马上就回宿舍了。”王鹏刚走到宿舍门口就看见楼道口常苟的背影。回到宿舍的王鹏拿起手机对着手机大声的吼道:“喂喂,在不在,干啥的呢?”片刻就听到电话的那一头传来了声音:“干啥,当然是在穿衣服去找你等你请我吃饭啊!”靳晟回答道。

  “什么我请你吃饭,我有说这件事情吗?不能把,我这么一毛不拔的人怎么能够答应别人请客呢?这不是我的行事风格啊,你说话要讲证据,不要瞎说,证据拿来。”王鹏回答道。

  “我就知道你是这样的王鹏,你等着。”靳晟说完就将电话挂断,一分钟后王鹏从QQ上收到靳晟的一段音频,王鹏戴上耳机打开录音听着,然后打开电子书看的正开心,录音有一段的空白音,但是接下来的一句话使得王鹏差点将手上的手机扔掉,也是这段声音使得王鹏想明白了梦境中的问题。

  “我本来就看我们宿舍的那俩个人不爽了,这次他还敢顶撞我,看我不用刀剁了他;”常苟的声音传来,三秒钟左右的空白,“反正我又精神证明,杀了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就是转个学什么的。”然后又是一段空白音,“行了,我先挂了,就这样。”然后就传来常苟询问王鹏带没带钥匙,然后就是一些王鹏和靳晟打电话的声音了。

  王鹏起身将宿舍门打开,向着外面看去,发现门外没有人,紧接着王鹏将宿舍的门从里面锁死,再将耳机戴上,又一次的听录音,这一次王鹏拿出了一张纸,随着录音的播放,王鹏一会儿就在纸上写一些什么,一会儿停下录音,不一会儿王鹏就在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东西,然后王鹏将纸撕碎,从抽屉里找到一个打火机,起身将宿舍门打开去了卫生间,打开一个门将几片纸点燃后将所有的全部点完后打开冲水,在确保没有任何的残留痕迹后,王鹏回到宿舍,开始等待着看自己的猜想正不正确。

  没过多久,一直只存在于手机通讯录上的号码第一次打到了电话上,常苟的电话,“喂,怎么了?”王鹏问道。

  “忙不忙啊,不忙出来我请你们吃个饭,正好大家聚一聚。”常苟的声音从电话筒的那端传了过来。

  王鹏自己在宿舍这一头的神色有些嘲讽的样子回答道“我没事,吃饭啊,在哪?我马上就去。”本来按照惯例王鹏对这样的邀请是不会同意的,但是现在王鹏一看表,晚上九点多。

  来到小破街的王鹏,看到宿舍里除去严华剩下的人全部来了,而且其他的人都开始吃开了;看见王鹏来了后常苟给王鹏拿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酒递给王鹏:“我们等你半天,你是不是要自罚一杯啊!”王鹏听到常苟的话表现的有些尴尬,“我都准备要睡觉了,听到有活动赶快就过来了;一切向着大家靠拢。”本来平时很一般的宿舍关系在这一次的聚餐中表现的一点都不尴尬,而常苟就像是王鹏的常年好友一样一直和宿舍的其他人在灌王鹏酒,王鹏一会儿就在宿舍人的灌酒之下不胜酒力,趴在桌子上,没过多久就听见常苟和宿舍的张涛说道:“不行了,厕所等不上,我出去上厕所了,帐我结过了,你们不用等我了。”这时头埋在桌子上的王鹏眼睛睁开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

  王鹏没有再干什么,只是趴在那里过了一段时间后,就感觉有人在推自己并在耳边说道:“王鹏醒一醒,回宿舍了。”听到叫声,王鹏装出一种睡眼朦胧的样子抬起头,看见宿舍里的人全部站了起来,张涛站在自己旁边,手扶着自己的胳膊;“回宿舍?回去睡觉,好瞌睡啊。”王鹏说道。

  宿舍的人们晃晃悠悠的从小破街中回到宿舍楼底,看见楼底下停着一辆救护车,还有好几辆警车,这时王鹏的后背全是冷汗,张涛说道:“咦,这时什么情况,这么大的阵仗,”刚走进宿舍楼的一层,就看见了班级的班主任,系主任,班长等,这时的王鹏已经非常确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止是王鹏张涛他们看见了班长,班主任他们,班长看见了就大声的叫,:“张涛你们过来。”然后就看见在班长旁边的人看着班长,班长指着王鹏他们一帮人在说些什么,逐渐走进隐约听到“一个宿舍的”这些词。

字体: 字号:
梦静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