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5 19:05:5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逆袭年华
  4. 第一章 低调归来

第一章 低调归来

更新于:2017-04-21 15:45:46 字数:3124

字体: 字号:
  顾青云回到平苍市的时候,已经是早上5点半了。虽然坐了四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硬座,可是顾青云身上却一点也看不出长途旅行的疲困。一件洗的有点发白的卡其夹克,里面是白色的长袖T恤衫,蓝色牛仔裤也有些破旧,脚下一双穿了有好几个年月的高仿耐克,平头干净清爽,右肩斜跨个单肩包,大众化的脸站在火车站出站口丝毫不能引不起路人的注意。

  平苍初春的早晨有点清冷,天才刚刚放亮,路上行人稀少。顾青云微仰着头看着这个自己离开了五年的城市,不知道自己离开后的一切都有怎样的变化,父亲那张饱经沧桑的脸此刻想着有点模糊了,母亲渐渐爬满白丝的头发现在应该如白雪了吧,妹妹肯定是女大十八出落的婷婷玉立了,想着一会将踏进那个阔别五年的家门,顾青云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

  火车站出站口被一群出租车司机围的水泄不通,司机们不停大声的对每个从出口走来的旅客喊着哥们要不坐车,嘿,老板去哪里,俺们的车最稳最快,保证第一时间把您送到家们口,兄弟别走那么急,价钱好商量。顾青云听得哑然失笑,看时间还早便不着急打车回去,索性沿着火车站对面的望沙河一路步行回去,顺便好好感受一下平苍的变化。顾青云的家在望沙河的最下游,一个叫顾家坞的棚户区,属于城乡结合部,从火车站到顾家坞也有将近十公里的路,但这点路对于长期在山野丛林中摸爬打滚的顾青云而言实在是不值得一提。望沙河的河水比以前更干净了,河岸的老树和花栽茵茵翠翠,相濡以沫的老人们细步慢行,潮气活力的年轻人三五成群欢笑着从身边跑过,顾青云看着身边的一切,竟然生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自己到底多久没有这样轻松的生活了啊?

  当顾青云站在顾家坞的进村的路口时已经七点多了,这个城市很多地方都在变化,可是顾家坞还是以前那个顾家坞。大片大片杂乱的低矮棚区,进村的路口堆着几堆高高的垃圾,一股股难闻的味道弥漫,一次性塑料袋在清晨的轻风中飞向天空,张牙舞爪一般。两边的沿街的店面大部分都关闭着,只有几家卖早点的店铺不时发出几句吆喝。顾青云脚步停了一下就迈步走进顾家坞,到自家的路顾青云并没有忘记,相反的是,自己在梦里多少次都梦着那条熟悉的胡同,顾青云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在七拐八拐的胡同里找到自己的家门。此时他眼前是一个铁皮搭起来的小棚户,顾青云站在门口,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眼睛也湿润了,自己的脚步竟然迈不出去,仿佛两只脚灌铅般沉重。

  吱呀一声,铁皮门拉开了,一个手里端着脸盘的白发婆娑的老妇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明显的老妇人看到自己家门前站着一个年轻小伙子的时候吃了一惊,当抬头看清顾青云脸的一刻,老妇人手里的脸盘咣地一声掉在地上,她嘴巴不停的哆嗦,眼泪如雨无声的流下。

  “妈。”顾青云喊道,眼泪终于是忍不信流了出来,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都是扯蛋啊。

  “老婆子,怎么啦?不会是走路摔倒了吧,嗨,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早上湿气重,你关节炎越来越严重了,就不要往外路了,你总是不听劝。”里面的人应该听到外面的异响,一个沧桑的声音有些紧张的从里面传出来,随着走出来一个面黄枯瘦的老人,但是精气神却很不错。

  老妇人听到身后老伴的声音,整个人慢慢缓过神来,只是泪水却依然不停,呜咽着转身拉着老伴的手,激动的语无伦次道:“剑锋,儿子回来了,儿子回来了,青云他回来了,老头子。”

  ”爸,我回来了。“顾青云望着父亲说道,看到这个撑起整个家的男人以前挺直的背脊隐隐有些佝偻了,顾青云心里起发愧疚。

  顾剑锋被老伴拉过来的时候也看见了自己五年没有回家一次电话也没有打过一次仿佛从世界消失了一样的儿子,神情和老妇人如出一辙,顾剑锋毕竟是一家的支柱,偷偷的拿起衣袖抹了下眼泪,然后露出笑容,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婆子,快点进屋来,别在外面站着让街坊邻居们笑话。”

  “对,对,青云赶紧进来。”老妇人拉着顾青云就往屋里走,嘴却没停。“你这孩子,早晨天气这么冷,咋就穿这么点衣服,要是冷着感冒了可怎么办?”

  从门口到屋里明明就是十几步的路,可给顾青云的感觉就像走了几年一样,还是那熟悉的家的味道,还是那喜欢大呼小叫的唠叨,顾青云时隔五年再次体会到了家的舒心。听着老妇人还在没停了说着,顾青云不忍心打断,可此时偏偏肚子开始咕咕的闹腾了。

  顾剑锋无可耐何的摇头说道:”雨荷,赶紧去灶上把熬好的粥端出来,儿了好不容易回来了都让你折腾的饿肚子了不是。“

  ”顾剑锋你说什么呢,我关心儿子怎么就叫折腾了。“钟雨荷呼到顾剑锋的话顿时不乐意了,不过转脸却是对顾青云笑道:“对,对,儿子还没吃饭吧,妈这就给你盛粥去。”说完便笑着朝简易搭起来的厨房走去。

  “青云,你房间还是以前那个,你出去的这几年,房间也没人睡,你妈没事就经常帮你打扫打扫,跟你走的时候一样,什么东西没有动过。“顾剑锋说道。

  ”爸,你和妈这几年受苦了,我这次回来就不再出去了,在家里一直陪着你们俩。“虽然顾剑锋只是几句话一笔带过,可是顾青云却知道这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心酸和牵挂,顾青云甚至可以想像母亲打扫自己房间的时候那种对自己深深的牵挂和痛苦,顾青云这一刻越加坚定自己要好好报答父母的决心。

  ”现在看到你平安回来,你妈心里的石头总算可以落下了,她是乐意做这些的,这样也能减少一些对你的牵挂。先不说了,你把东西放好就过来吃饭。“

  顾青云把肩包放房间后便走出来,刚好母亲端着一锅稀饭放在桌子上,桌子上还放着三副碗筷。钟雨荷看到顾青云出来了马上盛了一碗稀饭放桌子上,招呼顾青云坐下吃饭。早饭很简单,只是除了一锅稀饭外,外加桌子上的一碗泡菜。

  顾青云端着饭埋头便吃,但是也不忘对母亲夸赞道:”妈,还是你熬的粥好吃,真香,我一定要多吃几碗。“只是说话的时候不停的住嘴里扒着饭,来掩饰心里的酸楚,家里的情况不好早就在顾青云的意料中,但是想到和看到感觉却是天壤之别。

  ”慢点吃,你这孩子,吃那么快不怕呛着。“钟雨荷责怪道,看着顾青云内心一声叹息,儿子这几年在外面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妈,您儿子胃口大着呢,您就一百个心好了。对了,妈,妹妹呢?“顾青云到家后一直没问起妹妹顾洛云,便向母亲问道。

  ”你妹妹现在在平苍大学读书呢,大多时候都住在学校,只是没课的时候才会回来住。“钟雨荷对儿子解释道。

  ”我记得我出去的时候洛云一直是学校里面当班长来着,学习成绩也在学校名列前矛,在学校也是重点培养的尖子生,按这个态势的话,妹妹考个全国重点不是什么大问题吧?“顾青云不解的问,平苍大学虽然也算是本科大学,但和全国重点大学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不过问过之后顾青云的心里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一些,果然,父亲之后的话证实了顾青云的猜测。

  ”洛云的成绩确实的达到了重点大学的录取分数,而且还超出了录取分数线五十多分,有几家名牌大学的招生办亲自找你妹妹谈过,也开出了很多优厚条件,但是你妹妹最后还是选择了平苍大学,你妹妹虽然说自己没出过远们,去外地上学不习惯,但我和你妈都知道,洛云是担心去外地上大学了没人照顾我们这两个老家伙,其实我们两个有手有脚,身子也还挺得住,哪里要她一个小丫头照顾,说起来还是我们拖累了洛云。“顾剑锋叹息着说道,因为自己的关系不能让顾洛云上更好的大学心里非常的内疚。此时,母亲也坐在一边默默的吃着饭,顾青云看到母亲眼神里面有一抹哀伤。

  饭桌了的气氛一下子沉默了,三人都慢慢的吃着饭,一时也没开口说话了。

  其实拖累这个家的是我才对。顾青云心里很清楚,只是父亲和母亲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总是把担子加在自己身上,从来都不会去和自己的子女计较,因为在他们看来,儿子和女儿的人生都是做父母的责任,没有给子女一个好的家庭一个好的生活,是他们的错。顾青云想,如果自己没有出去,如果当时撑起这个家,或许,结果就不是现在这样的吧。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