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0 08:13:5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魔域之千年
  4. 序 魔域,转世

序 魔域,转世

更新于:2017-04-20 21:52:21 字数:6438

字体: 字号:
魔域之千年目录
共1章
  血红的雾气弥漫在这片异名空间内,建筑群三三两两地分布在空间四处。于偌大的土地里却见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在这诡异的气氛烘托下,天地显得阴沉、可怖,而那遥远的地方亦时不时传来声声“渍渍”的腐蚀般的音调,仿佛穿越亘古,却又近在耳边。

  寂静,如斯!

  这片天地竟像是完全被血色雾气所侵蚀,从而失去了生气。

  百米高的大树本该遮炎蔽雨,此时却光秃秃的,时而滴落几珠红黑色夹杂的液体,落在土地的残叶上,发出“嘶嘶”声响,而其所落之处尽是一片溃烂景象。无际的湖水上,不间断的飘荡着已腐化至骨或正在腐化露出皮肉而导致形状无法辨认的佚名生物,它们无意识,四处撞击在河岸,发出阵阵腥臭味。

  这个空间仿佛是一片死界,或者说,现在已经被某种力量所污浊。

  万物都被披上了一层猩红面纱,变得可怕而可怜,但,尽管这些生灵面貌凄惨如此,若仔细端详,会发现一些奇妙之处。

  在这血红色雾气的霸道侵蚀下,这些生灵仍保留着枝干与根茎,未化成一缕空烟。细看红光之下,隐隐间有着冰蓝色光芒涌动,它们将生命之根牢牢护住,使血雾只能蚀其表面,却无法再加深入。这些能量又是什么?

  追根溯源,这些冰蓝色光芒似乎呈放射状来自同一处。细寻而去,竟是位于接近这片土地中央的一座悬浮的宏伟宫殿。

  浓郁的冰蓝色能量环绕在宫殿周围,形成一个怪异的图案,而在那腐蚀性极强的血雾在触及这奇异图案十丈时,皆被净化为纯净的能量,融入图案其中,循环如此,使这冰蓝色与血红色不断的抗衡……

  探入光圈之中,宫殿正门赫然印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魔殿。在这两个字的右下角又点缀着四个小字:魔域直属

  光圈内有一漩涡,步入其中,一切转变。

  若说外界静的话,此殿应当是闹的不成样子了。

  古殿之内,一道道奇形异状的庞大或娇小身影来回窜动,用以记录事件与功法的卷轴在空中四处飘飞,使得大厅显得有些杂乱。

  而在这大殿中央,有着一处高台。只见一名身着白袍的少年站立其上,少年眉目如画,皮肤白皙,一双丹凤眼微微眯着,薄薄的嘴唇如同女孩一般紧闭,再配上纯净的白色长袍使得身姿更为修长。此时,他手中拿着一个有着八个棱角的冰蓝色罗盘,一道道炫丽的光芒在少年快速的挥舞下从盘中射出,射向殿内各处略显慌忙的身影,继而光芒所到之处,立刻被殿中身影合力施展某种秘术,转化到外界。

  漩涡内外的冰蓝色能量竟都来源于此?

  “少主,如此下去,可不是长久之计啊。如果‘八星衍盘’内的盘灵被这样持久提炼,对凝儿产生的伤害将会很难再治愈了!”高台之下,一名两鬓已白的老者,紧皱着眉头,焦声道。依这语气,想必其身份应为不低。

  高台之上,白袍少年闻言,将罗盘轻放,而在那放下罗盘的一刻,殿中所有身影都将疑惑的目光投来。白袍少年忽视掉这些足以刺痛他的目光,跳下高台,走到老者身旁,有些无奈,低声道,

  “雨伯,其实我也不想的,只是血皇突然发难,而正好父王和爷爷都去寻小凝的医治之法,使得殿中无人能镇压住这魔雾,否则我也不会答应小凝应用这盘灵内的净化功能来作暂缓之计的啊。”

  老者听言,面上露出愠色,“凝儿是你弟弟!是你弟弟啊!盘灵和凝儿的灵魂链接在一起,你这样一直动用,根本就是像杀了他。你怎么能听凝儿的话呢,他说要牺牲自己,你就让他牺牲了?你不知道他从小都很任性么?我…我…你真是要气死我才甘心!你根本就不配当他哥哥!”老者越说脸色越发愠红,对白袍少年的所作所为显得无比愤懑。

  “我不配?我不配?”白袍少年被老者的话刺痛了心中最软的那根神经,他甩了甩头,苦笑道,“也是,我现在确实等同于杀了他,可是,雨伯,我相信,除了您之外,我是最想保护他的。只是,雨伯,您应该知道,小凝虽然任性,但如今这个生死存亡的局面,小凝也希望他能替养育他的魔族做些事,您无法想象他当时要求我用盘灵挽救魔域生灵最后一缕本源的决绝。您疼爱他,但是您也得允许他为自己做出选择。”

  老者似乎也察觉到自己话语的偏激,静默不再言语。冥天佑与冰凝同为他抚养长大,他不愿看到任何一方受伤害,可现今,那该死的灾难却偏偏降临了他们身上。

  在他们争论之时,殿中身影燥乱了起来。白袍少年无奈的凝视了老者一眼,右手一挥,八星衍盘再度发出冰蓝色光芒向他们飘去。

  “嗯?”罗盘刚升到空中,一道**声传到老者和白袍少年的耳中,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高台之中,高台里面是镂空的,其中放置一座水晶床。一名身着黑色紧身衣的少年盘坐其上。少年面目俊秀,双眼紧闭,在那苍白的皮肤下,实在找不出什么可以修饰其面貌特色的词,那就像一张纸,唯一能看出的是其五官端正,是其倔强的表情。

  无尽的冰蓝色能量自黑衣少年身上涌出,射向高台之上浮着的罗盘里。

  “啊—”

  突然,少年再度**一声,安详的面容渐而狰狞起来。

  “不好,小凝支撑不住了。”白袍少年率先察觉,赶忙手对着罗盘一挥,一道紫色的能量射向罗盘,发出停止的指令。

  然而,这一挥,似乎毫无作用,罗盘仍然漂浮。

  “怎么回事?冥天佑,快停下来。你想让他死吗!”老者也看到了水晶床上少年的狰狞,顾不得叫白袍少年“少主”而直呼其名了。

  “雨伯,罗盘停不了啊。”白袍少年脸带惧色。

  “混账,快去把这个混账的罗盘拿下来。”老者对少年的再次办事不力和那不听命令的罗盘真的生气了。

  白袍少年轻轻一跳,身体向高台上飞去,而在飞去之时,一股冰蓝色能量将他包裹,阻止了他的动作。

  白袍少年与老者同时望向高台之中,那名黑衣少年已经站了起来,站在水晶床旁边,身体变得几乎和水晶一样透明,和灵魂一样清澈。

  只是他的眼睛仍然闭着,似乎不愿睁开。

  他对着老者和白袍少年,十分平静,十分淡然的道,

  “雨伯,小星(八星衍盘)不是混账,她是我最最疼爱的生灵,她是可以和雨伯、哥的地位同存在我心里的,”

  他停顿一下,手指向白袍少年的方向轻点,屏蔽了他们发出的一切声音,然后,略有心伤的继续说道,

  “只是,她的主人留下了躯体,放弃了灵魂也放弃了我而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说真的,雨伯,你别伤心,我感觉我好像也想离开这个世界了,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灵魂上,谁让我伤害了她呢?我知道小星能帮住抵御血皇的所有力量,因为它就来自血皇,这是唯一能抵御他的灵物,我让自己快死的心和她链接,待漩涡之外的衍盘之灵形成的时候,血皇也会被爷爷彻底的封印,只要我放弃了生机,爷爷会通过灵魂印记知道所有的情况,待他回来就能处理好所有的事了。那时候,魔界,魔域,魔殿,魔宫就都能回到正常的情况了。”

  他又停顿了一下,压抑着自己的心情,遂一字一字的说,

  “只是,我再也见不到雨伯和哥了,我想去找梦玄,跟她说,我答应她当初的事。”

  “你们也不用想着阻拦我,我不死,魔族就会被血腥和残暴的血皇占领,我死了,才能都好,谁让这祸事都是我的无知惹起来的呢?我该有此惩罚。对了,衍盘之灵似乎只能用我的血液和能量才能有用,所以,一定要转告爷爷,谨慎对待血魔的封印。”(伏笔哦)

  突然,黑衣少年身上冰蓝色光芒越发绚丽,直至黑袍脱离身体束缚滑落地面,方知其人身躯已逝,化为缕缕冰蓝芒。

  浓郁的冰蓝色能量将大殿笼罩,仿佛暂停了时间,暂停了一切。殿中所有人运动的身姿都静止了下来,唯有冰蓝色光芒的舞动。

  殿外,那奇异的图案接受到了自漩涡中涌出的冰蓝色能量,变得愈发凝实。像一只古老的洪荒巨兽,又像一只优雅的龙凤。

  猛然,图案发出狂暴的吸扯力,将外界的血红色雾气全部拉扯,转化为纯净的冰蓝色能量,隐隐间,可以听见一种尖细的吼叫声、愤怒声,是血皇么?

  ……

  待图案凝实后,殿内的冰蓝色能量一一消失不见,白袍少年自空中轻轻落下,眼中竟是震撼与愤怒。他诧异曾经调皮任性的小弟,竟说出那般成熟的话。愤怒的是,他和雨伯方才喊的声嘶力竭,“你可以等到父王和爷爷回来再做决断啊”。

  难道他都没有听到?

  他转身看向雨伯,雨伯早已泪流满面,只是不断的说着,“好啊,我教的好啊,我教他如何去死。我从小教他的大义,却让他学会了如何去死。我真是,我才是个混账,我才是啊!”

  白袍少年能理解雨伯的关心则乱,安慰道,“雨伯,你听到他说的么,他其实是为那个女孩才去死的,并不是你教的过错。你教他的男子气概,他本该可以通过不牺牲生命而完成的。”

  老者闻言,回忆了方才的话,没有管泪已沾衣襟,遂有深意的看了白袍少年一眼,道,“是的,佑儿说的对,那个女孩叫什么?云梦玄对吧,我听说她是因为纠结凝儿和她父亲的关系而进入轮回界了,轮回界真是个好地方啊,可以满足自己进入之前的一个心愿。所以说,凝儿应当也是去了吧,既然凝儿牺牲了自己都去了,某个很想保护弟弟、做哥哥的人应当也去啊,你说是不是呢,佑儿?”

  白袍少年脸色一变,“我当然不会去,我去了……谁来帮您养老呢?”

  老者擦了擦眼泪,用极冷淡的语气说道,“你要是敢去,你要相信我,轮回界五千年一轮回,我一定会活到五千年后,等到你们重生的时候,把你们的屁股打烂,你们两个小崽子竟敢都不考虑我这一把年纪的感受。”说着,又哽咽着擦了擦眼泪。

  此时危机似乎也解决,白袍少年再度进入日常生活的状态,看着老者那渗人的表情,有些发憷,胆战心惊的道,“当…当然…不会。”

  ……

  一日之后,通往轮回界的路上,鸟语花香,血雾不在,一道白色身影正在狂奔,嘴中还不停的喃喃,道,

  “幸好爷爷回来的快,雨伯才必须去觐见,不然我要是跑不出来,错过了小凝轮回时机,我可得后悔死,希望没错过。”

  此人是谁?

  ……

  轮回界入口,一道黑色与白色夹杂的漩涡似乎连接着天地,一道黑色虚影正往其漫步行走。突然,黑色虚影停步,因为他看见在那巨大的黑白漩涡之前,一道秀丽的躯体依然站立着,保持着进去漩涡内的姿势,那是一名少女。头发被梳成仙侣型,皮肤如羊乳般白皙无暇,额头之上一双柳眉微蹙,似乎在想着心事,精致的五官让人陶醉,可那站立的姿势却让人感觉到了一丝惧意,纤细的指尖点着漩涡中心的方向。唯一不足是那双绝美而清澈的眼睛失去了灵动的色彩。

  她进入了轮回,放弃了今世的灵魂。

  黑色虚影缓缓靠近这显得孤冷的身影,嘴中开始说道,“你好啊,我叫冰凝,今年十六岁,我父亲是魔族的族长,我爷爷是魔族的帝王,我可以和你做个朋友么?”

  “可以吗?”

  静!

  没有任何回应,没有任何答复。

  黑色虚影苦笑着说,“还是那般讨厌权势么,我只要在向别人这样自我介绍的时候,你总是几天都不理我。”

  “不过,你说过,你最讨厌我‘不小心’碰你的身体。然后揶揄着讽刺我,那我现在故意这样做呢?”

  黑色虚影做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举动。

  他走近那道冰冷的躯体,双手环绕着她的颈部,两只显得虚幻的手,沿着女孩的锁骨,轻轻的、缓慢的顺着滑腻的肌肤抚摸,直到邻近胸间那对不可随意侵犯的地方时,一道清朗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

  “让我们来看看现今我们认为最成熟的魔族救世主在做些什么事,嗯—我想想,是在与一个睡着的梦公主展开对身体结构的讨论呢,还是冠冕堂皇的说独自回忆着曾经美好呢?嗯—这值得深思!”

  说话者当然不会是那已失去灵魂的躯体,而是一路奔走、气喘吁吁的冥天佑,他在很“恰当”的时间来到了轮回界入口。

  冰凝脸色微红,但很快控制住了,很是平淡的道,

  “**,不行么?”

  冥天佑嘴巴张大的可以放下一个魔雁蛋(魔域内很大的蛋),随后看见那熟悉的面容。轻声道,

  “小凝,你长大了。”

  冰凝很是配合的用坚毅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然后冥天佑补充到,“现在当**都不脸红了。”

  冰凝的脸色再度燃烧,“告诉我,你什么都没看到。”

  “告诉你,我什么都看到了。”

  冰凝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欠打。算了,不和你说了,一起进去吧。”

  “喂,小凝,谁告诉你我要和你一起去的,我不过是来阻挡你来对梦玄的遗体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而已,知道么,然后我就会回去的。你可不想雨伯没人养老吧。”冥天佑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现在什么实力了?还是天衍境么?如果是,我会先扁你一顿,我再走。不过,按你说的,你也阻挡成功了,可以走了吧”冰凝用挑战性的姿态冲他说道。

  “小凝啊,我是你哥,我做什么事,你这做弟弟的可管不着。”

  “你是想在我去轮回界受苦之前,先把我气一顿么?”

  “是的。”

  “那你继续,我走了。”

  “真是难得,我亲爱的弟弟,现在居然讽刺而不还口了,真是让我有风水轮流转的感觉。等等,你别走。既然你都不还口了,我得把我以前受到的揶揄都找回来,我得跟着你才行。记住,我是为讽刺你而陪你去的。”

  冰凝很是无奈的笑一声,真的,人一旦有所成长,便很难再想去同别人做些无意义的争吵了,至少他现在对一切讽刺及关心都不想有任何辩解性的回应。

  冰凝看着冥天佑一步步向他走来,前文有提到,冥天佑的脸庞可以说是妖孽如女孩般的,冰凝于是很自然的向以前一样说了一句,“哥,如果你转世不当女孩的话,真是太可惜了。”

  冥天佑脸色再度同以前一红,愤怒的看着冰凝,突然他有个新点子,不该再歇斯底里,他猛的抓住冰凝的手,带着无所谓的声音说道,

  “小凝啊,你说的对,我转世一定要当个女孩,如果我们现在牵着手,再加上我来世当个女孩的话,我敢保证,我们绝对会比你与云梦玄更恩爱。”

  冰凝恶寒,他转世是为了找梦玄的,可不想因此被他破坏。可他挣脱不掉,无奈的说,

  “还是当兄弟好吧,这样我和梦玄重遇的时候,你才能实现你要保护我们的愿望啊。要是你变成我的女人了,就该我保护你了。你想想那画面,你能直视么。”

  冥天佑果真想了想,自然地道,

  “完全不敢直视。我还是当男人吧,我说过,不管你调皮如何,我永远会保护你的,再加上个梦玄。人啊,我啊,要是没了保护别人的信念,而被别人保护的话,我都不知道下辈子该怎么活了。只是雨伯该怎么办。他说过我如果和你一起去的话,他会活五千年,直到我们重生,打烂我们的屁股。”

  冰凝和冥天佑并肩,跨入漩涡内,从中传出冰凝与冥天佑交谈的很淡的声音,

  “雨伯知道轮回界五千年的折磨才能换得一次‘选择出生’的权利,而且我们还是我们,只是失去了今世的灵魂的记忆罢了,而雨伯知道我轮回受苦之心已定,自然不想你去受苦五千年,方才不想你去的。但是我想,肯定是爷爷的回来改变了雨伯的看法,不然你真以为你能从雨伯的看管下逃出来?”

  “你说像是真的似的。我,我可以后悔么?”

  “不可以。来都来了,后悔无效。”

  “我可不想自己的身体在外面被人乱摸。”

  “你,我……轮回界门口的躯体是因为人的执念才留下来的,如果你去心已定,这些躯壳会消失的。所以,你不想被人乱摸的话,就赶快笃定自己去轮回的决心。”

  “当然咯,我肯定是想去轮回的,受苦这么美妙的事情,谁不去,谁是混蛋。”

  “你的声音好苦涩。”

  “哪里苦涩起,除了你,谁会乱摸别人!”

  “我说了让你不再提的!”

  “我提了,五千年我天天提,你能把我怎么地?”

  ……

  有时候,争吵是种幸福。

  魔殿内,正厅的王座之上,一名老者白发苍苍,嘴边的胡须长长续到了地面,雨伯正在他面前侍立着。

  老者手中正拿着八星衍盘,凝视良久,方才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八星衍盘是云无涯的灵物,这唯一对他有害的东西在他手上,他怎么可能不对此研究呢。这次封印确实挽救我魔族的劫难,也使仙界对我族愧疚无匹。可这封印,却已被云无涯将功能改作了沉睡,在八星衍盘里,最安全的位置,雨伯,你应该知道,对于我们这等实力而言,沉睡是最好的修炼。”

  “我难以想象在五千年后,他若感应到凝儿的气息,再复出之时,是何等强大。”

  老者思虑良久,握住所坐王座边的一条黑色巨龙,轻轻一扭,身影消失不见,

  “我也得闭关了,不然可活不到五千年后了。小雨,你把管理魔族交给冥霆和冰灵吧,你若想为五千年后的他们出一份力,你最好也闭关修炼为妙。”

  “是,主人。”雨伯拱手恭敬的道。

  ……

  从此,魔族开始整顿,开始去除血魔云无涯产生的影响,一切恢复正轨。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字体: 字号:
魔域之千年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