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2:03:2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三道成仙
  4. 第一章 有子许宿

第一章 有子许宿

更新于:2018-03-18 16:27:24 字数:4485

字体: 字号:
  朝阳初升,天地间弥漫着薄薄的白雾,街道路旁的树木被微风轻抚着,发出沙沙的声响,仿佛要在一夜的睡梦中苏醒,清晨的第一滴露珠就在树叶微动中缓缓滑落,无声无息的润如大地。

  东荒,无边无际的群山中。

  虫鸣声在山间密林响起,溪流哗啦啦的不断作响,朝阳刚升还略显阴暗的山林中,一声急促的脚步声由远传来,很快便有一道身影显露出来。

  身影的主人,赫然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身上的衣裳破破烂烂的,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了,只有腰间一个小布袋还完好无损,右臂胸前还有左腿处紧紧缠绕着布条,鲜血浸透后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了。

  少年长相普通,但是那狭长的双目却闪烁着精光,一边的耳朵上挂着一枚翠绿的玉珠,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装饰,微薄的嘴唇一抿,看到前面的清澈的溪流,不禁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却没有直接走向前去,反而趴在地面,将耳朵紧紧贴在地面上,一只手捂住了另一只耳朵,过了一会儿后仿佛并没有发现任何声音,方才安心的走到了溪水旁。

  只见少年蹲在溪水前,双手忽然掐起了一个古怪的手印,接着只见指尖蓝光一闪,左手向腰间小布袋一拍,忽然手中多出了一个水壶和一套银针,这手不可思议的神通若是被普通百姓看见定然会以为白天见鬼。

  少年先将银针放入水中,过了十秒左右只见银针并没有变化,少年这才安下心来,将水壶按在溪水中待水壶中装满水后便在水壶上轻轻一抹,水壶便像出现时一样忽然消失不见,少年这才捧起水来大口饮起来。

  当少年解渴后,又洗了一把脸,洗去了脸上的已经结痂的血污,这才靠在一颗树干旁坐下,再次一掐那个古怪的法决,一口古朴的长剑浮现在手中,将其放在身侧一尺左右的距离,好使自己如果碰到危险可以随时做出最好的防备,终于才放松了下来。

  少年脸上苦笑了一下,心中暗自自嘲自己这段时间太过大惊小怪。

  少年名叫许宿,是漓江城许家之人,许家可是在漓江地界远近闻名的一个修仙大家族,所谓修仙,便是凡人利用功法、宝物、药物等进行修炼,据说若是修炼到第三个境界:筑基期后,便可以使自己寿元增加,并且掌握各种不可思议的神通。

  据许宿了解,许家曾经应该是姓徐的,当初可是在修仙界都排的上名号的大家族,但是却好似发生了一些事情,许家不光失去了修仙界时强大的势力,反而门人还被灭大半,仅剩的一支嫡系血脉逃入红尘世间,不得不隐姓埋名在世间,期待重新崛起的时刻。

  可惜这支族人隐藏了数百年后终究被发现,被众多修仙者找上门来,就连许家已经初步结成元婴的老祖都被两个强大的修仙者围攻致死,还好许家也在几百年的时间建立了自己的情报组织,提前得知消息,组织了有前途的许家子弟分散逃跑,这才苟延残喘留下了一点血脉。

  许宿想到这儿,狭长的双目中闪过了浓烈的恨意,右手习惯性的抚摸了下耳朵上悬挂的玉珠,这正是他在逃走时许家的族长也就是他的父亲交给他并嘱咐要慎重保管的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他却是作为亲人遗物般从不离身。

  可是许宿想到那众多的修仙者的修为,心中又浮现深深地无力感,修仙界的境界规定分为了引灵期、御气期、筑基期、结丹期、元婴期、分神期、空灵期、化虚期、合体期、渡劫期和最后的大乘期,修炼到渡劫期后便需要渡劫了,度过了就是进阶大乘,只等体内真元便为仙元便可以飞升成仙,从此没有寿元烦恼,逍遥天地间了。

  许宿只不过是御气初期,而那些大敌最低修为的人都至少是筑基期,像自己这样修为的也不过是对方随手就可以抹杀的存在吧。

  许宿还略显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坚毅,既然别人可以修炼到如此高的境界,为何自己不可以。

  但是修仙就需要资源,若是没有资源的支持,无论天赋多好的人都不可能有太大成就,而资源全部被各种势力垄断,若是想要得到修炼资源便只有加入这些宗门这一条路可走了。

  许宿又休息了一个时辰左右,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已恢复了七七八八了,便站起身来。

  许家的弟子在小时五岁左右就要开始修炼的路途,而修仙并不是说只是修炼功法提升境界,更重要的则是要时刻了解到自己身边的情况还有争斗厮杀的经验,修仙界的残酷远非平常人想象,想要修炼到更高的境界还需要狡诈、残酷等等因素。

  许家确实深蕴其中的重要性,所以从小便传授许家弟子修仙界的常识知识、势力分布、地形等等诸多重要的知识,甚至还每过一段时间就召集弟子分散进入深山与各种凶猛的野兽厮杀,就是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中训练出了优秀的弟子。

  所以许宿也明白,既然自己想变强必须要加入宗门获得修炼所必须资源,而穿过这座大山,便是他深思熟虑所选择的一家宗门。

  东荒之地群山密布,各种小型修仙家族和一些小宗门也数不胜数,可是东荒之地最有名的还是三山五宗七仙门,而许宿所选择的便是七仙门之一的朽剑门。

  三山五宗七仙门中,以三山实力最强,五宗其次,七门则为最弱,但是三山之间却是矛盾重重,五宗也是不如和和睦,但是遇到灭门的危险时却会联合抗敌,甚至各大势力间还有不少的利益纠缠和纷争,再加上最弱的七门反而是最团结的一部分,共同进退,所以其他的势力也不能拿七门怎么样,久而久之就发展成这样的众多势力互相掣肘的局面。

  朽剑门在七门中排名第二,在许宿看来,木秀于林最为引人注意,但若是树木太矮又恰恰代表着养分不足,而朽剑门并不是最强的,也不会是最弱的宗门,资源不会差到那里去,再加上朽剑门也会在最近的时间召开新的招收大试,这也是许宿选择此门的原因。

  本来按照许宿所想,最佳的选择是加入五宗之一,可惜五宗招收新弟子大多是在各种修炼家族中吸收,普通的散修除非资质很好,否则五宗是不会招收的。

  当然五宗也是凭借这种招收手段和众多修仙家族有着或多或少的一些联系,这些单一小家族的势力虽然在三山五宗七仙门的眼中并不算什么,但是这些家族联合起来又是一股不小的力量,甚至连他们都要忌惮几分。

  许宿也收拾了一番,朽剑门的招收大试还有五天的时间,他需要在五天中走出这座大山,然后还要做好各种完全的准备。

  毕竟想要加入宗门的散修并不只他一人,定然还要经过残酷的较量,然后才可以在众修中脱颖而出,才可以如愿加入朽剑门。

  许宿却没有发现,在他离开后,身影刚刚消失在林木间时,溪水周边,一颗看似没有一丝异样的树干上,两只眼睛微微睁开,椭圆形的瞳孔中闪烁着冰冷的色彩,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一颗树干一般,但是若是有人抚摸上此树,便会发现并没有一点的树木的粗糙感,反而会是冰凉滑腻的感觉……

  ……

  在距离许宿所在之地数万里之远的地方,一处漆黑的山峰处,正有两名修士并肩站立在山峰下。

  这两名修士一男一女,男修是一名眉发皆白的老者,长相慈眉善目,脸上一道刀疤却破坏了这份慈善的感觉,反而令看到这位老者的人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寒意来。

  另一名女修则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妩媚少妇,一身红色的宫装,若是盯紧此少妇的双目,便会感觉晕晕旋旋不能自拔,此女竟似修炼了某种高明的摄魂秘书一般,而且修为亦颇为高深的样子。

  而此时这两修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全部一脸恭敬之色的站在山脚,微微躬身。

  “你们两个是说那东西不在徐家?莫不是被其他势力得去了?”这时山峰上一名男子的声音幽幽的传来,声音不带丝毫情感,但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微微加重的声音却显示出他内心中并不像此刻一般平静。

  “上使放心,这绝不可能,晚辈掌握了一种特殊的血脉搜寻手段,虽然其他势力派出的搜寻人选不弱于晚辈,但是晚辈有绝对的信心不可能被其他人先行找到,而且徐家人虽然封印了自身血脉气息,又改姓为许,但是晚辈对自身的感应秘术亦非常有信心,绝不可能认错了人,现在晚辈感觉只有可能是被那老家伙算计了一番,将那物交予其他人带走或者藏在其他地方,虽然我们也捕捉到了一些漏网小辈,可是都没有搜到,目前晚辈正在加紧扩大范围搜寻,还请上使再宽限一段时日。”那名疤痕老者听到男子出声,立即浑身一震,慌忙回声道。

  “的确也只有这两种可能,那本上使便再宽限你一段时日,如果让本上使失望,嘿嘿嘿……”

  老者听到男子此语,心中赶忙松了口气,他可知道这名上使的狠辣手段,心中也是颇为惧怕的。

  “那……上使,那些徐家的余孽呢?”这时旁边的少妇试探般的问道。

  “春风吹又生的道理不用本上使来教你们了吧?”男子声音又恢复了原本的冷静,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是!可是……这些孩子其中一竟有一位具有阴玉体质,这也是晚辈拿不准主意的原因……”少妇听闻此言立刻答应道,又有些不舍的幽幽道。

  “阴玉?你确定你没看错?是那种玉阶的玄阴体质?”男子刚刚恢复平静的声音又一次惊讶起来,“若真是如此,你将她带来,本上使亲自施展秘术替换掉她一身血脉与记忆,如此体质就这般杀掉的确暴殄天物,若是培养好了的确会有大用,至于其他的,不用我多说了吧?”

  “是,晚辈遵命。”少妇听此言答应了一声。

  “既然已无事,那晚辈两人便告退了。”老者对此山一拱手,听到山上男子轻嗯一声后,便拱手退后三步,两人各张口吐出一把飞剑,站立在剑上,手中一掐诀,便化为一道遁光,消失在原地。

  而在山上的一座黑幽幽的宫殿中,宫殿颇为宽敞,殿中柱子雕刻着各种不知名的兽类,中央有一把雕刻颇为精美的石椅,石椅周围数十盏油灯燃烧着,一名一身黑袍的人影端坐在石椅上,一手托腮,微弱的火光照不清他的脸。

  “没想到那东西又出现了,连仙界的众多大人物竟都对此物如此重视,甚至不惜花费大精力隔界发出悬赏,数百年都没见有一丝放松,此物也是,竟如同普通玉石一般没有任何气息,根本无从找起,只能依靠人力一点点搜寻。”人影仿佛在自言自语的说道,但是说完后却立刻有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声音在宫殿中响起。

  “李道友,这些都是上面的命令,我等也只需执行就好了,况且那物我们就算得到,也不过是和徐家一般招来杀身之祸罢了,嘿嘿,当初的徐家是多风光啊,可现在,嘿嘿嘿。”这却是一名年轻女子的声音,并不是十分清脆,但却有着某种磁性,也是颇为好听。

  “哈哈,风仙子说的是,李某又怎会对此种宝物产生觊觎之心,就算这等宝物摆在眼前,也要有实力拿才是啊。”黑衣男子打了个哈哈,仿佛真的没有对他们口中那神秘宝物动心的样子。

  神秘女子似乎冷笑一声,但也未在此问题上多加纠缠,也顺势转了话题,“虽然此宝物不是我等可得,可那阴玉体质之人,若是好好培养,定会是一强大存在啊。”

  “是啊,玉阶的玄阴之体,可是万年可遇不可求的啊,并且若是作为炉鼎……”

  男子话音未落,神秘女子声音又响起:“李秋庭,若是你胆敢将此女做炉鼎,本座定不会与你善罢甘休!”这次女子声音虽还算平静,但是话语中那深含的怒意却让男子一个寒颤。

  “风仙子说笑了,李某也只是开了个玩笑罢了,若是仙子看中了此女,李某又怎敢争夺。”男子嘴角抽动了一下,却又仿佛对女子存在某种深深地忌惮,虽然心中微怒,但话语中还是陪笑道。

  “最好如此,本座谅你也不敢!”神秘女子仿佛也不愿跟男子多说什么了,声音越来越远,当最后一字说出后,声音便完全消失不见。

  “这女人,最好别落在李某手中,否则……哼!”男子恨恨的说道,好一会才缓缓道松开了紧握的手。

  宫殿又重新恢复了安静,只剩油灯燃烧的劈啪声不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