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0:29:5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走自己路
  4. 6--10

6--10

更新于:2018-03-16 16:34:31 字数:11747

字体: 字号:
走自己路目录
共2章
  第六章生生造化丸

  冥晨和云龙到达牛老大院的时候,牛老也带着小依进了大院,看着卡斯昏迷过去的牛老,稍微犹豫了一下,说道:“龙儿,你将卡斯送到东厢房,小依,你跟我去拿疗伤药。”

  “是”

  云龙直接将卡斯送入东厢房,而小依则是跟着牛老到了牛老住的后花园的一个炼丹室内。

  冥晨本来打算把母亲接过来安顿好就出去转转,出了这档子事,没有出去,而是坐在东厢房的小客厅,等候小依给母亲上药后的情况。

  “少爷,夫人醒了。”半个小时后,冥晨听到小依出来的回报,服用了牛老给的冥丹之后,卡斯恢复很快,身上那些小伤已经完全的愈合,而且已经醒了过来,卡斯和冥晨都不知道,卡斯这次可以说是因祸得福,牛老也是想彻底的拉拢冥晨,竟然把自己珍藏的中品冥丹生生造化丹给卡斯服用,还给她全身涂了天阳水,卡斯才会如此快速的恢复,而且生生造化丹大大的改善了卡斯的身体素质。

  丹药的等级分为,人丹,元丹,冥丹,圣丹以及传说中的冥神丹。每个级别又分为下中上绝四个等级。

  生生造化丹虽然只是中品冥丹,和其他的丹药不同,冥星以下境界,却是可以什么样的人都可以服用的疗伤改善身体,增强一甲子寿元的冥丹,当然境界越高,作用相对来说越次,尤其是能够增加一甲子寿元,使得生生造化丹的价值更是超出其他中品冥丹十倍,连普通的上品冥丹都比不上,牛老也是当年在冥兽山脉的一个废墟山谷中无意中得到了生生造化丹,出了自己服用了一粒之外,也只有为了给他这个儿子筑基修炼服用了一粒,没想到为了交冥晨,竟然毫不犹豫的拿了出来。和生生造化丹一比,绝品人丹的天阳水虽然也是疗伤药,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妈”冥晨进入卧室,看着母亲面色红润,心中一惊,叫道。

  “晨儿,妈妈这次能够这么快好,多亏了牛老的生生造化丹,这可是牛老珍藏的能够增强寿命的中品冥丹,每一粒都是弥足珍贵,你可不要辜负了牛老的一番期望。”卡斯虽然没有修炼,但他的丈夫是什么人?冥家四大高手之一,耳熏目染下,再加上自己这次被施展了酷刑,伤到了内府,能够这么快好,也只有丈夫曾经和她提起过,让丈夫都羡慕,可以增加寿命的疗伤冥丹生生造化丹。才对儿子如此一说。

  “是,晨儿一定加倍努力。”说话间,冥晨冥识扫过,发现母亲的伤已经痊愈,就连以前的一些隐疾都治好了,还有恐怖的药力隐藏在母亲的身体内,不断改变着母亲的体质,要不是冥晨用冥识,观察的仔细,还真不能发现,对牛老更是感激不尽,同时也决定让母亲修炼,他的记忆中可是拥有数百中连体的功法,他相信,以母亲体内的冥灵力,全部吸收,至少也能够达到练骨境界,甚至能够达到洗髓。

  “把你的私房钱拿出来,给小依两个银币,让她帮母亲去购置两套衣服,你不是要喝云龙出去吗?去吧!也给自己购置两套好点的衣服,看看你,比下人穿的还烂。”睿智的卡斯看着儿子,娇媚柔弱无骨的一笑道。

  正所谓知子莫若母,冥晨明白,自己藏有银冥币瞒不了母亲。从身上掏出了两个银币给了小依,就出去了,发现云龙竟然不在,他知道是处理刚才老妈子主管蒋雨的事情去了,就在大院的练武场内打起了形意拳。

  “好一个形意十二式,你竟然能够完全的领悟到十二种兽形拳法的意境。”牛老笑呵呵的看着冥晨,本来他还在为自己的一时决定给卡斯生生造化丸后悔,可看到冥晨竟然能够不浪费一点时间的艰苦修炼,而且竟然完全领悟了形意拳的精髓,在他的心中,冥晨定然是某位大人物转世,定然留下了很多的功法秘籍,才能让他如此快速的修炼到换血境界,没有想到冥晨竟然修炼的是全面发展,没有偏向任何主属性的形意拳。

  “多谢牛老的丹药,还请牛老指点。”冥晨只是简单的行了一个谢礼,并没嘴上说什么千恩万谢,有些事情表现出记在心中,比嘴上说要好的多。

  “你的十二兽形意拳,但十二兽形,亦是十二屏障,只有领悟了自我的灵魂意境,在以灵魂意境融会贯通......”

  经过牛老的解说,冥晨很多以前弄不明白的地方,都弄清楚了,而且各种招式的运用更加的纯熟,拳意更是绵绵连环,实力比起以前来更是提升了三成。

  冥晨一个纵越,身体在空中一个漂亮的旋空翻。

  砰砰砰

  龙虎熊三拳瞬间打出,随即一个后空翻,站立在练武场的半中间,看着躲在隐藏在练武场一角,和自己硬拼了三掌青年,道:“阁下是谁?躲在这里偷看别人练武又恐不妥吧!”

  青年不可思议的看着冥晨,他没有想到冥晨竟然看穿了他的隐藏,他哪里知道冥晨拥有冥识,从他已进入练武场就知道冥夜的存在,只是当成了牛老统领的冥士,才没有出手,而冥夜却一直注视他练功,没有离开,冥晨才会出手。不过冥晨也感受到冥夜没有敌意,才没有施展杀招。

  更让冥夜惊讶的是,以自己练窍巅峰,开启了两大主窍的实力,竟然只和冥晨这个换血初期的小家伙拼了个相当,虽然他仓促出招,还保留有后手,可冥晨才多大点的小屁孩,自己像他那么大的时候才是炼体二层,整天只想着玩。青年不敢再想下去。

  “小晨,连你冥夜哥都忘了。”中年人突然说道。

  “冥夜。”冥晨皱皱眉头,他的记忆中却是没有这个名字,冥夜看冥晨的样子,笑道:“你不记得也不奇怪,当年我进入魔兽谷历练的时候,你还只有四岁,没想到这一走就是八年,那个鼻涕虫竟然拥有和我一战的实力。”

  “晨儿,他是你师兄冥夜,也是你父亲唯一的弟子,当年我从冥煞的手上救出他的时候才十四岁,直接丢进了魔兽谷,时间过得真快,一摘眼过去八年了,你竟然比我想象中提前了三年进入了练窍境,而且还是阴金两大属性。”牛老这个时候才出现,他也知道冥夜开窍成功,从魔兽谷活着出来了,当然早就知道冥夜使用阴属性的本命技能,隐身隐藏在练武场内,只是想观察一下冥晨的反应力而已。

  第七章飞升池

  “师兄”冥晨听了牛老的话,倒是很干脆的向冥夜行礼,不过冥晨却决定向母亲好好的问问关于冥夜的事情,自己刚刚被牛老重视,就来了一个师兄。

  “师弟的实力可是很强啊!”冥夜说的是实话,虽然他有信心压冥晨一筹,但这是他比冥晨高一个境界的基础上。

  天羽城四大家族,罗氏家族比较公正,从来不偏向任何一方,你们怎么争斗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只要不惹到我头上就行,我双方都交好。

  奥斯摩罗两大家族,作为天羽城老牌的大家族,都是超过三万年的历史,跟固地深,他们最是不起冥家这种新型家族的,在他们的心中,这种家族是不配和他们并称为四大家族,不过这些年来,冥氏家族在天羽城很低调,并没有真正的触及到奥斯家族的极限,但就是这样,奥斯摩罗两大家族一直视冥氏为眼中钉肉中刺,今天两家的家族得到冥氏家族被他们忽视的傻子冥晨,十二岁神不知鬼不觉的修炼到了换血境界,让本来就在商议如何在冥氏家族三年大会上打击打击冥氏家族的两家族长,几乎同时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将冥晨折杀以摇篮之中,绝对不能让他和他父亲一样,成长起来。

  “到时候,让罗太和北光两个小家伙一块去挑战,他们可都是练窍巅峰,还收拾不了这个小鬼头。”百叶·摩罗看着这个自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兄弟,淡淡的说道。

  “百叶兄,就这么说定了。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杰伦看百叶这么痛快,呵呵的笑道。

  “滚吧!老色鬼。”百叶一个杯子丢向杰伦,他怎么不知道这个兄弟的想法。

  杰伦也不生气,接住杯子,放到桌子上,走出了天羽楼。

  一刻钟后,两大家族要让罗太和北光挑战冥晨的消息就传到了冥杰的耳内,冥杰把玩手中的玉杯冷笑“我才是冥家的第一天才,冥晨,还想挑战我的权威,只有死路一条。”

  再说冥晨,他和云龙走出冥府,只是买了两身衣服,不知不觉中走到了飞升池边,在冥界,每个城池都或大或小拥有一个凡界要飞升到天界冥修巅峰飞升池,只是天羽城的飞升池实在小了一点,只有十多平米,三四米深,和冥界黑冥城这种古老的大城中数十平方公里,深数公里的飞升池根本无法比拟。

  冥晨看着清澈的飞升池,看向云龙,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云叔,你知道天羽城飞升池有多少年没有从下界飞升的人了吗?”冥晨略有所思的问道。

  “据冥家掌控的资料看,已经八万年没有凡界修士飞升上来了。”云龙皱皱眉头,他不明白冥晨为何会问他这样的话。

  “天羽城是存在了亿万年,比黑冥城这种冥界十大城还要久远的城吧!”冥晨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他有种奇异的感觉,飞升池并不像自己看到的这个表面,而是另有乾坤,而且里面强烈的意念召唤自己。

  云龙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狂暴的力量将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封锁,云龙的身体远远的摔了出去,一口血吐出,面色苍白,而冥晨则是直接被冲击进入了飞升池内。

  “无畏战诀”无畏战诀是摩罗家族唯一的上品冥诀,传说中是摩罗家族的老祖劲·摩罗在冥兽森林无意中得到的,才让摩罗家族从而一跃成为了天羽城的大家族,无畏战诀修炼的条件极其苛刻,而且只有修炼了无畏战诀的人才能够继承家主之位。云龙没有任何的犹豫,虽然他号称冥氏排名前五的高手,这是不算那些退位隐修的历代家主的太上长老,他冥师中期的实力,面对冥师后期,修炼无畏战诀的现在摩罗家族的族长百叶·摩罗没有一点的机会,身体一闪间消失。

  百叶·摩罗很高兴,他虽然和杰伦商量好了对付这个妖孽弟子的办法,可他的心中却总是感到那里不对,没想到回家的路上竟然遇到了这么一个机会,他感到不动手就有些对不住自己,至于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才不在乎那些虚名,在冥界这个实力至上的地方,作为一个家族的族长,如何把家族发扬光大,让自己家族的信念更好的传承下去才是根本。

  飞升池,在冥界还有一个说法,是冥魂的归宿地,也就是天羽城这种小城的飞升池,在加上云龙的身份实力摆在那里,他们才能够达到飞升池的跟前,要是其他的大城,飞升池的一公里内都是禁区,根本不允许任何的冥人冥修进入,否则格杀勿论,而进入飞升池的冥人冥修,也不是没有人出来过,整个冥界亿万年的历史中,也没有几个人。

  不说云龙如何,只有先回冥氏向义父报告,冥晨进入飞升池,一闪间,进入了一个灵气世界,这里的引力很小,只有冥界的几十分之一,而且散发的冥灵气更容易让他的身体接受。不过这里的冥灵气却充满了侵蚀意念的气息,不过这点侵蚀之意,反而把冥晨的冥识提炼的更加的纯净。

  冥晨舒服的伸伸腰,向其他的地方走了走,发现这个空间内飞射不同大小的九大主印,一击辅助各个属性符引,而自己所在的地方的印记很小,而且那些侵蚀意念的气息,就是从这些个印记中发出的。难道是这九大属性的印记召唤自己,冥晨皱皱眉头,他现在明白了,为何越是强大的人想要通过飞升池下界越难,都是这些九大属性的主印在作怪,要是自己没有冥识的话,根本无法抗拒这种侵蚀,最终只会湮灭在这无穷的空间之中。

  冥晨犹豫了一下,打出十二形意拳,一招接连一招,环环相扣,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打出的十二形意拳根本就没有固定的招式,更是冥灵气聚集的十二兽形不断的飞出,周围的空间一阵阵震动。原本他由于这半年来勇猛激进,很多地方并没有真正地练透,练皮,练肉,练筋,练骨,洗髓,一步步的重新淬炼了一遍。

  原本粗糙的大少,风尘仆仆,而且略显憔悴的的脸变得红润,而身体仿佛被洗礼了一下,皮肤仿佛刚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光影透亮。

  换血中期,换血后期,换血巅峰。

  时间流逝,冥晨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打的拳法已经不是十二形意拳,每一招,都能够引动不同属性的冥灵力到身体之中,九大主窍每一个都鼓荡鼓荡,却始终没有开启,积累已经达到了巅峰,只差一个契机,冥晨就能够进入到练窍期。

  第八章练窍后期

  冥晨一伸手,一股黑色的火焰出现在手上,无心刀出现在黑火之中,之前冥晨虽然收复了无心,却没有真正的炼化,现在,他要借助飞升池的力量炼化无心。

  无数的阵法出现在冥晨的记忆之中,冥晨手中不断的结出结界,融入到无心刀内,正是无心刀的开启之法。

  一股狂霸带有强烈的腐蚀的气息从无心刀上散发出来,无心刀周围的冥灵气狂暴的涌向无心刀,周围的空间不断的震荡,塌陷,缩小,仿佛都要被整个无心刀吞噬。

  杀杀杀......

  九个杀子在冥晨开启了无心刀之后,直接融入了冥晨的记忆,每一个都拥有弑仙灭佛的力量。

  吼吼吼...

  冥晨发出了野兽般的吼叫,森冷的杀气,手中的长刀挥出,空间奔灭,时间禁止,犹如世界末日。

  一个巨大的梯子,衍生到无穷的空间之中,古朴的气息,融入到冥晨的识海,驱逐杀意,冥晨看着手中的无心刀,仿佛做了一场梦。

  “是你破坏了这里的空间。”一个冷漠的青年,手中抱着一把红色的短剑,散发着阴冷的气息看着冥晨道。

  “你是迷失在这个空间中的凡界修行者。”冥晨看着冷漠青年,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反问道,他现在已经明白了,为何天羽城十多万年没有任何人飞升了,他们都是迷失在飞升池的空间之中了。

  青年没有任何表情的看向冥晨,他没有想到冥晨竟然会对他问出这样的一句话,要知道,这个空间内除了他之外,还有八个人,最难得的是,竟然还有两人在凡人世界就修炼了空间时间属性,虽然他们对空间时间的领悟很少,却也比其他的七人要强上一点。

  “破坏空间者死”青年虽然惊讶以冥晨,但他却看得出来,冥晨的境界比他要低不少,而且他们九个人每人守护一个方位,就是怕有人破坏空间,破坏他们的生存之地,但他们却发挥不出自己的真是实力,这样只会让整个空间奔灭的更快,坠入空间乱流的话,他们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生存下去。

  一道阴冷的,透彻天地的剑气射向冥晨的眉心。

  冥晨冥识感应到剑气的厉害,身体迅速后退的,手中的无心刀闪烁,绝杀刀气,正是一杀气.

  轰

  大气剑气相互消融,青年有些惊讶的看向冥晨,他当然看得出,冥晨的这股刀气并不是他的本身灵气所凝聚,而是刀本身所聚的力量。

  阴煞绝灭

  青年虽然惊讶,但却没有任何的犹豫,七十二阴煞剑气形成了一个剑气煞网,笼罩向冥晨。

  龙腾虎跃

  冥晨在这个关头舍弃了无心刀,反而用出了自己最熟悉的十二形意拳法,而且还是龙虎双拳同时出击。

  长数十米的龙虎几乎同时冲向剑气煞网,冥晨面色不变,脚踏虚空,蛇步一闪间,突破了剑网的封杀。

  噗!一口鲜血吐出,冥晨发现黑衣青年没有追过来,放心了不少,看向黑衣青年所在的空间,面色冷峻,这个人实力太强了,我根本无法和他争斗,而且他所在的地方,还是通向冥界的通道。

  嗯!既然现在无法突破境界,我就学习一些武技也不错。

  冥晨不知道的是,黑衣青年比他还惊讶,阴杀刀气,蕴含时间之力的拳法和暗蕴空间规则的步伐,难道他就是传说中可以引导他们走出这个空间的天命人,可他的实力也太低了一点。

  冥晨冥识掏空天地灵气,快速的恢复实力,在这个处处危机的时空,一分实力一分生命。

  “嘻嘻,小哥,我就不喜欢那个冷冰冰的家伙,到姐姐身边来,告诉姐姐,你是怎么来这里的。”在冥晨刚刚恢复了九成时,一个淡蓝色的衣裙,仿佛水一样轻柔的少女,给人一种自然而然亲近的感觉。

  冥晨眼神瞬间转变,好厉害的魅惑之术,看向少女,迷茫的说道:“姐姐,我是飞升上来的。”

  少女犹豫了一下,暗自戒备,她就是飞升到这里,迷失而无法进入冥界的人,听了冥晨的话,有些不信,冥晨的境界理他还差的多,根本没有到渡过天劫,飞升冥界的地步,不过她对自己的水之魅惑很自信,问道:“小哥,你多大了。”

  冥晨这时已经走到了少女的十米之内,看着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暗生戒备的少女,暗骂自己白痴,如果实在冥界的话,他当然不会有任何的动作,但这个空间的引力小,已经达到了他攻击的范围,随即手中猴拳凤凰破瞬间轰向少女,没有给少女还击的机会,蛇步再次踏破空间,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

  好个狡猾的小子,少女蓝色的衣裙散发出阵阵的波纹,当下冥晨的攻击,看着已经跑出她领地的冥晨没有生气,反而笑的柔媚无骨。

  “水媚,你的魅惑之术不管用了。”冰冷的青年出现在水媚的身边,淡淡的说道。

  “哼!你冷煞又能好到哪里。”水媚斜了冰冷的青年冷煞一眼,随即两人都笑了。

  “好了,这小子进了那无父无母天生天养黑炎的领地了,我们也去看看热闹。”冷煞说道。

  难道他就是能够引导他们出这个空间的人,水媚犹豫了一下,看向冷煞,见冷煞点头,虽然他和黑炎是死对头,但她还是决定去看看。冷煞长剑划破空间,走了进去,水媚紧随其后。

  不会吧!冥晨很郁闷,刚刚逃出了水媚的手心,迎接他的竟然是无穷无尽的火焰,十二形意拳爆发,将空间内的火焰击散,却没有施展出踏破虚空的猴步,他发现,在这个奇异的空间每个区域都有一个强大的人存在,虽然这些火焰有些麻烦,但还没有到他没有办法应付的地步,就当是练拳吧!总比再次踏入一个自己不了解的区域,一下子挂掉得好。

  ......

  时间过失,冥晨很郁闷,在火焰区域过了三天之后,来了一个不比水媚冷煞低得控制火焰恐怖的青年,他又不得不再次夺路而逃,一次次的逃跑交手,他发现这个空间内只有修炼了九大主属性的九个强者,经历数百次的交锋,冥晨不但十二形意达到了无形之境,就连无心刀的九杀刀法也修炼到了三杀,不过让他郁闷的是,却没有突破的迹象。

  靠,又是这个表面老实,内心奸诈无比家伙的领地,冥晨刚想要离开的时候,大地颤抖,一个高百米的黑熊巨大的拳头,直接将冥晨轰飞了出去。

  杀杀杀

  妈的,老虎不发威,你当病猫啊!冥晨无心刀出,直接运用了无心三杀,无边的刀气划过,高百米的黑熊没有想到冥晨竟然不顾自己的伤势,运用出了如此强悍的攻击,根本来不及防御,就被劈成两半,庞大的身体消失,一个土之灵源符没入了冥晨的识海之中。

  蓬!

  土之灵源引导天地土灵力融入到冥晨的体内,久久不能突破的练窍,穴窍直接开启,一股股厚实的土之源冲击八大附属穴窍,冥晨直接进入了单一属性的练窍巅峰,衍生出了一死死的土冥气围绕着九大穴窍游转。

  地煞寂灭,天罡无极,黑炎......

  几乎同时,其他八大主属性的强者出现在冥晨的身边,以最强的攻击斩杀向冥晨。

  十二形意,大地熊拳,无心九杀,大地四杀!寂灭!

  轰轰轰

  八把冥灵器在冥晨的攻击下破碎,八大灵源之符瞬间飞入了冥晨的识海,本来土源之符还借助冥晨体内凝聚的土冥气对刚进入的火源之符驱逐,可其他七大灵源之符联合,土源之符就偃旗息鼓,和其他的七大灵源之符和平共处。

  蓬蓬蓬...

  灵源之符发出一道道力量,八大主窍也全部开启,原本冥晨积攒在体内的各大属性力量被催动,冲破其他八大附属灵窍,冥晨进入了练窍后期,形成了九大循环,相互之间互不侵犯,冥晨感到自己的冥识更加的强大,随便一个念头,就覆盖方圆百万里。

  第九章各归各位

  “恭喜小兄弟收复九大灵源。”一个身穿银色长衫的中年人淡淡的说话的时候,任谁都看得出心情的低落,他正是空间之主罗峰,空间之源在他的手中连他都不知道多长时间了,用了无数的办法都无法融入到自己的识海之中,现在竟然被冥晨收入了识海之中。

  “多谢大哥大姐这些时间手下留情,我们快走吧!这个空间就要塌陷了。”冥晨突然说道。

  “你知道就好。”几人其实都感到很无奈,在他们手中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多长时间始终无法真正融合的宝贝,最终被别人收了,任谁的心情也好不了,但能够出这个诡异的空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冥晨操控灵气,形成了一个大手,将九人托起,之间收入了自己的空间灵源之中,打破虚空,飞了出去,他知道,九人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巅峰打开虚空之门,随意的穿越与九大灵源有关,现在失去了九大灵源,他们虽然也能够打开虚空之门,但要慢上很多,可这个空间根本不会给他们这个时间,只会将他们直接绞杀在空间破灭之时。

  不好!冥晨速度极快,一掌轰破了空间之壁,哗啦啦,冥晨飞出了飞升池,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

  “兄弟,我是天池城四大家族之首金家的供奉,加入我们金家,绝对是...”那个能言善道的供奉还没有说完,冥晨就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池城的飞升池,根本没有给对方一点机会。

  “咳咳!憋死我了!”冥晨出城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将九人放了出来,九人竟然直接被庞大的引力直接压到,躺在地上也不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气。

  一刻钟后,九人才恢复过来,冥晨看着他们,他当然知道九人虽然都是修炼单一属性,但他们沉浸在那一单一属性的时间,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理解的,更明白他们这种能够毫无障碍的修炼到冥星境界的存在,对于冥界来说意味着什么?知道九人恢复才说道:“各位哥哥姐姐,不知道今后有何打算。”

  九人看向冥晨,他们当然知道,他们的修为虽然在凡人世界都是威震诸天的超级强者,可再冥界却是最底层的冥修。

  “我们在凡人世界的阴煞宗的弟子,我得去找冥界的阴煞宗,还继续修行。”倒是冷煞第一个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阴煞宗,冥晨思索了一下,说道:“阴煞宗具体的位置我也不清楚,大概在阴冥领域,不过以冷兄现在的修为恐怕很难穿越数十个大州达到阴冥领域,还是先加入一个实力赚取冥晶好通过传送阵前往阴冥领域的好。”

  “多谢冥兄弟提醒,宗门早在我飞升之前就运用秘法打通了两界通道,传递了足够老兄前往阴煞宗,地煞州的冥晶。”冷煞对冥晨甚有好感,才会向冥晨解释,其实他们除了修炼两大至尊时间空间主窍的两人都有自己的宗派,这种能够通过秘法暂时打开两界通道传递一些东西并不是什么秘密。

  “冷兄慢走,小弟没有什么好送的,就送你一句话‘该出手时就出手。’”冥晨说道。

  冥晨犹豫了一下,哈哈一笑,拍拍冥晨的肩膀,递给了冥晨一个黑色的传信冥印,“有事传信给我。”说完就走了。

  “靠,这小子改性了,竟然笑了。”离冷煞最近的水媚出口,随即笑道:“小弟,其他的懒得说,这个给你,有什么事情到黑冥城水月宗找姐姐去?”

  随后主修木属性的洛青云,金属性的诸葛破,土属性的候武,阳属性的奥丁斯坦,空间之主的罗峰都留下了自己的传信冥印和自己门派的所在地离开了,只剩下黑炎和时间之主李馨两个在凡人世界无门无派的散户。

  “黑哥李姐,如果没有好去处的话,不如和我一块到天羽城转转,那里虽然是个小城,毕竟是我的家乡。”冥晨笑呵呵的邀请道,他已经推算出了时间,虽然在飞升池空间过了很长的岁月,除了出来换了城池之外,时间几乎不变,也就说明,他们所在的飞升池对于外界来说可以说是静止空间。对于他来说,九个人能够有一个人能够留在他的身边就是意外的收获,一个不留他也不会说什么?其他的几个人都看出了冥晨手头拮据,只要是离天池城近的都给冥晨留下了不菲的冥晶。

  李馨两只大大的眼睛把眨巴眨的看着冥晨,灿烂的一笑道:“也好,反正我的时间之力修炼很慢,玩玩也不错。”

  “可以,反正我也没有啥事,不过你的帮我物色一个上品火修功法。”黑炎哈哈笑道,嘴上虽说让冥晨帮他物色功法,实际上则是根本就没有指望着冥晨,他虽然是天火修炼渡过火劫,但他在凡界得到了一部诸界通的书,记载了各界的情况,知道冥界功法的稀缺,尤其是上品功法更是一个大家族的根本,更别说天级、无上级别的功法了。

  “可以。”冥晨淡笑道,以他现在的实力,他看到最强的也不过是能够看到几个威力一般的天级功法。但他却隐隐约约的感受得到,他的记忆中有数部无上级别的功法。

  冥晨并没有急于回到天羽城,而是和李馨黑炎两人先买了衣服换好,找了一家饭馆好好的美餐了一顿,黑炎还边吃边美其言道:“我终于找到做人的感觉了。”若得冥晨李馨一阵嘘嘘,但两人却那这个傻大个实在没办法,在这个家伙吃掉了十八大碗的火息冥牛面之后,拍拍肚子,说道:“算了,这第一次吃饭,六成饱就可以了,要不然伤胃。”

  冥晨李馨不言而一的几乎同时转头向别处看,一副我们不认识这个吃货的想法,不过该付的帐还是要付,最后一算账,竟然花掉了冥晨三个银刀币,照实让冥晨心痛了一番,这可是他经历无数生死从火息冥牛群中盗出来的啊!

  “我看你一个别叫黑炎了,直接叫吃货算了。”李馨笑嘻嘻的看着黑炎,竟然开起了这个大块头的玩笑。

  “嗯!不错,这个名字体贴。”冥晨看着抓向李馨的黑炎,加上一句撒腿就跑。他可是知道黑炎的真实实力,虽然没有达到冥师境界,比一般的冥师还强悍,和在那个空间不一样,他可是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第十章高调回府

  在三人你追我赶中,没一会就到了天池城传送阵,三人的运气很好,竟然在半个小时之后就有一次传送到天羽城的,叫了三块中品冥晶,照实让冥晨心痛,和冥晶比起来,银刀币根本就算是垃圾,一万银刀币才能换取一块最次的下品冥晶。而一块中品冥晶可以换百块下品冥晶。这可是三百万银刀币啊!其实天羽城这种小城,虽然连同了天池城的传送阵,但一般情况下才三天传送一次。

  “好了,你小子别心痛这点小钱了,咱们兄弟将来可是挣大钱的人。”黑炎看冥晨的面色,那里不明白他的想法,拍拍冥晨道。

  “嗯!吃货总算说了句人话。”李馨自从出了那个空间之后,变得异常的活泼,要不是冥晨知道这小妞修炼了数万年的话,还真把她当成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别看这个小妞人畜无害的样子,可比黑冥这个大块头还可怕的多。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动人心魄,可时间暂停这个逆天技能虽然只能束缚同等级一秒钟,而高她一个境界的人甚至百分之一秒就能反映过来,可高手之间的杀戮往往只是瞬息之间,千万分之一秒之间,虽然对于现在的李馨来说虽然达不到那么快的速度,但千分之一秒的出杀招解决敌人还是能够做到的。

  “传送阵内不准打闹,否则赶出传送阵。”

  黑炎伸手就要去打李馨,却听到了传送阵守护者的警告声。无奈的把手收了回来,狠狠的瞪了李馨一眼,转转头不在理会李馨冥晨两人。

  冥晨那个无辜,他又没有惹这个大个,这不连他也恨上了,无奈的大哈哈道:“算了,算了,都是经历过生死的好兄弟,这个给你,怎么样?够赔礼了吧!”

  冥晨说着,一股记忆传送给了黑炎,黑炎面色一惊,随即激动道:“好,好,兄弟,你可真是我的亲兄弟啊!”

  李馨看看黑炎,眼巴巴的看向冥晨,拉着冥晨的胳膊说道:“小哥,你到底给了那个吃货什么?让他那么激动,告诉姐姐好吗?”

  “不许告诉她。”冥晨还没有说话,却传来了黑炎的声音。

  “吃货,你找打。”李馨握着小拳头,威胁黑炎,让周围的人看了觉得好笑,好像是一个小孩威胁大人似的。

  “有本事你打啊!别忘了,这里可是传送阵内。”黑炎抬抬拳头,说出了让其他人大跌眼镜的话。

  “好你个吃货,你等着。”李馨也知道这里不能打架,说两句狠话,转头就走,看也不看冥晨黑炎两人。

  我招谁惹谁了,怎么两人都一个德行,冥晨无奈的摇摇头,走向李馨无奈的说道:“我说大”一个姐字还没有出口,看着李馨那不善的眼神,转口道:“馨妹啊!哥哥我说还不行啊!”

  “那还不快点。”李馨心中偷乐,表面却气呼呼的说道。

  “我给了他一套火修功法,不过只有前三层,只能修炼到冥星境界。”冥晨无奈的说道。

  “我早就猜到了。”李馨一个转身,跑到了黑炎的身边,她也知道时间之力的功法很少,以冥晨的地位很难得到,也没有找冥晨要,反正她在下界的时候都是一个人摸索着修炼的,虽然到了冥界之后有心要找功法,却也不急于一时。

  “吃货,恭喜你啊!到了天羽城,给我们猎杀几只冥牛做烧烤怎么样?”李馨笑嘻嘻的说道。

  黑炎这次出奇的没有和李馨争,直接点头答应,刚才冥晨给他的功法,让他很多以前不明白的地方豁然明了,现在已经钻入了功法之内,根本就无心去理会李馨。

  李馨讨了个没趣,就去找冥晨聊天去了,不知不觉中,他们就已经达到了天羽城,天羽城的传送阵位于天羽广场的西侧,虽然无法和天池城这个中型城池的传送阵一样,可以一次传送万人,但也可以传送千人,比起其他同等级的小城来说,传送的人数已经要多的多,密密麻麻的人走出传送阵,冥晨他们直接走向冥府。

  “冥晨,晨少回来啦!请。”看门的护卫鄙夷的看着冥晨,虽然冥晨已经打伤了护卫的事情传了出来,但没有人把这个失宠的少爷放在眼中,他们的唯一想法就是找个时间揍他,把场子找回来。

  “闲杂人等不得进入。”冥晨刚刚进入,身后的黑炎和李馨被拦住了,尤其是四大护卫看到李馨。

  “回头一笑百媚来,六宫粉黛无颜色。”冥晨回头刚想说话,看到李馨,两句话直接浮现在他的脑海,李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化了一身白似雪的衣裙,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仿佛活了过来,樱桃小口,瓜子脸,真是该方得地方绝对不会出现圆,仿佛刀削斧刻出来,乃是一尘无暇的神女。再配合那婀娜多姿的身材,绝对是那种一顾倾城,再顾倾国的红颜。

  冥晨虽然被李馨的美貌所吸引,却没有一丝亵渎之意,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这个小姑奶奶的可怕。

  “晨哥哥。”李馨一把抓住了冥晨的胳膊,优美动听,动人的百灵鸟般的声音,让护卫们都对冥晨露出了愤怒的眼神,随即的一句话,更是让那些护卫不敢相信是从这位美丽的圣女嘴中说出的。

  “黑炎,老娘豆腐岂是这些狗能吃的,杀了他们。”李馨的话音刚落,只见四个洗髓境界的护卫精英无声无息的倒下,李馨看向冥晨,却已经恢复了刚才的衣服,说道:“晨哥,不会给你惹事吧!”

  冥晨说道:“走吧!几个狗仗人势的家伙而已。”

  “好一个欺内怕外的小畜生,当年真不该留你一命,来人啊!给我乱杖打死。”冥丝今天很生气,刚想出去转转,却遇上了黑炎击杀四大看门护卫的情况,反而笑了,她父亲一直找机会要将冥晨母亲赶尽杀绝却没有理由,而今两母子竟然又得到了牛老的支持,更是让老爷子大怒,没想到这个小畜生竟然给自己找了个弄死他的理由。

字体: 字号:
上一章
走自己路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