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0-19 22:35:1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之天才降临
  4. 第一章 异变突起

第一章 异变突起

更新于:2017-04-29 14:31:13 字数:3559

字体: 字号:
  天界,神绝山脉,神绝峰峰顶,两个人影对立在峰顶,空气显得有些沉闷,可以看到两人的衣角却自然的向后飘起,好像有风朝他们吹过,但是他们俩是对立着,衣角却有都向后摆去,显得有些诡异。

  如果有天界的人在这,一定会大呼:魔门宗主星魂,邪神戍曜。魔门宗主星魂乃一介奇才,修炼时间短暂却身据魔门宗主之位。将天魔九转在1000年中练到第八转。除了创造此功法的天魔将天魔九转练到极致外,无人能达第7转的境界。开始星魂却在短短的800年中将天魔九转练至第八转,还将一盘散沙的魔门统一,由此可见星魂的不凡。邪神戍曜也不是平凡人,一身修为无人能及,在100年前以自创的寂灭剑诀重创仙界之主七曜仙帝。戍曜之所以被称为邪神,正是因为做事邪之又邪,全凭个人喜好,传闻戍曜因看不惯仙界的一流大派玉林派,以一人之力冲上玉林派,将玉林派掌门,长老,以及二代弟子杀个精光,只留下实力不济的三代弟子,使一流大派玉林派衰弱到仙界到处都是的三流门派。还有传闻,仙界鼎鼎大名的散修寻中子就是在出生时见到戍曜,而对着戍曜哈哈大笑,直接被戍曜以仙元力洗髓换骨,并给当时的寻中子一颗仙界至宝——混元丹。所以寻中子才有现在的成就。

  那么星魂和戍曜站在这里干什么呢?肯定不会是看风景。果然,星魂说话了:戍曜,今天我们一战不可避免,你还有什么话要留给你的后人吗,如果有,告诉我,我会替你转达给你的后人的,哈哈哈……。戍曜轻笑道”星魂,这句话想必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噢,不对,你没有后人,哈哈……。星魂脸色变了变,随即又恢复原色道:戍曜,想激怒我。哼,你认为到我们这个境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影响我们的心吗!戍曜依然轻笑道:既然多说无益,那么战吧。随即双方气势攀升,风云变色,不一会,太阳也被不知那来的乌云遮住,天渐渐暗了下来,电闪雷鸣,两人却丝毫不在那闪电,站在原地,连衣角都不见飘动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好像定住了般,没有动作,若有人仔细观察俩人,会惊奇的发现,两人连眼睛都闭上了。

  气势之战,气机锁定敌人,让气势压迫敌人,从而取得不战而屈人之兵。对于同等级的人,气势压迫敌人,气机锁定敌人,如果敌人受不了气势那种沉闷的气氛,便会出手打破你所形成的气势。可是气机应经锁定,在他出手之时就是他露出破绽之时。从而取得主动权。气势之战,是上位者最喜欢的招数,也是最常用的招数。

  突然一道惊雷,天空似乎都受不了这种阶段的气势之战,而落下一道闪电在星魂与戍曜的中间。就在这时,两人动了,不是动了,是消失了,不见了。似乎这里并没有任何。似乎前面所有就是一场梦。安静了很久很久。似一天,又似一年,没人知道时间。突然天空传来一声闷哼,随后传来:天魔九转之天魔灭世。寂灭剑诀—恒古匆匆,天空中出现两道光芒,一道是黑色,黑的可怕。一道是紫色主宰的七彩光芒,诡异的可怕。随着两道光芒相遇,在相遇的那一点向四面八方散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波纹,喀嚓,想是什么东西碎了,以波纹为中心向外产生裂痕,裂痕的蔓延速度越来越快。咔嚓,空间破碎了,在破碎的那一瞬间,一道白光从中心飞出。万里空间破碎,绝望山脉有一半消失。白光在破碎的边缘停了下来,戍曜,既然是戍曜。没想到,最终还是戍曜稍胜一筹。噗,戍曜吐出一口鲜血,身上出现裂痕,戍曜自言自语:天魔九转果然名不虚传,如果不是星魂强行使出还没悟透的天魔灭世从而遭到反噬,我想,胜负还不一定。随即,戍曜打出几个手诀,想要修复自己的身体,不想又有人来到,戍曜脸色变了变。空间传来一道声音:戍曜,你也有今天,咳咳咳,看来老天待我不薄,自从被你以寂灭剑诀所伤,我可是一直对你念念不忘啊。戍曜脸色沉重:七曜,你以为以你带伤之躯可以杀得了我吗。七曜笑道:哈哈……所任我杀不了你,可是你伤的那么重,难道我不可以将你封印吗。

  七曜口中念念有词,手上也不停歇,不停的打出手印。七曜吐出一词:封-五灵锁魂阵。一道蓝色的光芒冲向戍曜,在触碰到戍曜身上时,戍曜身后的空间瞬间破裂,戍曜掉入空间裂缝中。七曜,就算现在被你封印了,我也还是会回来得,哈哈。七曜气急败坏的说道:戍曜算你命好,不过,五灵锁魂阵可不是什么普通阵法,你想逃出来,除非,你后人中有人拥有九阳体,只有他的血可以解阵。

  第二天,天界传闻,魔门宗主邪神戍曜,皆被仙帝所杀。仙帝,被誉为天界第一高手。

  阳光灿烂,万里无云.

  一位年轻人与在田地里劳作的妇女似乎在聊些什么.

  小志.你怎么回来了啊.妇女对着旁边的年轻人说到.

  恩.大婶,我回来祭拜祖先的。小志心不在焉的回答.似乎有着什么心事.那妇女听说他是回来祭拜祖先的,神色又点紧张说:这个时候来祭拜祖先怕是不适合吧。最近听说这山上有不好的东西。小志哦了一声就向前走去,似乎没在意。那妇女想再说些什么,接着又摇了摇头,继续干农活去了。

  小志再上山的路上变走边思索着,她为什么摇离我而去了,我那点对不起她了,为什么。不知道不觉的小志已经到了他家祖坟的所在地,看着家族的坟地,他之前的那些情绪被抛之脑后,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为什么父亲死前会要我在今天来祭拜祖先坟地。难道那一天祭拜又有什么不同吗?小志百思不得其解。他突然发现祖坟中靠后面的几座墓碑上面的碑文是红色。犹如血一般。小志惊道:谁,是谁,谁这么无德,竟然破坏别人的祖坟。小志急急忙忙想跑到墓碑前,砰的一声,小志摔到在祖坟前,头撞到其中一块墓碑上,顿时血流满面,配上小志那愤怒的面孔如恶鬼现身,好不恐怖。小志因怒急攻心加上头部被撞击,昏死过去。只是小志没看到那块墓碑因沾上他的血上面的碑文越发血红,如同弥红灯一样,一闪一山的。不一会,墓碑上小志的血迹消失了,似乎上面本就没有血迹似地。所有的墓碑的碑文也恢复成了黑色,似乎前面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可是不知为什么天空突然变暗了,太阳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夏日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这不一会儿就下棋了*。天空电闪雷鸣。这时异变突起,小志祖坟中靠后的那几座墓碑突然红光闪闪,红光越闪越红,到最后犹如血色般,现在如果有人观察那几座墓碑,会发现,发出血色的光芒的有7座,看那血光交错,隐隐好像有北头七星之势。血色越来越浓,嘭嘭嘭嘭嘭嘭嘭。七座墓碑似乎因为承受不上面东西而猛然炸开。

  哈哈哈……我戍曜最终还是出来了,七曜,你就等着我的报复吧。咦。戍曜似乎发现了小志,这个小子似乎与我有很大的渊源。小志的身体腾空而起,向戍曜身边飞去。这位小友似乎受了重伤,连魂魄都不稳定。这是怎么回事。算了,相逢便是缘,何况,对这位小友,我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说完,戍曜打出几个手印,随后一掌打在小志的背后。不一会儿,小志醒来了,迷迷糊糊的说到:我这是在那里啊,头好痛。他又是谁,怎么穿的不伦不类,难道在拍戏,还是在拍古装戏?

  小友,小友。你醒了,告诉我,你怎么会来这里了。戍曜亲切的问到。小志突然回过神来,心里想到,我不是在我家祖坟旁吗!我怎么会晕倒了。真奇怪,这怎么还有一个穿古装的男子呢?奇诡。小友小友。小志被惊醒,说到:呃,呃,请问有什么事吗!戍曜轻笑的说:我想问小友怎么会在这里。小志心想到:这人真奇诡,这是我家的坟地,难道我不可以来这吗。所任小志是这样想的,但是小志还是老实回答:这是我家家族的坟地。戍曜震惊了,抓住小志问到:这是你家祖坟,那你姓什么,叫什么。小志心中更加奇怪了:我姓什么叫什么,管你什么事。不过小志看到那位中年人已经到了疯狂的边缘,不得不老实回答:我姓戍,名……。哈哈……没想到,我戍曜也有后人,真是没想到。小志听的云里雾里。不一会儿,戍曜不再狂笑了,转身抓住小志的手腕,像是在帮小志把脉。嗯,嗯,资质不错,比我还差了那一点。是个修炼寂灭剑诀的好材料。不过,已经过了学习寂灭剑诀的最好年龄,没关系,老祖我帮你洗髓换骨。小志还没醒悟过来,就被戍曜一掌拍晕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小志迷迷糊糊听到“七曜,你个卑鄙小……”“戍曜,别挣扎了,你为了你的这个后代花费太多仙元力了。束手就擒吧”“哼”“啊,你,你竟然,不要啊……”小志又晕过去了。

  迷迷糊糊中,小志梦到了一个白衣老人,那个白衣老人对着小志说:小志,小志。我是你的祖先。听了这老人的话语后,小志心道:怎么会,这老头怕是神经有问题吧。不过小志心里虽然是这样想,但是却没这样说。那老人看到小志的神情,轻笑道:怎么,不相信,不过没关系,这是事实,谁也无法改变。说完神色一变,悲壮的说道:小志,我被我的死敌偷袭,命不久矣,现在出现的是我留在你体内的一缕神识,时间不多了,现在我将我自创的功夫传授给你,等你练至大乘,替我报仇。只见那白衣老人打出几个手诀,一阵七色光芒进入小志的身体。小志,好好修炼,我去矣。白衣老人身影渐渐消逝。因为那七色光芒所含的知识不是现在小志的脑容量所能承受的。所以小志晕了过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