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1:33:5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梦之心澈
  4. Sd.lux 一切,都由我来守护!

Sd.lux 一切,都由我来守护!

更新于:2018-03-17 12:18:44 字数:4781

字体: 字号:
  人类领地边缘-浦艾尼尔遗迹①,新御律诏示11时后。

  「呼…呼…」

  喘息声与飞奔着的脚步声在遗迹的山谷中回荡着…

  残垣断壁的阴暗处长着早已枯死的青苔,石粉尘埃被光照射后向四处散开。这样的场景很难想象这里曾经诞生出辉煌灿烂的原始文明,在人迹罕至的丛林中,三面海洋的环绕下被隐匿了许久。

  逃跑的两人是人类九位圣骑士之一爱斯佩拉斯②的长子与幼子,而后面追赶的一群人中,有魔族的骑士,但更多的则是曾经发誓至死效忠爱斯佩拉斯家族的仆人与卫兵。而现在,不知是时间已经冲淡了誓言,还是已经因绝望丧失了斗志,也…或许仅仅为了魔王‘奖赏’——免除‘连坐’之罚吧…

  每个人都知道,‘审判’只是一个委婉的谎言,这些仍有能力推翻魔王统治的圣骑士和他们的家人是必然会被处决。而作为‘战犯’的话,或许起义的呼声就要自然小得多,这种机会也是千载难逢的,若是人们对于这场战争所带来的苦难慢慢忘却,再用这样的理由就会变得难以启齿了…

  人类领地-爱斯佩拉斯城,新御律诏示7时后。

  随着击溃城墙后坍塌的瓦砾与街道上的人群呼喊求救的声音。

  一个守卫门也没敲的就直接闯进了餐厅,而听到的外面嘈杂的圣骑士爱斯佩拉斯也早已放下碗筷…

  「报告城主!一队魔族人让三头凡格斯撞塌了北门城墙,现在正向这边赶来,他们好像是来抓您的,街道上的守卫根本挡不住那个横冲直撞、见人就想咬的怪兽。」

  暂且不论凡格斯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单凭11英尺③高的庞大身躯与4英尺的锋利尖角和爪子,还有全身覆盖黑色长毛与金制铠甲,再配上一张流着粘稠唾液的血盆大口,即使没有三只就足以冲毁城墙的力量也绝对没有人敢直视它吧。

  「…果然,他们还是来了…」这位圣骑士拔出了腰间那把他的先辈浸染过了三百年鲜血的古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

  「虽然早就知道那些从地底下爬上来的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来的这么快确实是我措手不及的…安吉莉娅④!你快带孩子们向山上的树林中的遗迹那边跑,怪兽到不了那里,之后只要绕着山路到了悬崖下面你们就安全了,但是一定要小心…」

  「可是!…」端庄的城主夫人此刻也变得焦急起来,这一句分明就是将泪水也一同喊了出来,而她身边那三个最大也只有34岁⑤的孩子们也都已经坐立不安。

  「他们不抓到我恐怕是不会罢休的,而且我想他们一定也会顺便斩草除根,如果你们现在不离开,我们一定都会被他们一起抓走,或者你们被抓做了人质的话…还有,这个魔王即使抓到我也应该不会立刻杀掉我,否则他也不会如此的大动干戈,看来他也许也期待我们的力量,所以,我绝对不允许你们之后回来做些什么傻事…继承着爱斯佩拉斯血统的战士们!保护好我妻子,听明白了么!?」

  他对着自己的三个儿子这样的命令道。

  「是!…」孩子们用习惯上的坚定却又有一丝顾虑与伤感的接受着来自父王的命令。

  土地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凡格斯巨兽已经不远了…

  「快走!」他咆哮般的喊了出来,然后将古剑扔给了长子格沃洛帝欧⑥,自己拿着一把长矛冲了出去。而这时,这久经岁月磨砺的宅邸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地震,不时的掉下土块…

  不管那个白色头发的小家伙——幼子默克依尔⑦怎样的哭叫着,两个哥哥还是拽着他推开了那扇以前只用作捉迷藏的后门。

  他们自然知道父亲也许永远也回不来了,但是自己即使和他一起冲出去也是于事无补,甚至还会成为一堆累赘…

  可他们刚刚踏出后门,一把被鲜血染红的利剑却从圣骑士的妻子,也就是他们妈妈的腹部刺出…而凶手,正是那个跑来报告的守卫。

  「你…」儿子们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平时在父王面前唯唯诺诺的守卫惊讶的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僵在那里。

  「别…管我…快…跑呀!…快…」安吉莉娅在倒下的瞬间却死死的抓住了门框,用身体挡住了后门,血液不断的涌出,虚弱的催促着他们

  「妈妈!!!」在他们还呆滞在那里的时候,那个凶手竟然举着剑向奄奄一息的安吉莉娅的螓首劈去…

  「我已经受够你们了!现在还想让我和你们一起去死,做梦吧!只要抓住你们的话…!」守卫像疯狂的野兽般怒吼着,剑已经落了下去,溅出了一道凄美的弧线。

  「爸…爸…」看到这一幕的他们彻底的心灰意冷,一字一顿地说着他们仅剩的唯一的依靠的名字…

  而另一边,那寄托着希望的圣骑士,却在冲出门的瞬间被数跟长矛扎入了身体,同样来自他‘曾经的’部下,虽然没有立刻断气,但是仍使他连骂这些‘墙头草’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时,一个充满怒气的拳头毫不顾忌的撞击在了那个正在冷笑着的令人憎恶的脸上,顿时就出现了明显的凹陷。可这就是来自次子银莫拉特所能发挥出的最大的威力了,除了剧烈的疼痛外,对于这个强壮的城墙守卫来说,连轻伤都算不上,只能让他变得更想杀掉眼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三个‘公子’⑨。

  「你们先走,我会追上的,但是现在我要…」银莫拉特没有转身,只是平静而深沉的对哥哥和弟弟这样说着,然后朝着那个凶手拔出了自己腰间的短剑,眼神中射出一丝杀气。

  而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如果现在还只是站在这里也只是坐以待毙,格沃洛帝欧带着复杂又说不出的表情看了看突如其来的发生的一切,已经逝去的妈妈、生死不明的爸爸还有那个他并不了解的二弟。

  「对不起…」他低着头不知道在对谁道歉,只是默默的握着剑牵着默克依尔向山上跑去。

  爬过了城墙,身后家的方向突然传来了一声像是爆炸的巨响,还有强烈的光芒…

  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仅此而已。

  通往那个叫做‘浦艾尼尔’的古老遗迹的山路上密密麻麻的生长着许多不像其他地方用人造光与魔法种出的树,这里只有干枯的朽木林与成片的荆棘岭。以凡格斯巨兽的体型要想穿越这里只有不断撞断这些石头般坚硬的枯木才可以。这几十千米的山地,即使,或是说因为,它们有很强大的力量,所以角一定会撞断吧…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跑了很久很久,不止是默克依尔,就连格沃洛帝欧也几乎就要耗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可在城墙附近就发现了他们的那些魔族骑士和家丁们却好像不知疲倦的追赶着,并且渐渐离他们不远了。

  他们何尝没想过就在这样怪树嶙峋、石砌遍地的山林间藏起来,但魔鬣犬的吠叫声阵阵传来,让他们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只能一味的没有目的的逃跑。

  终于,前面再也没有路了,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逾越的峡谷,由于是喀斯特地貌所形成的,所以悬崖下面还有数不清的孤立‘石塔’,就算他们从这里跳到数百米下的急湍之中生还,但是下落时若是万一撞上了这些其中不乏尖锐的石柱,那就没有一丝生还的希望了。

  和这些比起来,三个魔族凡格斯兽骑士,十个叛变的魁梧长矛守卫和两只牙齿仅仅能够咬断炼金石⑩的魔鬣犬或许也并不是非常危险…

  居高临下并不能给他们带来怎样的优势,就算是圣骑士的后代,身体中留着勇士的血液…23岁的默克依尔才刚刚能够拿起一把‘彩虹剑’⑴的程度…

  时间短暂的停滞后,魔族骑士向守卫们发出了抓不住活的,直接杀死也可以的命令。

  默克依尔突然间大哭了起来,不断用脏兮兮的双手在白皙的脸颊抹着眼泪。哭,这种无用的撒娇并不能让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放下手中的武器,或是平时一样给他买一根棒棒糖,唯一能够的是…

  格沃洛帝欧的牙齿仿佛要摩擦出了火花,只剩下一双金色的怒目直视着那些听到这个命令反倒放松了许多的守卫,他的手中握紧了这把事实上并不普通的古剑。

  在十个人一起冲上来的瞬间过后,他们惊奇的发现,竟然只剩下了九个人。树林中的一处,有一个已经烧焦了的物体,而那把剑上也是冒着袅袅的青烟。

  「你们...让我很生气…」他双手举着剑,周围的空气被加热般变得模糊,剑身的凹槽处燃起了熊熊的烈焰。

  「我所拥有的一切!都由我来守护!」

  剩下的九个人未曾没听说过城主曾经一个人用这把剑覆灭了狼人族中一个一千人的精英部队,但是眼前的这个少年并不是那个说一句话就足以让他们魂飞破散的城主,这种眨眼间就消殆的恐怖力量已经让他们不敢再向前一步了。

  其实,只有这把剑刚刚的使用者才知道,由于他和身为圣骑士的爸爸哪只是十万八千里的差距,他不但发挥不出父王那样的威力,仅仅是这样的一下,他的全身就灼烧般的刺痛。那句听起来很有威慑的一句,只不过是「好痛!」的替代品而已…

  紧接着,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躲在身后的默克依尔,可是,却并不像他想象般一样那个小家伙用很羡慕或者是很兴奋的表情看着自己,反而是大口大口的呼喘着,就是像在恐惧一样一步步的向悬崖倒退着。

  几声并不清晰的嘟囔从默克依尔的嘴中吐出,却连离他不到一英尺的哥哥都听不见…

  现在格沃洛帝欧的视线重新回到了敌人——魔族骑士与魔鬣犬的身上。

  因为他们对刚刚发生的一切是那样无动于衷,并不只是对于那个烧焦的物体,还包括他们亲眼所见的这把剑的威力…

  果然,在下一次格沃洛帝欧强忍着剧痛使剑对准魔族骑士并攻击后,光束击打到了他们的铠甲上,却没有丝毫的作用,即使是落在骑士身体上的部分也只是烧焦了他们的几根毛发,虽然不是全部的无效化,但对于自己所受到的伤害来说,那实在是太过甚微了。

  然而,在他觉得这实在不可思议的时候,却终于听清了弟弟默克依尔眼眶含着泪水一直嘟囔着的东西「不要…不要…不要…」。

  ……

  ————————————————————————————————————————

  『①浦艾尼尔遗迹:Pioneer,英语,开拓者。此处为人族开拓时代的先民曾建造的都城,之后由于不明原因被毁灭,所剩下的残垣断壁被后人称为‘开拓者遗迹’』

  『②爱斯佩拉斯:esperas,世界语,希望。此处是人族九位圣骑士之一的姓氏,还有下文因他所命名的城市。』

  『③英尺:1英尺=0.3048米』

  『④安吉莉娅:Angelia(常见人名),英语,天使。此处为是圣骑士爱斯佩拉斯的妻子,全名「安吉莉娅·爱斯佩拉斯」』

  『⑤最大只有34岁:前文注释中提到过,阿卡路伊星球每174天为一年,所以34岁只相当于地球上的16岁左右,而下文的默克依尔则是11岁左右。』

  『⑥格沃洛帝欧:Gvardio,世界语,守护。圣骑士之子,全名「格沃洛帝欧·爱斯佩拉斯」』

  『⑦默克依尔:Molkoear,由molkora(世界语)、clear(英语)组成。圣骑士之子,全名「默克依尔·爱斯佩拉斯」』

  『⑧银莫拉特:Immolate,拉丁语,牺牲。圣骑士之子,全名「银莫拉特·爱斯佩拉斯」』

  『⑨公子:(爱斯佩拉斯)公爵之子。「诸侯之子称公子。」——选自《仪礼·丧服》。此处爱斯佩拉斯家族是人类国王因战功而分封的诸侯(属于‘公爵’的等级)。公爵的称号在欧洲大致分为三类:从拉丁文dux衍生出的爵位名(例如法语Duc和英语Duke‘),此词源原义是“领袖”;与德语Herzog同源的称号,词源是日耳曼语,“领军”的意思;此外部分斯拉夫国家有Voivode称号,是相似的“战士领袖”的意思。此处是较为严谨的称呼‘公爵之子’,而不是习惯上的文雅的称呼古代男子为‘公子’,因为爱斯佩拉斯家族的没落,所以文中的「‘公子’」加了「‘’」』

  『⑩炼金石:阿卡路伊星球第四硬度的矿石,广泛分布在星球上,经过炼金魔法加工后可以得到各种金属,而不只是金金属一种。炼金石是一种在夸克微观等级之下的粒子排列非常密集的聚合物,在炼金魔法(用一种奇特的瓦解并重组排列粒子的方式)下转化为符合要求的粒子疏松度,就可以得到该种金属。所以它的硬度在所有金属甚至金刚石之上。而用来制作货币的炼金魔法却是属于只有首席元老等才能掌握的禁术。』

  『⑴‘彩虹剑’:人族普遍使用的剑中最轻的一种,剑体大部分由元素铱制成,为了弥补‘铱’的不足之处,其中掺杂了一些也能够其他颜色的合金,常态下闪现出各种颜色。铱,元素名来源于拉丁文,原意是“彩虹”,熔点、强度、硬度及化学稳定性极高。所以这种‘铱剑’又叫做‘彩虹剑’。』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