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1:38:5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心魔重生之蝴蝶效应
  4. 第三章 死亡笔记(下)

第三章 死亡笔记(下)

更新于:2018-03-17 09:14:34 字数:2789

字体: 字号:
  所有人都惧怕死亡,如果说真的有不怕死的,或许也只有那些曾经真正与死亡擦肩而过的人们才能发出的感叹。曾经年少的林峰一直崇拜那些电视里的抗战英雄,因为他们面对死亡的时候,总是眉头都不皱一下。那时候,他一直不明白,是什么给予了他们如此大的勇气。现在他明白了,因为那些战士用死为祖国这一伟大的理由来说服自己,那是最高的精神荣誉。而如今,他离死亡只有咫尺之遥,满地的血腥气息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嗅觉神经,他不断的调整呼吸,希望自己能够减轻些死亡前夕的压力。但无论怎么努力,始终改变不了内心的恐惧。因为他发现,他根本骗不了自己,自己的死亡换回来的只有世人的拍手称快和一世污垢。他不甘心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强大的求生欲望不断冲击着他的大脑。

  “各队员检查弹夹,5分钟后准备射击!”号令兵喊出了口号,看来林峰的死亡是在劫难逃。

  “等等!”只见不远处,一名年约22岁左右的女孩子一边往林峰跑去,一边冲士兵喊道。

  号令兵见状,连忙喊道:“你是谁?知道阻碍枪决,我们可以予以当场击毙么?”

  女子闻言迅速从口袋掏出一个证件,说道:“你好,我是南军军区第一人民医院的。我们军区一个首长得了白血病,现在需要紧急输血。但他的血型是MNSSU,据我们所知,现在全世界只有761个人有这样的血型。在中国只有3个人,一个已经死了,另一个移民了,现在只有他是这样的血型了。”

  号令兵接过女子的证件,敬了个军礼,回应道:“对不起长官,他是死囚犯,根据判决,我们马上就要实施枪决了。”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了,首长现在危在旦夕,如果再不找到献血者的话,恐怕,撑不过明天了。我希望你能给我几分钟时间,我想征询他的意见,能否在枪决之前献血。”女子看起来很着急。

  “这。。。”号令兵低头沉思,最终答应,“好吧,那你尽快,最多五分钟。”

  林峰没有拒绝女孩的要求,女孩马上挥手招来了一辆早就等候在旁边的医疗车。

  很多人不知道,其实在枪决犯人的刑场,本身就有医疗车,因为他们要负责督察囚犯是否确实死亡,同时在确定犯人死亡后运送犯人尸体还给囚犯家属,所以他又叫“生命终结车”。只是现在这辆医疗车是女孩来的时候一同前往的医疗队,而不是刑场自己本身具备的医疗车。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打算抽走您650CC的血量,你看可以么?”女孩一边对针管进行消毒,一边问道。

  “呵呵,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每个人每次献血最多不能超过400CC的吧!”林峰苦笑道。

  女孩子一脸的焦急,但好像又很是无奈,“我知道,可是。。。总之不会对身体有大碍的,求您了,而且您不是马上要…”

  “要被枪决了,是吧?”林峰说道。

  女孩不知所措,停下了手中的消毒动作,双手指尖来回扣动着,低下头没有接话。

  林峰见状,想起了妍妍,这个动作,当初的她不知道在自己面前重复了多少次,而如今却是那么的遥远。想到此,他又一苦笑:“呵呵,算了,你抽吧,但愿真的能帮助你,反正我也快死了。”

  “呵呵,真的?谢谢你,你太好了!”女孩赶紧又抓起了针管继续消毒,眼睛看着林峰,“知道么,其实正常人体损失650CC血液的话,最多只是引起人体虚弱和晕眩,其他也不会怎样呢?但主要的是,这650CC的血液可关系到另一个人的生死呢!”

  林峰没有说话。

  “你看起来不像杀人犯!”女孩严肃道。

  林峰微微一笑,“你看起来也不象军人,你叫什么?象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会选择参军呢?”

  女孩答道:“我姓严,叫严茜茜,大家都叫我小茜,其实我也不想参军,只是我们家三代都是军人,而且我父亲做梦都想让我是个军人。我又不想让我父亲失望,只好继承父业参军咯。”

  “哦,原来是这样,这也难怪,我叫林峰。很高兴认识你。”

  “我知道,嘻嘻,我来之前就调看过你的所有资料。”女孩调皮道。

  “哦,呵呵。我应该猜到的。”其实,林峰也不知道为什么肯和女孩子说这么多,毕竟自己都是快死的人了,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只是让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的是,不久之后,他的命运将和这个女孩,以及女孩的家族发生难以想象的纠葛。

  “好了!谢谢你哦!”女孩起身收拾器具,小嘴巴轻轻地舒了口气,煞是可爱。

  林峰憔悴的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见抽血完毕,两个士兵上前将躺在椅子上的林峰拖起,拉回刑场中央。

  林峰回头看了看女孩,发现女孩正把头伸出车窗外看着自己。他挥手朝她告别,女孩子一直看着,没有做声,像是在想什么。

  天色越来越差,刚刚下着的雨丝现在已经变的磅礴。豆大的雨点纷纷从高空落下,雨水打在脸上,开始有点疼痛。天空中,还不时的传来几声春雷的炸响声。

  “各队员检查弹夹,10秒钟后准备射击。目标,犯人头部。”号令兵站到高台上,重新发号施令。

  “10”

  “9”

  “8”

  “7”

  “6”

  “轰!!!”天空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紫色的闪电顿时把整个昏暗的天空照的透亮,只见它风雷电掣般的穿过厚厚的云层,眨眼间狠狠的砸向刑场中间不远处的草地,草地上顿时炸开了一个大洞,所有人霎那间都摒住了呼吸,半天没有反映过来。

  号令员傻眼了。

  那个叫茜茜的女孩子傻眼了。

  所有持枪的队员傻眼了。

  林峰居然直挺挺的躺在了那里。

  “快,医生,医生,检查囚犯…”号令员首先清醒过来,连忙冲着旁边的医疗车喊道,接着一个转身,“谁?刚谁开枪了?”

  一旁的医疗车上的医生迅速上前检查。

  所有队员则取下枪托开始检查,都表示没有开过枪。

  “怎么样?他怎么样了?”号令员赶忙上前向医生问道。

  医生摇了摇头,“没有心跳,没有呼吸,大脑头骨被雷炸的粉碎性破裂,确定脑死亡。综上所属,他死了。死因是炸雷。”

  不可思议,真的不可思议。

  他死了?

  本该死在子弹下的林峰,他居然…居然被雷给劈死了?

  所有人都再次屏住了呼吸。

  “队…队长!这,这报告怎么写啊?”一个队员战战兢兢的向发令员问道。

  “我草,白痴,我怎么知道怎么写?难道说,犯人在枪决前几秒的时候被雷给劈死了?”

  “那怎么办?”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要不是刚刚抽血耽误了时间,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告诉你,今天的事情,所有人都给我守住秘密,否则你们都等着挨纪律处分。”发令员吼道。

  说完,他又转身吩咐道,“医生,今天的报告希望你们能按以往正常的流程填写,否则,我们都难办了!”

  医生点头,表示明白。

  “那就好,现在你们负责把尸体运回家属埋葬。其他的一切按流程填写。这边的事情我们会处理的。”队长嘱咐道!

  医生再次点头,表示清楚并开始清理林峰的尸体。

  雨越下越大,高空中的闪电依旧不时的闪动着,却始终再也没有落下。

  林峰的尸体被医生搬上了护送车。

  那些负责枪击的士兵正围城一堆,焦头烂额的核对着准备填写并上交的行刑报告。

  而此时的林峰正静静的躺在医疗车上,只是没有人发现,林峰的大脑依旧在微微的跳动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