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0:45:3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尘风英雄录
  4. 第二章:十里站方平大战两强敌

第二章:十里站方平大战两强敌

更新于:2018-03-16 12:41:57 字数:2369

字体: 字号:
  穆晨风见到师傅突然脸色大变,不禁问道:“师傅,到底则么了?”张方平不仅顿时火从心头起,大喝一声:“叫你去你就去!废什么话!再不走,你,我,所有人,都得死!!还不快去!”

  穆晨风还是第一次见到师傅这么激动,也顾不上其他了,赶忙跑去睡房去找李艾和小月了。

  张方平见徒弟走远,不禁开始自言自语:“16年了,整整16年了,王任行,你竟然不声不响的活了16年,哼,我可真想试试你的武功啊,可我也不能置府里人于不顾,我姑且先躲你几年!”说罢,取上身边的剑,想了想,又带上了一个卷轴,叫仆人赶来马车,对一旁的管家说道:“我要出去办事,府里就交给你了,凭借你的武功,应该可以保护好府里人吧!切记,夫人的牌位,别忘了祭奠!”

  那管家急忙点点头,说道:“是,老爷,不知老爷去哪儿?我也可以出谋划策”

  张方平想了想说:“去欧阳府!找欧阳老头子讨教几招!”

  管家点点头,想了想说:“那老爷应该出东城门,沿途过十里站,直行20里,向北走150里,然后沿长江顺流而下。”

  张方平想了一想,点了点头,说道:“嗯,好,就按你说的办!”一边说,一边走了出门,大喊:“晨风,李艾,小月,快点!”

  “哼,哈哈哈哈哈哈,张方平,十里站,就是你的亡魂之处!”那“管家”撕下了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了一张属于其他人的脸,“张方平,你想不到吧,我鬼手龙王的计划,岂是你可以看穿的?哈哈哈哈!”

  ------------------------------------------------------------------------------------------------------------

  秋风瑟瑟的吹着,树上的落叶打了个转儿,缓缓的飘到了地上,但这场景却丝毫无法引起张方平的关注,因为他早已感到了杀气,浓重的杀气,“吁!”张方平停下了马车,车厢里露出了一张白皙的脸庞,两个眼睛一闪一闪的,向张方平说道:“爹,为什么停车呀?”

  没错,这正是张方平之女张月,这时,另一张略显成熟的脸也露了出来,这,就是穆晨风的好友,李艾,他也对张方平说道:“是啊是啊,师傅你为什么停下来啊?”

  张方平说道:“都给我回去!没我吩咐不许出来!晨风,如果3个时辰后,为师还没有回来的话,就赶紧跑,跑得越远越好,连马车也不要用!听到了没有?”

  穆晨风立刻说道:“师傅,怎么了?要不要我来帮忙?”

  张方平回到:“别跟过来,你只会帮倒忙,对了,过来,为师有东西要给你!”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一个卷轴,递给了穆晨风,叮嘱道:“如果为师三个时辰后没有回来的话,就打开这个卷轴,切记,只能等到三个时辰后!明白了吗?”

  穆晨风立刻说道:“听明白了,师傅”

  张方平取下剑,跳下马车,施展出轻功,飘然而去

  李艾问道:“晨风,我们要不要跟过去?”张月也应和道:“是啊是啊,晨风,我们跟过去吧,我从未见到爹爹他这样过,我们还是过去吧!”

  穆晨风赶紧说道:“不行不行,师傅说了,不能跟过去,我们呢还是别去了吧,我相信师傅,他的武功何其高深啊,不用担心的!”李艾叹息了一声,说道:“好吧,但愿师傅能没事!”

  张月打了他一下,说道:“什么叫但愿啊!应该是肯定!”

  ------------------------------------------------------------------------------------------------------------

  张方平施展轻功来到了十里站门口,这十里站啊,乃是百年的老客栈了,没有老板经营,一切全凭顾客们自己自觉付款,虽然偶尔有些许偷鸡摸狗之人会赖账不付,但这毕竟也是少数,大多数人来此歇脚后,都会自己主动付上房钱,今天,必然会有人在此长眠。。。。

  张方平猛然瞳孔放大,“嗖”的一声抽出剑,又迅速归鞘,这正是“光影快刀”!

  “次啦”一条布料飞了下来

  “阿弥陀佛,不愧是快刀客张方平,贫僧服矣”一个僧人从一棵大树后缓缓走出,手中持着一把长刀,身上的布袍火红火红的。“快刀客的刀有我快吗?”一个脸上长满了类似鳞片的麻子的男人走了出来,怀中抱着一把黑色的剑

  张方平皱了皱眉,也不做作,上前一步,双手抱拳,说道:“在下快刀客张方平,阁下应该是火云僧人和蜥蜴刀吧,不知找在下有何贵干?”

  蜥蜴刀也是一个爽朗之人,不多废话,直说:“要你人头!”猛地拔出黑剑,使了一招长虹贯日,剑带着破空之音向张方平冲来,张方平也不含糊,抽出剑,舞了个剑花,横在胸前,内力涌出,挡下这一招,蜥蜴刀一击不成,收刀欲再攻,张方平却先一步发动了攻击,将剑向外一甩,快速刺出三剑,蜥蜴刀旋转着避开张方平的快剑,飞离地面,又从天而降,一刀斩出了九道剑气!这也是蜥蜴刀外号“一斩九伤”的来由!张方平左闪右躲,虽避开了7道剑气,但又有两道剑气打中了他的左臂和右腿!

  张方平怒喝一声,内力大发,剑身顿时大发白光,这正是张方平的独门秘技“方平白刃斩”!

  一剑斩出,一道无与伦比的剑气旋转着飞向蜥蜴刀!凌厉的破空之势仿佛要斩碎一切!

  一旁观战多时的火云僧人也出招了!他双手握刀,内力灌入刀内,刀身顿时开始变烫,正是他的成名绝技“炙烙斩”!被此招劈中,身体会立刻被烫伤!无药可救!

  “炙烙斩”对上“方平白刃斩”!

  两道气息轰然碰撞,巨大的冲击力将四周的树木全部碾碎!!

  “呼。。呼。。”张方平将剑插进地面,整个人靠在了剑上,不停地喘息着,这一战,他受伤惨重,全身有大部分被烫伤,幸亏没有伤及要害,“火云僧人。。。呼呼。。。。呼呼。。。。应该死了吧!呼呼。。。。”他喘息着躺了下来

  但很快,他就说不出话了,应为他亲眼看着九道剑气从天而降,洞穿了他的身体,正是在旁休息了多时的蜥蜴刀!!

  一代英杰,魂断十里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