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2:34:4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玄门之路
  4. 第三章 英雄的决意

第三章 英雄的决意

更新于:2018-03-16 13:06:46 字数:3493

字体: 字号:
  白光持续了许久终于缓缓消散,黑夜又重新恢复了原本的状态。但是灭灵与龙风的身影却一同消失不见。此时的高达百丈的断龙山只是一座低低地丘陵,山下的浓密的树林此时早已成为一片废墟,熊熊火焰吞噬着苟延残喘的草木冒出滚滚浓烟,一切宛如地狱一般荒凉。“唧唧,人呢?”在灭灵与龙风消失的地方,一道虚幻的人影逐渐浮现,竟是刚才隐匿的那个黑衣人。可是他用灵魂力搜寻了方圆百里竟都找不到龙风的踪迹,当下气的咬牙切齿,愤怒转化成狂啸在磅礴的魂气的加持下传向四方“老杂碎,让我找到你必将灭你全家。”

  断龙山南方几公里远的地下,这里是龙鸣村的祖陵。是由龙家先祖亲手所建,祖陵的外墙被施以奇异术势并用特殊材料建造,以至于灵魂力量无法渗透,这里不仅仅是龙家强者安息之地更是危难关头村人的避难所。

  高大而厚重的大门外两条黑色的巨龙雕像盘踞其上,淡金色玄妙的符文相互连结将陵墓与外界隔绝,大门的两侧几支昏黄的火把暗淡地散发出点点光芒,将这里的气氛渲染上了一笔悲伤之色。

  在陵墓中某处秘密的屋子里,一个疲惫而凄凉的声音从里面微弱地传出,伴随着声音还有女子低低地哭泣声。““紫琳,不要悲伤,这或许就是我的命运吧,不过一切总会过去的,我希望你和孩子能好好活下去。”“在孩子成年之前,有关灭灵的存在以及今天这一切一定要对孩子保密,不要让仇恨扰乱了他幼小的心灵,这是我最不希望见到的。今日给我龙鸣带来灾难的贼人实力极其恐怖,此时的我们不是他的一合之将,所以在实力未达到之前切忌不可寻仇,不过吾族当铭记在心,日后有机会的话定加倍奉还!另外,孩子似乎还没有名字吧,我想就叫他龙鸣吧!让他将我未完成的守护龙鸣村的愿望传承下去。”以往洁净的白衣此时已经布满伤痕,血迹将白色赋予的神圣染成了离别的悲伤。龙风躺在床上,微笑着对一身穿紫色绫罗的绝美女子说道。”唔。。。。”紫琳几乎泣不成声。“老管家,把孩子包过来给我看看。”龙风吩咐道那同样泣不成声的老者。老者从他身后的摇篮中抱出一个熟睡的婴儿并将之小心翼翼地交给了龙风。“呵呵,他可真安静啊,那样子真像他的母亲。我想在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就让我送给孩子一份礼物吧!让我尽下父亲的责任。”说完,龙风强忍着身上的剧痛从床上坐起,脑海里传来阵阵的眩晕之感让他大口喘着粗气。只见他伸出双手十指接连轻轻点动,随着手印的变化,一团团淡紫色的气体从龙风的身体中飘出,紫气不断汇聚,形成以一玄妙的封印式,这封印式的四周四道不同的金色符文不停闪烁着将其中心的一条紫色龙形印记禁锢其中。见到封印式的成型,龙风一咬银牙将其缓缓灌注于孩子的身体。微弱的白光点点亮起,豆粒大的汗珠浮现在龙风的额头之上,紧咬的银牙已经无法阻止剧痛的袭来,先前的战斗耗费了他全部的力量,此时的封印已经难以完成下去了。白光闪耀着,渐渐熄灭了下去,可是封印还缺少最终的一步,“唉”!悲伤的叹息声响起,可是还没有结束,一双白若碧玉的双手覆盖了上来,瞬间紫色的魂气如洪流般汹涌而出,注入了封印式之中。“紫琳!你。。。。”“夫人!”龙风与老管家惊呼不已,“风,我知道你的决意,当初你答应过我陪我走过一世繁华,这是你我曾经的诺言,我给予孩子的东西远远比不过你,就让我随风而去吧!将我和你剩下的所有魂力封印在孩子的体内!”紫琳惨然一笑,“老管家,孩子就拜托给你了!多想看着他长大!多想看着他微笑,看着他找到自己的梦想,看着他找到自己的另一半。。。。龙鸣,一定不要挑食,不要贪玩,另外谈起三禁,一定要小心女色奥;将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也一定要像妈妈一样优秀!说起喝酒,不要伤身体;一定。。。一定。。。照顾好自己。。妈妈想教给你的还有好多好多,我实在是想象不出如果我们一家三口能生活在一起,除了幸福还有什么可以表达。。呜呜”魂力的耗尽,紫琳已经再也无法说出一句话。

  “龙鸣,父亲想要说的和妈妈一样,以后的路一定要坚强地走下去。咳咳。。。。”身体已经接近了崩溃,双眼开始了模糊,不知是血还是泪水。淡金色的封印光华闪耀着,将紫色的魂气吞噬殆尽,一切都结束了。“封印!”嘶哑中墓室光芒大作,那一刻一切都回到了原点,白光中两个和蔼的影子飘然而去,只剩下满眼泪光的老管家跪倒在地啜泣着。“主人,夫人,你们安息吧。有老夫一口气在,誓死守护龙家。”幽静的墓室内飘摇起老管家坚定而悲伤的话语。

  次日清晨几道,当第一缕阳光从林间的缝隙中窥伺大地的时候。蔚蓝的天空之中响起的道道破空声,不久,断龙山东北方向出现了几个黑点,几个黑点以极快的速度赶来,最终停留在龙鸣村的上空。

  “咦,这里就是那龙鸣村?断龙山脉怎么不见了,难道我们找错了?”望着依旧升腾着滚滚浓烟的残破废墟,一身着红衣的中年人疑惑地问道。“不,这里的确就时龙鸣村的所在,断龙山?呵呵”一长髯老者将手指指向方南的那几座低低地丘陵。“怎么可能,你在开玩笑吧,这到低是怎样强大的破坏力才可以将百丈之高的断龙山破坏成这个样子。”中年人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恩,不会有错,虽然这里已经满目疮痍,但昨晚的那场战斗的确发生于此,虽然那激烈的魂气波动你我已经感知到了,不过那争斗的两人实力何其恐怖,你我也只能待得一切归于平静才可来查看!”老者紧皱着眉头,无奈得说道。“的确,炎厉前辈,不过昨晚除了那两股恐怖的力量外,似乎有种东西只出现了一会就消失了,如果说那两人的出现只是让我的灵魂感知力感到极度压迫的话,那东西的出现竟然使我感到刺痛,这是什么力量。。。。。”中年人想起昨晚那恐怖的感觉,似乎在那股强大的力量面前,天地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恩,如果我没猜错。。。。”老者的话语刚到嘴边便神情一凛,望向西南方,不久几个黑点出现在那里的天空中,呼啸的破空声飞速向龙鸣村靠近。那里似乎是云雷帝国的所在,那么来者必然不是善茬。

  那红衣中年人暗叫不妙,正要采取行动却被炎厉伸手拦住。“不可轻举妄动,圣上吩咐我们来打探情况可并不希望我们惹出什么麻烦来,先看看情况,随机应变。”

  几个黑点一眨眼之间便在二人对面停下。来者是两位银发披肩的老者还有一个容貌艳丽的妇人。“呵呵,今天真巧啊,你们两位守护天风城的老狐狸怎么有心思来外面透透气了,就不怕我云雷帝国趁机踏平你们的国家?”一阵酥麻的声音从那美妇口中传出,其中讥讽之意显而易见。“哼,就凭你们那几个烂番薯也想踏平我天风帝国,简直就是做梦。”中年人愤怒地回到,可语气之中并不是那么强硬。的确在凭实力说话的大陆上,虽然表面上天风帝国与云雷帝国实力相当,但在魂王以下强者的数量上可并不占优势,要不是云雷帝国忌惮于天风帝国守护者无极魂宗高阶的实力,那云雷国必将侵占天风国大片领土了。“哈哈,你们要不是靠着那个老不死的师祖,敢这么说话是不是找死。”妇人讥笑道“你想找打,竟敢侮辱我的师祖?”中年人恼怒到,淡黄色的雄浑魂气已然升腾而起。

  “够了,颜玉。我们不是来吵架的,主子给的任务还没做呢!”妇人身边那位金衣老者转头低声训斥道。说完,他话锋一转“我等是奉命来此打探情况,还望你们天风国不要找麻烦,否则打起来对我们都不好。”那炎厉点了点头,苍老的声音缓缓传出“我们也是奉圣上命令行事,来此查探。”听闻此话,那金衣老者眉头一挑眉头兴致勃勃地询问道,“那冒昧问一下贵国有什么发现?貌似这里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啊。”炎厉点了点头说道,“据目前收集到的证据,这里战斗的两人实力比我的师祖还要高上很多,其实力极其恐怖,其中的一位应该是龙鸣村的村长龙风,那另一位恐怕最少也是魂尊高阶级别强者了。具体这等强者来这龙鸣村干什么就不得而知。另外,昨晚,这里有一阵曾出现过一股极其强大了魂力波动,那力量恐怕就是魂圣强者也不可抵挡。”听完炎厉的话,金衣老者和另外的两位的脸庞浮现出一抹惊骇之色,魂圣强者都无法抵挡。。。。。。这究竟是什么。。。。但毕竟有所历练,金衣老者迅速恢复了冷静,“如果你所说属实,那此事必须保密,否则对我们两国都是个灾难。魂圣强者可是在大陆之中巅峰强者的存在啊,比魂圣还强,难道是魂帝?”想到那有关魂帝的传说,他刚刚恢复平静的心又一次涌动起波澜。“魂帝的力量我们谁都没见过,只是传闻,所以不好妄加推测。不过我只能说,那东西很强。”炎厉一脸凝重。“呵呵,好吧,那我们还是再打探一番再说。”金老者说完便一挥手向龙鸣村的废墟中飞去。炎厉见对方如此主动自然不会放下主动权,当下也招呼中年人一同向下落去。可是烈火已将一切吞噬成了灰烬,他们调查了许久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只好作罢。龙鸣村已经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呵呵。正如哲人所说希望总是美好的东西,虽然龙鸣村已不复存在但是龙鸣的灵魂伴却从未走远。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