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13 21:22:3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一世互道
  4. 第一章 是苦还是福

第一章 是苦还是福

更新于:2018-06-17 09:15:04 字数:2554

  随着婴儿呱呱坠地,一声嘹亮的啼哭声传了出来,在门外等候的贺鸿飞怀着一颗紧张的心情推门而入,“怎么样,怎么样,是男孩还是女孩”,床榻边上老妇人喜笑颜开,心想又能总算顺利出来了“恭喜你们,看来你们福气不错,是个男孩”听到此话的贺鸿飞大笑两声“哈哈,是男孩,是男孩,玉容你听见了吧,是男孩,是男孩”!看到妻子苍白的面容上夹杂着颗颗汗珠:“玉容,幸苦你了”,在听到旁边老妇人的话语之后刘玉容苍白的小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笑容“鸿飞······”

  待得老妇人把一切都弄好之后,贺鸿飞把老妇人拉到外面“王婆婆,这次接产的钱,您看能不能暂时的缓一缓,等我过几天打猎卖到好的价钱就给您把钱送过去······”

  被拉到屋子外面的王婆婆收起了刚刚的愉悦之色,道“也罢,也罢,真不知道玉容当时怎么会看上你”

  不只是王婆婆这样想,整个村子的人都在这样想,好好的一个大姑娘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穷酸的小子,无父无母的,唯的财产就是这个还能遮风避雨的破房子,靠着在山上打猎为生。

  贺鸿飞指是傻笑了一下,但是有谁能真正理解过他心中的痛苦,我想除了刘玉容可能不会有第二个人了把。

  尽管王婆婆脸上显现的不耐之色被贺鸿飞尽收眼底,但依然笑道“多谢王婆婆了,改天我给您把钱送到家里去”。

  “我先走了家里面还有点事情”王婆婆显现着不耐之色对贺鸿飞说道。

  面对着王婆婆的不耐之色,贺鸿飞只能苦笑一生“我送送您”。

  “不用了,玉容和孩子还在里面,你还是留下来好好照顾他们吧”,说完,王婆婆转身走了,贺鸿飞刚刚踏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望着王婆婆远去的身影,贺鸿飞想着刚刚王婆婆的不耐之色,心中充满了苦涩,是,从十六岁开始就是自己独自一人,也是从那时起贺鸿飞学会了怎么生存,没有父母的痛苦谁又能理解,每天为了活下去而赌上自己性命的痛苦谁又能理解,望着王婆婆渐渐模糊的身影贺鸿飞仿佛也随之陷入了沉思。

  “爹,你怎么了,爹你回答我”,十六岁的贺鸿飞稚嫩的小脸上挂这两行眼泪,一双小手不断的摇晃的躺在床上的人。

  那时贺鸿飞十六岁,和现在不同的是一米六几偏瘦的个子上有一双清秀的脸庞,当然现在只不过是长到一米八几,原本清秀的脸庞也有了一丝岁月的沧桑。贺鸿飞的爹因为上山打猎的时候被一种常见的昆虫咬了一口,刚开始还不已为觉,以为没有什么事,在山上打猎被昆虫毒蛇咬到是很正常的事情,当时也就不以为然,只是做了一些简单的处理,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贺鸿飞就感觉到他爹的不正常,开始出现消瘦,面色铁青,起初和飞翔还让他爹去看大夫,可是看病需要花钱,有点心疼,于是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了。

  “鸿飞,爹没事,你看爹壮着呢,不信你来试试,”贺仁青摸了摸贺鸿飞的头笑道。

  贺鸿飞知道爹的脾气,也就没有过多的追究,以为是没有吃好,睡眠不足所导致的,毕竟一个十六岁孩子的心思能有多成熟,有些事情认为合情合理也就过去了,可是一个月之后,贺鸿飞的爹,身体越来越不适,有时候带着咳嗽也会咳出血,面色也越来越差,好像已经意思到了什么,终于找了个时间来到镇上看大夫。

  这个大夫是个老头,方方正正的脸,贼贼的一双老鼠眼睛,下巴上还有一撮小胡子,我想不认识的人进来药铺里看见这样的大夫可能会认为是不是走错了地方,别看这老头长得不咋滴,这可是这镇上出了名的大夫呢?

  “老何,帮我看看,最近咳嗽老是出血是怎么一回事”带着不好的一种预感问这个叫老何的大夫。

  老何看着面色消瘦,脸色铁青的贺仁青,道“你这是怎么了,吃错东西了还是怎么回事,怎么成这幅德行了。”

  贺仁青道“你还是想帮我看看是咋回事,随便开点药方吃就行了”

  老何对贺仁青道“把受伸出来我先替你把把脉”。

  随着把脉的时间越来越长,老何脸色越来越难看“你可能是中毒了”

  听了老何的话,贺仁青吓着了,中毒,怎么可能会中毒“老何你这玩笑开的太过火了,怎么可能会中毒?”

  “你最近有没有被什么接触过什么东西,或是被什么东西咬了,要不然就死吃了什么不明的东西。”老何很郑重的问贺仁青,希望能问出点什么。

  接触多什么东西,我接触过什么东西,贺仁青自己在心里想着,感觉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妙了,突然间,想起了那次上山打猎的时候自己被虫子咬过,然后把事情告诉老何。

  老何听了贺仁青的话,急忙问道“在哪,快让我看看”

  贺仁青脱下身上的衣服转过身,背对着老何“看就是这里”

  老何看着贺仁青背后大拇指粗细的黑色小点惊呆了“为什么不早点来呢”

  贺仁青感觉真的不妙了,遂问道“怎么了,很严重么,难道说······”

  老何这时也表现出一副郑重之色道“准备后事吧,可能没多久可活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贺仁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感觉眼前都是一片黑色,难道自己要死了么,我死了小飞怎么办,还有小宇,没见过的小宇,老天······

  “老何,你实话告诉我,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希望了么。”瘫坐在地上的贺仁青望着老何。

  老何也很无奈,只是叹息一声“到时为什么不早点······哎,办法到时有一个,只不过·······”

  听见老何说有办法了,贺仁青激动的占了起来,双手抓着老何的肩膀不断的摇晃“是真的么,老何,我还有救,你不是骗我的吧。”

  被贺仁青摇晃的老何露出了无奈之色,好像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办到“办法是有,不过这个办法,可能也没有什么希望。”

  “你告诉我,老何,不管什么办法,只要我能办到的。”听了老何的话贺仁青心里充满了希望。

  看着贺仁青那充满希望的眼神,老何道“办法就是找到地行者”

  好不容易刚刚从老虎洞穴里面跑了出来,却不想现在又被狼盯上了,贺仁青失望了,放下了搭在老何肩上的手默默转身,没说一句话就这样走出了老何的药铺。

  老何望着贺仁青的背影叹息一声“哎,你要是早点来可能还有救,现在······”

  通过观察老何认定贺仁青是被桑雪咬的,桑雪是一种体积小,全身黑白相间的花纹,有剧毒,被咬之人不会立刻死去,因为这种花纹的虫子多见贺仁青也就不以为意,最后却送上了自己的性命。

  贺仁青独自走在回村子的小路上,一边走,一边回想老何说的话,地行者,要找到地行者根本不可能,就算能找到自己还有呢么多的时间去找么。

  “哇哇···哇···”听见婴儿的哭声,贺鸿飞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推门进了屋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