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6-03 13:29:3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柩事
  4. 第一章 木家鬼族

第一章 木家鬼族

更新于:2017-01-29 17:12:45 字数:2229

字体: 字号:
  “烧死他们!烧死他们!烧死他们!”

  村子里的火光照在每个狰狞的村民苍白病态的脸上,仿佛噙着血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修罗。

  站在一众村民围成圈中的是一个站立的灰发老者和四个被捆绑着的人。

  “木云,你触犯了我《鬼法》二十四条中,最重之罪,私配外族。你与人类通婚,意图淡化我鬼之一族血脉,其心当诛。但,念你为我木家年青一代天才,给你两条路,”灰发老者接着道,“第一条路,便是依律法,将你与贱人和杂种一同纳入鬼柩,灵魂用存,万世不得超生。第二条,便是你将那贱人与杂种杀了,那么你还是木家鬼族的天才,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木云。”说罢,老者眼底一丝黯然,“木云、木云,你不要重蹈木青之覆辙啊,回头是岸。”

  “木冷,你真的老了。”那名叫木云的男子笑道,“我敬佩你德高望重,是我木家顶梁无疑,但我同时也可怜你,不过是个没有爱的木头。”

  他回头,妻子盘腿而坐于地,左右腿各自有一男一女两孩。往事从记忆里被疯狂的抽出,捋直,刺痛。

  木家岭,相传是人间通往魔界的唯一通道。魔界的人偷偷从魔界溜出,有的为非作歹被人之大能者诛杀,还有一些魔者本性为善,且凡魔者其样貌皆不为凡品,他们与人通婚,生下了后代,衍生出了鬼族。

  木家,乃是常年聚居木家岭的鬼族。他们血脉纯正,族人拥有卓绝的天赋。但,越是纯正的血脉,便越是容易被淡化。所以,在木家版的《鬼法》中,最重的罪便是与外族私配。

  木家岭的天气,总是那般阴雨连连。每场雨,都有着不同的意义。

  一场雨,他们相遇,相知,相爱。

  木云发誓,用一生去守护她的微笑。

  身体的剧烈疼痛将木云从回忆的漩涡中拉回到现实。妻子的脸,被篝火染成绯红,如今已是绝境,她依然对着他笑。

  篝火,不是晚会,是我们来世的约定。

  木云笑了。

  “木冷,你以为你真的有能力困住我吗?”木云摇头,“神法,明日世界!”

  “什么,木云,你竟然学了神法!”木冷面色终于彻底冷了。鬼族的人如果学了神法,就意味着他叛变了。对于叛徒,所有族群的态度都是一样的。

  “木良,你是哥哥要照顾好妹妹。”

  “木衫,你以后要听哥哥的话。”

  “孩子们,是爸爸没有照顾好你们,现在爸爸能做的,就是用神法讲你们传送到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昏迷的孩子,有点点灿烂的荧光落在身上,终于当最后一点光亮都落在他们身上的时候,光点变成一团,包裹在他们的身上,最后慢慢湮灭,孩子便不在了。

  “喝!”一刀砍下,但听扑通,他已人头落地。又是一刀,她也随他而去。

  “将他们关入鬼柩!我要他们死不安生!”木冷歇斯底里的吼着,也哭着。在他后面的人,有的笑,有的伸舌头,有的悄悄议论,还有的默默离去。

  那恐怖的篝火被木家岭的阴雨熄灭,第二天,木家岭的东天罕见的迎来了阳光,一切污秽,一切邪恶都将无处遁形。

  这天,已有两百余岁的木冷离开了人世。他死前,抓着被单,痛苦的喊着,“木青——木云——木青——”,喊着他两个得意弟子的名字,离开了这个从未离开的木家岭,斩断了一切情缘,一切羁绊,他终于解脱了。

  木将坐在床边,看着这个弥留之人竟然临死还喊着那两个叛徒。终于,他站起身,转身走到门前,“老东西,你眼光永远是最差的。”说罢,他转身离去。

  灰色的阴霾笼罩在【帝都●赫尔】的上空,火,又是火!一个女人被绑在十字架上活活被烧死,周围的人逐渐散去,阴冷的雨水开始从高空坠落。

  此刻,帝都到处惨声迭起。帝国皇家禁军,像是一个个杀戮的机器,开始在屠戮着本国的人民。

  一时间,人们仿佛回到了【第一次世界末日】。街道上到处都是鲜血,随时都有人会人头落地,人性在这里仅剩下求生和恐惧的本能。

  城门外,一个男子背着一个八岁的女孩逃出城门,回头深深地看着这座帝都。

  我一定会回来的。

  可惜他终究再没能回来。

  【帕尼世圣教】

  主殿,一个男子身着紫色斗篷,低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双肘顶在扶手,十指交叉,并用力压得手背发青。他坐在上位,左右各有一个老者,居左者一身地狱黑袍,左手持日杖。居右者一身青天白袍,右手持月杖。

  “报!”远方传来一教徒。

  白袍老者,微怒,“惊慌作甚,且安下心,缓缓道来。”

  “额,”教徒喘息着,“是……”

  “什么!”上位者终究站了起来。左右两个老者对视一眼,看到的皆是恐惧。

  “他真的冲出了【豹】的追杀?”没人知道上位者这句话是说给谁的,教徒,还是自己。也不知道他是在问,还是在叙述。

  “是,”教徒趴在地上不敢抬头,“除了他和他的女儿逃跑了,其他祁王家以及祁臣全部被抄家,没有活口……”

  “他中了我的‘天魔绝情’之毒,这毒以他的功力,能抵御一时,却终究会毒发。所以,他的寿命最多不过十几年了。”黑袍老者开口道。

  “都下去吧……”上位者声音沙哑却并不苍老,但既有男声又有女声,令人听的十分难受,像是低级学院里的导师在黑板上写字时粉笔与黑板摩擦时粉笔产生的惨叫。

  殿前,人已去。

  在他的座位后缓缓走出一个女孩,可仔细看去,却发现她像是一个傀儡,四肢僵硬,但,奇就奇在她那双水银银的大眼睛,活灵活现,让人又好生疑惑,她究竟是不是人。

  “你留下了祸根。”与少女的眼睛相反,她的声音如同天山寒冰,毫无情感。

  上位者赶忙从座位上起来,跪倒在地,“烙图知罪。”

  “公子对你非常不满意。”少女淡淡道。

  “请转告公子,烙图的计划已经展开,赫尔已在我手中。那样东西,我一定帮公子取到。”

  烙图抬起头,少女已然不见。他长舒了一口气,双手却攥紧了地毯。

  (本章完)


每位热爱阅读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多种阅读模式,无广告,送书券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51云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