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2:35:19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汉末之董氏的奋起
  4. 第二章,准备

第二章,准备

更新于:2018-03-16 17:45:26 字数:3832

字体: 字号:
  董璜此话一出,等于把他自己逼到了悬崖峭壁处,他自己也是骑虎难下了。在董璜身边的张绣听董璜如此一说,暗中大呼糟糕,董璜把话说得太绝了。而董璜如此决绝之词,却让几个人都是觉得应该重新审视董璜这个人了。

  很多准备要走出营帐的人,都纷纷把脚收回来,有人对着董璜道:“小子,你要清楚你自己说得话,说出去的话可以再也收不回来了。”董璜不由大声道:“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此时贾诩的眼睛不由一亮,然后,他率先来到董璜面前恭敬的拱手道:“在下,贾文和拜见都督大人。”

  董璜立即扶起贾诩道:“文和先生,不必如此。璜还需您鼎力相助啊。”董璜扶起贾诩后,然后目视众人道:“我董国瑞,已经把话放在这里了。如果,我带你们杀回长安,你们会如何做?”

  李傕、郭汜、张济、樊稠四人纷纷互相对望了几眼,然后,不由眉头紧锁。接着纷纷对着董璜抱拳道:“如果,少将军可以率领我们杀回长安,我们愿效犬马之劳。”董璜对于他们四人的话不是很满意,又加了一句道:“是不是,和我仲叔再世时一样?”

  李傕、郭汜、张济、樊稠四人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董璜不由拍手道:“好!如果,我能够率领你们杀回长安,到时候,我们共享荣华。”李傕、郭汜、张济、樊稠四人对着董璜抱拳道:“末将李傕(郭汜、张济、樊稠)拜见都督大人。”

  其实,李傕、郭汜、张济、樊稠四人就是现在西凉军中实际掌权人,只要这四人暂时效忠董璜,那么整个西凉军都会为董璜效力的。既然,事情基本上已经解决了,他就以西凉军大都督的名义开始行事了。

  董璜真诚的任命贾诩贾文和为西凉军的军师一职并且和张绣作为他董璜的副将,贾诩听董璜如此说是诚惶诚恐。董璜此时需要在整个西凉军面前做个表率,只要有人肯效忠于他董璜,他董璜自然会重用谁。

  另外,董璜又任命李傕、郭汜、张济、樊稠四人为中郎将之职。董璜命令李傕、郭汜二人去临近的县镇为西凉军筹措粮草,又命令张济、樊稠筹措白色绢布备用。四人是领命而去,董璜又对着贾诩道:“文和先生,烦劳您代笔以谦卑的口吻写信给朝廷乞降。”

  贾诩听董璜如此一说,不由看了他一眼,然后拱手道:“诺!”董璜又招呼张绣道:“佑维,这营帐之中实在憋闷,你陪我到外面走走。”张绣对着董璜抱拳道:“诺!都督大人。”董璜笑着和张绣出了营帐,他与张绣来到一僻静之地道:“佑维,你我结拜为兄弟。人前你我是上下级,人后,我们永远是兄弟。”

  张绣听董璜如此真诚的言语,不由激动万分,紧紧抓住董璜的双手。董璜对着张绣笑道:“佑维兄,我又不是美女,你何必如此抓住我的手呢?”张绣被董璜如此说,反而闹了个大红脸。

  张绣从尴尬窘迫之中,寻找到话题对董璜道:“国瑞,既然朝廷之中有王允这个老匹夫作祟,为何我们还要写信给朝廷乞降?”董璜笑着对张绣道:“佑维兄,其实,这份信明着是写给朝廷的,其实是写给王允老儿看的。”

  张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董璜继续对张绣道:“如今,朝廷已经是王允的天下了,他现在等于就是当年的太师大人,也就是我仲叔当年的地位。继续写信给王允老儿看,是怠慢其心。要使他误认为我们没有实力再杀回长安。”

  “而王允老儿一直向朝廷建议诛杀我们,正好可以证明他心中的担忧以及害怕。当年,我仲叔在京师雒阳之时,他其实是见识过西凉军厉害之处的。如今,李傕、郭汜、你叔叔以及樊稠联名写信给朝廷乞降,王允一直认为此信中有诈,也许只是我西凉军的缓兵之计。”

  “所以王允老儿的脑中也想到这个念头,所以才如此拼命诛杀我西凉军。如今,我们再写信给朝廷,也就是给王允老儿,其实,就是让王允老儿相信,我们确实是害怕朝廷,而且还是有意归顺朝廷认罪。”

  “这样就是变相的向朝廷示弱,也就是向王允老儿示弱,使得王允老儿对我西凉军掉以轻心,这样我们就可以抓住时机,凑齐粮草,调动人马反攻长安做准备了。”张绣听到这里,觉得董璜忽然之间是如此多智,他不由问道:“难道,你现在······”

  董璜对着张绣神秘一笑道:“佑维兄,我现在就是怠慢其心。”张绣听了董璜的话也是欣然的露出微笑。董璜一路上和张绣道:“毕竟,我现在已经是西凉军的大都督了,我应该出来走动走动,也要让他们重新认识我啊。”

  在军营走动的董璜用余光看到不少西凉军将士对他的态度,已经从原来的不屑开始向恭敬转变了。而董璜也是对着西凉军将士是频频微笑点头,好似最高领导人接见下属的感觉了。

  一日,董璜在中军大帐与众将士议事,他在会上表示,自古以来做事情,讲究名正言顺。所以他们此次出兵也需要找个名头,董璜早就想好了,他命令副将张绣把一匹白绢拿了过来,然后,二人迅速展开。

  只见那白绢之上,用黑笔写着“铲除奸佞,为太师报仇!”众人看了这个,纷纷是觉得非常的解气,也是了却了心中的夙愿。会议上,李傕、郭汜二人已经筹集到不少粮草,可以说人数在增加四五千人都不是问题,而张济、樊稠也筹集到了白布。

  董璜对他们的办事效率是非常的满意。会后,董璜对贾诩道:“文和先生,我让你写信给胡轸、段煨、徐荣三将,他们回信了吗?”贾诩对着董璜拱手道:“都督大人,他们已经回信了。”

  董璜对着贾诩问道:“他们是怎么说得?”贾诩对着董璜道:“他们信中都是表示,现在双方的关系是敌对了。如果不是看在昔日董太师的面子上,他们一定会把信件呈送给朝廷,让朝廷来定夺。”

  董璜不由摸着唇下短髯道:“没想到,胡轸、段煨、徐荣三人如此决绝,难道他们已经忘了自己原来隶属于西凉军了吗?”在一边的副将张绣道:“既然,他们如此忘恩负义,和那王允、吕布有何区别?我们遇到他们不用留任何的情面。”

  董璜目视贾诩,贾诩却是欲言又止。董璜对着贾诩道:“文和先生,有什么话,尽管明言,这里都是自己人。”贾诩对董璜道:“都督大人,诩读了好几遍,他们三个人的书信,从里面总是有种感觉,他们有不得已的苦衷。”

  董璜不由皱眉道:“苦衷?怎么说?”贾诩对董璜道:“都督大人,诩以为,这胡轸、段煨、徐荣三人本就是太师大人麾下大将。太师大人乃英明之主,用人肯定不会有太大的疏忽。此三人应该对太师大人是赤胆忠心的。”

  董璜对贾诩道:“既然他们赤胆忠心,为何最后要投靠朝廷,而不是与我们一起走呢?”贾诩对董璜解释道:“都督大人,其实无论离开长安,还是投靠朝廷都是不错的选择。”贾诩表示离开长安,可以暂时躲避朝廷人马的追杀。而投靠朝廷却是为了西凉军以后他日反攻长安做的准备。

  董璜不由对贾诩道:“你不是说,他们三人明言,如果不是看在昔日董太师的面子上,他们一定会把信件呈送朝廷,让朝廷来定夺吗?”贾诩对着董璜微笑道:“都督大人,这已经是三位将军对西凉军表示忠心最大的体现方式了。”

  董璜对着贾诩说得话,是越发的不懂其中的奥妙。他立即对着贾诩抱拳道:“文和先生,璜实在愚钝,还请先生点拨。”贾诩对着董璜道:“都督大人,您其实明白,那司徒王允对我西凉军是恨之入骨。如何能够容忍段煨、胡轸、徐荣三将投降朝廷呢?”

  董璜对贾诩的这个观点是非常的赞同,然后他目视贾诩继续说下去。贾诩对董璜表示,其实,王允能够容忍段煨、胡轸、徐荣三将投降朝廷,其实是摆出一个姿态。让世人都认为他王允胸襟宽广,使得很多人可以投靠他麾下效力。

  董璜忽然想到了什么,当他想对贾诩提问时,他对着董璜道:“王允老儿之所以要追杀我们,那是因为,我们所带走的人马皆为西凉军的精锐。”董璜这才恍然大悟,他对着贾诩道:“那么现在段煨、胡轸、徐荣三将在朝廷日子肯定不好过。”

  贾诩对着董璜摸了摸胡须道:“那是自然,说不定在段煨、胡轸、徐荣三将的府邸到处都是王允暗设的耳目,用来监视段煨、胡轸、徐荣三将的。可以说,他也是煞费苦心了。他这么做反而是把事情弄糟,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董璜对着贾诩的想法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当他再次看向贾诩时,总觉得这个历史上有名的“毒士”还有什么没说。他对着贾诩道:“文和先生,是不是还知道什么事情?”贾诩对着董璜叹气道:“哎,什么都逃不过都督大人的眼睛。王允之所以容忍朝廷容纳这三将,也可以说明,现在的朝廷防备力量是非常的稀缺,他们需要用段煨、胡轸、徐荣三将的人马来拱卫长安,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啊。”

  “那么我们现在反攻长安的机会是否成熟呢?”董璜不由询问贾诩,贾诩对着董璜表示,完全可以,不过在出战之前,还需要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关系到董璜在西凉军中以后的地位。董璜对于贾诩的话也是非常的明了。

  如今,天气已经进入深秋,但是还没有到下雪的时候,但是,在一片空地之上,远远望去确实一片雪白色。当定睛一看后,会发现,有一支人马纷纷穿戴者白盔白甲。然后在一个临时搭建的高台上,有一个俊秀的青年手持三炷香,恭敬的来到一个香案前,对着香案上的灵位拜了三拜。

  然后口中念念有词道:“仲叔,您虽然死了。但您不用担心,您的仇怨就是我们的仇怨,您的愤恨就是我们的愤恨。此次我们一定要铲除王允和吕布这两个奸贼!然后用他们的头颅来祭奠您老人家的英灵。”

  董璜说完以后,继续对着灵位拜了又拜。董璜身后的两千多余将士,也是纷纷下马,手持兵刃,然后集体对着高台上的灵位拜倒。董璜左手持剑柄,右手命麾下将士展开一幅白绢道:“铲除奸佞!为太师报仇!”

  所有将士纷纷举起右拳齐声道:“铲除奸佞!为太师报仇!”“报仇······报仇······报仇!”董璜手持灵位,然后绑在前胸,然后道:“仲叔,你就看着我们如何破敌吧!”他跨上骏马,对着身后的将士道:“出发,目的地——长安!”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