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3:32:4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佛即是魔
  4. 第三章 投名状

第三章 投名状

更新于:2018-03-16 09:11:22 字数:2155

字体: 字号:
  粮山山寨有一个木质的囚笼,囚笼很大,如果硬是往里塞,塞上十几二十个人都不成问题。

  鲁莽那日被骗之后,就被白玉郎关进了囚笼之中。他以为白玉郎要杀他,却没想到白玉郎是想招他入伙。

  鲁莽抵死不从,白玉郎就把关他了进去。鲁莽整日叫骂,无论白玉郎如何威逼利诱都不肯就范。

  白玉郎一气之下断了鲁莽的水粮,一日之后,鲁莽叫骂的声音越来越弱,两日之后,鲁莽死猪一样躺在木笼中,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

  这一日焦阳似火,鲁莽无遮无挡的直接被曝露在烈日下,屁股底下是烧的又热又烫的石头。

  鲁莽眯着眼,感觉都快要化了。就在鲁莽幻觉那个仙人一般的女道长正在向他招手时,有人将他从囚笼中拖了出来。

  鲁莽感觉自己被扔在地上,但却感觉不到一点痛楚。鲁莽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感觉嗓子里像着了火一般,又干又渴。

  忽一瓢凉水当头浇下,鲁莽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边的水渍,当即清醒不少。

  鲁莽眼瞪睁开,就看到白玉郎手拿折扇轻摇,站在自己身前。鲁莽对于这个骗自己来的书呆子,可谓是恨到了极点,只是经过连日饥渴,连天暴晒,已经让鲁莽知道如果再死撑下去,也不会有人救自己。

  “水……水!”鲁莽不想死,他还有老父要他养老送终,还要娶媳妇儿传宗接代。

  白玉郎蹲下身子,听到鲁莽要水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了看手拿葫芦瓢的汉子吩咐道:“给他水!”

  汉子领命,从一旁的水桶里舀出一瓢水来。鲁莽见到水,还知道哪来的一股力气,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之后,抱着汉子递来的水瓢就是一阵豪饮。

  喝了足足三瓢水之后,鲁莽感觉身体的干渴才得以缓解。白玉郎见鲁莽喝完水,这手拿折扇为鲁莽轻轻摇动,语重心长的说道:“鲁莽,不是我白玉郎成心为难你,只是我这粮山来得去不得,你今日来了,若不然与我们做兄弟,若不然就与死鬼做兄弟。”

  “我在外晾晒了你几天,就是让你想想明白,如今你可考虑清楚了,是想活还是想死?”

  鲁莽肚子里装满了水,虽然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无力,但如果要奋起逃走,估计逃不了两步就会被人抓回来。

  鲁莽摇了摇脑袋,不再口出不逊。“我还有老父奉养,我还没有娶妻生子,我不想死!”

  鲁莽说完,白玉郎嘴角噙着笑意,轻摇折扇的右手停住。白玉郎眉毛一挑,眼角带着笑意问道:“哦?这样说来,那你就是想活喽?”

  鲁莽重重点头,他是真的不想死!

  白玉郎笑的越发开心,忽的将折扇合起,白玉郎站起身扭头对身后吩咐道:“来啊,备饭!”

  三个海碗,每个碗中都有满满一大碗白米饭。虽然没有菜,但是鲁莽还是吃了底朝天。

  吃完饭,鲁莽又“咕咚咕咚”喝了一大碗水。喝完水抹了抹嘴,就听坐在虎皮椅上的白玉郎问道:“吃饱了吗?”

  鲁莽点了点头,他身体虽然还有些发软,但如果要跑,却是足够了。

  白玉郎从虎皮上站起来,然后走下木头搭建的台阶,走过鲁莽身后时说了一句:“随我来!”

  白玉郎当先走出了门,鲁莽被两把刀架着,想不跟着都不成。

  鲁莽一路跟着白玉郎,回到了前些天上山时路过的那块巨石后。

  这块巨石埋在土中半截,剩下的半截露出土外,人站其后,被大石遮的严严实实。

  从这块巨石向着林外的官道望去,除了树木枝叶的遮挡,几乎一目了然。

  白玉郎躲在石后,扭头对身后的鲁莽说道:“你既然想活命,那就得依我说的做,这样我才能留你性命,让你与我们做真正的生死兄弟。”

  鲁莽见此时与山下距离不远,就有了逃跑的心思,只是此刻身边十几个山贼,不是一个逃跑的好时机。

  鲁莽搔了搔头问道:“你要让我怎么做?”

  白玉郎抿嘴一笑道:“不难!”

  白玉郎说完,扭头对一旁的汉子说道:“给他一把刀!”

  汉子依言将大砍刀递给鲁莽,鲁莽不知白玉郎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但见人家给刀,也只好顺手接过。

  鲁莽拿着刀,觉得自己逃命又多了一分保障,正欢喜时,白玉郎突然开口道:“我这十五个弟兄,乃是我的生死弟兄,他们跟我上山以来,就从来没有再下山过,你知道是因为什么吗?”

  鲁莽一愣,疑问道:“为什么?”

  白玉郎目光在十五个劫匪身上一转,最终转回到鲁莽那一脸络腮的脸上:“因为他们身上都有命案,他们全都是被官府缉拿之人。”

  鲁莽也跟着回头看了看,怎么看都不能把眼前,这十几个瘦的皮包骨头的人,跟传说中的杀人凶徒联系在一起。

  鲁莽没说话,白玉郎却再次开口道:“你要想活命留在山上,必须手上沾血,身上背一条人命,我们才可放心与你做兄弟。”

  鲁莽想着逃命,听到白玉郎的话后,却是惊的差点把手中的刀扔在地上。“你们要我杀人?”

  一口黄板牙的二当家当即又把大砍刀,横在了鲁莽的肩膀上。“你不杀人,我们就杀你。“

  鲁莽紧张的吞了吞口水。这谋财害命的勾当他不是没干过,只是杀猪跟杀人又怎么能一样?

  鲁莽不说话。白玉郎安慰的拍了拍鲁莽的肩膀道:“你放心,等下若是来人,我们一同与你下去,你不需要与人动手,只管杀人就可!”

  白玉郎刚说完,就听盯梢的那人跑过来向白玉郎小声说道:“大哥,来人了。”

  盯梢的刚一说完,白玉郎身后的十四个劫匪顿时神情一肃。鲁莽也跟着众人的目光向官道望去,只见自南向北徒步来了两人。

  两人一前一后,离的近了,才发现前面是个拄着棍子,走一步都要喘三喘的乞丐。另一个却是一个身穿黄色僧衣,弯腰驼背,七老八十的老和尚。

  见乞丐和老和尚走近,白玉郎沉声说了一句:“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