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3-28 20:14:4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冬暮之裳
  4. 冬暮之裳1.1

冬暮之裳1.1

更新于:2017-05-20 10:05:44 字数:2068

  冬暮之裳

  格子卟

  1、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三,夫妻交拜”

  “送入洞房。。。。”随着傧相一声长长的尾音落定,自己被仆人领进了洞房,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听有着经验的老仆人,叫其他人往床上又扔桂圆又扔枣,不知道他们忙碌了多久,所有的人都退了下去,房间归于平静,静得都能听见风吹着蜡烛,蜡烛发出‘噗噗’的声音。

  原本不可能有任何瓜葛的人,却被上天安排到了一起。今夜,可能要自己一个人睡了,也就不在那么傻傻的坐在那里,倒在了床上。

  转到天明,自己竟就那样的睡着了,穿着红色的嫁衣,房间里的蜡烛也以燃蚀殆尽,慢慢的揉着已经发麻的手臂,慢慢的撑起身体。

  原本自己和这家人天各一方,而自己也应该成为一个幸福的新娘,可是所有的一切都在半年前改变。

  我叫夏紫裳,柳林镇人士,家族还算是荣耀,在柳阴镇是大户人家,而自己也曾经是个大小姐。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给自己定了娃娃亲,因为是世交,两家很要好。而自己的未婚夫就是京城吴将军之子,他叫吴辰,从小就在一起,而他从小习得一身武艺,每次练武之时都会叫上自己,现在的自己算不上是武林高手,但是一般的三脚猫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原本定在今年完婚,一年半前边关突然战火四起,皇上派遣吴家父子齐上阵,这仗一打就是一年。最后齐开得胜,大部队满心欢喜的回到京城,但唯独不见吴辰的人,而自己也是在一面棺材面前看到了他的人,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一个战盔,没有人没衣服,只剩下一个战盔。

  这件事情不仅打击了自己,就连自己的父母也受了不小的创伤。从那以后家世就开始败落,做生意生意赔,接连几家店铺也随着倒闭,慢慢的爹和娘染上了大烟和赌博,没用上半年,家里能卖的就都卖了。

  自己也从大家闺秀变成了下人,最后爹娘将自己卖给了柳林镇最有钱的员外,卖到这里给做小妾。在柳林镇里穷人都给这家有钱人取了外号,这个外号一叫就一直传了下来,也没有几个人真的知道他们姓什么,而自己也只知道他的外号叫‘金来焕’一听就够庸俗的名字,人也不会好到哪里。

  金员外是从祖上积攒下来的财富,除了和他家有大买卖的大客户以外,根本没有什么人真的见过这个有钱的爷,就连自己住过来的这些天,也只是住在这个偏院里。

  听镇上有传言,说这个金员外有怪癖,家里的金山银山堆成堆,应该妻妾子孙成群才是,但是金员外家中只有一妻,从那以后就没有在娶别的妻妾。员外家的老令公因为突患恶疾,为了冲喜才会想到另外娶妾,而那个妾就是因为赌博和吸大烟债台高铸而被爹娘卖掉的自己。

  曾经想过恨,可是想想,自己该去恨谁呢?也没有恨的理由,于是一切都看开了,心中也就不在去计较。

  从古老流传下来的风俗,新人结完婚后的第三天,新郎陪着新娘要拿着礼品回娘家,这叫做回门。而今天宽敞的马车上只有自己一人,从嫁入‘金员外’家这么久以来,自己从来不曾见过员外的模样,是老的是少的,是年轻的是英俊的,或者是上了岁数张得还是面目狰狞的。听着外人叫他‘金员外’自己也就跟着以为他是姓‘金’的,可是后来听下人说,这只是别人给起的外号而以,而自己家的老爷是姓李的,其他的就连下人也是知道的少之又少。

  在别人眼里光鲜亮丽的自己,也只不过是一种摆设罢了。

  “李管家,李管家停下车”叫停了马车,自己从马车中探出头来。

  “有什么事吗?**奶”听着名字都感觉别扭,可能是不得宠,就连这管家对自己也是冷言冷语的。

  “我在这里下车可以了”

  “**奶不回娘家了吗?”

  “你把东西送去就行了,我出去走走,送完东西你们回府就行了,不用等我,我等会自己会回去的”堂堂的二少奶奶还要看一个管家的脸色,不仅唏嘘这世道的凄凉。

  “是,**奶,那老奴先走了”

  “好,麻烦。。。。。”没等自己说完话,管家已经带着一行人等,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就连一个跟班的丫头都没有,也难得自己清闲,看着嘈杂的大街小巷,只能让自己有想要逃离的想法。出了城门,到了郊外,来到河边一条小溪边。静静的坐在沙堆上,顺手拾起在身边的小石子,用尽所有力气扔进了河里,河水溅起了浪花,却不见涟漪,河水很快冲散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已经过了多久了,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就是无法平静,吴辰的脸,他的一举一动,每次练武练习累的时候,总是一脸汗水的回头冲着自己傻笑,可是一切都仿佛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现在物事人非,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爹娘也不在是那个和蔼可亲的爹娘,那个家,成了自己最讨厌去的地方。

  “你在这样扔下去,这条河就快让你填平了”身后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就是填平了又与你何干”没有好气的回复他,就讨厌这样搭讪的男子,一想就张的很肤浅,夏紫裳连头都没有回,又不知道是哪家的纨绔子弟。

  “哦。姑娘,好大的火气。。。。”男子并没有生气的样子。

  “那就离本姑娘远一点,小心烧到你,本姑娘可是不负责任的”继续将手中的石子扔进小河里,然后看着河水带走一切慢慢的流向远方。

  “呵呵、、、呵呵、、、、、姑娘真会说笑,你的火怎么会烧到我呢”男子被夏紫裳的话逗笑,并且往她的身边走去。

  “那可说不准,劝你还是离本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