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10:2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妖神记之作者也疯狂
  4. 第二章 妖皇神决

第二章 妖皇神决

更新于:2018-03-15 18:52:45 字数:2589

  “老师叶墨爷爷不也是平民出生吗?难道我们真的回平凡一生?你这么说难道是在说一个人努力,或不努力实力都一样了?”聂离激动的反驳着。

  “你……光辉之城数百年间,能够凭一己之力,踏上巅峰的也就叶墨大人一人而已。”沈秀语气一滞,仍然强词夺理说道。

  “难道我们努力就不可能了吗?难道我们努力的修炼会和平凡过一辈子会一样吗?照你那说我永远都不会突破白银级了?”“像你这种打击学生的人不配做老师。”

  沈秀冷笑着道:“尖牙利齿,你以为这么说,就能改变残酷的现实么?你只看到了叶墨大人的辉煌,却看不到有多少人终其一生,也只是庸庸碌碌。别说成为一个妖灵师了,就是成为一个武者,也是难如登天。聂离是吧,你也算是一个世家子弟,居然如此不知进退。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天赋!”

  沈秀低头翻看手里的羊皮纸业,看了看之后,嘲弄地笑道:“聂离,红色灵魂海,目前的灵魂力6,力量21,就凭你的天赋,这辈子最多也只能达到青铜武者境界,想成为一个妖灵师,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还不如一些平民子弟呢,难怪你要如此说话,原来只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自卑罢了!”

  “那当然了,不然你以为你红色灵魂海能有多少天赋,切,真是好笑,像你这样的学生早点滚回去种田吧?”(灵魂海等级根据颜色不同,分为红橙黄绿青蓝紫七个等级,红色是最差的,简直烂到了一定境界,普通人一般都是橙或者黄,达到绿色或者青色,就已经是天才级别了,至于蓝色和紫色,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其实像红色的灵魂海也是最差里面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吧?)

  “呵,老师你这么有自信敢不敢和我们打一个赌?”

  “有什么不敢的。你说打什么赌,只要不太过分。”

  “沈秀导师,你是不是觉得,力量天赋和灵魂力天赋决定了一个人的未来?以你那低劣的品性,肯定会对百般巴结那些天赋较高的学员,而对天赋较低的学员,肯定毫不吝啬您的嘲讽!居然还说一堆貌似正确的大道理,只是为了掩饰你那卑劣的品格罢了!”

  “如果我在俩个月内突破青铜境界,那么请你滚出去,再也不要当导师了,如果我输了,那我在也不会来学院上学。怎样。”

  “哈哈哈,这是我听到的最可笑的笑话,一个灵魂力天赋只有5的人,居然说要成为叶墨大人那样的传奇妖灵师,就算是叶墨大人年轻的时候,也被测试出了惊天的天赋,灵魂力天赋达到了八十九,你以为成功是光凭侥幸就能达到的吗?可笑至极!”沈秀毫不留情地打击道,“与其在这里口出狂言,不如踏实学习!”“现在还说两个月内突破青铜境界真是好笑啊!”“好,就依你了,未来的传奇妖灵师,哈哈·····”

  聂离耸耸肩,道:“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屑一顾,但是总有一天我会用事实让你闭嘴!”

  “我不信一个狂妄之徒能取得什么成就!”沈秀冷哼了一声道,“不管你未来怎么样,现在你都是我的学员,从今以后你不用坐着上课了,站到后面去吧!否则我会通知你的家族,把你从圣兰学院带回去!”“狂妄之徒真是搞笑,还以为自己天赋很好一样。要俩个月内突破青铜境界?恐怕你一辈子也突破不了,白银级吧?哈哈·······”

  沈秀的蛮不讲理是出了名的,聂离耸耸肩,站到后面又如何,如果从圣兰学院退学的话,他就很难有机会看到叶紫芸了,暂时只能先忍着。

  看到聂离站在后面,几个世家子弟发出了低声嘲笑的声音。

  “未来的传奇妖灵师被罚站了!”

  “啧啧,原来他也怕被退学啊!”

  “刚才不是还很狂吗?”

  “聂离,你等等我,我也来陪陪你。”说话的正是作者王泰。

  “你···你是?”

  “我姓王,名泰,你叫我泰兄就行了。我们出去吧?我也觉得这种课也没必要上,像这种老师,真是无知。”

  “那泰兄我们就出去聊了。”

  “好,出去聊的好啊!我最喜欢聊天了。”“哈哈。”

  看到聂离被沈秀罚站到后面,杜泽沉默了片刻,咬了咬牙,也站了起来,走到了聂离的旁边,跟聂离站在了一起。聂离是为了他们这些平民子弟说话,才被沈秀罚站的,他当然要和聂离一起。

  看到杜泽跟聂离站在一起,沈秀的目光阴沉了下来,哼声道:“既然你们也喜欢罚站,那就跟他站一起吧!”

  王泰知道这是聂离重生回来后就和他的导师沈秀干上了,之后他们打赌:如果聂离能在两个月内达到青铜境界,那么沈秀就会从这里滚出去,当然沈秀认为不可能在两个月内达到青铜境界的,想到她自己以前可是用了2年的时间才达到青铜一星,现在她可是黄金妖灵师了,这是她最自豪的一件事了,开玩笑你会认为黄金妖灵师很容易修炼吗?

  聂离跟杜泽相视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默契,两人皆都微微一笑。这一刻,聂离就像是回到了前世跟杜泽相识的时候,杜泽还是那个杜泽。

  杜泽站到他身边之后,陆飘想了想,也站到了聂离的旁边。

  “你怎么也过来了?”聂离看着陆飘微微一笑。

  陆飘耸了耸肩,道:“坐着挺无聊的,我想站着凉快凉快,不行吗?”

  “哈哈,随便!”聂离哈哈一笑,陆飘也跟前世一模一样,虽然满嘴放炮,但也很讲义气。虽然这件事情跟陆飘无关,但陆飘把他当朋友,朋友就该有难同当。

  陆续又有三个平民子弟站了起来,站在了聂离的旁边。

  有这些兄弟一起,聂离感觉还不错,心情格外地愉悦。

  沈秀的神色更加难看了,脸若寒霜地讲着课。

  “聂兄,我还有事,那我先走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在聊吧?”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那你有事我也不多留了,那下次在见了。”

  “嗯嗯,再见了。”“话不多说我就走了。”说罢就走出去了,之后王泰走出了学校,然而值奔向市场,在那里王泰用自己所以的钱买紫岚草,一天之内的时间他买了几十万斤的紫岚草,一天的时间都在买紫岚草,可想是有多累。累归累,但是现在只用等着收钱了,那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去修炼他的妖皇神决了。(妖皇神决是仅次于天道神决的强大神决之一,可以炼化九只妖兽,还有许许多多的能力,就如修炼的速度也是一日千里,更不用说攻击力了,传说妖皇神决炼制大成时,会有万个能量分身,可见其可怕程度。)“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这个叫王泰的很危险,比圣帝给我的危机感还要强。难道他也是重生而来,还是他就是圣帝,他修炼的功法和圣帝以前修炼的妖皇神决真的好像,难道真的·····”

  看着王泰远去的背影,让聂离感受到就如那天和圣帝决斗的时候一样,圣帝杀死他身边的所有和他有关的人,他紧紧的握住拳头,眼睛里全是血丝,心中还默念到。

  “圣帝,我不会在输了。”“我会把你加在我身上的痛十倍相还。”他的手越握越紧,可见他对后者的痛恨之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