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4:3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我的师傅是逍遥
  4. 第二章 拜师逍遥

第二章 拜师逍遥

更新于:2018-03-18 10:50:29 字数:2482

  sx省的晚上比较清爽,没有那种粘糊糊的感觉,不知名的虫子在窑洞外叫着,能听出来它们在为自己简短的一生留下些什么。不过张行可懒得理它们。他正准备干一件大事!

  “沙沙沙沙。。。。。。”张行朝祖祠跑去。

  “我一定是疯了,算了,为了报复他。。。。哪怕只有万分之的几率我也要干!”张行一边跑一边想着。

  张行以前和社会上的朋友打过交道,身上也有了一些坯气,虽然平常有些怕事,但要真出事,他绝对是第一个拿刀上的。所以,自从王子凌和纪晓颜作了那样的事之后,张行便把他俩记上了。

  “此仇不报,非!君!子!”

  “不好,前面有人。”在前方不远处,正有几个遛弯的老人,张行一看,顺势就是一滚,趴在草堆上。

  “呸。”吐掉嘴里的杂草。“幸好这里狗不多,不然我吃的就不是草了。。。”张行改用爬的,一点一点地前进。

  --------------回到上午的分割线----------------

  “小辈,你是何人。”那老人淡淡的说到,好像没有一丝感情。面如枯树,发如白丝,眼神里带着疑惑,问道。

  “我叫张行,至于灵气。。。。。灵气是啥?”张行已经惊呆了,但话还是要回的,谁让他外号叫“红领巾”呢。(好吧我开玩笑的。)

  “晚上来这里一趟,我会告诉你的。”那个道号为逍遥的老人好像用尽了所有力气一样,慢慢化为透明状。桌子也安静下来,但张行却看见了一点。桌上香炉里的香,已经点完了。。。。。

  祠堂里的人们也都慢慢站起来了,虽然满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起码找到了茶余饭后的话题不是。仪式继续进行着,大爷爷拿着族谱开始宣读着。张行也很配合,不过他满脑子都在想着那个老人说的话。

  “我是来呢?还是来呢?还是。。。。。来呢?”

  晚上,祠堂里。。。

  晚上的祠堂里一点灯光都没有,只有外面的灯光和月光射进来,使房内的事物都披上了一丝灵异,看着桌子上诡异的灵牌,胆小的人早就吓跑了吧。

  “我来了,你在哪?”张行迈过门槛说到。祠堂里静悄悄的,好像连鬼都没有。但就是这样诡异的场景,使张行也害怕了。“难道是我进门的方式不对?”

  说着,就要往外走,他的腿已经快抖断了。

  “你要去那?”突然,一个淡淡的声音从张行身后传来。那声音好像从九幽之下传来。张行瞬间汗毛倒立,想叫不敢叫,想跑,但是腿已经不听使唤了。

  “你在哪抖什么?身上有虱子吗?小辈,快过来。”那声音又一次传来。突然,张行不是很怕了,为什么,因为他叫自己小辈,证明自己是他的后人,他不会伤害自己,或许。。。还可以让自己报仇。

  想到报仇,张行眼睛变得平静下来,身体也不抖了,只有两个拳头握得紧紧的。张行慢慢转过来,果然,就是上午的那个老人,白发白衣,衣服上还写着看不懂的文字,还有那深邃的眼睛,看久了或许会陷进去。

  张行突然想给自己一巴掌。“我tm不是基佬阿。。。。。”不过他可不敢说出来。

  “前辈。”张行淡淡的说到。

  “嗯。见到老夫你竟然不怕,很好,有我当年在关中的风范!”逍遥抬眼看了张行一眼,微微一笑,慢条斯理的说到。殊不知,张行的后背已经湿透了。“你说,你叫张行?”

  “是。”张行说到,他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嗯,名字还行,你身上的灵气颇重,是最近出了什么事吧?”虽然是疑问句,但逍遥子说的很坚定。

  “回前辈,我。。。。我的女朋友跟我最好的兄弟在一起了。”想了想,张行还是一五一十的说了,可以说,他现在根本对付不了王子凌,硬碰硬,只是以卵击石,所以他决定赌一把。

  王子凌家里也算小有钱财,在d市算是上层人士,他父亲王通力通建材董事长,手下有三四个厂子,而且和四狼帮关系很好,四狼帮是d市里三大帮之一,占据d市东城一块,西城则有义字帮和鳄鱼帮站着,两帮摩擦不断,但少有冲突。

  而张行的父母却只是普通的职工,无钱无势,根本斗不过王子凌一家,所以张行只能另辟捷径,这次遇到了逍遥子,说什么也不能无视。

  “原来如此,小事。”逍遥子说道。

  “小你妹阿,你老婆跑了你试试!老光棍!”张行心里恶狠狠的想着。

  “你说不知道灵气是啥对吧,我便给你讲讲。”逍遥子无视了张行那一头的黑线,不紧不慢的说到,好像什么都不会影响他一样。“每个人身上都有气,世间万物都有,人叫灵气,鬼叫阴气,树木叫木气,动物叫兽气,当这个气的载体出现波动时,气便会增加或减少,当引导身体里的气时,便可用气滋润身体,也可称为,练武。气也会变化,不同的武功会练出不同的气,不过,也有例外,比如,鬼的情绪出现波动时,怨气未消,阴气便会转化为煞气。动物因为误食仙草或特殊的方法产生神志时,兽气也会转化为妖气。明白了吗?”

  “明白了。。。”虽然逍遥子自顾自的说着,但张行这代90后可是上知修仙,下知系统的小说爱好者,关于气的了解,大体也明白,这一听讲解,张行也就懂了。

  “世界上真有鬼?或妖?”张行已经说不出话了,虽然他很想问出这句话,但他也只是想想,因为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要问。

  “前辈,您叫我晚上过来,究竟何事。”挣扎了半天,张行终于还是问了。

  “呵呵。。。”好像知道他要问似的,逍遥子回道。“我在这祠堂里呆了好久,两百年前,这个村子外的黄河支流中,有一条蛟,只不过它准备不齐,被田雷劈死,我也就是吸收着在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龙气才苏醒,我花了两百年重聚灵魂,白天只有供香我才能出去,不然也会被阳光杀死。”

  “。。。。”看着逍遥子又在自顾自的讲,张行头上又多了几条黑线。

  仿佛知道张行不耐烦了,逍遥子也将本意说了出来:“其实,我在这几年内,悄悄地注视着这里的人们,我想把我身上道家人宗本事传下去。但是,这里并没有我要找的人,直到你的出现。”

  妈啊,好大的馅饼啊。。。。我就是张行,我在这,砸死我吧!

  逍遥子看张行两眼放光,痴呆的表情,也是馒头黑线。“所以,你愿意拜我为师吗?”逍遥子嘴角抽搐。(我装了这么久,这小子一下给我破功了。。。)

  “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张行已经快笑成菊花了。

  “嗯,你叫张行,道号嘛。。。灵修,如何?”

  “多谢师傅赐名!”

  ps:前面几章为铺垫,强者,要一步一步来嘛。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