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50:0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鄱阳龙吟
  4. 第二章:泪之痕,怒之恨!

第二章:泪之痕,怒之恨!

更新于:2018-03-16 15:22:55 字数:3504

  “前方到站,南京站,感谢您乘坐本次列车,请要下车的乘客作好准备......”

  列车缓缓驶入车站。冰冷的提示音吵醒了角落里一位年过半百的白鬓老人。

  老人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茫然的望向四周,缓缓地直起老腰,笨拙从高处够下自己的行李,慢慢地走出了列车。

  别看老人行动迟缓,可这正体现了一名退役的蓝衫军精英那强大的行动伪装:实际上真正的他行如风,快如影,可是他怎能让你轻易的看出来他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士兵呢?

  老人名曰黄天觞,一位有着59岁军龄的蓝衫老兵,有三十多年的作战经验,参加过中越自卫反击战,在充满硝烟和血腥的战场上杀敌无数,声名显赫。

  然而,岁月的消逝带走了他那风光无限的青春年华,那些对他来说花好月圆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在越南战场奋勇杀敌的战争英雄了。三十年如一瞬,年过半百的高龄再也不适合继续参军作战。军机处本想把他调到其他地方干些轻松点的脑力活,可他不肯。终究,他还是因为老年“三高”,在新兵训练场英勇退役......

  人老了,也总生一些怪癖:他不知怎么竟看中了一套那种除了脸以外其他地方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特警全套服装,到哪都喜欢穿着它,甚至有时会在这套制服外装上几块自制的轻便型防弹钢板。更令人费解的是,他还在这套制服外再加上一件米色的宽袍风衣。衣着搭配虽然怪异,但却为这个退役后变的少言寡语的老人更增添一丝神秘。

  靠在回家的出租车上,他一言不发,托着腮,双眼发直的望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司机见他这么一副忘乎所以的模样,笑道:“很久没回家了吧?”

  黄天觞没有搭理他,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司机吃了个闭门羹,也就耸耸肩,将全部注意力放回到开车上。

  出租车缓缓停在破旧的公寓楼下。付了车钱,老人提着行李,呆呆的仰望着中午艳阳下照映着的建筑残影。这是他当初离开的地方……

  想当初离去之时,多少邻居法将他欢送到大门口。那年他才29岁。

  在年轻人的眼光看来,黄老爷子就是一位一生打光棍的钻石VIP单身狗,可在心思细腻的人看来,他则是永恒寂寞和痛苦的化身。他也曾有过一段和那时的另一半在一起美好时光。

  在年老的邻居的领导下,他推开了那扇沉重的大门。屋内因为常年有人打扫而非常干净。但是他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子文,我走了,独自一人要好好照顾自己……”看着那扇昏黄的窗,他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那和另一半深情的告白。

  周子文轻轻拭去白净的面庞上豆大的泪珠,勉勉强强的挤出一个鼓励的微笑:“天觞……你也一样........”她,轻轻依偎在他的怀里,将脸埋进他宽阔的胸膛。终于,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滴露在他的胸脯:“可是....我好舍不得你.......”

  黄天觞忽然眉头一皱,紧闭双目,伸出两根手指头使劲的掐自己的人中。这是他参军十年后最不愿想起的痛忆。

  “你走后两年,她就搬出了这个公寓,据说是去别的城市了吧?……诶,多么好一姑娘.......”年老的邻居拄着拐杖,在他的目送下一瘸一拐的远去……

  收拾收拾行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在整整齐齐的衣物中疯狂翻找起来。

  行李箱的夹层里,静静地停着两把满是伤痕的军用匕首。那是老黄用了三十多年的刀。小心翼翼地抽出匕首,银灰的刀刃在夕阳的映照下,如同一把火光冲天的赤刃,令人望而生畏。他又在新穿不久的警服袖口上,找到了两个正好可以容纳两把匕首的弹簧卡槽,当初设计者的用意是什么呢?无从知晓......

  正遇早春时节,桃李逢君笑,又粉又白的花瓣洋洋洒洒的从枝头落下。随着一片片花瓣拂过眉头,黄天觞安详地闭上双眼,似乎悟到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人生,如花开花落,总有媚艳时,却也总有凋零日。在回不去,无论是青鬓柳眉,还是苍颜白发。一次偶遇一生缘,世间因果何能言?

  日子过得很快,也因为是军人的原因受到了很多高级待遇。可是他无论享受的是什么,终究比不过见她一面。

  深夜,黄天觞最后检查了一遍匕首,安详的睡去……

  “嗯?”黄天觞挠挠头。

  自己正身处一片沼区,四面环山,而面前,是一片壮丽而平静的湖面。黄天觞回过头去,一栋栋残破的民居映入眼帘。“这里是鄱阳湖吧.......”正当黄天觞思考要不要在这儿练练刀发的时候,忽然一阵压迫感袭上心头!

  这是他当兵多年来的反映:这是危险的信号!以前也遇到过强劲的敌人,可是从来没有过如此强大的气场,竟使黄天觞单膝下跪,仿佛有快极重的大石头压在背上,使他不住的咳嗽。

  “轰!”没有任何预兆,原本平静的湖面突然向着苍天爆出一道巨大的水柱,吓得黄天觞连连后退。

  随着那纷纷落下的水幕,他竟然看到一张巨大而可怖的面孔!

  这是何等恐怖的相貌:马脸,虾须,鹿角,鱼鳞,蛇身,鹰爪……等等,这不是中国古代神话中腾云驾雾的蛟龙的形象吗?

  面对这条巨大的蛟龙,黄天觞竟然失去了直视它的勇气,心中一阵阵胆寒,浑身上下不住的颤抖,蓄势待发的匕首也没了再甩出去的力气。

  蛟龙两只闪烁着白光的巨眼威严的俯视了一遍废墟,目光最终落在黄天觞的身上。

  不好!身经百战的他知道,如果再这么犹豫下去,迟早要被大卸八块。想到这儿,他凝神聚气,突破气场压强,“噌”一下站了起来,不给蛟龙任何反映的机会,向后一个空翻逃脱气场范围,同时,只见他的风衣袖口寒光一闪,“唰”一下,两把雪亮的匕首直刺龙目而去!

  可他哪里知道,这两把看起来虎虎生风的匕首对于身躯庞大的蛟龙来说,连牙签都算不上!

  蛟龙蔑视的瞅了一眼匕首,不屑的微抬龙首,从大如山洞的鼻孔中轻轻喷出一股龙息。龙息对任何凡间事物可是台风一样的存在,只见匕首瞬间失去了刚才的猛劲儿,狼狈的掉下去,慢慢沉入了湖底……

  黄天觞一脸懵逼的看着两把心爱的匕首就这么沉入了深渊。

  算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撤!

  撤撤撤,说的轻松,你往哪撤?黄天觞也不管科学不科学了,朝着破旧的民居夺命狂奔!

  蛟龙见他要逃,蜷起身子,借助自身的弹力和湖水的冲击力,狂吼一声,将自己弹飞了过去!

  正撒腿狂奔,忽见头上一团黑影掠过。巨大的蛟龙硬生生的撞在了本身就摇摇欲倒的民居上,把这些建筑硬是砸了个粉碎!

  完了,黄天觞徒劳的在身上摸索起来,试图能摸到一把武器能跟这条巨龙进行最后一搏。就在这时,背后有人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吓得他猛然回过头去!

  那一刻,老年三高似乎旧病重犯,直觉一阵眩晕几乎重心不稳定跌坐在地上:“子....子文?”

  此时的周子文再不是当年那个清秀的女孩,个头长高了不少,脸上也有了些鱼尾纹,两鬓也有些发白,但在那一袭宽大的蓝袍下仍显得风韵犹存。周小文静静的看着地上头晕目眩的黄天觞,嘴角扬起一抹似明似暗的微笑:“天觞,你终于回来了。”

  “吼!”蛟龙狂吼一声,再次蜷起身子冲了过来!

  “子文,这里很危险,你赶紧走,我....”黄天觞扶着晕乎乎的脑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毅然决然的挡在她的面前。

  然而,子文只是摇摇头,走到他的前面:“谢谢你,天觞,你为我做的已经足够了,我不希望看着你陷入深渊……”

  蛟龙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到跟前了!

  “子文你干什么?快回来!”黄天觞伸手就去抓她的袍袖,只见她摆摆手,“嘭”一声,他的手就像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壁,被硬生生的弹了回来。他急红了眼,扑上去但同样被阻隔。

  周子文摇摇头,一滴眼泪从面部缓缓落下:“天觞,忘了我吧……鄱阳湖里的终极是凡人不可触及的。我......再见。”

  蛟龙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了下去!

  “啊!”黄天觞从梦中惊醒,“子文....”

  等等。安抚了那颗怦怦直跳的心,黄天觞开始回忆梦中所有的细节和疑点:鄱阳湖.....终极......蛟龙........无形的墙......周子文.......搬走两年!这绝不是巧合!

  黄天觞急忙打开电脑。从外观上看,民居破损是由于战乱造成的,鄱阳湖这个地方能发生过几次战乱?除了抗日战争的因素,没有其他可能。鄱阳湖虽被日军侵占,但很少有人去驻守,所以中国士兵收复那个地方易如反掌。

  往下翻页,一条信息一下子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鄱阳湖魔鬼水域,1945年,侵华日军一艘承载着2000多吨黄金的运输潜艇因不明原因沉没,仅雷达监测员山下提昭一人生还,但是早已精神失常.......

  鄱阳湖发生过无数次沉船事件,难道真的和蛟龙有关?“这个梦肯定在提示我什么。”

  黄天觞套上风衣,匕首在梦中丢了,可现实中还在。打点了下行李,他面无表情的迈出了小区的大门。

  飞机从地面上缓缓起飞。他俯首会往南京古城。他不知道,前路的迷雾究竟充满了多少杀机与黑暗,可是过去再黑暗的日子不也熬过来了。黄天觞沉思片刻,饶有心事的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