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23:0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我是英雄吗
  4. 第一章,传说中之物品。

第一章,传说中之物品。

更新于:2018-03-16 12:04:47 字数:3186

字体: 字号:
  当林柳再次醒来时,刚刚早上六点,冬天的话地板这东西真的是蛮凉的。

  踉跄的扶着床爬起来,感叹着自己睡觉真是越来越不老实了。晚上居然梦游到床底下都没有发觉...

  手和屁股还有脚都冻的麻麻的,也没有继续往床上躺,直接坐在电脑跟前打开了电脑。

  然后在电脑桌上,他看到了那个拼凑的丑陋异常的键盘。条件反射的往背后的床上瞄去,看到一小孩蜗牛一样的蜷缩在上面。嘴边粘稠的口水不断的流下连成不断的丝线...

  木然的把头转回来继续盯着开机状态的电脑。随着电脑连上网络的一刹那,惊悚的音乐响起...林柳小同志猛地打了一个激灵。这是他自己设置的开机音乐,为的就是保证自己坐在电脑跟前时能保持一定的清醒状态。

  林柳愣了一会,然后又一次把头转向背后。很仔细的思考了一会后,站起来揪着小孩的领子把他拉起来。使劲的抖弄...

  “你大早上自己不好好睡觉还要吵到别人吗?”在半空中手舞足蹈的小孩压低了声音吼着。

  林柳张口欲言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小孩放回床上然后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叹了口气才说道:“你是楼上的还是楼下的?我平常应该不怎么跟邻居打交道的啊,晚上你怎么没有回家?你爸..你家里人来找你怎么办?我咋解释?给我定个猥琐男童罪,我这辈子可就真玩完了。”

  “扫兴,我应该跟你说过,我家里已经没有别人了。”小孩淡淡的说。

  林柳没有表示抱歉,事实上他现在已经开始觉得这是个恶作剧,张口就回道:“你说过吗?”

  “我没有说过吗?好吧,我没有。”小孩顿了顿,然后继续说:“神使不需要家,更不需要亲人。当然,英雄也一样。”

  林柳无奈的翻了翻白眼,然后把小孩直接抱起来往屋外走去。途中遇到上厕所的老爹,老爹随意的说了句:“醒了?”然后就继续忙着上厕所去了。林柳惊出一身的冷汗,暗暗庆幸老爹早上有犯迷糊的习惯。看到自己抱一小孩居然没有觉得奇怪什么的。

  走到门口,打开门。把孩子放到门外,然后微笑:“慢走,替我向你家里人问好!小九是吧..呵呵...”然后关上门,往回走。又遇到了上完厕所的老爹,老爹随意的又说了一句:“大早上的,刚刚在门外跟谁说话呢?”林柳僵硬的笑了笑说:“哦,没什么。”然后就继续往屋子里走,脑海里不晓得为什么浮现出关门时,那小孩张诡异的笑脸。

  唉...神经过敏吧!

  走进房间,往床上一躺。背后黏黏的,站起来一看。好么,一大滩子口水,晶莹透亮,拉着丝连在自己后背的衣服上。“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抱歉,睡觉的时候有点小习惯。很多年了,改不掉了。”小孩笑眯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林柳大惊失色,回头一把将小孩提起来,盯着他的眼睛,严肃而缓慢的说:“怎么进来的,物业可没告诉我,我家有后门。”然后手里一滑,小孩消失了...

  “别那么警惕,我应该告诉过你,我不是人来着!”小孩坐在床沿上,笑眯眯的说。

  林柳扭头看他,然后疑惑的问:“你有说过吗?”

  小孩想了想,然后犹豫着说:“应该,应该有说过吧,我说我是神使来着。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

  林柳满脑袋的青筋,压低了声音说:“那种话,谁会相信?而且说这话的是个小孩,那就更不可信了。”

  “那么现在你相信吗?”小孩捧着自己的脑袋,仰着脸问。

  林柳蹲下来,然后悄悄的问:“我觉得你应该做点什么来让我相信你,比如说把我的床变成金子什么的。”

  小孩二话没说,把电脑上的键盘拽掉,递给林柳。然后低声的说:“其实昨晚上我已经施展神力了,你看,你键盘就是我给弄好了。”

  林柳满头黑线的看着丑陋的自己都想摔的键盘,喃喃的说:“我相信你,普通人不可能做出这么畸形的东西。”

  小孩,不,苗小九打了个响指。然后跳上电脑桌,拉开了窗帘,然后一脚把电脑频幕踹到地上...阳光照射进来....

  林柳看着沐浴在阳光中的小孩,张大了嘴巴泪眼朦胧.....显示器,显示器也碎掉了..

  最后,林柳拥有了一个很具西方扭曲艺术的显示器...

  就这样,有些很不和逻辑。林柳选择相信了苗人九,选择了称为一个英雄。

  得到了第一件,神之物品。传说中之“毛线内裤”。

  “穿上吧,你会得到英雄的基本能力,神灵的品质。”苗小九,捧着毛茸茸的内裤。严肃的说。

  林柳木然的接过内裤,很扎手的感觉。“穿上的话,命门一定会破掉的吧!”

  “要为英雄,却连这点痛苦都不愿意忍受吗?”苗小九抱着腰,冷笑。

  “可是,可是..这个的话,这个考验的话...不会显得太猥琐了点吗?”林柳看着手里似乎使用质量很过硬的毛线编制的内裤,结结巴巴的说。

  “猥琐?想要和普通人区分开来的话,那么必须要做些与普通人不同的事情。你认为,这很猥琐。那只能证明,你是个普通人中的普通人。”苗小九继续冷笑。

  “你穿过吗?”林柳疑惑的问。

  “我又不是英雄,我为什么要穿?”苗小九理所当然的说。

  “去你妈的,老子不穿。你这是纯属整我。穿上这玩意我不刺痒死?”林柳把毛线内裤随手扔到床上。

  苗小九把毛线内裤从床上拿起来,递向林柳。一脸的冷漠:“既然已经做了选择,那么无论成败都不能放弃,不然神会失望。并且做出让你痛苦的惩戒..你打算还没开始,就放弃吗?”

  “是啊!”林柳一脸无所谓的走开了。

  “那么,我劝你喝下这个。”苗人九挡在林柳面前,手里举着一个褐色的大药瓶。“神的怨念。”

  林柳愕然的接过瓶子,瓶子上写着“神之怨念”的字条。林柳看着很不舒服,揭掉那字条。字条下还有一个骷髅头的商标“敌敌畏”...“有够恶搞的,你觉得我会喝掉这东西?”

  林柳捏着瓶子的手有些颤抖,显示这他的愤怒,

  “我猜,你不会喝。”苗人九回答。

  “还不出来吃饭吗?”门被推开,林柳的老妈站在门外一脸的愤慨。林柳连忙把药瓶塞进口袋,然后..他的口袋是漏洞的。

  “啪..”瓶子顺着裤腿掉落到地上,碎掉了。带着晶莹液体的碎片四出飞舞...林柳汗颜的看着老妈。正想着该怎么向多疑的老妈解释..

  老妈似乎没有看到一样,继续说:“快点,吃完饭出去运动。”拉着林柳的耳朵就往外走,苗人九跟了过来。林柳连忙伸手要把他推回去...

  推了个空,手透过他的身体,激起一串涟沥...

  苗人九就跟在旁边笑眯眯的说:“这下你可没有退路了,如果坚持放弃的话,你会很后悔的。”

  老妈就在旁边,依旧一副平常的样子。...

  林柳强压着别扭的感觉...度过了早饭的时间。然后开朗的向父母告别:“那我先去晨练了昂!”

  “嗯”父与母,淡淡的回答。

  “决定了吗?”苗人九笑眯眯的说,然后“咻”的一声从背后把毛线内裤拿出来。说:“穿上吧..嘿嘿。”

  “干...你快收起来。”林柳慌忙的阻止:“这里是大街好不好。”

  “别担心,你应该看到了吧,你爸妈没有发现我。事实上没有人能发现我的存在,除了你之外..”苗人九把手里的东西向前举了举,然后继续说:“快点,你的时间马上就到了。不穿的话,会有惩罚。”

  林柳是个相当反感被威胁的一种人,但不得不承认如果先让他知道不可承受的后果后,威胁会让他会变的特别特别乖巧...

  苗人九是个很会做人的很成熟的小孩。先是数次郑重的提醒,然后....

  然后的结果是,在晨练的过程中遇到了一辆路过的公交,一个易拉罐从上边丢下来。很准的砸中了林柳的脑袋...

  “哼哼..就这样吗?”林柳揉了揉脑袋,鄙夷的问身旁笑眯眯的苗人九。

  苗人九点了点头,然后一辆跑车疾驰而过,又丢下来一个易拉罐。接着某人的相对论狠狠的和林柳的脑袋亲密接触...

  林柳抱头蹲在地上,泪眼朦胧。苗人九轻轻的说:“下次的话,易拉罐就不会是空的了。会很疼..再下次的话,弄不好是别的东西,比如..砖头,花盆,广告牌什么的。”林柳抬头,看到了那个灿烂的笑脸沐浴在晨光中..显得无比的邪恶..

  好吧..既然这样。屈服吧...穿上那个吧..刺痒一会就习惯了.可是..毛线内裤,穿上的话被人发现会不会觉得我很猥琐呢?!!!!!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