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2 05:16:5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凡仙途
  4. 第一章 码头混战

第一章 码头混战

更新于:2018-07-19 19:14:23 字数:3324

字体: 字号:
  青流江,大大小小的支流纵横交错,如网般遍布了整个运城。因水运的便利,运城则当仁不让的成为了第一交通枢纽,由势而生的则是无数的码头。

  小商贩以船货运商品,穿梭于各港口之间,以此作为生存手段,同样以此为生的还有依靠装货卸货众多劳工。他们大都是运城当地的青壮年,靠着不菲的收入养活一家子人。

  自家的富庶总会引得他人的嫉妒,码头的工作并不安稳,在你担运货物的同时,你还得提防他人的抢夺。

  这是午后的一座小码头,并没有如同其他码头那样热火朝天的朝气,而是弥漫着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两伙约么三五十人的队伍无声对峙着,平时手中担货的长棍此刻微微上翘,只要对方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长棍便会如出穴的恶龙,狠狠地给以对方颜色。

  似是来者的一方缓缓分开,人群中走出了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这是常年混迹码头才会有的肤色。汉子高声问道:“你二叔我来了,就是这么个接待之道吗?”

  见着来者,另一方为首的年轻男子上前一步,说是男子,但嘴角的青涩表明了他还是个半大的少年。此刻少年正朗声道:“原来是二叔,您老独自来当是奉茶看座,但不知道您老带着这么多人来小侄的码头究竟有何贵干?”

  肤色黝黑的中年汉子做出一副悲痛的样子,说道:“也没什么多大的事,你爹前些日子走的时候将你还有这码头托付给我,这几天二叔我看你太过悲痛没和你提这事,但汪大哥头七已过,我看我还是得履行承诺才是。”

  少年面色冷了下来,沉声道:“二叔莫不是在说笑,何时家父将此托付与你,难不成是二叔你瞧我年少好欺负,故意诓骗我不成?”

  “嘿嘿,贤侄说的哪里话,二叔我在这运城也混了二十几年,谁不知道我黄二爷说一不二,又怎会欺骗你这小辈。”中年汉子干笑道。

  “二叔的名头我当然知道,不过你还是请回吧,我爹交给我的东西,不用二叔你来操心。”少年冷声道。

  “汪南小子,你可还知道我是你二叔,那便乖乖地带着你的人并入我手下,那我还认你这个侄子,否则……哼!”中年男人似是觉得好话无用,便直接恶声道。

  少年见此也不再客套,同样喝声道:“黄二爷,你别给脸不要脸,小爷叫你一声二叔是看在我爹的份上,现在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回你的码头去,不然别说我不顾情分!”

  “嘿,”黄姓男子冷笑一声“就是看在你老爹的份上,若不是这样,谁他妈管你这毛头小子的死活,还是乖乖地将这地让给你二叔我,还能有条命活!”

  “呸!你这老狗真不要脸,老把头还活着的时候你就心存不轨,老把头这才过世几天啊,你就带着人来收地盘了,娘的,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赶快滚!”汪南一旁的青年男人有些气急,怒骂道。

  汪南拉了拉男子,低声对他道:“升哥,我来解决就好,别气坏了身子。”随即转身向着黄姓男子喝道:“黄老狗,小爷也不同你多说,这地方是我爹留给我的,你要是真的敢来抢,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哼,就你这毛头小子,大爷把话撂这儿了,今天这地,老子是抢定了!**滚也得滚,不滚也得滚!”随即抬棒指着汪南一众人,高声道:“兄弟们,干他狗日的,打下这座码头,每人赏钱三十文!”

  在码头混生活的男人大大小小的架不知打了有多少,也不用汪南多说,一个个紧了紧手中的长棍,大喝一声迎了上去。

  平日里担货的长棍此时成了打人的利器,男人们有的是血勇,但并没有什么章法,往往是你一棍子没有敲昏我,那你就等着挨我一棍子吧!所以,战局的胜负通常取决于双方人数的多少。

  显然,外来入侵比不过本土作战,半柱香时间不到,黄姓男子一方便伤了七七八八,反观汪南一方则还有近二十人保持充足战斗力。

  之前怒骂黄姓男子的青年并没有加入战斗,而是站在汪南身侧说道:“看来没什么问题了,哼,这老狗居然还想窥视咱们的地盘,真是不自量力!就他……”

  另一边的黄姓男子没有汪南二人的云淡风轻,此刻他正焦急地盯着场上不断败退的战局,显得有些急躁。黄姓男子清楚地知道,再这样下去的话,他一方必输无疑!所以,他出手了。

  提着手中的精铁棍,黄姓男子一步踏出,仿佛踏空一般腾出近两丈距离,举棒横扫,狠狠地砸在了子壮年男人胳膊上,乱战中谁也没听到这一声骨折声。

  黄姓男子没有任何停留,虚晃一步,反身单手握棒,棒头微抬,如脱困长枪般直捅而出,竟将一百半十斤的汉子挑飞近六尺高,然后猛地砸在地上。

  汪南二人也没有之前的淡定,被称作升哥的青年男子暗呼一声“明劲巅峰!”,便急着提起手中的长棍迈步欲出。然而男子的手却被一旁没有作声的汪南拉住了。

  “小南,快放开我啊,那黄老狗明显是明劲巅峰了,这样兄弟们打不过啊!”青年男子焦急道。

  “嗯,我知道,让我来吧!”汪南淡淡道。同样提了根长棍一步踏出,双手抬过头顶,长棍如同大斧般猛地砸向黄姓男子的头。

  而被抛在一旁有些发愣的升哥在无意识下又仿佛被人拉了一把般向后踏出一步。有些奇怪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双眼猛的一亮,谰谰道:“暗……暗劲?”

  却说黄姓男子感到一股劲风袭来,多年的本能让他还没有看见招数便举棒向上横挡,只听“砰”地一声,木质长棍同精铁棒再次交错,不过这一次双方没有再次变招,就这样较起力来。

  “是你?”黄姓男子定睛一看,没想到同他过招的竟然是汪南,在他眼中这个手到擒来的小辈!

  “哼!废话少说,再来!”话毕后退一步使两人错开,同时一脚向着黄姓男子的下三寸踢去。

  黄姓男子同样变招,举棍下压斜劈,脸上的神色像是说:看看到底是你的脚硬,还是我的精铁棍硬!

  汪南却像是没看到般依旧将脚踢了上去,而黄姓男子仿佛看到了汪南脚骨被自己砸断的样子,脸上露出了菊花般笑容。

  可没想到汪南这看似狠辣的一脚根本没有什么力量,初一接触到精铁棍便顺势借着这股力道凌空一翻,脚跟直接砸在黄姓男子的头上。

  呼啸的风声夹杂着可怖的力道猛地便将黄姓男子砸爬在地上,而汪南的长棍已经停在黄姓男子的眼侧等待着主人的命令。

  “黄二爷,服输吗?”汪南冷冽地神情就好像他棒下指着的不是个人,而是块冰冷的石头一样。

  “服……我服了。”黄姓男子嘴里苦涩地说道。心里同样也暗暗震惊:汪南不过二八年龄,居然在一招之内将自己打倒了,虽说自己有些轻敌,不过这年龄有如此实力着实恐怖。

  周围的汉子见着自己老大这幅模样,也没有了打斗的心思,纷纷拿起长棍,退到一旁。

  “黄二爷,您趴这地上干什么呢?赶紧起来啊!”汪南站回自家队伍,调侃道。

  黄姓男子有些尴尬,可有什么办法,技不如人,只得站起身来,听候汪南的发落。

  “二叔啊,你这来也没什么好茶,不会怪罪我这侄子吧?”汪南一旁讥讽道。

  “有什么就快说,不说我得回去了!”现在的黄姓男子可是一刻都不想呆在这。他只希望着能赶快回去,之后再来找回场子。

  “二叔这么着急做什么,你看这手下的兄弟们还没喝茶呢,一个个都等着您嘞。”汪南缓缓道。

  黄姓男子知道这是在向自己勒索银子,于是从腰间扯下银袋,扔向汪南道:“这是请兄弟们吃茶的,我码头还有事,先走了!”

  汪南见对方要走,又道:“等等啊二叔,小侄看你那精铁棍抡得是虎虎生风,可否借与小侄玩玩?”

  “你……你他……”黄姓男子有些气急道,这精铁棒可是陪伴了他十数年的老伙计了,汪南抢走了,这不要了他命根子了嘛!

  “我……我什么……二叔啊,你可不能这么小气啊,不就是一根担货的棍子嘛,改天小侄再送你十根八根的,你不是赚了嘛!”汪南继续道。

  “你那木棍子能和我……”黄姓男子张口欲叱道,可瞧见汪南眼中的冷意,便支支吾吾说不出话了。

  “二叔,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这铁棍你还是交给小侄吧,万一哪天我这木棒敲坏了什么东西,那多不好啊!”汪南话语有些冷,威胁道。

  “你……你……拿去!”黄姓男子听出了汪南的言外之意,气急、却又无奈道。

  “谢谢二叔的馈赠了,慢走不送啊!”汪南调笑道。

  黄姓男子转身欲走,忽然想到了什么,阴笑着道:“贤侄,叔这根棍子你可得放好了,到时候码帮大会,你可得恭恭敬敬地给叔送过来!”

  “哼,不劳二叔费心!慢走不送。”汪南直接道。

  “先让你小子嚣张一会,等到了码帮大会,看你这没后台的混小子拿什么和我争!”黄姓男子心想到。仿佛腰不酸了,头不疼了,精精神神带着一帮人离开了码头。

  “码帮大会?”汪南自语道:“那就看看谁笑到最后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