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49:2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剑骑士之审判
  4. 第三回 光明与黑暗

第三回 光明与黑暗

更新于:2018-03-16 19:19:59 字数:5230

字体: 字号:
  夜晚马上就要过去,月光渐渐变暗。夜空的东面显现出一点朝光,朝阳马上就要升起。此时的剑盾村显得很幽静,擎剑峰被微微的雾气环绕。破盾族长女儿的奇魂在光芒中慢慢的显现了出来。剑盾村的村民们在剑府外等了一晚上,就为知道破盾组长女儿的奇魂是什么。

  此时的宫廷大省,万明岛上,伟相殿内。

  此时的万明岛与往常一样的肃静。伟相殿内,鹤公爵对墨鞠的诊断已经结束,鹤公爵坐在墨鞠身旁观察墨鞠的情况,鹤公爵一声洁白古装,戴着有些许红色的白帽。

  科宁国王站在一扇木质纱窗前,望着夜空中即将落下的月亮,脑海中思考着今晚发生的怪异现象。站在墨鞠一旁的还有两名侍女,这两位侍女脸穿着基本一样,都是王室侍女服,一身淡黄,草绿搭配的丝绸服,两位侍女都是美若仙女般。无论是科宁国王,鹤公爵,还是两名侍女都在担心墨鞠的情况。

  两位侍女脸上表现得还有点惊讶,因为她们第一次看见剑骑大陆上的第一名医鹤公爵医诊过程。整个过程她们被鹤公爵独特的看诊方式和医术震撼。

  医学讲究四诊法,望诊、闻诊、问诊、切诊。望诊,看病人的是用肉眼观察病人外部的神、色、形、态,来推断疾病的方法

  。闻诊,是通过医生的听觉和嗅觉,收集病人说话的声音和呼吸咳嗽散发出来的气味等材料,作为判断病证的参考。

  问诊,是医生通过跟病人或知情人,了解病人的主观症状、疾病发生及演变过程、治疗经历等情况,作为诊断依据的方法。

  切诊主要是切脉,也包括对病人体表一定部位的触诊。是用手指切按病人的动脉处,根据病人体表动脉搏动显现的部位、频率、强度、节律和脉波形态等因素组成的综合征象,来了解病人所患病证的内在变化。

  鹤公爵采用的就是最简单的四诊法,鹤公爵的奇魂是灵兽——丹羽鹤。

  丹羽鹤本擅长攻击,还是最危险的毒。丹鹤公爵却把丹羽鹤往医治方面修炼,起初十分困难,但鹤公爵在一段奇遇后,从此修炼变得易如反掌。丹羽鹤最后更是成为稀有的灵兽,成为医治救人的神兽,丹羽鹤全身都有治病的奇用。

  丹羽鹤停在鹤公爵旁边,医诊全程,鹤公爵都没有睁眼。而是用通感魔法,将自己的意识转入丹羽鹤内,运用丹羽鹤特殊的医效来诊断。

  望诊,丹羽鹤的双眼望着墨鞠全身,鹤公爵的脑海里显现的是墨鞠全身的血液、经脉情况,并看不见墨鞠外部的伤势,鹤公爵脑海中的图像,墨鞠身上有瘀伤的部位则与其它正常部位不同。

  经脉中流动的是气血,有伤的部位会导致经脉中气血流动不同,据此便可以推断何处有伤势,与伤势轻重。

  鹤公爵从丹羽鹤传来的墨鞠经脉图像中看出墨相多是因撞击产生的瘀伤,最重的就是最后头部撞击给头部造成的伤势,因为墨鞠头疼全程在使用魔法,所以气血流失比较严重。

  一个望诊就包括了闻诊、问诊。望诊持续了一炷香,因为墨鞠修炼太高,鹤公爵要看清他的经脉流动需要很长时间,鹤公爵看得很全面,每一个细微的脉动都看得清清楚楚,这是医者仁心。望诊过程中,鹤公爵与丹羽鹤的身上都有着气流的旋动包围着,这起到保护的作用。

  最后的切诊,更有一般仙风。切诊时,鹤公爵依然没有睁眼。只见丹羽鹤的身上飘出一些羽毛,羽毛有规律的飘到墨鞠周围,

  悬浮一会后,鹤公爵用意念,使所有的羽毛街接触墨鞠的身体,所碰之处都是受伤之处,接触后,羽毛并向墨鞠体内输入一定的气血有助于墨鞠体内气血的流通。

  一番时间过后,鹤公爵见墨鞠体内的伤势都已经恢复,体内的气血也流动通畅,便取消与丹羽鹤的通感,慢慢的睁开眼。此时的鹤公爵很虚弱,消耗了大量的气血与念力。

  丹羽鹤也趴在鹤公爵身旁休息。一旁的侍女开始见鹤公爵闭着眼,有点轻视,但到了切诊时发生仙风般的场面,便被鹤公爵的医术所震撼。

  看诊结束后,墨鞠醒来,因为墨鞠感觉到了大陆上有一个超神的奇魂出现。墨鞠醒来坐在床铺边沿。

  “科宁国王,墨相醒了!”一位侍女朝国王说了一声。科宁国王听到马上走过来询问墨鞠的情况。

  “墨相,现在你感觉如何!”科宁国王问。墨鞠看见一旁闭目养神的鹤公爵,便明白自己受伤晕过去了。

  “多谢国王关心,臣已无大碍,多谢鹤公爵的医治。”墨鞠回答,并向一旁的鹤公爵拱手作揖。鹤公爵点头示意,没有多说,接着休息。

  “墨相,今夜你为何会有如此怪异的举动,今夜伟相殿前所发生的事已经惊动大陆......”科宁国王问。墨鞠也知道国王要向大陆人民解释今夜的事,而且自己也必须解释自己的举动。

  “请二为侍女下去,我与科宁国王,还有和鹤公爵有要事商量。”墨鞠下令后。两位侍女便出了伟相殿,伟相殿大门也自动关上。

  “科宁国王!今夜臣的举动想必与夜空中出现的紫、红异月有关。我年轻时查阅史书,并走访民间得知,大陆上不定期会在月圆之夜出现不同颜色的月亮,而不同的月亮出现后,当夜便回有一个婴儿降世,这名婴儿也将会是三大奇魔法之一的修炼者,他的本体将来会是神一般的存在,与常人的奇魂不同,所以,这种特殊的奇魂被称为、异月奇魂,因为臣的奇魂就是异月奇魂,而且奇魂是大脑的意识,所以能对此产生感应,但臣也没想到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墨鞠说到这自己就陷入了思考。

  听完墨鞠的概述。科宁国王和鹤公爵都产生了疑问。鹤公爵用意念传达了自己的疑问,传给了墨鞠的意识。

  “请问墨相,那今夜为何会同时出现两种不同颜色?”墨鞠回过神,继续说。

  “至今大陆上只出现过红色,橙色,蓝色,绿色四种不同的月亮,这四种月亮的出现都相隔上百年,据臣的推断,紫色与红色同时出现,并与上一次异月的出现相隔不到百年,说明大陆上将会有一场浩劫。”听到这,科宁国王便问道;

  “那这两名神世本体可有发动这场浩劫的能力?”墨鞠听了,思考了一会才回答,因为他也不确定。

  “臣也不确定,不过据史书记载,每次异月奇魂的出现,都会有一个变异奇魂伴随出现,这个变异奇魂同样出生在婴儿中。变异奇魂修炼的路好坏无法预料,但将来,可以与异月奇魂相庭对抗,同样是神一般的存在。所以异月奇魂的出现可以带来光明,也可以给大陆带来黑暗。”国王听了陷入思考。

  “我感受到了变异奇魂的诞生,在大陆的东北部,科宁国王,臣请旨去搜查变异奇魂。”墨鞠说完已经站在了伟相殿大门前。

  “好,墨相,孤下旨,命你全权接手此事,尽全力将变异奇魂与异月奇魂纳入王室,不行则尽力避免浩劫的发生!”

  科宁国王下达玩旨意后,伟相殿的大门打开,墨相腾身一跃,飞速的往大陆的东北部飞去,墨鞠根据脑海中变异奇魂出现而产生的意识振动,去寻找拥有变异奇魂的婴儿。

  伟相殿外,鹤公爵向科宁国王辞退后,回到自己的洞府,科宁国王也回到安川殿内。

  科宁国王和鹤公爵走后,伟相殿外的一侧的金柱边上出现一个黑影,这个黑影像是个女儿身。看了一眼各自离开的科宁国王和鹤公爵就消失在阴影里。

  万明岛在严肃的寂静中到了天亮

  万明岛的东面,剑骑大陆东部海面的一个小岛上,这个小岛属于大陆的附属岛,却不受万明岛的管辖。因为这个小岛被统眼组织占领,一直与大陆作对。之后这个小岛被改为梦人岛。

  万明岛的一个山洞前,有一尊女雕像。这尊雕像被雕得美若天仙。

  山洞很大,山洞里流出一条小溪。这个山洞位于梦人岛的最高峰上,在小岛的中心。所以溪流往四周流向大海。洞口站着统眼组织的统领——曲心。

  曲心从外表看不出具体的年龄,一身黑紫搭配的服装,怪异的草绿披风遮住了他大部分的容貌,仔细一看,会发现曲心的这件披风与那尊女雕像的披风是一样的,只是看不出颜色的区别。

  曲心已经成神,是大陆上第一个黑暗之神。

  曲心站在洞口,此时朝阳从东方升起,微微的阳光照入洞内,照在那尊女雕像的脸上,一切都显得很祥和。曲心看着阳光照在那栩栩如生的雕像上,感觉看见了真人,那位自己爱着,却不属于他的女子。

  曲心的心里回忆起无数往事,他便走到一把木琴前坐下,木琴上刻着

  “以心悦琴,琴意了了。——宿琴赠。”

  曲心谈奏起一首古琴曲《忆故人》,琴声一起,此座山峰充满了回忆,思恋的味道。曲子弹到一半,曲心背后出现一名女子。这名女子便是伟相殿的皇家侍女,之前照看墨相的女侍,并在伟相殿外消失的黑影。曲心发现了她。

  曲声一停,曲心怒吼;“你来干嘛,还要说几遍,我谈琴的时候不要来烦我!”一阵气浪揭衣而起。

  “父亲,夕儿知错了,夕儿有要事告知。”曲心听了这才平息,气浪也消失了。“说吧,什么事?”

  花夕是曲心的养女,虽然不是亲生,但曲心极其爱花夕,平时对花夕也很严厉,不管是办事,还是修炼。所以花夕的实力是整个梦人岛上,除了曲心,实力最强悍的。

  此时的花夕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但在万明岛上看上去是二十几岁的绝色佳人,这是一种曲心特有,传给花夕的意型术,大陆上独一无二。

  “回父亲,昨晚,夜空中突现紫红异月,大陆首相墨鞠,因此发生强烈不适,在万明岛上做出巨大响动。后,夕儿偷听得知,这与异月奇魂出世有关,还说到变异奇魂会给大陆带来一场浩劫.......”话音未落,曲心便消失在古琴旁,并传来

  “夕儿,为父知道了,我先走一步,你赶紧带兵前来......”听到父亲急促的声音,花夕楞了几秒,然后也消失在洞口前。

  曲心在黑暗中生存的亡魂的帮助下,很快就知道了墨鞠的行踪。科宁国王亲自带领上千人的剑骑大军从万明岛出发,鹤公爵也陪同,在鹤公爵意念与墨鞠的意识沟通帮助下,墨鞠与剑骑大军马上知道了此行的目的地是剑骑大陆的东北部,苏达行省的剑骑村。曲心也派统奇给花夕传信,告诉花夕目的地是剑骑村,花夕带领着几百人的统眼组织成员往剑骑村进军。

  两大军队看来必有一场大战了,这将是剑骑大陆统一上百年以来的第一次光明与黑暗的大规模的交战。

  此时的剑骑村是一片高兴的氛围,因为全村包括剑盾族人都在为破盾族长女儿的变异奇魂而高兴。

  破盾族长在父亲和长老那里知道了变异奇魂的源来。破盾族长的女儿是变异奇魂——双剑盾。原本破盾女儿是奇魂——雌雄双剑,但在降生时,那两道紫色、红色的光速让雌雄双剑产生了变异,另一个奇魂——双面盾不知从何而来在月光的催化下与雌雄双剑共同成为破盾女儿的奇魂——双剑盾。双剑盾并在月光的强化下,与破盾的女儿身体融合,附在她身体表面,成为了变异奇魂,她的身体坚不可摧,攻防兼备。但此月光含有黑暗的元素,所以破盾女儿身体里有黑暗元素的存在,长大后可能踏入黑暗。

  ......

  学校食堂里挤满了前来吃夜宵的学生。排着很长的队伍。

  “你看,叫你快点,这么多学生,又要等很久。”牧然撒娇的说,嘟着嘴。

  “牧然别生气,你看队伍不长,我们去站会就轮到我们了。”林戈指着队伍。林戈不想去插队。

  “算了,林戈我了解你,你不想插队,我看见一个学生我认识。”牧然往队伍走去。

  两人走了过去。到了一位男生旁边。

  “刘黎!帮我打两碗夜宵,可以吗?”刘黎时牧然的追求者,也是同班同学。牧然拒绝了刘黎的追求,两人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

  “食堂规定一个人只能打两碗,你自己排进来吧!”刘黎没多说,往后推了一步,让出了位置。

  “就等你这句话”牧然排在了刘黎前面,对林戈使了和眼色。林戈无奈的站在一旁。

  “嘿,小姑娘,插队可是不对的。”后面传出一个很不友好的身音。

  “说谁小姑娘呢?”牧然有点生气的转过头。看见了一个痞子打扮的男生。“呦,这不是有名的痞子,龙哥吗?”牧然轻蔑的说。

  此人名叫古海龙,也是高三学生,是学校里的混混,整天不务正业。

  “说你呢,贱人。”古海龙不高兴了。上节课刚被老师教训,一肚子气。

  “我操”牧然开口大骂。牧然也是个女汉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正准备上前扇古海龙一巴掌。却被一旁的林戈拉住了。

  “龙哥,怎么,最近又不安分了,忘了上次的教训了。”林戈出面了,自己的女人被欺负,怎么能看着不管。林戈和古海龙高二是有过节的。

  古海龙高二才转到这个学校,古海龙是来混时间,他父母在商界有点地位,古海龙将来肯定是子承父业的。他刚来就在学校找麻烦,谁不爽他,他就教训谁。古海龙想混出点地位。

  后来找到林戈头上。林戈是个稳重的人,不喜欢打架。却依旧早高二混的有名气。古海龙几次挑衅,林戈都忍了。林戈很讲义气。在学校有个拜把子的兄弟。古海龙吧他兄弟给打了,还当着全班的面和他兄弟的妹妹体分手,古海龙本就是玩弄感情而已。终于古海龙自讨苦吃,林戈为了给他兄弟找回面子,决定教训一下古海龙。

  林戈当时高二,在高三有个表哥,混得很好。所以林戈在高二没人感惹他,古海龙刚来,自然不清楚这些。

  林戈和他表哥一起就吧古海龙教训了一顿。那次古海龙吃了很大的亏,被打服了。后来一直没敢找林戈麻烦。

  古海龙想起了高二的事。没再多说什么,一脸的怒气。

  “你给我等着。”古海龙放下了一句狠话,转身离开了食堂。身后跟着几个高三的学生,应改是他收的小弟。

  “放狠话,谁不会,有胆就来啊。”林戈无所谓的说了一句。古海龙也听见了。

  “林戈,你真棒。”牧然异常的高兴,林戈是为她出头的。

  “没事了。”

  林戈和牧然很高心的吃完夜宵,回到教室继续上弟四节晚自习。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