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3:27:5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冬青一叶
  4. 7-

7-

更新于:2018-03-18 07:34:03 字数:16734

字体: 字号:
冬青一叶目录
共2章
  7.

  冬至过后,青岛的气温持续走低,说来也奇怪,今年青岛就没怎么下过雪,让人们不知不觉发现似乎少了什么。白色似乎就是冬天的代名词,但是少了雪花后,大地显得格外的孤单。

  传明裹着厚厚的大衣跺着脚走进办公室,屋里的空调嗡嗡作响,几个同事也早已各司其职,见传明进来,大伙凑到了一起。

  “你们不知道我们发现了什么?”A君兴奋的说。

  “对,传明,你猜他们发现了什么?”霄子跟着搭腔。

  传明倒了杯热水,

  “发现了什么?最好是有用的,我的耳朵已经快要冻掉了,要是再让我听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你们好看”传明开玩笑。

  “看,DV,在现场找到的。”A君拿出一部DV,看上去是高档货。

  传明来了兴致,

  “里面是什么?”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他们打开了DV,一开始是王一学安装完DV从石凳上下来的画面,之后就是他跺着脚等待。从画面的角度看,DV应该是放在乘凉亭顶部,像是藏在一段木头的后面,A君快进了视频,就在这时,视频里出现了一个人,从轮廓上看应该带着帽子。但由于是晚上,DV好像也没有调到夜间模式,所以看上去很模糊,不一会儿,视频里发出了声音。

  “你怎么来了?”

  “看看这个。”

  “你从哪弄到的?”

  之后,那个可疑的黑影突然袭击,王一学一声惨叫应声倒地。黑影并不慌张,在他周围踱来踱去,大概过了两分钟,他从乘凉亭的左侧离去。

  A君又快进,大概是过了4分钟的样子,那个黑影又出现了,他看上去慌张了不少,跑到死者身边蹲下来,之后慌里慌张离开。

  至此,再也没有人经过那个地方,后来可能是因为DV耗完了电量,录制就此结束。

  传明看完,略有所思.

  “我重新调查了世纪公园周围的监控录像,你猜,我们发现了什么?来看。”A君示意传明走到电脑前面。

  “我把监控录像复制了过来,看着。上次我们太大意了,竟然没有注意那个左下角。”

  传明眯着眼睛,聚精会神,只见在录像显示时间为9点25分的时候,一名男子从录像的左下角闪过,匆匆忙忙的上了一辆车子,经过放大之后,清清楚楚的看到,那是一辆丰田凯美瑞。

  “没错,那个人,是高达。”霄子接着说,“我也调查了从骏驰带回来的东西,没有什么异样。”

  “台历有么?”传明问。

  “对,好像是没有台历。”霄子回忆说。

  传明看着录像出神,他在思考着,好像想到了什么。“这会不会跟刘娟告诉我的那些事有关?”传明心里犯嘀咕。

  传明跟霄子从骏驰离开后就去了刘娟的家里。

  刘娟住的公寓也不错,紧挨着的是教师住宅,那些住宅是专门为青岛农业大学的教师准备的,听说,他们可以以很低的价格买到物超所值的房子,看来教师这个职业的确不错。不远处就是青岛农业大学了,住在大学附近,光安静不说,周遭碰到的人也大都很有涵养。

  刘娟听有人敲门,从床上坐起来,

  “谁呀?”刘娟一个人住

  “我是公安局的刑警,那天我们在骏驰见过的,有些事情想找你了解一下。”

  “马上来。”刘娟穿好衣服,开了门。

  传明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茉莉的花香,各种小的毛绒玩偶整齐的放在沙发上,女孩的房间就是漂亮。

  刘娟给传明倒了一杯水,之后一起坐了下来。

  “你跟王一学大学时候认识的?”

  “恩,大三的时候我们在一起上化学课,久而久之相互了解,就做了朋友。”

  “化学?通过你们现在的工作来看,你们的专业应该不学化学吧?”

  “哦,那是限选课,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自由选择,为的是凑够毕业学分。王一学很聪明,也很喜欢化学,他喜欢在实验室呆着,因为可以摆弄很多药剂,做很多有趣的实验。”

  “那他的私生活你知道多少?”

  “这个你们都问多了,我对他的私生活一点的都不知道。”

  “那他的兴趣爱好就是摆弄实验什么的了?”

  “他爱好很少,除了做实验,工作,应该没什么爱好。哦,他挺喜欢做运动的,不过这也不算什么爱好,只是比较注意自己身体罢了。”

  “那你觉得你们经理高达这个人怎么样?”

  “高经理?你们怀疑他?不可能,高经理人很好,不可能做那种事。”

  “那你对那些传言怎么看?”

  “什么传言?”

  “听说高经理有个年轻的妻子,跟我们差不多大,有人说他们关系不是很好。”

  传明突然将话题转向高达,刘娟脸上稍稍显露一丝不安。

  “这我不清楚,我在公司只做我该做的,从不听风就是雨,那样不好。”

  “但你还是听说了不是吗?”

  “是听有同事那么说过,不过我不相信。”

  “之所以不信是因为跟王一学有关吧。”传明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他并不仅是因为有人谣传高达跟死者是情敌,他觉得,高达从不处罚经常迟到的王一学,而且从其他同事那得知似乎高达有些许害怕王一学,再加上王一学写的情诗,所以,传明就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高达跟王一学的死有关。

  刘娟的脸上彻底的显露出了不安

  “这我不清楚。”

  “而且,刘小姐,你一直都喜欢王一学不是吗?”

  刘娟呆住了,她的心理防线彻底被摧毁了。其实,这些都是传明的自我揣测,他只是想碰碰运气。不过看到刘娟的表情之后,他就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揣测。“而且,你哭过吧?”传明看到刘娟稍微红肿的眼睛说。

  刘娟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当着传明的面哭了起来。

  “大四毕业时候,王一学追求过一个女孩子,但是被拒绝了,之后他就整天喝酒来消除痛楚,好几次还动手跟别人打架。就在那时,我发现我会情不自禁的去关心他,照顾他,我喜欢上他了。有天晚上,他喝了很多,我一直陪着他,直到很晚,我们一起住进了酒店,我爱她,即使他不爱我,所以,就在那晚,我把自己给了他。第二天,他清醒之后不知该怎么办。我就跟他说,没关系的,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可是这并没有让他感到安心,他更加焦虑不安,变本加厉的喝酒打架,后来都进了医院。最后勉强毕业,才慢慢把心态调整,但是,他的心态太极端了,他对所有人都冷眼旁观。虽然我们做了同事,但我心里还是挂念着他。现在他却……”刘娟快要泣不成声。

  “那个女孩现在是高达的妻子吧?那个拒绝王一学的女孩。”

  刘娟点点头。

  传明感到愧疚,因为他勾起了刘娟青涩却又无奈的爱情回忆,他自己也知道,被爱割伤的感觉,虽然不见血,但足以让一个人痛苦万分。

  传明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离开。

  现在想想刘娟的话,再加上现在的DV录像跟监控录像,传明认为,高达已经构成了充足的犯罪动机,是时候找高达谈话了。

  8.

  周六的早上10点左右。

  高达被警察带回了公安局。仁和居的其他居民见状都感到不可思议,高达那么好的一位成功人士,怎么会跟杀人犯挂钩?大家伙一致摇头,感叹现在的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高达似乎也预感到什么,心里也没了底,他发现,自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像今这样忐忑不安。

  “高经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传明问话。

  “什么?”

  “案发当时,你在什么地方?”

  “你们是怀疑我么?”

  “高经理,你最好如实的回答,我们之所以把你请到公安局来,就说明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跟这次案件有关。”霄子着急。

  “我在帝豪酒店陪客户。”

  “你记得那是几点的事吗?”

  “八点半左右。”

  “什么时候结束的?”

  “我也不记得了,我们吃过饭之后就一起去KTV了,忘了时间。”

  “那你能告诉我客户的联系方式么?我们想确认一下。”

  ……

  高达脸色难看,他知道,警察肯定查到了什么,他吞吞吐吐。

  “高经理,还是说实话吧,那晚你到底在哪?”传明有点不耐烦,并示意霄子把监控录像给高达看。

  “车子是您的吧?那个慌慌张张钻进车子的人是你吧,虽然从监控上只能看到很小的一块,但足以证明那个人就是你。”霄子觉得现在铁证如山,自然说话有了底气。他又把DV上的录像给高达看了一遍。

  “那不能怪我!”高达的声调都变了,变得没有任何主见。他经不住警察的严格追问。

  “那你为什么杀害王一学?为什么在杀害他之后又再次回到现场?”传明点了支烟。

  “我没有杀人,我到那的时候他已经死了。”高达快要哭了,虽然对面坐着的警察年龄都要比他小很多,但他也顾不上什么面子问题了。

  “证据都摆在这了,你还说没杀?”霄子有点不耐烦。

  “既然你没有杀人,为什么隐瞒你知情这件事?还有,你主动整理王一学的办公用品,又是想要隐瞒什么?”传明说,“死者桌子上竟然没有台历?据我所知,现在这是很多公司之间相互送礼品的时候,王一学是公司主管,自然应该很多货代公司船公司给他送礼品,而台历更是礼品中的首先。可是他的办公用品里面竟然一本台历都没有,肯定有原因吧。”霄子看看传明,这才明白一开始他单独问有没有台历这种事是有原因的。

  “因为,因为我在整理他的东西的时候,发现他在台历上记下了我跟他约在世纪公园见面的事。我不想被怀疑,所以就……但是我真的没有杀他。而且DV录像里的第一个人影根本不是我。”

  “你们约在世纪公园是不是要谈他跟你妻子的事?”

  高达很惊讶,但他别无选择,只能老实交代。

  “我妻子李穗跟王一学是大学时的同学,他曾经追求过李穗,但是被李穗拒绝了,直到他进到我的公司做到主管之后我才察觉他对我妻子还是念念不忘。我为什么对他的迟到漠不关心,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把他开除了,他就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近李穗,我不想那样,只好把他拴在公司,也好让我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那天我们去找你谈话的时候,你可没跟我们说这些。”

  “我以为没有杀人就不会牵连上我,我只想简简单单的生活,不想惹那么多是非。你们走后,我给我的妻子打电话告诉了她王一学被杀的事,当时我真的又害怕又高兴,因为我们夫妻再也不用被他纠缠了,但是人的确不是我杀的,你们相信我。”高达开始语无伦次。

  “我相信你。”传明说。其他的警察都惊讶的看着传明。“高经理,你可以走了,不过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们还会找你谈话。我们会去你那把台历取回,台历还在吧。”

  “在在,太感谢你了警察同志。”高达彻底放心了,因为终于有个警察相信他的供述。

  “为什么?”霄子很不高兴也很迷惑。

  “我们太鲁莽了,忽略了很多问题。看看DV录像就知道了。”

  “录像怎么了?”

  “第一个黑影是从乘凉亭的左边离开的,而第二个黑影是从右边进来。”

  “那又怎么了?他可以绕一个圈呀。”

  “你了解世纪公园的湖么?乘凉亭就在湖边,假如以乘凉亭为起点,围着那个湖跑一圈需要多长时间?录像显示总共是3分50秒,假设那个湖是正圆形,湖的直径就大概有800米,这样湖泊的周长就大约为2512米,这样算下来,如果凶手要绕个圈的话,他的速度必须在每秒10米以上。博尔特才跑10米四每秒,难道凶手是博尔特?”传明认真的说。在做的各位都吃了一惊。

  “还有,录像里面,第一个黑影没有在第一时间杀害王一学,而是说了一些话,之后才突然袭击。你们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内容:‘你怎么来了’‘看看这个’‘你从哪弄到的’。这些说明了什么?就像高达说的,他们是约好在世纪公园见面的,如果那个黑影真的就是高达,他们俩何必要说出那样的话。”

  “还有一些疑问,DV是谁的?为什么会安装在那个地方,而且那么准确的拍下了死者被杀的全过程?我们必须核对一下。”传明说完,站起来走了出去。不过,隐隐约约,传明觉得,高达似乎还隐瞒着什么。

  9.

  夜,沉到了海底

  凌晨的告别,撕裂了宁静,割舍下孤单

  错误是悠扬的葫芦丝

  让爱情谱写难以忘怀

  故事里的等待

  是月光里晶莹的泪珠

  缘起

  是黑夜潇潇心动的素然

  剧落无声

  怎奈是一曲悲凉

  思念远去的细细流水

  纤细的指尖却剪不断悲伤

  尽无奈,

  暗夜孤影婆娑

  我知道,

  这爱情,错在开始

  这夜,也会一直埋到黎明

  王一学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放弃追求李穗,爱情似乎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以至于追求变成了纠缠。痛苦的一厢情愿,只能在他的脑子里转化成一些悲凉的文字:夜,沉到了海底。李穗打开手机,默默的看着这些王一学博客上笔迹。这一段在很久之前她就看过,不过,李穗一直都生活在快乐幸福当中,当她抱着一种乐观的态度去审视这些文字,并不能真真切切的体会到王一学痛苦的感情挣扎。现在王一学被杀害,反过来重新体会一下这些文字,她知道,也许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的人就是王一学了。然而,爱情在这是世界上从来就不完美,残缺的感情往往会像扎在心脏里的弹片一样,让一个人心痛,而且从来就不可能被忘记。她爱的人是高达,虽然在年龄上有差距,但李穗的爱情观里并不存在这种差距。

  她把自己的这些体会告诉了小鱼。作为自己最好的姐妹,小鱼无疑成了她倾诉的对象。

  “这件事太突然了。”李穗侧躺在沙发上,头垫在小鱼的腿上。

  “会过去的,我知道你感到愧疚,不过你想想,这也许就是命运,是早早的就安排好的。”小鱼抚摸着李穗的头发。

  “他真的很喜欢我。”

  “我知道,不过你现在是高达的妻子,想太多也不好。对了,高达没事吧?”

  “哦,没事,警察搞错了。但是有一点我很奇怪,他去见王一学,并且看到王一学的尸体这事,为什么要瞒着呀。”

  “要是其他人也许就不会瞒着了,但是这是高达,你的老公,王一学是那个一直都喜欢你的人,这就是说无形中他俩已经是情敌了。高达要是说他在现场,那不很容易被怀疑是凶手吗?要我我也瞒着。”小鱼若有所思。

  “你还挺会分析的。”

  “是呀,最近遇到一个男生,是我的邻居,他很擅长分析,估计被他感染了。”

  “怎么?看上了?”

  “看上什么呀,就是觉得可以做朋友嘛。”

  “我觉得也是,别忘了你是有男朋友的哦。否则……”

  “打住,打住,我是不会去制造像你高达还有王一学这么复杂的感情麻团的,放心好了,更何况,展成对我那么好。”小鱼看着窗外,似乎想起了自己跟展成在一起的每一天,但她的眼神有些迷茫。

  “是呀,展成的确是个好男人。对了,他什么时候回来?”

  “年后就差不多了,他跟我说他们部队明年三月份会有一个任务,如果任务能够顺利完成,他就可以回家来了。”

  “是呀,回来好哇,部队生活很艰苦的。等他回来,你们可以先四处去散散心,好好的培养一下感情。”

  “我们的感情不用培养,他这个人,我从小的时候就认识他,他才不会把感情表露出来呢。”小鱼笑了,因为这个男人带给他的安全感让她无畏的面对了很多困难。

  就在这时,高达回家了。因为前两天被警察请了去,现在看上去情绪还是有点低落。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李穗坐了起来。

  “有点不舒服,回来休息一下。小鱼也在呀。正好,帮我疏导一下李穗,别让她老为那事操心。”高达很没有精神的样子,慢吞吞的走过来坐在沙发上。

  李穗撅着嘴巴,“还说我,你自己不还是放不下。”

  高达跟李穗是相爱的,虽然他们也都听说过了外面的风言风语,但是这并不能撼动他们坚贞的爱情。

  “那我先走了,你们两口子慢慢聊吧。”小鱼笑着告别。

  霄子曾经问过传明,录像一开始就显示王一学自己安装的DV,那为什么还要查DV是谁的?肯定是死者的呗。但是传明不以为然,他解释说:

  “我认为不是这样,你想想看,如果DV是死者的,为什么他不把夜间模式打开好让图像更加清楚一些?而且,我们查过,DV的夜间模式是坏掉的,他为什么要用一个夜间模式坏掉的DV去拍下那么模糊的图像?这未免太大意了吧。”

  听过解释的霄子觉得有道理,他仔细的收集了DV上的指纹,除了几个警察同事的指纹,也就只剩死者自己的了。霄子更加矛盾了,这就证明摄像机的确是王一学的。

  过了几天,案子陷入了僵局,虽然高达的嫌疑很重,但毕竟在传明的分析下慢慢的排除掉了,从高达那里取回的台历上也的确写着“晚八点世纪公园”的字样。

  传明使劲的吸了一口烟,看着桌上死者的遗物。除了从骏驰带回的办公用品,还有一些是从死者家里收集的案发当天一些或许能够提供线索的东西。

  这时,霄子匆匆忙忙的跑进办公室,上气不接下气,

  “出事了,高达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传明感到不安。

  “高达!”

  “什么?!”

  传明猛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跟随霄子来到了仁和居那栋高档别墅。

  房子外面围了很多人,都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什么。李穗穿着睡衣呆坐在沙发上,脸上挂满了恐惧,眼泪无声的滑下脸颊,刚刚画好的眼线也已经被泪水弄花。传明走进卧室,只见高达半裸着上身,脸色铁青,口吐白沫,四肢僵硬的紧绷着。在场的警察告诉传明,死者身上没有致命伤,双手紧握,把手心都抓破了,如果没有意外,应该是癫痫发作导致心肌梗塞而死。

  传明检查了一下卧室,走到吓坏了的李穗面前坐下。

  “跟我说说情况。”

  “他就那样一下倒在床上,开始抽搐吐白沫,然后……”李穗哭出了声。

  “那他是不是有什么疾病?”

  “没有,他身体一直很好。”

  “最近他心情怎么样?”

  “前两天因为被带到公安局去过,所以情绪一直很低落,但是这段时间他挺开心的,没有什么异常。”

  “今天有人拜访过你们吗?”

  “没有,除了送牛奶的。”

  “送牛奶的?”

  传明顺着李穗的眼神望过去,只见一名年轻的男孩怔怔的站在那里。他走了过去问道

  “你给他们送牛奶?”

  “哦对,我天天都会送牛奶过来的。”

  “那有没有发现死者什么异常的举动?”

  “没有,不过有一点我觉得奇怪,今天那么冷,高先生开门取牛奶的时候竟然裸着上身。看上去挺着急的样子,估计是怕冷,想早点返回房间吧。”

  “这样。”传明四处打量着,在正门的一个桌子上发现了那瓶没有开封的牛奶。

  简单了问了几句之后,传明能感觉到,这跟王一学被杀事件似乎有关联。

  过了不久,尸检结果出来了,让大家伙为之震惊:死者因食入定量的氰化钾中毒而死。

  中毒??

  传明看完尸检报告,叫上霄子飞也似的奔向仁和居,传明预感李穗有危险。

  来到别墅前面,门是锁着的,传明透过玻璃窗向里望。他顿了一会儿,跑到门卫那里,

  “请问,那栋房子的女主人你见过吗?”

  “你说李穗吧?她开车出去了,应该是去海都小区了,她跟朋友一起出去的。”

  “哦?你跟李穗很熟?”

  “我跟李穗是同乡,每次她出出进进我们都会聊上一会儿,这次发生这种事,对她打击太大了。哦,她那个朋友叫小鱼,就住海都小区,刚刚我们也聊了一会儿,估计是李穗不想再在这栋房子里呆着了,就暂时到朋友那住一会儿吧。”

  传明跟霄子赶到海都小区,从物业那里找到了小鱼的住址。

  “你好。李穗在这么?我们是警察,想找她了解下情况”

  开门的是小鱼,她往房间里看了看,转过头对传明说:“她情绪很差,不要问太多,请多给她点时间,谢谢了”

  说完,把门全打开,让传明他们进了屋。

  虽然王一学是被杀害的,但对于李穗而言,在她心里并没有留下什么对凶杀的恐惧。然而高达的突然死亡,让她真真切切的感到了惊恐,感觉死神就在她身边,好像是在某个角落用空洞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她。她躺在床上,脸颊上留着哭过的痕迹。传明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缕玫瑰花香轻轻的点缀着空气,沁人心脾。

  “李小姐,我们已经得出了尸检报告,高达是中毒身亡。请问今天早上他有没有接触过什么食物或者饮品?”

  “中毒?”李穗惊坐起来,又疑惑又害怕。

  “对,是氰化钾。按理说,一般人是搞不到氰化钾的,即使是医院内部的人,也要经过层层的批准才可接触氰化钾。我们的同事在现场也没有找到跟氰化钾有关的任何东西。”

  “不可能,我们家没有你说的那种药,我们两个人的身体很好,不要说氰化钾,感冒药什么的我们家也没有呀。”李穗很吃惊,语无伦次的说。

  传明知道,也许因为自己提到了医院,才误导了李穗以为氰化钾是治病的药品。

  “氰化钾是剧毒。”传明补充道。

  李穗彻底崩溃了,“那么说……”

  “没错,高达是被人投毒杀害。”

  “怎么会……,早上我们连早餐都没有吃,怎么就中毒了呢?”李穗已经不能自已,抽泣了起来,小鱼递给她两张面巾纸。

  “总之,李小姐,我们这次来主要是害怕你有危险。”

  “我……”

  “对,既然高达中毒身亡,我们不能排除你们家里某个位置应该还有氰化钾的残余,所以,我建议你暂时不要回家,我们会安排人对你家里的所有东西彻底清查一边。那么我们就不打搅了。”说着,传明跟霄子起身离开。李穗现在是悲伤恐惧交加,小鱼看在眼里,却也无能为力。

  传明他们出了门,才发现这栋楼里面所有的设施都是崭新的,新的楼梯,新粉刷的墙面,没有张贴小广告,更没有乱涂乱画。正要下楼,小鱼住所对面的房门打开了,走出一位文静个头高高的男士,鼻梁上黑色的眼镜,更加让他显得彬彬有礼,一双雪白的鞋子十分惹眼。传明跟他的眼神碰到了一起,

  “这人眼神好空洞冰冷哦。”传明心里想。

  那个男人对他们笑笑,扶了一下眼镜走下楼去。

  “你就听警察的吧,暂时先跟我住一起。”小鱼给李穗端了一杯牛奶过来。李穗完全没有胃口。

  “怎么会是中毒?”李穗似乎稍微有了一点理智。

  “你确定他最近没有什么异常的行为?”小鱼试探性的问。

  “没有,一点都没有,他最近心情很好的,还说过些天要带我去丽江呢。”李穗停止了哭泣,手里捧着那杯牛奶。

  “喝了吧,喝完好好睡一觉。”小鱼亲切的说。

  “你怎么看?”霄子坐在车后座上。传明拿了支烟点上。

  “查查高达的房子再说吧。”说着,发动汽车奔驰而去。

  10.

  李论回到了海都小区,一股兴奋劲还没有完全退去。今天是他们同学聚会的日子。当年毕业的时候,他们就一起约定:3年之后,同学重聚。像以往一样,他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一包牛奶,今天的慢跑让他感觉无比的自在,新鲜的空气,干净的街道,精神饱满的行人,生活充满了温馨。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聚会该穿什么是他必须要再三斟酌的。

  “休闲西装,里面穿个保暖内衣,内衣外配件格子衬衫,下身就穿深色牛仔裤吧,鞋子的话,是黑色好还是白色的好?”李论仔细的打量着摆在阳台上的鞋子。

  “黑色显得太庄重了,白色吧。”李论在心里面已经选好鞋子。

  他看看腕上的手表,时间快到了,得赶紧。他用过早餐,对着镜子仔细的审查了一遍,满意的笑了笑,他拿起桌上的眼镜戴好,不过那并不是近视镜,只是一种流行的装饰而已。就在这时,他听到对面邻居的门开了,他快步跑到门口,估计是急切的想要看小鱼一眼。但他并没有急着开门,因为他听到的是男人的声音。他看看手表,似有怀疑,心里不停的犯嘀咕:

  “这么早?会是谁?是男朋友么?是不是在这过的夜?”他越想越紧张,还莫名的有些生气。

  等他听到对面门关了后,他故作镇静开了自家房门走了出去。他并没有正视,但也能用眼睛的余光扫到是两个男人,确认之后,他看了看这两个人。

  “是警察。”他在心里做了确认。这两个人眼神犀利,一举一动都板板整整,而且,楼下面挺了一辆警车,李论基本都认识这栋楼里面的人,没有人是做警察的,也没有人开警车。所以,他敢确定,这两个人就是警察。他冲着这两个人笑笑,走下了楼。经过警车时,他向车里扫了一眼,在挡风玻璃下有一胸卡,照片上的人就是刚刚遇到的两人之一。这下他就更确定了。

  他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按照自己正常的步伐走,但他的脑子里却在剧烈的活动。

  “小鱼怎么会被调查?出什么事了?”李论心里想着。

  不知不觉他已经走到了翰源酒店的楼下。刚进门就听到了自己同学的欢笑声。

  “快看看是谁来了?”

  “哎呀这不是……虽然身体很瘦,但是头脑照样灵活,因为,真相只有一个!哈哈哈李论。”Y同学学着柯南的样子玩笑说。

  “你看看你们,个个混的人模人样。”李论融入进去,说说笑笑。

  酒菜都已经备齐,人也都来得差不多了。大家从大学谈到现在,当年感人的兄弟般情谊催落了不少眼泪。

  “大男人都别哭哭啼啼的。”T同学说。

  “对,说开心的,都谈谈自己近况吧”R同学接上

  “康康要结婚了吧?”

  “是呀,明年如果不是世界末日的话,我就结婚啦。”

  “不错哦,有家有室的,这辈子就基本安定下来了,不想我们,还在起步阶段”

  “是呀,从毕业那会就是起步阶段,怎么到现在还是起步阶段,这日子混的。”

  “听说V君弄上研究生了?”

  “不会吧,他学习那么差,能毕业就不错”

  “好像是家里面给找了一公司,很不错,跟中石化有关,公司直接给办了个研究生的证,而且是真的哦。”

  “哎,这世道。”

  “哈哈,行了,都一样。哎李论同学,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有吃有喝,什么都不缺。”

  “对象呢?”

  “还没呢。”

  “怎么,还忘不了那谁呀?”

  “怎么会,早就忘了。”

  “真的?听说她结婚了哦。”

  “哦?”

  “你还记得大二那年在咱们宿舍住的那个小伙子么?在我们那住了好几天?”

  “记得呀。”

  “就嫁他了。当初你还没跟E女好,那小伙子就是来追她的,对了,那时候你就开始喜欢E女了不是?我还记得当时他向你打听E女的事,还写了封情书,让你给参考来着。”这同学口无遮拦。

  “原来这样,她们挺般配的,都是一个省市的,又是高中同学,也算青梅竹马。”李论笑着,他的笑那么开朗,一点不自在都没有。

  “其实我觉得她嫁给你才是应该的。当时是不是你多想了?”Y同学说。

  “无所谓了。”李论想起了当初的她跟E女的对话:

  “今年过年去我家看看吧,见见我的父母。”

  “不去。”

  “为什么?”

  “就是不想去。”

  “总有个理由吧。”

  “还是不说了,以后再谈这个问题。”

  “你爸爸去过你那是吧?你跟他说了我们的事了不是吗?他有意见?”

  “不说了呢。”

  “没事,告诉我无所谓”

  “那你不准多想哈。”

  “不多想。”

  “我跟爸爸说了我们的事,然后他就问你的情况,我如实告诉他了,说你人很好,尤其对我很好,等说完,他又问我你家庭怎么样。”

  “你跟他说了?”

  “说了”

  “你老爸怎么说的。”

  “他说,我妈妈当年跟他的时候也是很苦很穷,妈妈跟着他吃了很多苦,他不想自己的女儿也先自己的妻子一样吃苦受累。”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

  “说话呀。”

  “”

  “你答应我不多想的。”

  “哈哈,我没多想,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我想一个人不可能在这么大的事情上违背自己父母的意愿吧。不过很多事还是要看我自己的。”

  “”

  李论从回忆中惊醒过来,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些简单的对白。

  “”

  这时,他听到大家又在谈论毕业聚会的趣事。

  “还记得那次喝酒吧,我们整桶整桶的喝。”

  “当然记得,喝完就打架了嘛!哈哈,那时候李论很英勇呀,成功荣获李铁拳的称号。”

  李论脸上掠过意思不安,不过大家都太尽兴了,谁也没有注意到。

  “还好意思说,赔了那么多钱。”李论笑着喝了一杯啤酒。

  “哎那伙计挺倒霉哈,连毕业照都没机会照。”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回忆让大家重新找到了自我,没有任何戒心的聊天,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

  聚会结束之后,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天也有些许黑了,李论告别了同学,感觉自己就像又重新回到了一种固定的生活模式,这种生活模式跟学生时代的生活是截然不同,他厌倦了这种生活。

  莫名的李论想到了小鱼,想到她的笑容,想到她的端庄,这让他心里舒服了很多,然而一个疑问一直缠绕在他的脑海里,今天早晨,警察究竟找小鱼干什么。虽然他猜个八九不离十,但他的个性就是任何事都要得到充分的证明。

  走回海都小区,小区的安静给了他心理上的慰藉。他来到小鱼家门口,敲响了门。

  开门的小鱼一身运动装,头发披散着,脚上穿着hellokitty的拖鞋。

  “是你呀。”小鱼微笑着

  没错,就是这种无拘无束的笑让李论感到从未有过的开心。

  “啊是这样,明天有部新电影要上映,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明天?我这有个朋友,她最近遇到一些事,我是想花点时间多陪陪她。”小鱼遗憾的说。

  “那好吧,不打搅了。”李论笑着说。

  李论回到家里,他心里面的疑问解开了。他现在可以确定了,警察找的,应该不是小鱼,而是小鱼所谓的朋友。

  传明回到公安局之后立刻安排人彻底的调查了高达的住所,结果一无所获,所有的地方都找不到氰化钾的痕迹。这就奇怪了,总不能高达自己体内会莫名其妙的产生氰化钾吧?尸检也说明高达当时的确没有进食,怎么会这样?案情就此遇到了瓶颈。王一学,高达为什么相继被人杀害?凶手是不是同一个人?死者两人除了是情敌,上下属关系,两人还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就在这时,霄子拿着几张照片来到传明面前。

  “看看这些照片。”

  “从哪弄到的?”

  “高达住宅,藏在婚纱照的后面。”

  传明端详着,照片上竟然是王一学跟李穗,从照片上不难看出,两人表情都很严肃,地点好像是佳家源下面的肯德基餐厅。桌上摆的是两个汉堡还有一些其他的小食品,还有一个小瓶子,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不过很精致。所有的照片上都标记了时间,是王一学被杀的前一天,也就是说,在王一学被杀前的一天,李穗跟王一学见过面。照片记录的是从她们进入餐厅一直到离开,从拍摄角度看,应该是偷拍的,不过相当清晰,拍照者肯定是摄影专家。那么,会不会是高达拍的?或者是高达安排别人呢?但之前在审问高达的时候,他明确表示,自己跟李穗的夫妻关系很好,相互信任,从不欺瞒,而且,高达也知道李穗不喜欢王一学,所以,他没有必要跟踪拍下这些照片。是高达说谎?这时,他把其中的一张照片反过来,发现照片后面竟然有血迹,霄子称已经查过血迹是王一学的。这不禁让传明回想起DV录像里面最后那个黑影蹲身下去的动作,也就是高达蹲身下去,为的就是拿这些照片?第一个黑影,也就是凶手让王一学看的是不是就是这些照片呢?高达有没有可能认识第一个黑影?他们会不会是雇佣关系?凶手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杀高达灭口呢?传明知道,这个时候,能够解开这个迷的人只有李穗了。

  下午2点左右,传明独自来到海都小区的小鱼家里。整洁的楼道让传明感到莫名的兴奋,或许是因为马上就要解开照片之谜的缘故吧。他正要敲门,突然听到小鱼家对面的房间里传来了弱弱的音乐声,传明也是喜欢音乐的人,一听他就知道那是一首谣传被诅咒的音乐,黑色星期天。这是匈牙利作曲家赖热·谢赖什在1933年谱写的歌曲。据说,黑色星期天是赖热·谢赖什和他的女友分手后在极度悲恸的心情下创作出来。由于歌曲中流露出慑人心魄的绝望情绪,数以百计的人在听了它后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并且被人称作自杀歌。现在很多人也都在听这首歌曲,很多歌手也都在翻唱这首歌,其中传明最喜欢莎拉布莱曼演唱的那个版本。想着,传明敲开了小鱼家的门。

  小鱼跟李穗刚才在床上聊着什么,见传明进来。小鱼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传明还是坐到上次来的椅子上,他观察了一下李穗,显然,李穗稍微化了一点妆,从她身上散发出一股玫瑰花香,跟上次一样。见她情绪稳定了一些,传明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了那些照片递给李穗。李穗疑惑的接过照片。看着照片,李穗一脸的惶恐。

  “这些照片拍摄于王一学被杀前的一天,这张照片上有王一学血迹,我们结合当时的录像判断,是高达从王一学身上拿走的。李小姐,你能帮我解释一下这些照片吗?这样的话,会对我们提早破案很有帮助。”

  “这是谁拍的?”

  “目前还不知道,上面只有两位死者的指纹。这些照片是在你家的婚纱照后面找到的。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高达拍的?”看到李穗惊讶的表情,传明推断李穗应该不知道照片的事。

  “不可能,这点我确定,高达跟我之间没有秘密,我跟王一学的事他都知道,他也知道我不喜欢王一学,他只是一厢情愿。所以,高达没有必要跟踪我并拍下这些照片。”

  “那案发前天,你为什么跟王一学见面?”

  “其实我不想跟他见面的,但是他说,说要跟我做个了断。当时我是挺害怕的,但是王一学告诉我,他不想再纠缠着了,只是想跟我见最后一面。”

  “所以你们就约在佳家源的肯德基见面是吧?”

  “嗯。”

  “当天有没有发现奇怪的事情?例如有没有感觉到被人跟踪什么的?”

  “没有。”

  “那你们都谈了些什么?”

  “没什么,他只是回忆了当初大学时候那些事。”

  “从照片上的时间来看的话,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不可能只谈大学的事吧?”

  “其他的,其他的就是说他有多么喜欢我,多么舍不得我,但是又不得不放手,就这些。”李穗回忆着当初的情形,现在想起来还让她感到不自在。

  “李小姐问一下,照片上的这个精致的小瓶子是什么?”

  李穗仔细看了看,沉思了一下

  “是香水,王一学送的,作为最后一次见面的礼物。”

  “哦”

  “他跟我说,希望我收下,想用的时候就用,也不要因为是我送的就心存忌讳,就当是朋友送的。”

  “是茉莉花香的么?因为我在你家里闻到过茉莉花香,你在家用过是吧?”

  “不是,是玫瑰花香。”

  “那,那你现在身上用的应该就是王一学送的那瓶香水吧?”

  “嗯。因为我觉得他既然以朋友的身份送给我,我就没必要故意不用,因为这样显得我很什么似的,我只想让一切看起来自然。况且,我也挺喜欢玫瑰花香。”

  “是这样。也就是说当时你们聊天时候,王一学并没有什么特别异常的举动或者表情是吧?”

  “记不太清了,应该没有吧,看上去挺自然的。”

  传明想,高达之所以拿走照片应该也是出于自我保护的动机。假设他没有拿走照片,等警察发现照片之后,结合当时高达跟王一学是情敌的谣言,警察肯定会怀疑高达拍了那些照片,或者是雇佣了某人拍了那些照片,而被雇佣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凶手。所以不管怎样,即使自己没有杀人,也有可能被当成是幕后指使者。为了自保,高达只有把这些照片带走。

  传明的大脑在快速的运转,他确定,王一学跟高达两人的死亡,肯定存在某种联系,是哪里漏掉什么了么?

  传明又问了一些其他小事情,问完之后就起身离开了。

  小鱼把传明送出门外,对面的歌声还没有停,是同一首歌,那首黑色星期天。

  “对面住的是一位很斯文的男生吧?”

  “哦,对,我们做邻居很久了。”小鱼看了看对门,脑袋里浮现着李论的言谈举止。

  “他的音乐审美很特别哦,哈哈。那就这样,抱歉打搅了”

  “没关系的。”小鱼告别了传明,又看了看李论的家门。她走到门前,敲了敲门。但是没有回应,估计是没有听到吧,小鱼缩了一下脖子,天真冷,她匆忙跑回房间,关上了门。

  传明走在路上,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下午4点25分,青岛的冬天在这个时间尤其的冷,这不禁让传明好好的裹了一下大衣。他路过一家理发店,对着理发店的玻璃看了看自己,这些年过的真是没意思呀,反反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想着想着,他又迈步往前走,这时,理发店里传出了音乐声。他想,今天的人们心情都怎么,到处是音乐声。这时一首什么歌来着,好像在网上老听到,

  “我曾经爱过这样一个男人

  他说我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我为他保留着那一份天真

  关上爱别人的门……”

  什么来着??哦,应该是叫香水有毒,哎现在的网络歌曲都是什么情呀爱呀的,歌词一点韵味都没有,这样的歌怎么还会那么火?不知不觉,传明也自己哼了起来。说到情爱,自己还没有找对象,也到了结婚的年龄了呀。但是因为工作原因,一直都没有考虑自己的事,父母也都是天天催个没完,也是,谁家的父母不想早点抱孙子呀……

  想着想着,传明突然停下脚步,脸上即惊恐又兴奋,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他拼了命似地往回跑去。

  11.

  小鱼听到一串急促的敲门声,她慌忙问道:

  “谁?”

  “是我,传明,刚刚离开的那个警察。”

  小鱼打开了门,传明慌慌张张的跑进门,

  “李小姐,你的香水呢?我是说王一学送给你的香水呢?是不是带在身上?能让我看看吗?”

  李穗被传明一连串的问题很激动的表情吓到,战战兢兢的从地上的包里取出了那瓶香水。传明拿在手里,打开瓶盖,闻了闻,一股浓浓的玫瑰花香像是要麻醉他的身体。

  “李小姐,我要把这瓶香水带回去化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瓶香水已经被下了毒!”

  李穗彻底被吓坏了,她吓得说不出话来,小鱼在一边更是一脸的恐惧。

  “怎么会?”小鱼情不自禁的说。

  “李小姐,我现在冒昧的问一句,高达出事那天早上,有没有亲过你?不要不好意思,我是为了破案,案件需要。”

  “……嗯,是。……”李穗吓呆了

  传明点点头,嘱咐李穗去洗个澡,把身上的香水洗掉,不管是不是下了毒,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传明回到公安局,差人化验那瓶香水。果然不出所料,香水里的确含有氰化钾。这个线索太重要了,这样,高达的死亡原因也就基本确定了。

  传明还原了案发现场:那天早上,高达想要跟李穗亲热,(据李穗最后的提供的线索,高达相信人在早晨的受孕几率是最大的,高达岁数也大了,期盼着能有自己的孩子)所以他脱了上衣,把已经化了妆的李穗搂在怀里,当然,李穗那天用了那瓶玫瑰花香水。这时,送奶的小子打断了他们,高达匆匆忙忙裸着上身跑去开门,也就是送奶小子所见到的,高达很着急的样子,还光着上身,不过高达之所以着急并不是因为天冷,而是自己的娇妻在床上等着。他跑回卧室,深情的吻着李穗的身体。但他并不知道,在亲吻李穗的同时,氰化钾也在不断的进入他的身体。

  完事之后,李穗去洗澡,由于洗澡的时候水声很大,并没有听到浴室外面的动静,直到她洗完澡走出浴室,才发现高达已经毙命于床上。之所以没有在现场找到任何线索,那是因为唯一的线索被李穗一直带在身上。

  高达被杀案件基本结束,经过调查,李穗并不知道香水被下了毒,故而不知者无罪。王一学送一瓶有毒的香水给李穗,无非就是他知道,这世上也就只有李穗的丈夫才会亲吻她,他恨高达,恨高达夺走了自己心爱的姑娘。所以他起了杀心。王一学的同学,也是现在的同事刘娟说过,大学时候,王一学很喜欢化学,喜欢弄一些药剂做实验,这样一来,他自然知道氰化钾作为毒药是再合适不过了。但是氰化钾有着浓重的气味,怎样才能让高达在闻不到氰化钾气味的时候服下这剧毒呢?所以,他选择气味更加浓重的玫瑰花香水,而且他不惜利用李穗,那个她深深爱着的女孩,更或者,这已经不是爱了。

  最终,警察针对高达一案做了以下判决:高达是被王一学下毒致死。而王一学也在高达死亡之前被人杀害,故而,也就无所谓凶手一词了。

  然而传明认为,这只是初步结果,高达一案应该是王一学案件里的一个环节,王一学案件的真凶目前还逍遥法外,很多谜团都没有合理的解释,他认为,这个凶手绝对是相当的聪明。而且,高达的确是王一学下毒害死的吗?太多的疑问还在等着传明去一步步解开。

  不管怎么说,案子能有这么个结果毕竟是一大进步,几个同事提议,一起到农业大学打场篮球赛,好好的放松放松。

  农业大学的篮球场分东西两个场地,东场的篮球架子稍微陈旧一些,还是用木板做的篮球板,但是平坦的沥青地面还是吸引了不少学生跟社会上的运动爱好者前来玩耍。西场虽然是新建的,而且篮球板都是用毛玻璃制作,由于地处荒凉,所以很少有人光顾,再加上是冬天,到西场打篮球的人就更少了。

  虽然天还是有点冷,但是传明他们热情高涨,站在大学的球场上摸着久违的篮球,就像重新回到了那拥有快乐时光的大学时代。

  打完篮球差不多下午1点多了,这个时候学校还没有放年假,很多学生也都背着书包,手里还抱着一些资料,估计是为考研做准备吧,或者是期末考试。这是一个拥有梦想的群体,传明看着他们匆匆走过,回想着自己当年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不禁心满意足,不过自己当初奋斗的结果怎样,但是他一直都享受着那些过程。

  传明回过神来,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向几个学生打听了一下经管学院的办公大楼。在学生的指引下,他来到了青岛农业大学的东门,紧邻长城路,在大门的南面是一栋新建的四层楼房,传明走了进去,一楼的大厅还挂着很多招聘信息,估计是刚刚举办完招聘会,大厅正对面是个计算机机房,里面整齐的摆着成百台的电脑。传明顺着左边的楼梯向上走,楼梯的左边是一间图书馆,听说里面珍藏着很多经济学著作供在校学生阅读。他一直爬了四层,终于来到了经管学院。他找到院长的办公室,敲了下门,但是没人回答。传明看了看手表,应该还不到上班时间。他稍显沮丧的想要离开。就在一转身的瞬间,他碰到了刘娟。刘娟很惊讶,传明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刘娟。

  “你怎么在这?”刘娟笑着说,不过她的笑很牵强,传明猜她应该还没有从王一学被杀的痛苦中完全挣脱出来。

  “哦,我来找一下院长,看看能不能查到些什么。”

  “我们经理被人杀了,公司也就倒了,现在我是无业游民一个,想回学校找之前的老师一起聊聊天。听说,杀害高达的是王一学?”刘娟很吃惊

  “目前来说,是的。”

  “你也是来找院长的么?”传明问

  “哦,对。他不在?”

  “恩,应该是还没有到上班时间吧。午饭吃过没?要不一起吃饭吧,我听说太阳城附近新开了一家麻辣香锅,一起尝尝去?”

  “这……好吧”刘娟笑着答应了。

  李论的心情不是很好,可能跟聚会有关,那次聚会让他想起了很多之前的事情,而那些事情大多都深深伤害着他。曾想邀请小鱼一起去看电影,但小鱼因为要陪朋友而委婉的拒绝了他,他的脑子都乱了,分析不出任何事情,只有呆呆的坐在电脑面前听着音乐:

  SundayisGloomy,

  Myhoursareslumberless,

  Dearest,theshadowsIlivewitharenumberless,

  Littlewhiteflowerswillneverawakenyou,

  Notwheretheblackcoachofsorrowhastakenyou

  Angelshavenothoughtofeverreturningyou

  WouldtheybeangryifIthoughtofjoiningyou

  GloomySunday

  这首黑色星期天是李论心情不好时必听的歌曲。就好像有人正在痛哭着跟他倾诉,就像是两个同时需要慰藉的人在用心交流,这让他感到有人还在乎自己。

字体: 字号:
上一章
冬青一叶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