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20 19:56:3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破八荒
  4. 第十三章 这小子欠揍

第十三章 这小子欠揍

更新于:2016-10-22 19:43:04 字数:3409

  半个时辰后,李坏总算是暂时完成了今天的采购,在殷纯儿的带领下,缓缓来到了东堂与西堂之间的大广场。

  这一会儿,许多外门弟子都结束了一天的修炼,缓缓走出两个东西两处练气堂,来到了中间的大广场上,许多那弟子,自然是一眼就看到了一袭白纱的殷纯儿。

  殷纯儿可是玉鼎宗内的第一宗花,女神级的存在,这些男弟子们见到他之后,自然都想借机会上去搭讪。

  其中,也不乏有些来自修真家族的纨绔子弟。

  但是,当这些人看到,殷纯儿的身后,跟了一位看上去极为眼生,修为又只有凝气三层的男弟子时,顿时心中都不怀好意地朝李坏瞥了一眼。

  就在这个时候,马三胖突然出现在了那一群纨绔子弟中间,叽里咕噜地给他们讲了一通在成衣店内发生的事情。

  当即,一名修为在凝气五层的纨绔子弟便朝李坏走了过来。目光中充满了不屑。这名纨绔子弟叫做李大熊,跟低阶饲兽场内的卜耀廉一个德行,都是长了一脸的酒渣鼻。

  远远的看上去,这人就十分的猥琐。

  就在刚刚,他悄悄找了一名女弟子,把殷纯儿给支开了。

  这会儿,李坏正一脸迷茫地看着两个练气堂内纷纷走出来的外门弟子,心里还在思索,从明天起,自己就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哪儿来的小兔崽子,还想打纯儿师妹的主意,不想死,就给我滚的远一点!”李大熊一声断喝,手里长剑一横,就把李坏挡在了人群的外面。

  李坏没想到这个酒渣鼻会这么直接,不过他的修为明显比自己高两层,于是只好舔着脸说道:“是纯儿师姐让我跟着她的,一会儿,我还要去她的洞府住呢。”

  其实,李坏已经看出来了,这个酒渣鼻就是吓唬吓唬他,并不敢真正出手,因为,有殷纯儿在,而殷纯儿的修为可比这个酒渣鼻要高。

  而且,李坏似乎也看出来了,这个殷纯儿的身份很不一般,一般的同门见到她,都会主动向她打招呼。

  刚刚,他之所以告诉这个酒渣鼻,他一会儿要去殷纯儿的洞府住,其实,就是想要灭灭他的威风。你嚣张个屁啊,有本事,你也住到纯儿师姐的洞府里边啊。

  气死你,把你气的喷血喷死。

  “呦呵,你个小兔崽子可真是大白天做春梦,发癔症发的还不轻呢,纯儿师妹可是我们玉鼎宗的第一宗花,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想住到纯儿师妹的洞府里边?真的是吹牛吹破天,快点滚开吧,再不滚,我可真要动手了!”李大熊面色一沉,把剑递到了李坏的胸前。

  李坏故意后退一步,假装十分畏惧的样子:“这位道兄,我真的没有骗你,你要是不信,现在就可以过去问问纯儿师姐,要是她说没有这回事儿,我立马就滚蛋。”

  李坏这么做,显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想要让自己彻彻底底地跟殷纯儿住进一个洞府里边,就要必须要让她明确的感受到,自己才进钟灵城,有许多高阶弟子都想欺负他。

  这样,就能再次唤起殷纯儿内心中强烈的保护欲,如奶妈一般地,将他拉到自己的怀抱里边。

  现在,李坏就等着那些一直对殷纯儿色心不悔的纨绔子弟们,此刻在大庭广众之下发难自己呢?

  他们越是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架势,纯儿师姐,就会愈发的想要保护自己。

  李大熊就是一个傻蛋,他刚刚的行为,其实就是在间接地帮了自己。

  “滚滚滚,你个小兔崽子,拿老子当猴耍啊,你让我去问,我就去问啊。”李大熊极不耐烦道。

  这个时候,李大熊朝身后一挥手,便又有几名纨绔子弟也都朝李坏这边走了过来,那架势,就像是困兽犹斗。

  这些人,一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们听马三胖讲了李坏如何取悦殷纯儿的事情之后,这一会儿,把李坏活活给撕了心都有了。纯儿师妹是大家的,你个小兔崽子还想染指。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你们……想要做什么?”

  “咱们可是同门啊,同门相残的事,传出去可是……”

  李坏看到这些人终于开始按照自己所推想出的情节,一个个摩拳擦掌,忍不住想要向自己动手了,心里边真是开心至极。不过,表面上还是装的一副怂包的样子。

  可是,等了半天,这几个家伙光是嘴上咋呼,却还没有真正出手的样子。李坏觉得他们一定是心中存有顾虑,害怕打了自己,会得罪纯儿师妹,因小失大。

  这怎么能行呢?

  不行,火候还不太够,还得再加一些猛料,再刺激刺激他们。

  “各位道兄,你们听我解释,那一次师弟我跟纯儿师姐长吻了三十息,全是师姐她自愿的。”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那竟然是……她的初吻。”

  李坏一脸怯懦,但是心里边却是痛快极了。这些家伙听到殷纯儿把初吻都献给自己之后,终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狂躁。

  虽然,他们惧怕因为暴打李坏,会因此而得罪殷纯儿,但是,这小子实在是太欠揍了,抢走了纯儿师妹的初吻,还要住进她的洞府,这……不行,废了他。

  一定要废了他。

  一阵如狂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终于正式上演。

  李坏在地上蜷着身子,虽然身体上在成承受着密集地暴打,但是已经悄悄在丹田提起了一道灵气,散布于周身。在体内形成了一道气罩。

  当别人打在他身上的时候,说一点都不疼,肯定是夸张了,但是,那种疼痛,实在是不算大。而且,跟他预料的一样,这些人就算真的对自己出手,也不敢出手太重。

  毕竟,他们还是畏惧殷纯儿的,万一把自己打成残废,殷纯儿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不过,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此刻,李坏暗暗地在心中偷笑,他知道,用不了多久,殷纯儿就会过来帮自己解围了。

  十余息后……

  “你们快住手!”

  “听到没有,李大熊,快给我住手!”

  殷纯儿见到李坏正在躺在地上,被一群纨绔子弟毒打,顿时脸色一沉,柳眉倒竖,从丹田内暗暗提起一道灵气,右手掐出一道手诀。

  “急!”

  一字出口,便看到一条红色的火凤,这火凤迎风见长,瞬时便将李大熊五人缠绕在一处。同时,一个飞身,跑上去将躺在地上的李怀一把扶了起来。

  那五个人被火凤缠绕到了半空之后,殷纯儿突然一收法诀,他们顿时便从空中落了摔了下来,此刻,正一个个痛的直叫唤。

  其实,殷纯儿所使出的火凤诀只是一种火属性的中级灵技,而且,她刚刚也只是使出了六成的威力。因为,毕竟是同门。她这么做,只是想略微教训一下这几个人。

  不过,即便是如此,现在,这五个纨绔子弟都好像是伤的不轻。从三五丈高的半空摔下来,不疼才怪。按理说,他们的修为都已经凝气五层了,不至于这么随便的就被殷纯儿的火凤诀给制服住了。

  但是,谁叫他们是纨绔子弟,这些纨绔子弟平日里的修炼,只是做做样子,他们在这里,花费精力最多的事情,就是调戏宗门内有姿色的女弟子。

  而他们凝气五层的修为,都是海量的丹药给喂出来的。

  若是换成五个勤于修炼的弟子的话,恐怕,刚刚这一仗,吃亏的肯定是殷纯儿。因为,英雄难敌四手的道理,大家都懂。毕竟,在凝气境和筑基境内,区区一个层级,反应在战力上的差别根本不大。

  这两个境界内,很显然,数量才是优势。只要勤于修炼,功底扎实,两个凝气四层修士,完全有实力战败一个凝气五层的修士。

  此外,在凝气境与筑基境这两个等级内,影响战力的因素还有好几点,可以分为两大方面。

  一个是内因,这个比较抽象,比如修士的心态、谋虑和应变能力。

  另一个是外因,比如符箓、法丹、灵器、灵宠、傀儡、事先布置的阵法等等。

  这两个因素,对于两个基础等级的修士,在打斗的过程中,影响极大。

  倘若这两方面运用得当,一个修为想要越两个层级杀人,并不是难事。

  (层级,指的是,一个境界内,比如凝气境内,凝气一层、二层、三层……直至九层。)

  (等级,指的是,修真者的大境,比如凝气境、筑基境、结丹境……问道境。)

  当下,李坏看着殷纯儿果断出手,将那五名纨绔子弟教训了一番之后,心中狂喜至极,但是,表面上却装出对他们五个极为关切的样子。

  “纯儿师姐,那几个同门刚刚只是误会我了,你可不要误伤他们啊。”

  而殷纯儿此刻火气正旺,正恶狠狠地看着李大熊和他身后的四名纨绔子弟,胸脯上的两团软肉气得一鼓一鼓的。

  好似一头发了疯的母狮子。

  “李大熊,以后我要是再看到你欺负你师弟,决不会再手软。”殷纯儿凤目一闪,脸色一沉,旋即拉着李坏,走出人群。

  “纯儿师姐,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李坏此刻明知故问。他其实已经可以从方向上判断出,殷纯儿这是要带他去新买的三级洞府。

  “傻师弟,当然是回洞府给你检查伤口啊。”殷纯儿故意提高了声音。她其实就是让人群中,正一脸仇视地望着李坏的同门听的。

  她就是想侧面的告诉他们,只要有她殷纯儿在,谁都不许欺负李坏。而且,她今天就是要跟李坏住到一个洞府里边。

  至于那些爱嚼舌头的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她殷纯儿一点都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