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11:1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破八荒
  4. 第三章 因祸得福

第三章 因祸得福

更新于:2018-03-16 15:29:06 字数:3758

  卜耀廉目送殷纯儿远去之后,折回头,便立刻凶相毕露,甚至还没等一路上风尘仆仆的李坏稍作休息,便扔给他了一把破扫帚,和一口大木桶,让他先去十三个兽圈里,挨个把里边的兽粪给清干净,清完之后,再用水给冲一遍。

  李坏看着面前的破扫帚和大木桶,便问卜耀廉,能不能等他先到木屋内歇息一个时辰,然后再去做这些杂活儿。

  “他大爷的,你是不是想造反啊,在这低阶饲兽场里,老子说了算,你最好不要给老子顶嘴,老子关心你是个新人,所以才让你一天只清理一遍兽圈。”

  “要知道,这里边的灵兽,每隔时辰就会拉一次屎,你要是不听话,我就让你每天清理十二次,你信不信?”

  卜耀廉朝李坏狠狠地瞪了一眼,他的表情,可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在这一刻,另外两名杂役,也都如狗腿子一般,摩拳擦掌地站在了卜耀廉的两边。大有一副随时要将李坏暴打一顿的架势。

  李坏哪里还敢再耽误事儿,立马拿起面前的大木桶,还有那把破扫帚,如兔子一般,朝木屋后边的兽圈里跑去。

  一边跑,一边在心里暗暗地骂这个一脸酒渣鼻的猥琐男。骂他将来生小孩儿不长屁股眼,骂他将来生小孩儿生出来一只灵兽。

  第一天做杂役,就受到这些老油条们的不公平待遇,李坏心里边自然不爽。

  他强忍着刺鼻的恶臭,钻进了第一个兽圈里边。

  这个圈里饲养的是三眼灵猪。

  这三眼灵猪和低阶饲兽场内的其他十几种灵兽一样,都是体内蕴含了少量的灵气,而它们却没有丝毫的修为,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和还没有进阶到凝气一层的修士一样。

  走进三眼灵猪的兽圈之后,李坏的身上很快便沾满了猪粪,然而,他并不在乎这个,仍旧忍着刺鼻的恶臭,用一把木铲,一坨一坨地,将灵猪的粪便,全部装进了木桶里,然后再一桶一桶地,将粪便提到兽圈外不远处的,一个巨大的粪堆上。

  此刻,卜耀廉和另外两名杂役,正偷偷地躲在一旁,嘲笑一身猪粪的李坏。

  “他不是骗纯儿师姐说,他之前给地主家掏过大粪吗,现在就让他好好品尝一下清理兽粪的滋味。”

  “他不是着急想要见殷纯儿师姐吗,就让他带着一身猪粪去见吧。”

  “他不是喜欢在殷纯儿师姐面前耍嘴皮子吗,就让他对着一群灵兽去耍吧。”

  ……

  李坏听不到这些人的讥笑,因为,他此刻正在专心地清理刺鼻猪粪,他每铲起一坨猪粪的时候,都会在心中告诫自己,自己一定不能和卜耀廉这三个杂役一般见识,自己要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修炼凝气卷上。

  只要自己修为进阶到了凝气一层,到时候,很自然的,就可以摆脱这三个庸俗的家伙,尤其是那个一脸酒渣鼻的猥琐男。

  卜耀廉。

  他大爷的,真是不要脸。说一套,做一套。太可恶了。

  李坏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记忆力超强,过目不忘。

  如果说他有资质的话,李坏觉得,这就应该算是自己的天份了。

  刚刚和殷纯儿一起在路上的时候,他虽然只是快速地将凝气卷翻阅了一遍,其实,他就已经将凝气卷里边的内容,一字不落地记在脑海里边了。

  此刻,他表面上看着,是在清理兽粪,其实,也是在偷偷地按照凝气卷中,所记载的心法,进行修炼。

  “凝气入体,汇聚丹田,经脉通畅,凡垢必出……”

  一开始,连李坏自己都感觉,这种行为似乎有些愚蠢。

  因为,一般情况下,修士们若是要修炼内功心法,都必须盘膝而坐,屏气凝神,眼观鼻,鼻观心,暗暗运转奇经八脉内的各种气路。

  半个时辰之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或许是体内的那个奇异的存在,开始响应自己的运气调息了,它竟然也参与到了李坏的修炼之中。

  更令李坏奇怪的是,在他体内的气路运转的时候,这些三眼灵猪的粪便中,居然冒出了丝丝的灵气,沿着自己的双手,通过双臂,通过气脉,一只汇聚到了丹田里边。

  这一次,虽然那个奇异的存在,也将丹田内的灵气吸走了,但吸走的并不是全部,而是在李坏的丹田内,残留了将近三分之一。

  就是这三分之一的灵气,在李坏的丹田中,在凝气卷心法的作用下,开始悄悄凝结,最后,居然不再向丹田之外溢出。

  这对于李坏而言,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但是,表面上,他自然不能表露在脸上,万一被卜耀廉还有另外两名杂役发现,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来阻止自己修炼。

  很快,李坏又在另外十二个兽圈中进行了尝试,虽然这些低阶的兽圈内,所饲养的灵兽种类不同,但是,它们的粪便中,却都或多或少,蕴含了一定量的灵气。

  就在李坏清理这些粪便的同时,其实他已经悄悄地将这些灵气给釆吸了。

  其实,李坏自然非常清楚,若是离开了体内的那一处奇异的存在,但靠他自己的话,他一定是做不到的。

  等李坏将这十三个兽圈内的粪便,全部清理完一遍之后,天已经黑了。

  李坏在附近的一个小池塘内,美美地洗了洗浑身的泥垢之后,回到了木屋。

  这一会儿,劳累了一天的李坏,自然特别想躺倒木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啊,然而,跟他预料的一样,床,早就被卜耀廉和另外两名杂役占住了。

  他想睡床,门都没有。

  甚至,他连睡地板的资格都没有。

  刚才,他刚在地板上铺好自己的被褥,正准备躺下,就被卜耀廉三人一把抓起来,扔到了木屋外边。

  “你个小兔崽子,一身臭粪儿,想把大爷熏死啊,快滚出去睡!”三人揪住李坏的衣领,便将他扔了出去。

  李坏最后只好来到木屋外边,在屋檐之下,简单地打了个地铺,蜷了蜷劳累了一天的身子,快点睡下。

  次日,天色尚早,还没有一点点亮光的时候,李坏就被卜耀廉和另外两名杂役给踢醒了。他们要李坏现在就起床,去为灵兽们准备饲料。

  这个时候,可正是睡觉睡得最舒服的时候,但是,李坏毕竟是睡在别人的屋檐下边啊。他只能揉揉眼睛,爬起身子,按照卜耀廉所交代的方法,到仓库内为灵兽们准备饲料。

  等到饲料准备停当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而卜耀廉和另外两名杂役,这会儿还在美美地睡着大头觉呢。

  对于新来的这名杂役,他们实在是太满意了,按照卜耀廉的吩咐,李坏几乎是一个人将低阶饲兽场内的杂活儿,全部给做完了。

  原本,卜耀廉以为李坏肯定会累趴下的,因为,这些活儿,根本就不是一个杂役可以完成的,尤其是清理兽圈内的粪便,在李坏来之前,他们三个几乎一个月,还不去清理一次呢。

  原因很简单,太臭了。

  而且,这些灵兽们,每个时辰都会拉一次大便,他们怎么清理的及呢?

  这个新来的杂役也太能扛了吧!

  他们又怎么知道,李坏釆吸了兽粪中的灵气之后,体内的骨骼血肉,已经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他的体力和精神,正变的一天比一天强。

  光阴似箭,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去了,一转眼,李坏来到低阶杂役处,已经快到两个月了。

  这一日清晨,天色还没有大亮的时候,李坏如往常一样,一边为灵兽们准备饲料,一边悄悄按照凝气卷口诀与运转的方法,不断地牵引着丝丝气息,在体内的奇经八脉中,做周天运转。

  突然之间,李坏感觉自己的周身,突然闪出了一道白光。于此同时,李坏的周身,也沁出了白色的污垢。

  这一刻,李坏感觉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扩张,甚至,自己体内的骨骼和血脉,都似乎发生了悄然的变化。

  “凝气一层!”

  李坏强行压制住内心的喜悦,放下手中的活计,悄悄跑到经常去洗澡的小池塘内,美美地洗了一个澡。

  直至东方的天际大亮的时候,他才从池塘内钻了出来,在身上闻了闻,再也闻不到一丁点兽粪的臭味儿了。

  李坏悄悄地回到了木屋前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铺盖卷,在木屋前边的石桌前坐下。

  直至又过去了半个时辰,木屋的门才打开了,第一个走出来的是卜耀廉,他伸了伸懒腰,美美地打了个哈欠,揉了揉双眼,发现李坏这会儿居然没有去兽圈里边喂灵兽,而是坐在石凳前边偷懒。

  卜耀廉顿时勃然大怒,正要开口大骂,却发现,不远处,殷纯儿师姐正如个欢喜雀跃的小燕子一般,步行朝木屋这边走来。

  殷纯儿今天穿的是一件水蓝色的束腰长裙,袖口很宽,但却裁剪得非常合身,领口非常低,胸前的一对儿玉兔子露出了一大半,一头乌黑的秀发,从雪白的脖子上,垂直落在在她的纤腰间。

  她一仰头之际,两个包裹得紧紧的玉兔子像要裂衣而出。

  或许抹上了脂粉,殷纯儿的俏脸粉红,一张小嘴上的两片红唇更是娇艳欲滴。

  一副娇弱弱的样子,看上去真是诱人。

  尤其是她平日里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娇嗯的声音,也很令宗门内的男弟子痴迷。

  “恭喜你啊,耀廉师弟,今天一早,我便收到了杂役处执事的传音符,说是咱们钟灵山低阶饲兽场里,有一位同门进阶凝气一层了。”

  “我一猜,这人肯定是你。”

  “因为,如今咱们低阶饲兽场的四名杂役中,数你来的时间最长,都快十年了吧。李坏师弟才来两个月,肯定不会是他。而另外两名杂役虽然来得时间也有五六年了,但是他们都没有你勤奋。”

  “耀廉师弟,师姐知道你是一个上进心很强的人,尽管当初跟你一起来做杂役的师弟们,有的现在都已经进阶外门了,不过,你最终还是没有让大家失望,进阶凝气一层了!”

  “你一定不要着急,修炼这种事儿,可是急不来的,师姐相信你,总有一天,你一定会超越他们的。”

  “还有,进阶凝气一层之后,你就可以凭着身份令牌,到宗门的宝阁中领取一件宝贝了。”

  “一会儿等你在宝阁领完宝贝之后,一定不要乱跑,师姐我会在中阶的饲兽场门口等你的……”

  “怎么了,耀廉师弟,为什么师姐看着你的脸色,咋这么难看啊,是不是最近练功过度,生病了啊,怎么一个劲儿地打哈欠啊?”

  “看见没有,李师弟,以后一定要多跟你卜师兄学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