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3:54:2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灵印传说之神迹
  4. 第一章 楚煜

第一章 楚煜

更新于:2018-03-17 21:55:34 字数:4290

字体: 字号:
  我们的人生如此悲壮,只能像一个被判死刑的囚徒一样一步一步的走向刑场,但是,我们还可以选择在这个世上路一下一些只属于我们的东西,没有遗憾的死去。

  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任何人是永恒的,纵使是神也一样。任何一个强大的生命在历史的长河中都会消亡任何一个卑微的生灵通过了死亡的考验后都能变强,而后他们会留下只属于他们的永恒的传说。

  圣域北域深处的某处密林中,一少年正盘膝坐在块光滑明亮的大石头上,周围有些细小的光源以一种极度散乱的排列方式覆盖在他的周身,持续半晌过后他的身体就变得更加红润起来,皮肤表层也开始泛着若隐若现的淡淡白光只是随后便很快消散了。两旁的树在微风的轻拂下落下了片片焜黄华叶,那些落叶在风中飞舞着,美得凄凉,最后又落入不远处的溪流中被水冲走,脆落的生命,身不由己的生命。不一会儿他醒过来摇了摇头叹息道:村里其他的孩子的天赋也很普通,也一样是十六岁却最差的都达到了启灵境六重天的境界,而我却还才启灵境二重天,或许自己真的是个废材吧。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眼中露出的是无尽的惆怅与无奈,而此刻也已是余辉落落,他拾起脚边的装买了药材的篮子喃喃自语,该回家了,不然又该挨父亲骂了。

  落日的余晖洒在天山的古道上,两旁是来往的行人以及普通人家的商铺或摊子,巡逻地城主府士兵时不时收取些商贩们的好处。少年背着竹篓低头向自家走去。两旁的行人看见他来都不由得挂着笑意,眼中露出鄙夷的神色,像是在看着一头正在表演猴戏的猴子。

  “这个就是那个外来者的儿子吧。”

  “呵呵十六岁了却还才启灵境二层太不正常了吧,是不是受到过什么诅咒”

  “他老子很强的,我曾有幸看过他出手,啧啧,那实力简直**,只可惜生出了这么一个没用的儿子。”

  “算了,不说了还是离他远点好,当心他把霉运传染给我们。”

  少年空洞涣散的眼神中没有一丝神采,以至于看不清他眼瞳中的眼白,只有死一般的灰色,这一切的一切他早已习以为常,只是那般漠然的神色背后隐藏的那一丝不甘被何人无视了,被他人无视了吗,被神无视了吗,还是被命运无视了。

  少年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向前走去,萧瑟的秋风中少年的背影显得有些苍凉,步伐迈得异常沉重,脚下像是绑着两块千斤巨石,但少年却没有一点停滞不前,即使这将会是一条不归路我也将头也不回的走下去。

  “这不是楚煜吗,境界突破启灵境3重天了吗”。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走了过来,这个人他认识是镇上的灵器商人刘业的儿子叫刘芒,实力是启灵境刘重天。后面又走出来两人随声附和道:“芒哥,就别打击人家了,他启灵境二重天都还没稳定下来呢,哪来的冲击第三重天之说。”随后又是一阵刺耳哄笑,这样的事经历了多少次了他已说不清了。

  但是,终有一天我会让他们都闭嘴的,会让一切曾经凌驾于我之上的人都被我踩在脚下,楚煜在心里默念道

  他依旧没有理会,继续向前走着,刘芒却在后面不依不饶的大喊:“要不我陪你练练,只有多锻炼才能让境界更快提升。”说完便带着其他两个围了上来。

  “那我也来陪你练练吧,帮你提升提升境界”话音刚落,一个身着白衣,长发飘逸,身材如标杆般笔挺修长,鼻梁英挺,眉似刀削的少年怒视着他们,刘芒三人一见到他便拔腿就跑,那白衣少年脸上闪过一丝轻蔑之色:“哼!就凭你们几个的实力,想跑?”他正要追上去,楚煜却一把拦住了他。

  “一群狗而已不必理会,有朝一日我会靠自己的力量让他们叫不出声来的”。那人回过头来笑了笑:“我明天会去天尘宗新人选拔赛,你去不”。楚煜满脸诧异,林家与天辰宗虽同为北域边塞五大势力之一,但实力却比天辰宗要强得多,甚至堪称北域边塞五大势力之首,而你堂堂林家少主林峰却要跑去天辰宗当一普通弟子,你脑袋被驴踢了吧?林峰一脸严肃的望着楚煜:“我去那有些事处理记着帮我保密,你明天到底去不去。楚煜的眼神顿时又黯淡下来嘴角带着一丝自嘲的笑意:“到时我去看你的精彩表演就行了,选拔赛还是算了吧。”那人一个瞬息之间便远在数丈开外了,向楚煜挥了挥手:“那随你,我先走了,明天见”。

  楚煜转过头继续向家的方向走去,夕阳下照射的像是一条无限延伸没有尽头的路,也许以后这个方向他将用一生去眺望。

  天山镇最偏僻的一座有些破旧的房子前,一中年男子正坐在椅子上闭目沉思。楚煜走了过去身体有些颤抖,眼中充满了敬畏,小声地道:“爹,我把药材采回来了。”说完他便继续向屋子里走去,就在此时中年男子却开口道:“回来了啊,又躲山里吸取灵气强练体魄了吧,跟你说了多少次,你不适合当一个御灵者,你再怎么努力不会有结果,还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免得将来一事无成。”楚煜没有理会直接向屋里走去,只是眼中多了一丝晶莹。

  任何人否定我都没关系,为何连你也否定我。

  只是楚煜没有看见,在他走后中年男子紧握拳头用极度低沉的声音吼道,都是那鬼东西害的.

  楚煜静静躺在床上,他仰望着天空,皎洁的月色照在他脸上,露出了一张青涩稚嫩且满布怅意的脸颊,为何他人可以,我却不可以,这就是天意吗?

  不,在这世上能够掌控着自己命运的唯有自己,纵使是神是天都没有资格否定自己,楚煜起身向外面走去,眼中是从所未有的坚毅:“爹,明天我去参加天山门的新人选拔”。父亲面无表情的说,镇上的任何一人都比你强,你去了也只会丢人现眼。楚煜满脸坚定,就算如此,我还是要去,任何事不去尝试都不有结果。父亲脸上顿时有了一丝不悦,你命中注定不适合修炼。

  楚煜紧握双拳涨红脸大喊道:“所谓的命运,不过就是一群不愿努力的人用来红哄骗自己的谎言,命运永远都不是用来禁锢自己的理由,而是用来让自己打破的。”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向房里走去既然已决定,便不再退缩。

  父亲这次没有阻拦他只是望着楚煜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和惆怅,叹息道:“先祖啊凭什么你们无法做到的事,却要我的儿子来偿还。”

  天还没亮楚煜就不动声色地离开了家,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一轮新月高高挂在空中,皎洁的月色覆盖在周围的树木上,像是打了一层霜。等他到小镇广场的时候他却发现广场已经聚集了一些人了,看来有不少人比他还在意这次选拔!也许是因为太困了他直接睡着了,等再醒来时广场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林峰向他打招呼示意让他过去,楚煜每次还没踏出几步就被挤了回来,林峰大吼了一句:“给老子让开。”众人一看是林峰都只能悻悻而退,却也有不少人议论纷纷。

  ‘‘居然是林峰,堂堂林家少主还去天辰宗’’

  ‘‘天辰宗在北域边塞排第五,他家排第一,他却还去天辰宗。’’

  ‘’不知道,兴许脑袋被门夹了,吃错药了。’’

  随后广场高台上走出一老者,他先是打量了一番众人随后大声喝道:“安静,再有喧哗者直接驱逐出场。”被老者这么一喝全场顿时安静下来,接着那老者便提高声调宣布道,

  ‘‘第两百零一届天辰宗新人选拔赛开始,本次选拔不看你现在自身实力多高,只看天赋,大家只需将手放至启灵碑上等待光柱亮起就行。第一个,张二狗开始。’’那人刚将手放置于启灵碑上,原本普通得像一块毫无特点的石头般的启灵碑立马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

  ‘‘张二狗,天赋等级地级,淘汰’’。

  ‘‘下一个刘三,开始’’

  ‘‘刘三,天赋等级地级,淘汰’’

  ‘‘下一个刘青云,天赋等级天级,入选’’

  经过这么一番筛选,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被淘汰了,最后只有十个人入选,那老者摇了摇头叹气道:“这些年来我们不断降低标准,入选的弟子却越来越差,数量也大大减少,真不知道以后该真么办。”正当他自言自语时林峰却走了过来他略带笑意得打量着众人:“让我来试试可好。”老者顿时一惊:“林大少,我们天辰宗与林家关系一向不错,我们举办选新人选拔赛对你林家应该没什么影响吧。’’林峰头也不回就直接跳上了高台,望着众人淡淡的说了句:“我真想加入天辰宗学你们的身法灵技,好像也没有规定我林家少主不能加入你天辰宗吧!”那老者估计也是被气昏了头,却又不敢驳了林家的面子,直接吼道,随便你。

  林峰站在高台上将手往启灵碑上一放,整个大地大地都开始摇晃起开,随后一道紫色的光柱直冲入云霄。

  台下的人议论纷纷:‘‘白绿红黑金紫,地天皇尊圣帝”

  ‘‘居然是帝级,林家要大兴啊。”

  老者的脸上尽显担忧之色,望向林峰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他才不信林峰是想加入天辰宗,他先是对身后的门人低声道:“日后防着一下这小子,省得他耍花样。”随后又故意提高声声调;‘‘还有什么人想试试’’。林峰站在台上向楚煜喊道道:‘’你也来试试吧’’。楚煜笑着道:“算了,我天赋肯定不咋高,还是算了吧。”这时人群中有不少人笑着说:“看看,还是我们楚煜有自知之明。”那个老者不认识楚煜,他在心里盘算着,这小子即然跟林峰关系这么好,想来也不会是什么无能之辈,而且他既然来参加选拔赛,应该还不属于任何势力,我只要先让他加入了天辰宗,林坤那家伙到时也不好再跟我争,就算是林家的奸细只要给他足够好处,想要让他背叛也不是不可能。

  ‘‘少年你上来试试,只要你上来,这块石头便能帮你开启只属于你的命运之门’’

  只是什么时候会关上,也将不是任何人所能决定的了

  听到老者这么说楚煜顿时有一种冲上去的冲动,林峰望着楚煜的目光,不由的一怔——从所未有的坚定,台下依旧是无尽的谩骂与嘲讽,但楚煜依旧还是大步走向高台。

  就算注定只能被淘汰,我也要无愧于心。

  楚煜将手往启灵碑上一放,立刻便爆发了一阵比刚刚还大的动静,台下的人们顿时露出惊慌之色,望向楚煜的眼神渐渐变得忌惮起来,随后便升起了一道绿色光柱但很快又变成红色,接着又变成黑色,金色直到紫色便停了下来。

  ‘‘帝级天赋,又是一个帝级天赋’’

  ‘‘帝级好像就是最高级了吧,一下两个帝级天赋会不会不太正常’’

  ‘‘这楚煜不会是作弊吧,至今为止他也才启灵境二重天的实力啊。’’

  但是没过多久启灵碑又发生了变化,光柱又无情的变成了白色,随后而来的是更加肆意嘲笑和更加恶毒的谩骂,就连那些被淘汰了的人也在放肆的狂笑,全然忘了他们自己也只是地级天赋。楚煜叹叹了气,怅然的望了望天空,依旧是乌云密布,本该光芒万丈的太阳还是没有释放出只属于它的光彩。林峰安慰他,别介意,我相信你将来一定能成为名动千古的强者。楚煜笑了笑,我从来都没想过放弃,我不认为天赋就能代表一切,我只相信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努力。

  老者满脸失望,过了一会才开口道:“今夜子时我们将开启由北域边塞五大势力轮流守护的天山密藏,到时整个天灵境以下的强者都可前来参加,至于能否有收获就要各凭本事了。”

  林峰拍了拍楚煜的肩膀,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现在太阳都还没落山,离子时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先回去准备下。”随后两道身影便消失在夕阳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