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3 16:20:1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雪域剑
  4. 第一章 缘起

第一章 缘起

更新于:2018-03-18 17:32:42 字数:2112

字体: 字号:
  千年雪域千年剑,当年一剑尘封,遗落天涯。

  雪色盖不住天边的火烧云,燃烧的大火肆意燃烧在大地,雪峰之下一切皆为荒芜。点点血斑洒落在天际,白色锦袍残破不全地挂在嶙峋的山石上,袍子上残破的腾云图腾记载着曾经的荣光。只是一瞬,灰烬,尘埃吞没了那个雪域世家,短短一瞬,甚至都没有等到宗主和三大世家的援助。毁灭的恐惧蔓延在整片雪域,宗主看着眼前的大火与浓烟,眉头紧锁,良久,转身,冷峻的眼神扫过三大世家密密麻麻的军队,迷雾跳上他的双眼,他的心愈加深邃。轻轻地,“云家,没了”声音却击打着一层又一层的空气,渐渐远去,响彻整片大地,雪域为之一震。

  一阵骚乱,惊恐的眼神,颤抖的身躯,崩溃的精神,雪域上所有的人都浸泡在畏惧中,仿佛是即将被泡入药酒的蛇。

  所有人都知道云家的实力,所有人都知道收到云家求救信号后军队赶到的时间,所有人都知道眼前那片荒芜曾经的辉煌,所有人都知道云家的无影无踪,所有人都知道一瞬的毁灭的意味,所有人都知道,都知道······刀仿佛已被死神架在雪域每个人的脖子上。

  所有人都不知道谁毁灭了云家,所有人都不知道云家的抵抗为何无效,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场莫名的毁灭背后有什么阴谋,所有人都不知道,不知道······等死的过程往往比死更可怕。

  风家的记载:见云家火烧云信号,警报响彻,疾风士到达云家,用时一瞬。见满目荒芜,大火蔓延,云家已毁。血迹斑驳雪峰,洪流与“红”流相交,不见一人,衣衫破落,散于山石,仅余依稀腾云。本家遍搜山岭,未寻得一丝生气。天涯死寂,不见星宿白虎。上古神谕遗失,众人皆惧,谓之天神愤。

  雨家的记载:见火烧云,雨落一瞬,雨花士到达云家,火光漫天,人迹绝影,血影斑驳。云家成员革灭殆尽,满目尘埃,仅余半抹腾云。神际决无踪,白虎陨落天际,谓之不祥。众人畏惧,皆以为神愤毁云。

  岩家的记载:火烧云后一瞬,岩纹士抵达云家,火龙吐珠,云家全灭,尘埃漫天。红莲绽放,白虎陨落,上古神际不知所踪。苦寻雪峰,未得一丝生机。西方守护星陨,神谕遗落,众人皆恐,曰神愤。

  雪域之巅

  风·雨·岩三大世家当家人与宗主面色严肃。偌大的宫殿中四条人影显得特别孤单,没有别人能听到他们的谈话。

  “云家一瞬毁灭,西方白虎星的封印也随之解除,我们却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军队已经骚动了。······”

  “我们需要撤退,这景象略恐怖了,军队会受不了的······”

  “神际决心法的遗失无疑雪上加霜了,由此及彼,另外三大世家亦不安全。······”

  “······我已经分不清你们谁是谁了,能不能一个个来啊·····”宗主面部表情有点僵硬,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云家的毁灭已无法挽回,我们······谁?”

  风门的手在空中一捏,气流翻转,空间扭曲,手上出现一支箭型镖。镖的装饰很华丽,只是尾端雕有一朵绽放的莲花,精细的雕工,栩栩如生,但出现在镖上,未免过于累赘了。镖上一行小字:轮回已然开始,晃眼已是千年,不如归去,不如长眠。

  良久,月亮已然升上天际,伴随着一丝微风,轻轻地在地上洒下点点清冷的光。月晕绕月,斑驳竹影。漫天星光,犹如磨好的珍珠粉不均匀地洒在芝麻糊中,大自然总是个奢侈的主。没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也没人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更没人知道他们接受了怎样的神谕,人们知道的只是,他们出来后就撤兵了,如平常一样,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云家”这个雪域曾经顶顶大名的家族,仿佛从来都没出现过一般,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了。自然,他的毁灭也没给其他人带来任何影响。那荣光的腾云标志,陷入漫长的沉睡,它在雪域的记忆里,独自饮着酒,醉卧暖阳。

  雪花多年纷飞,渐渐覆盖了那斑斑血迹,焦土不再,纵然那块土地依旧荒芜,人们的记忆中也不再有那耀眼的图腾“腾云”,它变成了人们约定俗成的禁语。时间缝合了那被火光撕裂的雪域大地,弹指间,十年踪迹,草长莺飞。

  雪域村落

  “我不管你知道是他做的,还是你不知道是他做的,还是你知道我知道是他做的,还是你不知道我知道是他做的,也不管你是不是认为我知道是他做的之后不告诉你,还是认为我本来已经知道是他做的后认为你不知道是他做的······”云澈一脸奸笑,“请复述。”对面的几张脸有点扭曲,他们应该是正在极力思索处置云澈的方法。很显然,他们不知道“染色质高度螺旋会变成染色体”如此高深的生物知识,但是他们的表情说明即使不变成染色质,只要云澈能被高度螺旋,他就算变成条蚯蚓,他们也高兴。

  不远处有双眼睛正看着这群孩童斗嘴,但他显然对孩童之事没什么兴趣,他喃喃着“轮回,轮回,轮回,不如归去,不如长眠,归去,长眠。”

  天涯深山

  一把剑在微微颤抖,四周浓雾封锁,剑尖朝上倾斜,指着天际的某一个地方,有人或许会知道,那是当年白虎的位置。山中传来阵阵叹息,“轮回,轮回”。

  不远处,一抹微光始终照射着一块冰晶,上面隐约地显现着一个婴孩,一条华丽的项坠垂在胸前,小手小脚扑腾几下,身边光与影相互交错。缓缓地,他睁开了眼睛,那眼睛明亮如琉璃,平静如湖水,看着他的眼睛,仿佛置身琉璃湖畔。

  突然,那澄澈的眼中,跳起两朵火烧云,那光耀眼地令人无法直视······

  轮回,才刚开始,已有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