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3:57:4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王富曲传
  4. 第二章 风波

第二章 风波

更新于:2018-03-17 17:02:30 字数:2096

字体: 字号:
  “三弟,你放心吃吧,我们还有不少银子。”只要三弟没事就好,虽然他看起来让人有些迷糊,柳含烟答道。

  听到还有不少钱,王富曲也不客气,叫小二来几个拿手好菜。

  时值天黑不久,吃饭的人比较多,大厅里只空有一张桌子,三教九流的人都混迹于中。

  “三弟,今天怎么想着要吃拿手好菜。”柳含烟望着王富曲,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想吃东西了,就吃,得把身体养好,我们还要找大哥。”王富曲没了往日的嬉皮笑脸,淡淡的说着。

  “好,说得好,吃好了,我们好找大哥。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找到大哥,我们还有两年的时间。”天下太大了,只有两年的时间,万一找不到大哥或是找到大哥时,已经过了两年,那该怎么办,柳含烟心里着得很,可是要找人还得慢慢的找,他们又没有明确的地方,还好观音菩萨给了他们一个大致的位置,说大哥就在江南,可江南的地方也不小,两年时间也紧巴巴的。

  “各位大爷,小女子路过此地,献上几曲拙曲。”一个年轻女子,淡眉薄唇,颇有几分小家碧玉。

  有欢呼声,有催促声,那女子仿佛见惯不怪了。她选择的是一个角落,坐在一张小凳子上,一曲淡淡哀伤的曲子随着她的纤纤玉手飘向整个大堂。

  “声声哀叹,字字叹息。”王富曲低声道,她那纤细的身影在灯光中晃动象江河中的一叶扁舟。

  “没想到强盗也懂音乐。”不用说,和王富曲唱反调的是柳含烟,他说话可不象王富曲那样遮遮掩掩的。

  “流氓还可以有文化,强盗为什么不可以懂音乐。”王富曲一点都不象以往那样恼怒,而是反问道。其实在当代,人最怕什么,不是恶人,而是最怕流氓有文化。

  听到王富曲没有和他抬杠,柳含烟也没有再说的兴趣。

  “大爷听曲是寻开心的,而不是这种要死不活的曲子。”那女子一曲未,已经有人出来反对了。只见一个面脸横肉的男子大声的喊着。

  有人出头,就有人附和,再接着就是起轰。

  可那女子却没有理会,依然默默的弹奏着,仿佛一切都与她毫不相干。

  “小二,叫她走了,既然来了又不愿意让大爷们开心。”说话的还是那个满脸横肉的男子。

  “姑娘你走吧。”店小二婉言相劝,说到底他也是一个打工的,吃人家的饭就得做该做的事,可是这个姑娘的确有些冤了,一支曲都弹了好久,这样白白的走了还没拿到一个子。

  几声急促声过,那女子完成了这一曲。

  “各位大爷,请捧个场。”那女子并未出去,而是一桌一桌的走过去。

  “小二,你没听到话吗,叫她出去,就这样来想要钱。”面脸横肉的男子摆明了不想给钱,而那女子也只是例行走走,对于得到多少钱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不是有过这样一句话,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本来听这种曲子就有很大的随意性,看着自己的情况,随便给上一点。

  这女子虽贫,却依然很坦然,靠双手劳动所得,没有卑微,琴音如人。

  “姑娘,对不住了。”小二还算通情打理,都是穷苦人出身,有些人还是不望本的。

  轻叹了一口气,那女子就要转身离去。

  “姑娘等等。”一点碎银飞了出去,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轻轻的落到那女子手中的小盘子里,王富曲发现自己身上还有不少银子。

  “多谢这位公子。”那女子施了一道福。

  “姑娘不必客气,这是姑娘应得的。只是声声哀愁,我见尤怜。”王富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那女子神色一正,“我道谢公子,还望公子自重。”

  古人和现代人可不一样,王富曲马上醒悟过来,刚想说话,已经有人插过话了。

  “小子,你给了银子,可人家可不领情。”面脸横肉的男子说话阴阳怪气的,还不时的盯着那女子。

  而柳含烟则站了起来,给那女子施了一礼,“姑娘,请见谅,我三弟唐突了。”

  “公子不必在意,告辞了。”女子说话不卑不亢,步法依然很从容。

  王富曲含笑而起,没有理会那男子的话,而转向那女子,“公子二字愧不敢当,只是听了姑娘的曲子有些感慨罢了,让姑娘误会,在下失理啦。”

  “公子不必介意,我本漂泊之人,今闻公子听音解律,实在难求,它日有缘,在为公子献上一曲。”说完径直出了客栈。

  “别走呀,”那一脸横肉的男子看到那姑娘不管不顾的走了出去,把气发到了王富曲身上,“你这小子那么爱多管闲事,今天我就让你看看爱管闲事的后果。”

  “是吗?”王富曲的脸上挂着淡的笑意,“就凭你。”他可是愁着怎么施展法术和武艺,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这下好了。

  “三弟,他们是凡人,对凡人施法术违反天条律例。”柳含烟一听王富曲的口气,马上阻止,他这三弟可是很冲动的,少不了得多约束。可此王富曲非彼王富曲,他只是想着玩玩,根本不会听柳含烟的话。

  “那天条律例只会约束大哥,可没说约束我们,况且也该给这人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什么叫众生平等。”王富曲说得满不在乎的,可他也没主动动手,一直在等对方出手,只要那横肉的男子一向他动手,他可一定会反击。在以前性格弱些就算了,现在换了下活法,可不能再那样生活着,得有个新的生活,虽然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事,可路见不平,仗义执言,总不为过吧。

  王曲富说得很小声,可字字进了柳含烟了耳里,可他也没办法,看王富曲的样子也不会主动生事。

  可就在王富曲的话才刚说完,就有人不知道死活,那横肉的男子突然来到王富曲身旁,右手一个虎爪,抓看王富曲的脖子。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