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1:05:4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爱若一夕别似聚离
  4. 第一章 开始

第一章 开始

更新于:2018-09-07 13:42:48 字数:2968

字体: 字号:
  纤细的指尖划过琴键,激荡起优美的声音。

  偌大的音乐厅里,聚光灯下,坐在钢琴前的身着黑礼裙的少女,宛若精灵。

  裁判们频频点头,显然是十分欣赏。但,听众席的角落处,黑暗中,一个少年?确是无奈得苦笑,摇头叹息。

  一曲终了,少女来到场中,微微提起裙摆,欠身致谢。

  在一阵欢呼声中,主持人拿着奖杯上台,少女兴奋的看向一个方向,但见到的仍是一脸淡漠的父亲,不由得一阵失落。

  “究竟怎么做才能让父亲高兴起来呢?”少女强颜欢笑地接过奖杯,很是失落。

  角落中,闪光灯一闪而沒。

  “不公平!”后台阶梯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喊。

  众人看向那里,只见一个发丝微乱,小脸通红穿着蓝礼裙的小女孩正双手撑在微曲的双腿上喘着气。

  “我还没参赛,她凭什么得奖!”小女孩指着少女质问裁判。

  “是你自己迟到,怪不得别人。”裁判整理着面前的东西,看都没看她一眼。

  小女孩张了张口,但终究没说什么,双眼微红地转身,就欲离去。

  “我邀请你与我再比一次。让听众来决定奖杯的归属。”少女开口了。

  小女孩停下了离去的脚步,不可思议地看着朝她微笑的少女。裁判们相互交换了眼神,又看了眼正以淡漠眼神看着他们的市长,少女的父亲,在小女孩期待的眼神下不得不点头应允。

  琴音再次响起,舒缓且柔和的曲调让原本闹哄哄的大厅逐渐安静下来。

  突然,原本平静下来的众人又躁动了起来,是琴声。

  “很微妙的变化呢,但是却改变了整首曲子的风格,很厉害呢。”

  “这首是《小夜曲》吗?怎么会如此欢乐!”

  “啊,比起听惯了的曲调,这种创新更好啊。”

  “看来胜负已定,那个少女只会机械的弹奏,我们可不是那些裁判啊。”

  四下都在谈论,但少女并未听见,她已完全沉醉于这音乐中。

  “这,这是平静舒缓的《小夜曲》吗?为什么这么欢乐?虽然好听但肯定得不到认可啊。”

  一曲终了,少女从震撼中醒来,却发现对小女孩的赞美声充斥着整个大厅。

  少女看向父亲,见父亲那淡漠的表情竞罕见的缓和了许多!

  “我也要用琴声来表达自己的心意!”少女握紧了拳头,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在开始弹奏之前,少女再次看向父亲,确定不是自己看错了,才轻呼出一口气,按下了琴键。

  “咦?!”阴影处传来惊疑的声音。

  “这…”

  “好棒!比刚才那个女生还要好!”

  “没想到啊,这个机械地弹着曲子的少女,竟然也会弹地如此自然。”

  小女孩看着台上宛若精灵的少女,眼中充满了憧憬。

  少女听到大家的惊疑声,很开心,于是再一次用眼角的余光看向市长的方向,却见他面若寒霜。

  她惊恐地睁大眼睛,双手忘了弹奏。正在大家奇怪的时候,少女起身了,直接走向了后台阶梯处,那离去的身影更像是落荒而逃。

  市长好像很生气,闭着眼在座位上不言不语,压抑的气氛瞬间笼罩了全场。

  主持人见情况变得糟糕起来,立刻拿着奖杯走上台,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个,由于是约定,所以请大家帮忙投票,那么,喜欢离去的那位许尤恋小姐演奏的大家请起立。”

  死一般的寂静。

  恋躲在阴影处没听见有人站起的声音,不禁全身颤抖。

  主持人见没人起立,冷汗直淋。

  “人家可是市长的女儿啊,这些没见识的家伙,这次死定了,死定了!”主持人在心中哀嚎。

  “那么,喜欢王蕊小姐演奏的大家请起立。”虽然知道了结果,但话还是要说完,只不过她的声音不自觉地变小了。

  一百多号人,起来了一大半。

  主持人理了理情绪,笑着将王蕊请上了台。

  “恭喜你呢,小姑娘。”主持人笑着将奖杯放进王蕊手中。

  小女孩呆呆地看着奖杯,一时无法相信,直到发现她在发呆的主持人轻抚她的头她才反应过来。

  “我成功了呢。”她眯着眼笑着,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

  “切!人家一开始就弹的比你好,只是可怜你罢了。”

  一个小男孩叫嚣着,似乎与她相识。

  “就是就是!”旁边几个孩子附和着。表情言语都幸灾乐祸,还有一丝不屑的嚣张,或许还有不甘的嫉妒吧。

  恋想冲出去为她辩解,但一想到父亲的模样,她又退缩了。她满脸歉意的看向台上仍保持微笑但眼眶却已氤氲的蕊。不由得把她和自己对比,强颜欢笑之下,都只为了得到肯定,但我们都没有得到肯定啊!

  “至少,她为了梦想而努力,不断前行。”

  在那群孩子快把蕊弄哭时,一个声音从阴暗的角落传出。

  手机屏幕发出的光,将他的脸照的惨白。

  少年关上手机,一步踏出阴暗区。

  穿着休闲装的黑色短发少年微微勾起嘴角,这一幕倒影在台下少女的眼中无疑是十分帅气的,尤其是那眼神,充满了自信。

  见少年踱步上台,保安正欲上去阻止,却被一名裁判拦住。

  “这个少年…”裁判眉头紧锁,似在苦苦思索。

  蕊一直盯着少年,看着他从阴暗中走出,笑着踱上舞台,来到她身前站立,然后蹲下,轻抚她的脑袋。

  “你为什么而弹奏呢?”少年笑着却很认真地问道。

  看着少年的双眼,似乎散发着魔力,认蕊莫名自信。

  “为了传达我的心意!”蕊兴奋地回复。

  “那,你传达到了吗?”少年又问。

  “嗯?”蕊和躲在暗处的恋同时一惊。

  “你想哭,为什么?因为被人指责却没人站出来肯定。那又是为什么?”少年的笑容已被严肃取代,现在的他倒像是一个说教的老师。

  蕊后退一步,疑惑且害怕地看着少年。

  见蕊害怕了,少年苦笑着摇了摇头。

  “因为你犹豫了。”少年站了起来。

  “曲音能反映演奏者的心情,你快乐,曲子就轻快,你忧伤,曲子就低沉,你享受,曲子就轻灵。”少年来到钢琴边,手指划过黑白琴键,听着琴音,他笑了。

  “因为某种原因,我放弃过钢琴,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少年露出了忧伤的表情,指尖停在了琴键上。

  落寞且孤单的背影让人莫名心酸。

  “我不能让你步我的后尘。”少年转过身来眯着眼,笑着说。

  “嗯?”闭目良久的市长听着少年的话,略感疑惑,于是睁开了双眼。

  市长惊讶的看着少年,那音容笑貌竟与她有七分相似。

  少年发现了市长的失态,朝其微微一笑,旋即坐下。轻闭双目,呼出一口气,按下了第一个琴键。

  市长皱着眉听着这首《小夜曲》。

  并不低沉的音色却带着无法拒绝的压抑感,就像是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中无法呼吸一般;机械地单调重复,就像千年不变的水,缓缓滴落,冰冷且苦涩。突然,音调轻快了起来,就像是冰冷的房间中照进一缕阳光,令人解脱,然而,这轻快仅持续了不到十秒,缓慢低沉的音调,无比悲伤,像极了葬礼时的配乐。

  市长张了张口,却并未发出任何声音,唯有两行清泪从脸颊滑落。他再次闭上了眼,他仿佛看见了,暗无天日的狭小的重症病房中,挂着葡萄糖的与少年七分相似的美妇。

  少年停止了演奏,全场寂静,都陷入了悲伤中。

  “小丫头,加油哦,别让五线谱束缚了你的手和心。”少年离去了,仅留下一句话与一场令人难以忘怀的演奏。

  裁判苦笑着摇头。

  “我年轻时曾认可了一位天才,没想到十二年后却又否定了一位天才,我到底还是被金钱所折服啊。”裁判不禁感慨。

  “那位少年是?”保安弯着身子问道,显得十分恭敬。

  裁判轻拍保安的肩膀,柔声说道:“别让年少的自己在别人眼中显得卑微,年少就当轻狂。”

  说完,他就径直走向了大门。

  保安笑了笑,直起了身,竟比裁判还高。

  “那么,他是谁呢?”保安追上去再次问道。

  裁判打开大门,站在微暗的天空下,看着将落的夕阳,轻叹一声,落寞地说:“十二年前的天才少年,半月神音,许云飞。”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