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4-23 23:29:35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进化与毁灭
  4. 第一章 应该是梦

第一章 应该是梦

更新于:2017-02-25 17:51:07 字数:2161

字体: 字号:
进化与毁灭目录
共1章
  第一章:应该是梦

  “偷什么懒,啊?他妈的找打!”

  x城某个工地上,一个面目狰狞的工头正在对着那些老实巴交浑身汗臭的工人怒吼,他手中拿着一根粗木棍,鼻孔朝天地在工人身边走过,要是看谁不爽,直接一棍子打下去。要是谁敢还手,这一个月的工资准泡汤,所以,工人们一般都是采取忍气吞声,毕竟这么一天到晚辛辛苦苦地工作都是为了那一点点微薄的薪水,扛扛就过去了。出于这种情况下,工头倒是爽了。一些工人甚至为了免除这种额外的体罚,向他交纳“保护费”。于是他便每天去找那些没交“保护费”工人的麻烦,封就是其中之一。工头经常以各种借口来修理他,工头那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任谁看了都有一种想拍死他的冲动。

  “啪!”

  一声清脆的木头与肉体接触的声音之后,封再一次感到背上的皮肤传来一阵熟悉的火辣辣的剧痛,紧接着是工头如泡沫摩擦玻璃般尖细的嗓音传来:

  “妈的!狗日的小白脸!”

  工头已经不止一次这样无缘无故地用木棍拍他的背部了,每一次他的背都要又青又紫地肿上好几天,这次他心中的火气实在忍无可忍了,于是一把抄起身边用来铲水泥的大铲子就想朝工头脑袋上用力甩过去。

  突然,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一个壮汉,飞起一脚踹在封的小腹上,封受到这出其不意的一击,整个人摔在旁边的一堆水泥中,狼狈不堪。

  封认识这壮汉,他平时里很少说话,只顾埋头干自己的活,以前还以为他挺老实的,也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人。

  那壮汉低眉顺眼地走到工头身边,看都不看一眼地上的封,满脸堆笑道:

  “让您老受惊了,呵呵,您没受伤吧?”

  工头明显吓得不轻,不过脸上的表情在那一瞬间便从惊吓再次转变为趾高气扬,那般变脸的速度,就连顶级演员都自愧不如。

  只见他“优雅”地向手掌吐了口唾沫,然后抹了一下头发,再用拇指甩了一个鼻子,咪起眼睛,鼻孔朝天,双手叉腰,拽拽地道:

  “我武功高强,从小在少林寺学武十八般,如今已是样样精通,又怎么会被这个狗日的小白脸所伤?”说完,还嚯嚯地摆了个咏春拳起手势。

  众工人心中纷纷嗤鼻,不过面上自然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工头旁边一个机灵的工人道:“那是!像您这么身强力壮,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要真打起来,那傻逼小白脸儿还不在一秒钟之内鼻青脸肿,然后去哭着见他老母?”

  “哈哈哈……”工人们纷纷大笑起来。周围开始不断有人你一口我一口地拍起工头的马屁。

  顿时,工地沸腾了,工人们的马屁之声甚至盖过了工地上机器工作的声音。

  工头高兴得合不拢嘴,叫道:

  “今天大家的饭钱我包了!”随后又停了停,伸出中指指了指满脸水泥的封,

  “除了他!”

  接下来,工头在工地上扯着嗓子乱喊了几句之后,便迈开他的八字步,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封面无表情地擦了擦脸上的水泥,没说一句话,迎着周围鄙夷的目光,自顾自回到了他的廉租房。

  他苦笑,面对工地上的这些人渣,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他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打开了桌上的电视。这台电视还是上一个租这间房子的人留下来的,烂得跟一团废铁似的,房东没要,把它送给了封。别以为那个房东很大方,事实上在那之后房东没少用以这件事作为加房租的借口。

  电视上正在播放《生化危机》。封看了一会儿,打了个哈欠,脱掉脏衣服,躺在床上。

  他的脑海中突然萌发一个奇怪的想法,要是现实中爆发生化危机会怎么样?

  要是真的爆发生化危机,就我这小身板,如果被感染那也只能当一个普通丧尸吧?

  想了想,随即又自嘲地笑了笑,呵呵,我怎么会无聊到想这样的问题?还是想一想如何挣够自己明天的饭钱吧!

  他站起身来,刚打算到公共澡堂去冲个冷水澡,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谁?会有谁来敲我的门?

  封感到很诧异,除了每个月来敲门讨房租并且骂骂咧咧的小气鬼房东,自己几乎没有和任何人有过交集,可这还没到月底呢!

  封刚想去开门,突然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封低头想了想,似乎是敲门声有点问题。

  这敲门声没有任何规律可言,好像根本不是在敲门,而是在砸门,或者说根本不像是人在敲门。封感到后脊骨有点发冷。

  “咔啦!”

  当封硬着头皮打开房门时,却发现门外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幻听了?不可能呀!我明明清清楚楚地听到了?最近我怎么这么疑神疑鬼的?说不定只是哪家熊孩子正在用石子扔我家门呢!

  封苦恼地想着,刚想关门,没想到一只腐烂的手突然从门缝里伸了进来,封被吓得够呛,心脏差点漏跳一拍,他汗毛直竖,头皮发麻,条件反射地就想拉紧房门。

  “砰”的一声,那只手被夹在门缝里动弹不得。可是封随即一想又感觉不对,他妈的哪里这么巧啊,老子刚想着现实中爆发生化危机,这就真的爆发生化危机了?这不符合逻辑啊。准是哪个狗娘养的在搞怪!NND,整谁不好,偏偏要来整我,难道不知道你老子我是被吓大的吗!别TM让我抓住你,否则信不信我剥了你的皮?

  封感觉自己从小到大积累的火气都在此刻爆发了。

  他干脆打开房门,一把拽住了那只腐烂的手。

  嗯?手里怎么感觉滑腻腻的?封有点奇怪,于是低头一看,手里滑滑的液体原来是那只腐烂的手上流出来的脓水,脓水散发出一股很大的尸臭,刚刚或许因为没有注意而没有闻到。

  封惊骇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这。。这。。。

  趁他愣神的这一刻,门后面突然伸出一张腐烂的没有瞳孔的人脸,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在他的喉咙上,

  “咔嚓!”

字体: 字号:
进化与毁灭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