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6 21:07:55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后世洪荒
  4. 第二章 我有个兄弟?

第二章 我有个兄弟?

更新于:2017-04-21 13:00:26 字数:3068

  “天地初开之时,天玄地黄。天地之气,盈而不亏,生生不息。然世间自有因果,合而分之,乃六道,六道之外而不论。天地之气灌顶而成圣,与邪两立。圣者教诲众人以修行,除魔卫道乃为己任。今邪门已破,奈何精神残破,无以为继。卜算之,万年之后将有大灾变!吾等惶恐,六道万不可破!今以大神通,注入血脉,待来日,有识之士醒转,以逸待劳,去噩除灾,保我六道永生不灭!驭气之法,吾等羞愧,只得其二乃炼道,修真,然大道三千皆可证道!…………”李立升一觉醒来,一些东西好像都刻在脑子里,鼻子里是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纪瑛在身旁趴着,好像睡着了,李立升感觉憋得慌,想去解决下生理问题,至于脑子里的那东西哪有这个急啊……纪瑛应该是感觉到了动静,抬头看到正往厕所走的李立升,“立升,你醒了啊,太好了,你都昏迷两天了……”说完就有些脸红,这些天李家大小姐寸步不离地受灾李立升旁边,傻子都知道她对李立升有意思。“啊?两天?!……”说完就有些吱吱唔唔的,“我……去下厕所”然后两腿加紧快步走进了厕所。纪瑛这才明白她为什么吱吱唔唔的,还以为他不念李大小姐的好,原来是要……她红脸啐了一声。坐在马桶上的李立升回忆着,脑袋里的话,大概是万年前洪荒出现,而且还分化出了,人,动物,植物等,而且还有着被称之为“邪”的生物,源源不断的出现,几乎破坏的生态平衡,牛B的人物就斩杀了“邪”,连他们老家都灭了,就连天地元气都散了,但是自己也快翘辫子,然后给自己卜了一卦,说一万年后“邪”会卷土重来,然后就说自己用大神通把修炼的办法注入到人的体内,到时候等“邪”来了,再打回去~“我叻个擦,我可是生长在21世纪的有只是有文化有道德有理想的绝世好青年,可定被催眠了。”李立升这样想,但是又被这些话搞的心痒痒。“就算是骗人,对别人也没好处啊,我又没有和我抢财产的兄弟,莫非是老爸搞外遇,养了个儿子,然后想把我这个正统的优秀青年……”正当李立升陷入自己幻想的压根就不存在的可歌可泣的荡起伏的豪门内斗的大剧无法自拔时,敲门声想了起来,“立升,你没事吧?我……我先回家了,这几天电话一直不能打,刚才恢复通信了,我得回去给我妈妈挂个电话。”纪瑛在外面说,“嗯,好”想着自己屎意不减,就是一万个不愿意,但还是只能说好,不然难道要李立升边拉边玩暧昧?

  “妈,嗯,我没事,知道啦~”李立升到家就接到了老妈打来问安的电话,挂上电话,打开电视。

  “您现在收看的是XXTV,前5天太阳活动剧烈,导致信号无法稳定,出现了强烈的干扰,并非是美国对我国进行的挑衅,来自XX研究所的XX专家说太阳的剧烈活动是正常的不会长时间持续……”

  “X叫兽,请问这次的太阳的剧烈活动是怎么产生的,对我们的日常生活有什么影响?这个……请问X砖家……”

  关上电视,不去听那些所谓的砖家叫兽的解释,丫蒙谁呐。四周环顾了一下,感觉好空虚啊,是该找个女朋友了。无聊至极的李立升想起了对他有歹意的兄弟想用来害死他的功法(我叻个擦还没从幻想中解脱出来……极品啊),看这功法说的头头是道,却又很玄的样子,里面说,除了异能,和修真,还有个似是而非的修炼方法,称之为极武,“莫非是传说中的以武入道?小爷我真是聪明(完全忘记了这是他兄弟要害死他的功法……不过……我貌似被他绕进去了……喵了个咪的!)”,继续回想着,炼道在六道之内五行之中的天地元气修行,修真则是在修炼的时候不断超脱六道,再重回六道,反正是说的极其玄乎,不深入修炼根本无从理解。至于极武,就简单了,就是不停提升自己的武力值,至少……李立升是这么理解的,既然极武那么简单,就先练着看看吧(作者:李立升有兄弟没有啊?有还是没有啊!我要崩溃了!)。

  回想着极武篇,“……”看不懂……“武义气定?”啥玩意儿啊……这怎么练?李立升气的抓耳挠腮的到最后只看懂“由此自行九周天,则成矣。”继续向后想,“喵了个咪的!有图?!”李立升当时气得,“还报元守一呢?!直接说打坐不久行了?”想着那似乎打坐却有有些不同的姿势,李立升模仿了起来,“双手合什?还要放在脑袋后面?喵了个咪的,练瑜伽哪?”就这样不知不觉过了3个多小时,李立升起来,发现出了一身汗,同时体内感觉温润,从未有过的舒服。“这就是传说中的气感?”殊不知,洪荒灾变还未开始,天地之气还未凝聚就让李立升练除了气感,李立升高兴的跳了起来,‘咚’一下,撞着了天花板,“嘶”一阵吸气声,先是惊愕,然后是一阵狂喜,居然能跳一米多高?!莫非这都是真的?!原来的科学小青年,现在有些被打击了,那些科学,是真是伪,难道20年的学白上了?其实李立升不知道的是,这些其实是互通的,这是后话,暂且不提。小小的腻歪了一下,很快将其抛在脑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嗯,果然变帅了!(压根就没变……)”李立升很是臭美的看了半天,知道电话铃声响起来,“立升,你好点了没?”平静的声音,带点羞涩。想起了那预言,李立升犹豫了一下,“立升?你怎么了?不舒服了么?”这下纪瑛童鞋有些急了,“纪瑛……做我女朋友吧!”李立升酝酿了半天说出了这句话,丫的!预言完全被他抛在一个角落了。电话那头悉悉索索了一小会,过了一小会,纪瑛嗯了一声轻轻的软软的,“哟或!啊!”欢呼声和痛呼声,一蹦三尺不外如是,奈何天花板不是吃素的。“你等下,我来找你!”李立升和纪瑛初中就在一个班,高中出去高一,两年都在一个班,大学就分开了,彼此的父母有生意来往,倒也算是青梅竹马,只不过李立升当时垂涎当时同是校花的徐蕾。后来徐蕾有了男朋友,他才放弃。从此以后青灯古佛,不恋红尘,但是距离产生美,古人诚不我欺,大二那年高中同学聚会,看到了纪瑛,此时的纪瑛更加出落得漂亮,少了分青涩,有些云淡风轻的出尘气质。李立升当时哪个后悔啊。然后一直心痒到大四,也就是现在,终于在这一刻表白了!而且可喜的是,纪瑛居然答应了。

  一路上李立升蹙着眉,“什么时候结婚呢?”丫的,都世界末日了,还结婚?!“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生男孩还是生女孩!”不说这夯货。没过半小时,就到了纪瑛家,纪瑛早在门口等他了,看到他走近的身影有些脸红,却倔强得看着他,自小就跟着他撒了疯似的玩耍,直到被爷爷奶奶硬要求拉去京城上小学,再到初中的重聚,有些气愤他忘记了自己,就这样初中3年高中2年始终看着他,默默的。到了大学听到他喜欢徐蕾的消息更是心灰意冷,忍着不联系他,怕他烦自己。直到大二那年的同学聚会,他眼睛露出的欢喜,让自己感觉很窝心,没想到,他今天居然向自己表白,想到这里纪瑛更是面颊发烫。李立升走过去抄起纪瑛的手就往屋里走,边走还边傻笑,矜持啊,懂不?纪瑛则跟在后面,第一次被男生牵手居然一丁点的抵触都没有……

  “瑛子!”“欸~”“瑛子!”“欸~”“瑛子!”“欸~”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叫着,一个答着,过了好久也想着很多,有些小幸福。

  “瑛子,你喜欢我么?”“……不喜欢。”“呃……”“瑛子你爱我么?”“讨厌~”李立升囧,“瑛子,我喜欢你。”“嗯。”“瑛子,你喜欢我不?”“…………喜欢。”李立升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抓着后脑勺嘿嘿傻笑。“傻样……”纪瑛看着他那样子,呆呆傻傻的,没有平时的油嘴滑舌,也没有小时候的“英明果断”。就想看着他,静静地依偎着他。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得喜欢他,想让他和自己说些让自己脸热的情话,想让他紧紧地抱住自己,让他把自己揉进他的身体里,回想起以前自己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嫁给立升哥哥,就觉得更觉得幸福,甜得自己,就好像嘴里都塞满了糖,一直甜到心里。两人你侬我侬地直到天黑,李立升这才在纪瑛不舍的目光中艰难地迈开步子挪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