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3 21:39:51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命运混乱的长夜
  4. 失败的违规

失败的违规

更新于:2017-04-21 16:21:15 字数:3635

字体: 字号: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之守护者。”

  卫宫切嗣的眼前开始发黑。

  刻在背上的卫宫一族世代相传的魔术刻印为了支援切嗣的法术,开始独立吟诵。切嗣的心脏就像脱离了他个人意志被其他神秘力量驱动一样,开始急速地跳动。

  被从大气中聚集的魔力。而蹂躏的肉体,如今,已经失却作为人类的机能,成为了实现某种神秘的部件、成为了沟通灵体与物质的回路。

  就这样,祷告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终于,魔法阵连接到了并非这个世间的地方……在不断流溢的光芒之中,金发碧眼身着蓝色铠甲的少女出现在卫宫切嗣面前“试问,你可是我的master?”

  从彼世到此世,传说中的幻影在旋风与光芒中降临。

  曾是人类之身而超越了人间,得到人上之力晋升到神灵之域的人们。从他们这些超常的人们集中之处……来自抑止之力的神座、承载人们种种梦想的英灵们,此刻,一起降临到大地之上。

  “传说中的亚瑟王竟然是一个少女。”爱丽丝难以置信道。

  “没时间了爱丽丝,赶快!”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爱丽丝对着尚未消失的魔法阵再次展开了召唤仪式。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魔法阵经过了一些细微的改动。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通过改动的魔法阵违规召出第二名searvant,而且第二名英灵实力与第一名英灵在伯仲之间。这是爱因慈贝伦百年来的研究成果。届时同时拥有两名“亚瑟王”,握有如此的牌底,想来此战以是胜券在握。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之守护者。”

  念完最后的祷词,阵中光芒开始不断如蛇般扭动着,咆哮着。卷风伴以电光。风压逼得一旁的卫宫切嗣和爱丽丝睁不开眼睛,而召唤的纹路依然熠熠生辉。一个红色的身影渐渐浮现,隐约可见这是一名身穿深红色铠装手持双手剑的长发少女。

  突然,蹦的一声,魔法阵如玻璃般碎裂。阵中的发出一声不甘的咆哮,随着魔法阵消散。

  “失败了吗?”

  然而在此时此刻,也许是受到这场未成功违规召唤的影响,大地上先后出现了7个法阵。不同于西方魔法阵,以八卦五行.三才七宿.八门九宫为局,外刻无数诡异玄妙的符文。它们出现在由命运所选的御主面前,打开了那通往英灵殿的通道。

  一个外表约十二三岁的黑袍少女从慢慢退去的黑光中走出。“寡人应汝之招而来。现在告诉寡人,汝之名。”

  旁边某少女黑线,什么乱七八糟的,好端端的突然出现一个阵法,然后蹦出一个不知所谓的女孩。我该说膝盖中箭了吗?

  “汝的名字,master。”

  “告诉寡人汝的名字!”黑袍少女露出一丝不耐,阵阵黑色的气息在周身低鸣的涌动着,慢慢攀上了少女的身躯。

  “焱覆宁.....”身躯慢慢被黑气包裹的少女颤抖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欧?火之姓吗?这次寡人恕你无罪。还有要称呼寡人为陛下。”黑袍少女看着自己的master胸前奇异材质的黑色吊坠,心中的怒气不由消了不少。自己虽幼时中了赵国咒术外貌不在成长,但仍能感到生命的流逝。自己心中的千古霸业不过是完成一个开端,怎么可以就这么向阎王屈服呢?为了求得长生不老之法,自己做了多手准备。黑幕卫就是其中之一。

  自古以来,盗墓流派林立盗墓的人形形色色,有的求财致富,有的求药升仙,各有复杂的套路。所谓摸金.发丘.搬山.御岭不过是流传最广的四个流派,道上最神秘也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则是寻令.脱甲两门,有诗曰:“巡山望海遁无形,脱甲判邪鬼神惊。”

  巡令为明初大堪舆家汪藏海那儿发迹,技术高超,对各种机关更是一绝,全是得了真传的高手。而脱甲一帮人不为金银,专寻古墓中的仙药和秘籍,甚至捕捉名贵僵尸入药炼丹。善破一切尸煞邪物,可谓“脱甲判邪鬼神惊”。听闻是源自秦时的一只秘密军队:黑幕卫。

  自己建立这支部队下墓寻药,全员配有特制的辟邪符令与剑。其中五位手艺高超的队长更被御赐已五行之姓,身上的五行黑令与玄芒剑更是不凡。最后他们也没辜负寡人的期盼,在平原津的一个上古大墓发现了一件可令人长生不老之物:太岁的踪迹。

  当时自己已经自觉时日无多,为了早日得到太岁也恐途中生变,决定亲自出手,便御驾前往平原津。却不想在墓中发现了墓的主人竟是三皇之首:伏羲。自己与相行的三队黑幕卫甚至还没能靠近主墓室,不过是在边缘徘徊便被种种诡异阵法玩弄的损失惨重。最后在五位队长中根底最厚的焱化的拼死相护下才勉强脱出,可惜焱化也因此落下了残疾。在返回的路上觉得自己多年来挖坟掘墓有伤天和,加之身体过于虚弱,舟车劳顿而去。

  “master,助寡人取得圣杯,再展千年前未完的霸业。届时,寡人必将重赏于你。”说罢忽感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出现在隔壁的房间。暗杀者吗?在拥有B+的反暗杀的自己面前根本无所遁形。“隔壁是?”“回陛下,是我的同胞姐姐.....”那么至少不会是敌人,不知道那个英灵有多少价值呢?

  ............

  嬴政没想到竟然碰到了那个家伙,看来很有必要看一看这家伙的幸运是不是-EX。

  “契约已定,我的master。”一个外表年龄与嬴政相仿的白衣萝莉站在床沿居高临下看着焱雪凝(两姐妹十四岁)。

  某个黑袍萝莉已经满头十字。

  寡人都站在门口了,这家伙竟然还没察觉。其实这家伙的职阶漏了个“被”字吧?不过这家伙唯一和这职阶扯得上关系的也就只有从寡人寝宫逃回到燕国那次了吧?而且很明显,这家伙一辈子的运气都用在那儿了。

  白衣萝莉挺胸抬头似乎还准备向前跨一步表示自己的伟大,不过她貌似忘记了自己的脚是站在床沿而不是平地上,所以……咱们的白衣小萝莉一脚踏空华丽丽的栽了下来。

  两姐妹心中同时浮现出了一个词:天然呆。而某个黑袍萝莉的满头十字更深了。

  不过这一跤还是有好处的,面朝大门摔倒的白衣萝莉终于看见了门口的黑袍萝莉。

  “好久不见了,丹。”未等其有任何反应,嬴政抢先一步把某个白色物件提了起来。

  “好巧啊....政....”

  .............

  一个不知名邪教总部:

  “感谢吾神犹格.提普拉斯,为我们带来了真理的使者.....”在一名满头杂乱白发面带黄金獠牙面具的红袍祭祀的带领下满厅的信徒向着祭坛上的金袍少女不断磕头跪拜。

  夺得犹格.提普拉斯大人赐予给我们的圣杯,然后建造一个无比雄伟的祭坛,向世人证明真神只有一个。这是那些信徒再被无数散发着污浊杀戮之气的兵器贯穿前唯一的想法。

  “无用的蠢物,竟敢将本王与那种污秽之物并论。记住在你们的眼前就是真神,而这是你们为你们愚昧的言行而受的制裁。”

  一袭金袍的少女一步步走下祭坛,踏过那些被钉在地上在邪器的腐蚀下不但扭曲,无声的呻吟着的肉块。走到了一个缩在墙角的男孩跟前,轻轻挑起男孩的下巴“你很幸运,因为我需要一个master。那么告诉本王你的名字吧。”

  .............

  雨生龙之介,不,应该说是一名穿越者。小心翼翼的把一截干枯的狐狸断尾放到花了半天时间用鸡血小心翼翼刻画的魔法阵中间。

  “保佑!保佑!保佑!我可不要去和元帅搞基。玉藻前,保佑我.....”龙之介双手合十,一遍遍的呢喃着。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

  然而没有人也告诉他新章中的玉藻前是因为世界观的改变,在这里西方的魔法阵只能招出西方英灵。不过可能因为BUG的出现,竟让他成功了。但是从魔法阵中走出的并不是龙之介预想中的玉藻前,而是一名身着火红色羽衣的赤足少女。

  “请求我,呼唤我,令我现身于此世的召唤者。报上你的名字吧。”

  “额?”龙之介不由一愣,“我叫雨生龙之介,不知可否知晓您的名字。”

  “吾名,帝辛。”

  “.......”

  龙之介不由暗自吐槽到:合着我找到的妲己的尾巴,还是说玉藻前就是妲己?不过为什么纣王是个萝莉,这不科学啊。难不成妲己是个纯爷们?

  想到此龙之介身子不由一抖,自己宁可相信纣王是个百合也不愿意相信妲己是纯爷们。还有纣王的武力在当时凡人中可以称得上第一了,可是这货跟Caster有半毛钱关系啊!

  ..............

  “小伊利亚真实太可爱了,和我妹妹小时候一样可爱呢....”一个外貌英俊的青年满脸笑意的捏着伊利亚的小脸,完全无视了赶来的亚瑟王等人........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