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48:2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狂战的石头人
  4. 第一章 身世

第一章 身世

更新于:2018-03-17 08:46:24 字数:3251

  在遥远的国度,有一个辽阔的地域,那是一个贫瘠的地带,那里魔兽横行,那里环境险恶,那里没有人情。

  那个地方是兽人国度,在那里不止是只有兽人生活的地方,那里还有许多种族和部落坐落于此,他们都是被人类所排斥的种族。

  “除了人类,任何异类的种族都不能私自进入人类王国的领土,如有犯者,格杀勿论。”

  这是人类王国每一个地方都贴有的公告,在人类看来,人类是一等生物,是大陆的贵族,就连王国的人类奴隶,囚犯都要高贵得起兽族国度的任何生物,这个人类的原则。

  就在这历史背景下,黑暗的兽人国度发生了无可磨灭的变化,就连人类也为之震惊,兽人与人类矛盾不断加大,大陆大战一触即发。

  而故事也是由一个平凡的人引起的,故事还需要从很多年前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说起。

  。。。。。。。。。。。。

  阿萨斯托·凡利·依古是一个孤儿,他的父亲是一名石巨人族的战士,他的母亲是狂战士实力出众的一员。在那个年代,石巨人与狂战士俩族之间虽然没有什么怨恨,之间交际并不密切,但双方都迷信于当地的风俗和神明的制裁,极力地阻止依古之父、依古之母在一起,当时情况也很复杂,故事要回溯到十五年前。。。

  依古的母亲阿萨斯托在战场上受了伤,在敌人的追捕之下逃到森林里,由于失血过多,导致阿萨斯托晕倒在地上,最后被依古的父亲所救。

  当时说来也巧,当时凡利正依着家族的成年礼出外历练,在一个小河边建起一个粗壮的“堡垒”,为了救阿萨斯托,凡利可是如何细心,如何爱护,他爱上了这个狂战士。

  日久生情,狂战士阿萨斯托也爱上了这个淳朴细心的石巨人,正所谓男有情女有意,俩人生活久了,一些事情也开始悄然发生,到最后又做出了败坏伦理的事情。

  终于,终于,到了那一天,阿萨斯托有了孩子,孩子的父亲凡利兴高采烈地带着妻子连同肚子里的孩子到狂战士部落去提亲,结果似乎出乎妻子阿萨斯托的意料,遭到了族人的反对,在狂战士一族日夜的逼迫之下,凡利趁着夜黑风高之夜逃离了狂战士部落,他逃到了他的故乡,他把唯一希望寄托于此,如果双方都不同意,他便打算带着妻子阿萨斯托远走高飞,离开这一个不知人情的世界。

  石巨人村,凡利把一切所发生的事情一一向组长讲诉,故事一讲完,就引起族长的勃然大怒,各族长都谴责他不知伦理,不知身为一个石巨人应该做的事。

  面对这一切,凡利能够承担,只要他能喝阿萨斯托在一切,一切耻辱都不是问题,但是。。。。。。

  即使想再次逃走也走不了了!!!

  凡利在族长的严密监视下,俩人都找不到机会,眼见阿萨斯托的肚子越来越大,凡利愈加担心,他们每天忍受着村民们的歧视,压抑着心中的不满,凡利和阿萨斯托终于熬到了孩子出生的那一天。

  孩子的名字取为阿萨斯托·凡利·依古。依古,在当地俗语中有“幸运的人”之意,这个名字也是凡利夫妇俩人最后的奢望。

  孩子出生不久,狂战士的人也在石巨人的指引邀请之下来到这里,双方在议事厅中讨论了一夜之后,终于做出了一个他们所认同最“合理”的决定,杀了他们的生命结晶依古,然后将俩人从此分离,并且监视起来,知道俩人再婚为止。

  将孩子杀害,凡利俩人怎么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呢,他们百般求饶,希望俩个族长能饶恕他们的孩子,不管让他们做什么事情,他们都愿意。

  到最后,在凡利和阿萨斯托俩人泪流满面的发誓永不相见,回村后立即重婚的誓言之下,族长才同意放过孩子,但是,事情并不会那么简单,虽然孩子不用死,但必须将孩子遗弃到远方兽族之地随意一个贫瘠的地方。

  为了孩子,凡利和阿萨斯托只剩下这个办法了,为了保全他们的孩子,他们别无选择。

  在孩子被送走之前,夫妇俩吧一块写有“阿萨斯托·凡利·依古”的石头放在孩子的包裹中,他们希望在未来,说不定某一天,会利用这一个名字而遇到他们的孩子。

  风呼呼地吹,阿萨斯托和凡利最终还是分开了,就如那一天相遇一样,也是起风的日子。上天是不公平的,既给了俩人美好的回忆,又赐予刻苦铭心的悲痛,往事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在这个分离当中,最悲痛的是,阿萨斯托与凡利连恋恋不舍回首的机会也被剥削,最后一面是在俩人送走孩子的那一天。

  不说凡利与阿萨斯托俩人痛心的分别,且说依古被如何被送走。

  说起来依古的命运还真是起伏不定。当时,族长们派了一个战士将孩子送去兽族之地,来到这里,战士由于懒得挨家挨户询问有哪个人家能收留他,所以没有听从族长的命令,随便找一个破旧的小屋,把依古放在了门口,事后便打算回村里去。不出百里,战士便不幸地遭盗贼的杀害,战士的这一做法,不止害了他的生命,而且让石巨人和狂战士俩个族都失去了依古的联系。

  。。。。。。。。。

  转眼间15年的时间就过去了,依古也长大成人,在这残酷的世界里破晓而出,开始起人生中最为“美丽”的时段。

  场景移动到一间破旧的小茅屋里,一个石肤颜色的男子正从草堆上爬了起来,睡眼朦胧的双眼表示他刚刚睡醒,在他地底下,茅草堆则是他的床铺,睡了整整15年的床铺。

  男子有一头粗犷的灰色长发,长发留至双肩,长发的颜色也如同他身上的石肤一样,在远处不经意一看,还以为是一块会移动的石头,或者认为是石头人呢。

  这个石头般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阿萨斯托·凡利·依古,依古身上混有凡利石头人和狂战士阿萨斯托俩个种族的血缘,遗传使得依古的肤色和依古的父亲凡利的肤色一样,与石头的颜色无异,至于狂战士锁显示出来的,到目前来看,只是脾气显得暴躁,极易冲动的性格,还有粗犷有力的长发罢了。

  尽管特征十分明显,但依古依然不知道他的身世,到至今,依古没有石巨人天生以来的石化皮肤,没有狂战士一生俱来的狂化技能,所以,他只是一个故人,与兽人相差甚大的异族之人。

  依古站直身子,伸了伸懒腰,他的腰间憋着一把笨重粗犷,和依古颜色相近的斧刀,斧刀约有俩百多斤重,是不就之前依古从村里为一个铁匠里恩斯买的,话了依古挣了好了的钱,而且买来的斧刀还是一个被淘汰的失败品。

  怎么说是失败品呢?这把斧刀本是由某种不知名的金属锻造而成,原本,斧刀的制作过程与平常的战刀制造过程无异,锻造过程没有任何阻碍,但在最后,却由于这种金属受热冷却之后,居然重了好几倍,而且由于金属凸出导致外形变得极其粗犷,刀刃不直也不平滑,而且还凹凸不平,看上去像是一把破旧的狼牙棒一样,这个失败的模样导致所有顾客都没有选择它,都惊讶地询问铁匠里恩斯怎么做出这样的作品。

  整个村子,除了力气奇大的依古以外,村里还没有其他人会去拿它当武器。

  也是由于这个原由,里恩斯只能把这把改名为斧刀的武器的价格一降再降,价格低得让铁匠里恩斯有种想把他重铸成桌子椅子的冲动,还有,这个想法没有实现,斧刀最后还是被依古买去了,这才避免了它消失的可能。

  “比比休又出哪了呢,一大早就不见人影,真无趣,本来还打算用这把斧刀和他切磋切磋呢!”依古发现整个屋子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不禁嘀咕道。

  算了,就自己一个人去熟悉熟悉这把斧刀吧!

  想着依古便把斧刀抗在了肩头,走到了茅草屋外那一片空旷的土地上,开始挥动着沉重的斧刀。

  由于斧刀太过沉重,斧刀在依古强而有力的挥动之下,发出了“嘶嘶”的破空之声,虽然武器沉重了,但在依古手里快速的斩落起划之下,似乎没有笨重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十分轻盈,这把斧刀就像为依古量身打造的一样。

  连续地二十多下斩击,依古竟脸不红,气不喘,依然有力的斩动,如果这让猛犸一族的人看到了,都会感到自卑。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由于依古是石巨人血缘的战士,他遗传了石巨人“永不疲惫”的肉体,他的耐力比正常兽人好的太多了。再加上狂战士的血,依古就是一个缩小版的石巨人,动作不蠢笨,而且有耐力的天赋,真是一个天生的战士。

  更可笑的是,如果依古累得红了脸,那真的更为滑稽了,能设想石肤色的皮肤里带着红晕,是多么的可观。

  就在依古斩出凌冽的一刀,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的依古大人,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耍大人,你知不知道我们身处如何,我们身上剩余的钱已经不多了,如果再找不到工作的话,这个月就必须饿着肚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