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1:12:56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阴阳师的镇魂歌
  4. Chapter 3

Chapter 3

更新于:2018-03-17 08:57:32 字数:2339

字体: 字号:
  “我吃饱啦,嘿嘿。”李缄言把碗筷放进了厨房的水池后折了回来,笑眯眯的看着爷爷。

  “干嘛那么开心啊?”

  “爷爷你忘记啦?今晚你画画要带着我去。”李缄言满脸的得意。

  “你怎么知道我今晚有活啊?”爷爷听李缄言这么说也笑眯眯的。

  “因为做阴阳不能吃晚饭,每次爷爷有活的时候晚上都是不吃饭的,今天晚上爷爷就没吃饭啊。”

  爷爷笑出了声。

  “闺女,你晚上吃了什么啊?”

  “哇,爷爷,你使坏啊!”

  “乖孙女啊,今晚爷爷不带你去,你今晚吃了晚饭,下次晚上不吃饭的时候再说吧。”

  “那爷爷你答应我哦。”李缄言虽然都快二十岁了,但是还是像小时候那样撒娇的语气对爷爷说话,他知道爷爷吃着套。

  “唉,行吧,爷爷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做到过啊。”

  “虽然爷爷答应了,但是还是觉得好想去,今晚不能去好遗憾啊。”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遗憾的,今晚绝对不可以带你去……嗯,过会儿我去下店里,你是在家看书呢,还是和我一起啊?”

  “和爷爷一起吧。”李缄言虽然说的轻松,但是总感觉爷爷有什么瞒着自己的。

  洗完了碗李缄言和爷爷一起去了店里,晚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来,爷爷喜欢在里屋看看书,爷爷的书房在家里有一个在店里有一个,李缄言知道在家里的书多以文字为主,在店里的书多以图解为主,要问李缄言怎么知道,原因是她全都看过了,她从小就爱往爷爷的书房跑,什么书都看过,也特别的喜欢,只是没有和爷爷说,怕爷爷生气,其实爷爷也知道她没事儿喜欢看这些书,心想着看就看吧,毕竟是自己的孙女,对阴阳术有天生的兴趣也是正常的,所以也没有太阻挠。

  到了十点左右爷爷准备出门了,古代的阴阳师的服装很有讲究,但是现代的阴阳师一般情况下都是穿着平时的衣服,但是要求是颜色必须为纯黑色或者纯白色,其他颜色的衣服能不能穿还要看具体情况,所以一般阴阳师为了方便都只有黑白二色的衣服,爷爷今天穿着的是一件白色衬衫,黑色的西服裤子,皮鞋总是非常干净的,爷爷一直是个对穿着很讲究的人,头发整整齐齐,衣服一点褶皱都没有,皮鞋也总是干干净净。

  他将手上的表摘了下来,表是金属的,做阴阳的时候不能随便带,不然造成的后果会很严重,他每次都会记得把表摘下来让李缄言关店之后带回去。

  爷爷出门后李缄言收拾收拾东西也回去了,她一进门就放下东西准备洗澡,一来是因为爷爷回来也要洗澡,时间错开比较好,二来是因为她喜欢洗完澡的周五晚上躺在床上上网逛淘宝,她专心的找睡衣,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春天的晚上还是有点凉的,李缄言一心想洗快点儿,之前还开了电视的声音,大晚上的一个人洗澡一点声音都没有确实没什么安全感,而且从小就不喜欢一个人在家太安静,总感觉会耳鸣。

  一切进行的倒是很顺利,可是洗完澡吹头发的时候感觉脖子火辣辣的疼。

  李缄言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立刻提醒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慢慢撩开自己吹的半干的长发,情况比自己预想的要好,没有一只手卡在上面,只是有一个五指印而已,她总是把情况往最坏了想,然后就不会觉得处境很糟糕了。

  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她赶快换衣服跑了出去,拦了一辆的士直奔爷爷去做阴阳的人家,地址她知道,因为那个小区是她高中同学家的小区,特别的熟悉,一下就记住了。

  下了车直奔那户人家,还好这是比较老的小区,没有下面的一道公用的防盗门,这户人家也就在二楼,没费多大功夫就到了,按了门铃之后,门开的特别快,里面一层门是开了,但是外面一层门没有开,开门的是一对中年夫妻,夫妻两个人都显得很警惕。

  “这个,小姑娘你找谁?我们家这有事不方便开门呢……”男的开口说话了。

  “我知道你们家有事!我是李植书的孙女,我爷爷让我来的!”李缄言深知进入他们家不容易,所以才撒了谎,爷爷肯定告诉过他们不要放任何人进去,尤其是里屋,是最不能被打扰的,如果不说谎肯定是进不去的。

  男主人看看女主人,女主人小声说:“是大师的孙女,快开门啊,愣着干嘛。”

  门开后李缄言一眼就看到那扇关着的门,她知道爷爷就在里面,顾不得歇一口气就直奔那扇门,门可以被拧开,还算走运,门没有被爷爷从里面反锁。她不知道推开门会是什么场景,她以前从来就没有到过这种事情的现场,更没有打断过爷爷,尽管如此她也不得不推开门。

  “啪”的一声门被打开了,她最快速度摸到墙边的开关准备开灯,她已经把所有的可能想了一遍,哪怕再糟糕她也可以承受,可是灯开开后……居然什么人都没有!

  开什么玩笑,爷爷再怎么样不会从房间消失的啊,李缄言觉得不可思议。

  “姑娘,你走错房间了,开我们家这个门干什么啊?”女主人一脸的奇怪看着李缄言,弄得李缄言十分的尴尬,这才觉得自己就不该因为心里急做事就这么慌慌张张的,原来爷爷根本就不在这个房间里啊,那爷爷在哪里呢?靠近里面的一个房间传来了重物被打翻的声音,随即是有人摔倒的声音加上痛苦的低哼,这声音分明是爷爷的。

  “你们不要过来,听到什么都别过来,危险!”李缄言对那对中年夫妻说完就跑到了声源处,原来这个里面还有一个房间,她将门打开,一眼就看到了爷爷,桌子上摆着点燃的蜡烛,照亮了整个房间,但是光线不是很亮,不过可以看清房间里的东西,爷爷就靠在墙角,显然是摔倒在那里的,脖子并没有被什么东西抓住,但是他那样子分明就是脖子被抓住了,李缄言看到这里都要心疼死了,别说是快八十岁的爷爷这样重的摔在地上了,就算是李缄言这个年纪的人这样摔在地上也会受不了的啊,爷爷就算身体再好也经不起这么一下的,想到这里李缄言心里就特别不好受。本来还没注意,一转身就看到了墙上的影子了,清清楚楚的显示有一只手卡在爷爷的脖子上,不,不是手,是爪子,这个爪子的主人从影子上看是个长着触须的怪物,房间里明明只有爷爷和自己,但是影子却多了一个怪物,烛光照着的影子晃晃悠悠。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