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49:1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界之万灵主宰
  4. 第一话 祸不单行

第一话 祸不单行

更新于:2018-03-17 07:06:59 字数:4400

  一

  “主人...”

  一名女子在森林的树间匆忙跳跃穿行,于一枝桠处停下歇息,从额间不断滴落的汗珠和接连的喘息可以看出她已经赶了相当久的路了。

  林中不时有徐徐微风吹过,女子警觉的动了动她那双形似狐狸的耳朵,又嗅了嗅空气,风里飘来一股浓浓的焦炭味,突然,风向骤变,后方传来一股灼热的气流。女子毫不迟疑,立刻双手结印。在她四周瞬间浮现了一个球型的银白色结界。

  随后一股猛烈的燎原之火从后方袭来,电光火石之间,整个森林变为了一堆焦炭。在黑色的树林废墟里,一个白色的身影傲立其中。

  “月中仙,你逃不掉的,你的朋友们都在等着你呢!”一群凶神恶煞的人迅速来到到女子面前不远处。

  他们穿着奇怪的黑色长袍,长袍背部绣着一个被弓箭射穿的人脸面具图案,甚是骇人。在他们身旁有一只身上燃着不灭火焰的猛禽,正不断扇动那几米宽的巨大火翼,可以断定刚刚那场瞬间吞噬森林的火灾应该出自其手。

  “你们这群仗势欺人的狗奴才!别以为我月中仙怕你们!要不是...”

  只见这名叫月中仙的女子,一袭素白长袍清雅而不失华贵,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纤纤楚腰束住,及腰的银色长发皎洁如月,泛出柔亮的清幽月光。温婉可人的面容却又有一丝不食人间烟火的冷傲,双眼明澈动人,有一种灵动在其中闪烁,一双狐耳却添俏皮。

  似乎是为了适应战斗,长袍的颈项及肩处只有一层如轻云蔽月之薄纱,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长袍下摆如旗袍在大腿两侧裁开,窈窕身段若隐若现。最令人惊叹的是其身后九只不断在空中舞动的狐尾,纯白无暇,如同流风之回雪。一股强大的气场环绕在其周围,竟犹如神女下凡。

  可是嘴角的一丝血迹和身上深浅不一的伤痕表明她前不久受过伤。

  “要不是他死了对吧?哈哈,那个弱小的杂碎,敢和我们作对,这就是下场!”那群人中间一个像是领头的中年男人发出戏谑的讥笑。

  “不准你侮辱我主人!”女子发怒,身后原本在空中舞动的九只狐尾突然像九只愤怒的白色离弦利箭,以破空之势往那人袭去。九道白色虚影划过,刹那间,便冲到了那人身前。

  “哐当!”

  狐尾像是撞到了什么硬物,在离那人只有毫厘之距时竟骤然停住,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壁挡在那人面前。

  女子不甘心,扬起狐尾骤然发力,狐尾尖端如同九柄长枪狂风骤雨般刺向那男人,速度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砰砰砰砰砰...”

  一阵撞击声此起彼伏的响起,那领头的男人面对眼前只有一线之隔的攻击脸上却毫无惧色。

  一阵攻击之后,狐尾依然无法近他身半寸。

  “月中仙,你就这点本事?”那男人讥讽道。

  女子见自己的攻势丝毫不起作用,欲收回狐尾,却发现身体不得动弹。

  “嘻嘻...”

  一个可爱的笑声传来,月中仙循声望去,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了一个约摸十岁的小女孩。

  那小女孩低着头,手上拿着一个浑身扎满了针,残破不堪的旧娃娃。

  “可爱的娃娃,你要听话,不能动哦。嘻嘻...”

  边说着,小女孩慢慢抬起头,露出孩童不该拥有的可怕表情,似笑非笑,反而有些毒辣和凶残,还一边抚摸着手中那诡异的娃娃,那娃娃残缺的右眼一片空洞中隐约闪烁着红光。

  女子奋力挪动着身体,发现好像受制于那小女孩的诡异邪术,身体完全不受控。

  “野火燎原!”

  “万载寒冰!”

  霎时,左侧是汹涌喷出的燎原之火,右侧是迅速冻结空气形成的冰山一角,冰火两重天以铺天盖地之势朝女子袭来。

  女子警觉的竖起两只狐耳,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危机,却选择了闭起双眼。

  “弹指破千军!”

  随着女子猛的睁开双眼,发出一声狐啸,右手挣脱了束缚,随即伸出纤纤玉指,不慌不忙,举重若轻,弹指一挥间,

  “哒”

  空气仿佛静止了,只听见弹指一声脆响,如水滴在平静的湖面泛起一丝波纹。波纹不断扩大,突然掀起了惊天波澜。以她为中心出现了一股狂暴的的银色光晕,竟将冰火两重天震得粉碎,消失不见。

  由于两股力量相撞产生的爆炸,激起剧烈的爆风。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吹倒在地,女子也趁机摆脱了那小女孩的束缚,混乱之中,以蜻蜓点水之姿缓缓落地,不失气质。

  狂风中,一股不寻常的风向骤起,女子还没来得及站定,便扬起九尾卷成球状护住身体。

  随着呼啸声越来越近,女子感觉不妙,想避到一旁。

  “咚!”

  却不想被一记重捶抡中,甩出百里之外,直到撞上山体才停住。烟尘散去后,山体竟被贯穿,凹出一个大洞。

  过了一会儿,月中仙慢慢的爬了出来,身上满是深浅不一的伤痕和淤青,嘴角更是不断流出鲜血,九只尾巴无力的拖在地上,和之前如同神女下凡之时简直判若两人。

  “我...我要为主人报仇...”

  月中仙脸上满是不甘,慢慢抬起九只狐尾,却感到头顶有狂风呼啸之声传来。

  “不好!”

  月中仙欲避到一旁,然而刚刚那一重捶让她全身大部分筋骨寸断,已难以躲避攻击,只好立即双手结印,一个浅银色屏障出现在头顶。

  “咚!”

  又是一声巨响,扬起了百里黄沙。

  沙尘散去后,一只巨大的手正覆盖在月中仙原先的位置。

  循着手看去,一个体型骇人的巨大怪物正屹立在一旁,虽形同一个壮汉,但身体却由岩石组成,竟如同一座真正的大山。

  “山鬼,把手拿开,我要看看那个小贱人到底是死是活!”

  领头的男人一发话,巨大的岩石手臂便缓缓移开。

  只见月中仙平躺在地上,已经没了动静,身下的地面都凹陷了进去,身边的沙土也被浸染成了鲜红。

  “月中仙,你自身都难保了,还想着那个死人呢?啊?哈哈!”那群人笑了起来。

  可月中仙却丝毫也生不起气了,她勉强睁开一只眼,冷冷的看着身边的那些人,她心里明白,她是打不过这么多人的。

  他已经不在了,我活的也已经够久了,是时候随他而去了...

  那些快乐的日子,主人,还有与我并肩作战的朋友们,你们在哪,我一个人好累,好累...

  ...

  另一处时空...

  某W市的偏僻旧居民楼内。

  “小宫啊,你也知道大叔我一个人养着一家老小确实难啊。你这欠了两个月的房租...我这小孩还要上学,实在耽搁不起啊。大叔我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再给你一个星期,如果还是交不起房租,那我也实在是帮不了你啊。”一个身穿朴素休闲便服的中年男子站在一户人门口一脸的难色。

  “王叔,房租我会尽快想办法的,请再给我一点时间,我马上就存够钱了。”

  站在中年男子面前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穿着一件简单的T恤衫和一条很旧的牛仔裤,五官端正,棱角分明,一头清爽的短发,模样还算清秀,只是两眼下方的黑眼圈显得有些疲态,正强挤出微笑,略带一丝愧意。

  “好,那一个星期之后等你的答复了。”说完,中年男子转身走下了楼。

  年轻男子关上门回到屋内。整个屋子有些狭窄,不足30平,只够放一张单人床和一个衣柜,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衣物和一些物品凌乱的摆在床和桌子上。桌上还有一碗没有吃完的泡面。

  男子叹了口气,泄气的躺在床上,随手拿起一本精美的小册子,面无表情的翻了起来。

  小册子上贴满了照片,照片中正是男子自己,而在他身边的则是一个女孩,那女孩笑的很阳光,很好看...照片下还有文字...“宫凌羽和李梦云在一起3年了...要永远在一起哦!”

  “永远...都是骗人的...”这名叫宫凌羽的男子看着手中的相册,不由得冷冷的一笑。

  回忆的画面历历在目,宫凌羽想起四年前,两人一起上课,一起翘课,一起看电影,在寒夜的晚灯下互相倚靠,在美丽的山顶呐喊出誓言,直到大学毕业...

  宫凌羽怎么都不敢相信,他们这四年来的感情竟然比不过一个纨绔子弟几个月的殷勤...

  一想到这里,宫凌羽一脸冷漠,随手把相册扔进了垃圾桶。

  宫凌羽拿起一个空箱子,“唉,怎么又吃完了?”

  说完又无精打采地躺在了床上。所谓祸不单行,想起昨日的自己简直是作死。

  昨天下班后,宫凌羽在路上走着,看见一个老太太摔倒在地,鉴于在网上看到太多老人摔倒讹人的新闻,他本不想去管。

  可是看到那老太太可怜巴巴的望着围观的人群,微微颤抖的身体,宫凌羽一下子想到了自己已经去世的奶奶。

  把手机交给一旁的一个年轻小伙子帮忙拍视频以免被讹后,宫凌羽便走了过去蹲在地上询问老太太的伤势。听到她说没太大碍,只是站不起来,宫凌羽扶起了老太太。陪着等到救护车过来时,要求宫凌羽一起陪同去医院做检查,宫凌羽回头想拿回自己的手机,却发现那个年轻小伙子早就没了踪影。

  无奈的宫凌羽和老人一起来到医院,医院检查出老人的脚有些病症,赶来的老人的儿子和儿媳却倒打一耙,让宫凌羽赔偿。手机丢了,没有证据的宫凌羽只好把自己这一年省吃俭用存的所有积蓄用作了赔偿。

  这一回到家,又被房东催交房租。宫凌羽顿时感觉生活有些绝望。

  “唉,还是先去买点泡面吧,这日子还是得过下去,我才不会因为接连倒霉而眼神忧郁的45度抬头仰望天空思考人生哲学然后对生活失去希望最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走上天台后飞得更高呢...”宫凌羽理了理乱如麻的思绪后,感觉肚子一阵寂寞,得出了填饱肚子第一的结论...

  (天哪,你这个吃货!难道吃货的世界里是没有绝望的吗!那我给你设计这么狗血悲情的剧情不是全部然并卵了!—来自没吃药的逗比作者的吐槽,请无视)

  出门已是深夜,宫凌羽活蹦乱跳的提着一袋零食走在回家的路上,哦不,是几桶泡面,还有泡面好伴侣火腿肠...

  宫凌羽哼着小曲,“我是你的小呀小桶面~怎么吃你都不嫌多~”似乎已经暂时将那些不快抛出脑外。

  不断蹦哒的男猪脚优美的一甩手,袋中的泡面们飞了出去...

  此时他的表情就是这样的⊙▽⊙

  “我去,这破袋子!”说完,宫凌羽赶忙几大步追了上去,无奈晚上,这破地方也没个路灯,只好凭直觉在一旁的杂草丛中乱摸。

  摸着摸着,宫凌羽感觉指尖传来一股凉意。

  “我的天,不会是蛇吧?”

  宫凌羽有些惊恐,半点都不敢乱动,静静感受着那个凉凉的,凹凸不平的,粗糙的...

  等等,这不像蛇吧。想着宫凌羽鼓起勇气一把拿起那个东西。

  借着月光,宫凌羽总算看清了那个东西。

  这是一把古式短剑,而它的剑鞘上缠满了白色的绷带,仔细一看,绷带上还有密密麻麻的不明文字,而自己正握着的剑柄则很普通。

  “肯定又是哪个玩cosplay的随便乱扔的...不过这做的还挺逼真...”说着便想拔出短剑。

  “我去,这剑怎么拔不出来啊!做道具能不能认真点啊!”

  只顾吐槽的宫凌羽完全忘了自己的泡面们还在阴暗的角落里画圈圈...

  “等等,这不会是什么神兵利器吧?然后我就变成吊炸天的男猪脚穿越到异世界去拯救被恶势力迫害的土著居民引得万千美女崇拜最后走上人生巅峰?”宫凌羽一脸猥琐的笑着。

  突然,陡生异变,短剑开始不停的摇晃,宫凌羽感觉都快握不住了。

  “我勒个去啊,不会吧?真被我这乌鸦嘴说中了?”

  天上蔽月的乌云慢慢散去,露出一轮满月。

  短剑绷带上的文字突然发出一阵神秘的银色光芒。

  “啊!......”

  随着一声惨叫,空荡荡的草丛只剩泡面们在角落忧桑的画着圈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