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15:5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界无情人
  4. 第一章破碎的家庭

第一章破碎的家庭

更新于:2018-03-15 21:00:00 字数:6168

字体: 字号:
  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孤寂的身影在街道上一闪而过,一身破旧的雨衣下包裹着一个瘦小的身体。满脸狰狞的表情,嘴上冷笑着,眼里却充满了绝望。十年了,他终于亲手解决掉了所有的仇人。

  爸爸,妈妈,妹妹你们的仇我报了,那些畜牲终于全部下地狱了,你们可以安息了,可以瞑目了。说着:他的眼里流下了泪水。

  他叫雷萧,十年了,他每天晚上都会做着同一个梦。满地的鲜血,爸爸、妈妈那绝望和不甘的眼神,还有妹妹那破碎的身体,和脸颊上的泪水。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雷萧的心都碎了。十年来雷萧背负着仇恨,让他变得沉默寡言,性格狠戾,血腥和残暴,面对仇人时更变得血腥味十足,就像一只吃人的野兽,又像一个来至地狱的魔鬼,

  让人恐惧。

  十年前,雷萧有一个快乐幸福的家庭,雷萧的父亲是个警察,妈妈是个中学老师,妹妹是一个可爱,开朗的的女孩,她叫雷欣,一家人都喜欢这个妹妹,妹妹更像一个跟屁虫一样,整天跟在雷萧的屁股后面,雷萧也乐此不疲的陪着她,就在雷萧去同学家做客,没赶住最后一趟班车回来的晚了,在自家巷子口碰了个照面的几个满身是血的不速之客,让这个四口之家,变得家破人亡。

  大哥,那警察就住在这里,好,你们记住,今天,我要那警察全家的命,去吧。那满脸横肉的男人,说着:竟然摸摸脸上的一道从额头到下巴的刀疤。不一会,就听到了屋里传来了,打斗的声音,女人和孩子的哭喊声。大哥已经拿下了,我们进去吧。走,哈哈,雷霆你也有今天,你废了老子的一只手,我就灭了你全家,去先把雷霆的手脚都给我废了,说完满脸狰狞的笑着,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过来,我要当着这个警察的面玩了他的女人,呵呵,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畜牲你放了她,你不的好死,雷霆怒吼着骂着,骂吧,哈哈,雷霆你不是很神气吗?敢抓我,还开枪废了老子的手,说着就动手了,把他眼睛弄开,我要让他看着,就在这时满脸泪流的雷欣扑上去咬在了那大哥的胳膊上,啊,一声惨叫,紧接着那大哥胳膊上鲜血淋漓,一块肉竟然被咬了下来,死丫头,咬我杨彪,去给我打,打死为止。真扫兴,全给我弄死。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直到雷萧回家走到巷口时,碰见了几个满脸狰狞,身上有血的人,更有一人脑门上用有一条像蜈蚣一样的疤,他还疑惑的看了几眼。走到门口,看见门是敞开着的,可走进一看顿时如五雷轰顶,满屋子的鲜血和倒在血泊中的父母和妹妹,撕心裂肺的痛哭了起来,爸妈你们问怎么了,是谁,是谁,啊,啊,啊,啊,是他们,是他们,说完就跑到了厨房拿起了菜刀,嘴里念着,畜牲,畜牲,跑了出去,可到了巷口,那里还有人,雷萧回到家里看着父母没有闭上的眼睛,嘴里说着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要你们不得好死。说完雷萧发了疯似的跑了出去,就再也没了消息。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孤寂的身影在街道上一闪而过,一身破旧的雨衣下包裹着一个瘦小的身体。满脸狰狞的表情,嘴上冷笑着,眼里却充满了绝望。十年了,他终于亲手解决掉了所有的仇人。

  爸爸,妈妈,妹妹你们的仇我报了,那些畜牲终于全部下地狱了,你们可以安息了,可以瞑目了。说着:他的眼里流下了泪水。

  他叫雷萧,十年了,他每天晚上都会做着同一个梦。满地的鲜血,爸爸、妈妈那绝望和不甘的眼神,还有妹妹那破碎的身体,和脸颊上的泪水。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雷萧的心都碎了。十年来雷萧背负着仇恨,让他变得沉默寡言,性格狠戾,血腥和残暴,面对仇人时更变得血腥味十足,就像一只吃人的野兽,又像一个来至地狱的魔鬼,

  让人恐惧。

  十年前,雷萧有一个快乐幸福的家庭,雷萧的父亲是个警察,妈妈是个中学老师,妹妹是一个可爱,开朗的的女孩,她叫雷欣,一家人都喜欢这个妹妹,妹妹更像一个跟屁虫一样,整天跟在雷萧的屁股后面,雷萧也乐此不疲的陪着她,就在雷萧去同学家做客,没赶住最后一趟班车回来的晚了,在自家巷子口碰了个照面的几个满身是血的不速之客,让这个四口之家,变得家破人亡。

  大哥,那警察就住在这里,好,你们记住,今天,我要那警察全家的命,去吧。那满脸横肉的男人,说着:竟然摸摸脸上的一道从额头到下巴的刀疤。不一会,就听到了屋里传来了,打斗的声音,女人和孩子的哭喊声。大哥已经拿下了,我们进去吧。走,哈哈,雷霆你也有今天,你废了老子的一只手,我就灭了你全家,去先把雷霆的手脚都给我废了,说完满脸狰狞的笑着,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过来,我要当着这个警察的面玩了他的女人,呵呵,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畜牲你放了她,你不的好死,雷霆怒吼着骂着,骂吧,哈哈,雷霆你不是很神气吗?敢抓我,还开枪废了老子的手,说着就动手了,把他眼睛弄开,我要让他看着,就在这时满脸泪流的雷欣扑上去咬在了那大哥的胳膊上,啊,一声惨叫,紧接着那大哥胳膊上鲜血淋漓,一块肉竟然被咬了下来,死丫头,咬我杨彪,去给我打,打死为止。真扫兴,全给我弄死。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新闻就播出了,本城郊区发生一件恶性杀人事件,被害者雷霆,男,37岁,是郊区派出所民警,其妻王红,35岁,其女,雷欣,11岁,被害,其子,不知所踪。警方已介入调查。

  雷萧自从离开后,每天东躲西藏,悄悄的调查和寻找那天晚上见过的哪几个人。可是六年的时间也过去了但他还是没有找到仇人,

  直到到两年前的一天晚上,他再次看到了,那个让他永生难忘的的面孔,脑门到下巴的哪一道疤,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痛,那是他一生的恨,他尾随着刀疤脸那些人进了,一家名叫惜月的夜总会,混在那里当了一个服务生,他觉得又离复仇近了一步,可他知道自己一个人很难报仇。

  终于在一个晚上,天气闷热,闷热的,晚上好像要下雨的样子,刀疤男又来了,他看到了刀疤男去的房间号1014,并且还点了酒水,于是买了一包迷药,等待机会下在酒水里,他把1014的服务生给支开了,并在酒水里成功的下了药,报仇开始了,碰,碰,1014的房门敲响了,雷萧在门口等着,手里却抖了起来,毕竟他没有杀过人,心里也怕,手心里全是汗,就在这时门开了,雷萧慢慢的走进了房间,到了房间里,他更是腿也抖了起来,刀疤男看了看,没说话,接过酒,就和手下喝了起来。过了十分钟,迷药有了效果了,终于刀疤男和手下都倒下了,雷萧随手就拿起了,茶几水果盘里的刀,双眼通红的就是乱捅一气。把刀疤男几人捅的血肉模糊,慢慢眼里就出了泪水,这时天也下开了雨。他偷偷的拿出一件破旧的雨衣,走上了夜总会的楼顶,

  直到雷萧回家走到巷口时,碰见了几个满脸狰狞,身上有血的人,更有一人脑门上用有一条像蜈蚣一样的疤,他还疑惑的看了几眼。走到门口,看见门是敞开着的,可走进一看顿时如五雷轰顶,满屋子的鲜血和倒在血泊中的父母和妹妹,撕心裂肺的痛哭了起来,爸妈你们问怎么了,是谁,是谁,啊,啊,啊,啊,是他们,是他们,说完就跑到了厨房拿起了菜刀,嘴里念着,畜牲,畜牲,跑了出去,可到了巷口,那里还有人,雷萧回到家里看着父母没有闭上的眼睛,嘴里说着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要你们不得好死。说完雷萧发了疯似的跑了出去,就再也没了消息。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孤寂的身影在街道上一闪而过,一身破旧的雨衣下包裹着一个瘦小的身体。满脸狰狞的表情,嘴上冷笑着,眼里却充满了绝望。十年了,他终于亲手解决掉了所有的仇人。

  爸爸,妈妈,妹妹你们的仇我报了,那些畜牲终于全部下地狱了,你们可以安息了,可以瞑目了。说着:他的眼里流下了泪水。

  他叫雷萧,十年了,他每天晚上都会做着同一个梦。满地的鲜血,爸爸、妈妈那绝望和不甘的眼神,还有妹妹那破碎的身体,和脸颊上的泪水。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雷萧的心都碎了。十年来雷萧背负着仇恨,让他变得沉默寡言,性格狠戾,血腥和残暴,面对仇人时更变得血腥味十足,就像一只吃人的野兽,又像一个来至地狱的魔鬼,

  让人恐惧。

  十年前,雷萧有一个快乐幸福的家庭,雷萧的父亲是个警察,妈妈是个中学老师,妹妹是一个可爱,开朗的的女孩,她叫雷欣,一家人都喜欢这个妹妹,妹妹更像一个跟屁虫一样,整天跟在雷萧的屁股后面,雷萧也乐此不疲的陪着她,就在雷萧去同学家做客,没赶住最后一趟班车回来的晚了,在自家巷子口碰了个照面的几个满身是血的不速之客,让这个四口之家,变得家破人亡。

  大哥,那警察就住在这里,好,你们记住,今天,我要那警察全家的命,去吧。那满脸横肉的男人,说着:竟然摸摸脸上的一道从额头到下巴的刀疤。不一会,就听到了屋里传来了,打斗的声音,女人和孩子的哭喊声。大哥已经拿下了,我们进去吧。走,哈哈,雷霆你也有今天,你废了老子的一只手,我就灭了你全家,去先把雷霆的手脚都给我废了,说完满脸狰狞的笑着,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过来,我要当着这个警察的面玩了他的女人,呵呵,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畜牲你放了她,你不的好死,雷霆怒吼着骂着,骂吧,哈哈,雷霆你不是很神气吗?敢抓我,还开枪废了老子的手,说着就动手了,把他眼睛弄开,我要让他看着,就在这时满脸泪流的雷欣扑上去咬在了那大哥的胳膊上,啊,一声惨叫,紧接着那大哥胳膊上鲜血淋漓,一块肉竟然被咬了下来,死丫头,咬我杨彪,去给我打,打死为止。真扫兴,全给我弄死。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新闻就播出了,本城郊区发生一件恶性杀人事件,被害者雷霆,男,37岁,是郊区派出所民警,其妻王红,35岁,其女,雷欣,11岁,被害,其子,不知所踪。警方已介入调查。

  雷萧自从离开后,每天东躲西藏,悄悄的调查和寻找那天晚上见过的哪几个人。可是六年的时间也过去了但他还是没有找到仇人,

  直到到两年前的一天晚上,他再次看到了,那个让他永生难忘的的面孔,脑门到下巴的哪一道疤,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痛,那是他一生的恨,他尾随着刀疤脸那些人进了,一家名叫惜月的夜总会,混在那里当了一个服务生,他觉得又离复仇近了一步,可他知道自己一个人很难报仇。

  终于在一个晚上,天气闷热,闷热的,晚上好像要下雨的样子,刀疤男又来了,他看到了刀疤男去的房间号1014,并且还点了酒水,于是买了一包迷药,等待机会下在酒水里,他把1014的服务生给支开了,并在酒水里成功的下了药,报仇开始了,碰,碰,1014的房门敲响了,雷萧在门口等着,手里却抖了起来,毕竟他没有杀过人,心里也怕,手心里全是汗,就在这时门开了,雷萧慢慢的走进了房间,到了房间里,他更是腿也抖了起来,刀疤男看了看,没说话,接过酒,就和手下喝了起来。过了十分钟,迷药有了效果了,终于刀疤男和手下都倒下了,雷萧随手就拿起了,茶几水果盘里的刀,双眼通红的就是乱捅一气。把刀疤男几人捅的血肉模糊,慢慢眼里就出了泪水,这时天也下开了雨。他偷偷的拿出一件破旧的雨衣,走上了夜总会的楼顶,

  直到雷萧回家走到巷口时,碰见了几个满脸狰狞,身上有血的人,更有一人脑门上用有一条像蜈蚣一样的疤,他还疑惑的看了几眼。走到门口,看见门是敞开着的,可走进一看顿时如五雷轰顶,满屋子的鲜血和倒在血泊中的父母和妹妹,撕心裂肺的痛哭了起来,爸妈你们问怎么了,是谁,是谁,啊,啊,啊,啊,是他们,是他们,说完就跑到了厨房拿起了菜刀,嘴里念着,畜牲,畜牲,跑了出去,可到了巷口,那里还有人,雷萧回到家里看着父母没有闭上的眼睛,嘴里说着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要你们不得好死。说完雷萧发了疯似的跑了出去,就再也没了消息。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孤寂的身影在街道上一闪而过,一身破旧的雨衣下包裹着一个瘦小的身体。满脸狰狞的表情,嘴上冷笑着,眼里却充满了绝望。十年了,他终于亲手解决掉了所有的仇人。

  爸爸,妈妈,妹妹你们的仇我报了,那些畜牲终于全部下地狱了,你们可以安息了,可以瞑目了。说着:他的眼里流下了泪水。

  他叫雷萧,十年了,他每天晚上都会做着同一个梦。满地的鲜血,爸爸、妈妈那绝望和不甘的眼神,还有妹妹那破碎的身体,和脸颊上的泪水。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雷萧的心都碎了。十年来雷萧背负着仇恨,让他变得沉默寡言,性格狠戾,血腥和残暴,面对仇人时更变得血腥味十足,就像一只吃人的野兽,又像一个来至地狱的魔鬼,

  让人恐惧。

  十年前,雷萧有一个快乐幸福的家庭,雷萧的父亲是个警察,妈妈是个中学老师,妹妹是一个可爱,开朗的的女孩,她叫雷欣,一家人都喜欢这个妹妹,妹妹更像一个跟屁虫一样,整天跟在雷萧的屁股后面,雷萧也乐此不疲的陪着她,就在雷萧去同学家做客,没赶住最后一趟班车回来的晚了,在自家巷子口碰了个照面的几个满身是血的不速之客,让这个四口之家,变得家破人亡。

  大哥,那警察就住在这里,好,你们记住,今天,我要那警察全家的命,去吧。那满脸横肉的男人,说着:竟然摸摸脸上的一道从额头到下巴的刀疤。不一会,就听到了屋里传来了,打斗的声音,女人和孩子的哭喊声。大哥已经拿下了,我们进去吧。走,哈哈,雷霆你也有今天,你废了老子的一只手,我就灭了你全家,去先把雷霆的手脚都给我废了,说完满脸狰狞的笑着,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过来,我要当着这个警察的面玩了他的女人,呵呵,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畜牲你放了她,你不的好死,雷霆怒吼着骂着,骂吧,哈哈,雷霆你不是很神气吗?敢抓我,还开枪废了老子的手,说着就动手了,把他眼睛弄开,我要让他看着,就在这时满脸泪流的雷欣扑上去咬在了那大哥的胳膊上,啊,一声惨叫,紧接着那大哥胳膊上鲜血淋漓,一块肉竟然被咬了下来,死丫头,咬我杨彪,去给我打,打死为止。真扫兴,全给我弄死。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新闻就播出了,本城郊区发生一件恶性杀人事件,被害者雷霆,男,37岁,是郊区派出所民警,其妻王红,35岁,其女,雷欣,11岁,被害,其子,不知所踪。警方已介入调查。

  雷萧自从离开后,每天东躲西藏,悄悄的调查和寻找那天晚上见过的哪几个人。可是六年的时间也过去了但他还是没有找到仇人,

  直到到两年前的一天晚上,他再次看到了,那个让他永生难忘的的面孔,脑门到下巴的哪一道疤,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痛,那是他一生的恨,他尾随着刀疤脸那些人进了,一家名叫惜月的夜总会,混在那里当了一个服务生,他觉得又离复仇近了一步,可他知道自己一个人很难报仇。

  终于在一个晚上,天气闷热,闷热的,晚上好像要下雨的样子,刀疤男又来了,他看到了刀疤男去的房间号1014,并且还点了酒水,于是买了一包迷药,等待机会下在酒水里,他把1014的服务生给支开了,并在酒水里成功的下了药,报仇开始了,碰,碰,1014的房门敲响了,雷萧在门口等着,手里却抖了起来,毕竟他没有杀过人,心里也怕,手心里全是汗,就在这时门开了,雷萧慢慢的走进了房间,到了房间里,他更是腿也抖了起来,刀疤男看了看,没说话,接过酒,就和手下喝了起来。过了十分钟,迷药有了效果了,终于刀疤男和手下都倒下了,雷萧随手就拿起了,茶几水果盘里的刀,双眼通红的就是乱捅一气。把刀疤男几人捅的血肉模糊,慢慢眼里就出了泪水,这时天也下开了雨。他偷偷的拿出一件破旧的雨衣,走上了夜总会的楼。

  仇报了,我该怎么办,我还有什么留恋的,我是不是应该下去陪着家人,雷萧哭着问老天,老天啊,你给我指条路把。你难道要我一个人,独自活在这个世界吗,天上下着雨,打在雷萧的脸上分不清是雨,还是泪,他慢慢向着楼顶的边缘走了过去,叹了口气,这可能是我最好的归属。

  就在这时蒙蒙细雨的天空竟然,雷声伴随闪电一起下来了,也就是在这时雷萧丛生一跃,口里不停的念着,我来了,我来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