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6 16:34:34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猎鬼奇闻录
  4. 第九章 诡异的凶杀案

第九章 诡异的凶杀案

更新于:2018-03-18 18:44:27 字数:2884

  午夜,在皎洁的月光下,淀山湖波光淋漓,一个魁梧而诡异的身影站在湖边,如果此时王羽在场的话,一定会惊讶地发现此人正是他在小餐馆里碰到的那个恐怖的肢解狂魔——修罗。

  只见他凝视着湖面,许久,似发现了什么一般,缓缓地走向了湖水,不一会儿湖面没过了他的头顶。

  没过多久,湖面开始有气泡冒出,不一会儿便如煮沸的开水一般沸腾起来,轰的一下那个诡异的身影冲破了水面,飞到了岸边,他的双眼泛着幽幽的红光,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手中还提着一具腐败不堪的尸骸,不一会儿便隐没在黑暗之中。

  过了一会儿,湖水重新归于平静,放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清晨,许多早起的市民纷纷来到淀山湖边晨练,淀山湖风景优美,空气清新,是住在附近的居民锻炼游玩的好去处。

  李默默一边小跑着一边看着手腕上的计步器,小马尾在脑后不停地甩来甩去显得调皮可爱,当她路过一排垂柳时,发现在垂柳下边好像躺着一个人形的东西,她好奇地跑过去一看,这个东西黑乎乎的,还散发着烧焦的味道,李默默凑了过去,只见一双恐怖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后她被吓傻了,半饷“啊!!!”的一声刺耳尖叫响彻了整个湖畔。

  慕容冷雪这段时间都已经快被逼疯了,连环肢解杀人案还完全没有头绪,眼下在淀山湖边又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她此时就如一个装满了**的火药桶,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

  淀山湖垂柳附近都被警方封锁起来,周围全是围观的群众,重案组的警员们在现场忙碌地勘察取证,法医拍好照后将那具已经被烧得不成人样的尸体连同周围的泥土一起装进了装尸袋中,要得出具体的死亡原因还得等尸检结果出来,而负责给李默默作笔录的警员正在不停地安慰着她,看来这个小姑娘确实被吓得不轻。

  慕容冷雪不停地来回在现场查看着,通过初步排查她已经确定这不是第一现场,因为在尸体附近并没有燃烧的痕迹,但另她感到奇怪的是如果这是抛尸现场的话那么脚印呢?除去李默默一人的脚印还留下了另外一排奇怪的脚印,像是死者自己的,除此之外在尸体周围并没有其他人的脚印,而且尸体附近全是湿泥土。刚才她也初步观察了一下尸体,死者是一个大约七十公斤重的男性,要将一具重约140斤的尸体搬到淀山湖边来抛尸,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且现场也没有清理过的痕迹,更为离谱的是据李默默自己所说,当她发现这具烧焦的尸体时死者好像还活着,而且眼睛瞪得老大,这怎么可能?而且令人费解的是,死者手中还紧紧地握着一个拨浪鼓。

  难道是尸体自己走过来的?慕容冷雪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么个古怪的念头,她摇了摇头,还是先等着法医的尸检报告和现场的勘验结论吧。

  “让让,麻烦让让,不好意思,麻烦借过,谢谢啊。”

  一个听着有点耳熟的声音传来,慕容冷雪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子高高的小伙子从人群中挤了过来,手中拿着一个证件模样的东西正和守在外围的警员解释着什么。

  慕容冷雪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叫王羽的大男孩么?此时她见到王羽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那晚,她扶着李大伟走出鬼境后,急忙又跑了回去,她不能把王羽一个人丢在那里而不闻不问,可当她回到警局门口时却发现王羽已经不见了,而百鬼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如果不是刚才发生的一切是这么的真实,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噩梦。

  后来她将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李大伟,李大伟当场痛哭流涕,发誓无论死活都要找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可经过了几个月的努力,他和慕容冷雪都没有找到王羽的踪影,仿佛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王羽这号人似的,最后无奈之下才放弃了寻找,而李大伟也对慕容冷雪表示从此自己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绝不辜负两位救命恩人的期望。

  此时见到了王羽,慕容冷雪悬了几个月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走了过去,正准备和王羽打招呼时王羽也同时看见了她。

  “哎呀警察大姐是你啊,快来给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警察解释解释,告诉他我这个证件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王羽被守在外围的警员挡在了警戒线之外,正一脸的焦急。

  慕容冷雪走了过去接过王羽手中的证件一看,不由地吃了一惊,只见上边印着公安部刑事侦查司特别事务调查科几个鲜红大字,科员王羽,在他那张略显清秀的证件照片上有公安部的钢印,名字下边还有公安部专门的激光防伪码,只要将防伪码扫描进电脑就能显示警员的个人信息。

  特别事务调查科?看着手中制作精良的证件,这绝不可能是伪造的,慕容冷雪突然想了起来,公安部确实有这么一个专门处理非正常案件的机构,可是特事科的人一般都是神出鬼没的,没想到这个王羽竟然是特事科的人!

  这是王羽第一次出任务,昨天晚上民研会情报组侦测到淀山湖一带出现了异常的能量反应,于是高全立即决定派出王羽侦查,而王羽正被训练折磨得死去活来,他觉得这是一个暂时脱离苦海特别是欧阳偏的绝好机会,于是想都没想便欣然答应了。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就发生了命案,此时他有种感觉,自己是不是被高全给坑了?

  慕容冷雪示意守在外围的警员王羽的身份没有问题,这个警员朝着王羽敬礼后将他迎了进来,王羽得意洋洋地拿着证件在警员眼前挥舞着:“小样,告诉你是真的了吧,比真金还真!来,给长官立个正看看。”

  小警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慕容冷雪无奈只得将王羽一把拉了过来:“别闹!人家也是执行公务!”

  “嘿嘿,开个玩笑嘛。”

  “不过这段时间你到哪去了?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又跑到特事科去了?”慕容冷雪连珠炮似的一连抛出了好几个问题,她现在对王羽是越来越好奇了。

  这娘们儿是包打听么?这种神神怪怪的事情普通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王羽摇了摇头说道:“嘿嘿,国家机密,无可奉告。”

  “切,故作神秘!”慕容冷雪瞪了他一眼,得亏自己还这么担心他来着。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王羽好奇道。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谋杀!”回归到案件本身时慕容冷雪仿佛变了一人似的:“你跟我来。”

  她带着王羽来到死者被发现的地方,此时尸体已经被法医运走,地上只留下了用白线画的人形轮廓。

  “今天清晨六点左右,尸体被晨练的人发现,我们警方在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所以现场保护得很好,没有被破坏的迹象。不过。。。”慕容冷雪顿了顿,因为这个案子实在诡异,她不知道如何跟王羽解释。

  “你的意思是现场没有除了发现尸体那人的脚印和这一排不知是谁的脚印之外并没有其他痕迹了吗?”王羽仔细地观察后说道,毕竟在欧阳偏的唠叨下他也学到了许多关于侦查学痕迹学方面的专业知识。

  “嗯,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里并不是凶杀的第一现场。”慕容冷雪解释了一番后又说道:“但令人不解的是凶手是如何抛尸的呢?”

  这里不是第一现场吗?王羽暗附,他得出的结论恰恰和慕容冷雪相反,这里就是第一现场!

  虽然在痕迹上慕容冷雪的推理能够得到支持,但王羽不是普通人,他在原先尸体的位置感觉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鬼气,而且昨晚情报组还在淀山湖侦测到了异常能量波动,紧接着就发生了命案,世界上没有如此巧合的事情,他可以确定异常能量波动和命案之间应该有直接的联系!

  “这里应该没有其他的线索了,要不要先和我们回警局等尸检结果?”慕容冷雪提议道。

  王羽摇了摇头,“不,这里是命案发生的第一现场!只不过还有许多线索你们不知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