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26 21:00:5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上之都
  4. 第一章 封衡

第一章 封衡

更新于:2017-02-13 16:50:31 字数:2439

  “爷爷不要丢下我,不要!带我走?”

  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扒在地上,浑身上下满是泥土,看着远去的人,泪水不住地流着,略带童声的喉咙早已有一些嘶哑了。

  哪怕这样,那道身影都未曾转过身来,也未表现出一丝的停留,不断地往前走去,久而久之,步伐反而越来越快了,那样决然,没有一分的拖泥带水。

  ……

  ……

  “啊!不要!不要!”

  封衡睁开略显沉重的眼睛,陡然从床上抬起身来,垂头看着熟悉的被褥,突然双手抱头,身上不断冒着热气,惊恐不已道。

  “衡儿,怎么了?不要害怕,有娘和爹在这呢。”

  一个身着略有褪色的丝绸裙服,样貌虽算不上如花似玉,到也还耐看,脸色略显一些苍白,像是有沉年未愈的病根。这便是封衡的义母——林丽。

  看着突然如此的封衡,身体一阵抖动,眼中已有泪花闪现,看着封衡,满脸的焦虑不安,以及心疼。

  将封衡的手从封衡的头上拿下来,封衡便感觉有物将他的手覆盖,还有热量不断传来。

  抬头便看见他的义父——李惊,一个皮肤有些黝黑,发丝中已有一些白发浅藏,可以看出他经历了岁月的沧桑,但此时此刻对着封衡露出关切之色。

  “爹,娘,我没事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看着他俩眼中的关切,封衡不由心里一暖,刚才心中的恐惧便消失不见了,轻声道。

  林丽听到他所说的,眉头微皱,但旋即又舒展开来,拿出丝巾为封衡搽去额头上的汗迹,用略带宠溺的声调道:“好!我们这就回去休息,你也好好休息吧!”

  “呼~~”

  望着李惊和林丽出去的身影,封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

  “惊哥,衡儿还是没有放下,这些年不断做噩梦,梦到那场景,虽然他不说,但每次梦醒的痛苦,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呀!”

  走出门的两人,林丽脸上有一些不自然,仿佛想要说什么,但又说不出口的感觉,这种神情却并未持续多久,旋即一阵叹息,对着李惊轻声道。

  林丽说完,眼里已有一些泪花了,连忙抬起腕袖,轻轻搽试眼里的泪。

  “是啊!他这样我也于心不忍,但你也别伤心了,就算如此,这也是命数啊!天命不可违!”

  李惊见此,忙把林丽揽在怀中,望着天,用略带担忧的语气劝慰道。

  ……

  此时此刻的封衡已经盘膝坐下了,吸收着天地间的玄气,用来滋润自己的四条真脉。

  人类修行,第一阶段便是——筑脉境,顾名思义,便是在体内筑造出真脉,筑脉境共分九重,与其对应的便是筑造九条真脉,各人不同,所以每个人所筑真脉的位置也就不同。

  当然,真脉也并不是真的经脉,而且先贤大能所述的,其实就是一条运转天地玄气的通道,所以说这真脉开筑的位置也就决定着你运转玄气的速度,也决定你在那一阶段的强弱。

  而筑脉境分九重,而第五重最为重要,所以说第五重也是一个分水岭,前四重主要是积累天地玄气,后四重便可学习一些攻击武技了。

  而真脉的粗细,则就决定着一个人的天赋强弱,一个真脉粗的人,他可以积累很多的玄气,他也可以走得更远,反之,真脉细的并不能积累更多的玄气,所以他也就比同阶的弱些。

  前四重便是基础,在这个世界,天赋是可以修炼的,但却极其难,甚至有人因为修炼天赋而身死,而且修炼天赋也有限制,那便是只有筑脉境前四重才可以修炼天赋。

  虽然说是可以修炼天赋,但也有一定的限度,天赋能增长,修炼天赋也要有机缘,上亿个人中,都不一定有一个,但大多数的人的天赋是天道所赐,修炼天赋也是一种逆天的行为,有时天地还会降下天罚。

  “呼……”

  一阵吐气,封衡便从修炼中醒了过来,望着屋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摇头。

  封衡本来天赋很好,在李家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只用了一年的时间,便修炼到了筑脉境第四重,与李家另外三人并称‘李家四杰’,为一时所赞叹。

  但好景不长,厄运随之而来,他无法突破第四重的境界,到达第五重,原因便是所有修道者都害怕的心魔,四年他都没有突破,家族也对他冷淡了。

  天赋的坠落,他人便加之以白眼,本来他天赋好,即使他是外来人,也被人所尊重,没有了天赋,虽然别人没有当着他的面骂他,但他人白眼以及讽刺自然是不可避免……

  封衡的心魔,便是五年前他来李家的时候种下的。

  他的爷爷带着年幼的他来到李家,想把他卖给李家,那时李惊夫妇心善,因为他俩膝下无子,便收了封衡做义子。

  这些封衡都可以理解为是因为缺钱,而不得已卖掉他,但最不能让他忍受的便是,他爷爷倒给李家钱。

  一想到这,封衡便一阵揪心的疼,双手紧紧地抓着被褥,双眼已经有一丝血色弥漫了。

  但旋即所有的都消失了,一个人愣着,封衡便想着再次突破看看是否可以。

  盘膝而坐,缓缓闭目,心神慢慢凝定,运转自身玄气,从而引导周身天地玄气,渐渐的空气中的玄气便顺着封衡手上的毛孔,以及鼻息,进入封衡的体内,顺着真脉运转,渐渐地转化为封衡自己的能量。

  封衡筑造真脉的位置在手上,所以玄气进入便从手上,人引导玄气进入体内有两条路径,通过鼻息,通过真脉。

  “啊~”

  一声惨叫传来,封衡浑身的毛孔都有一丝鲜血溢出,此时的封衡仿佛一个血人,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睁开眼来,眼神中一阵颓废闪烁而过,面色苍白,嘴唇不断地颤抖,看了看自己浑身的惨状,封衡不禁一笑,但却带着无奈与哀伤,旋即自嘲道。

  “明知不可为,你为什么还要受这苦呢?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天才吗?”

  但还是有封衡为之欣慰的,那便是他每突破一次,他的真脉便要粗壮一分,虽然说他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玄气储藏也就越多。

  “这又有什么用呢!第四重与第五重的差距是很大的。”

  封衡又转念一想,自嘲一笑,自言自语。

  “快给我打一些水来,我要洗澡。”

  摇摇头,表示甩开了一切,一股腥臭味传来,封衡不禁微微皱眉,朝门外吼去。

  “好的!少爷,您等一下,水马上就来了。”

  门外的丫鬟传来确实的声音。

  虽然他在家族的地位下降了不少,但一般的丫鬟、仆从还是不会违背他的,除非有人故意纵容。

  封衡一想到这,便两眼放出了嗜血的光芒,拳头不由地紧紧地住。

  由此可见,封衡在李家也过的并不如意,有一些不识好歹的人总来挑战他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