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4:32:0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道侠客行
  4. 第二章 豆丁

第二章 豆丁

更新于:2018-03-18 15:52:24 字数:3274

字体: 字号:
  斗武帝国,一个上千年的古国,在最初的几百年,疆域广阔,繁盛无比,所谓盛久必衰,不仅是人的常态,自然的定律,也是国家的摆脱不了的命运,曾经无比强大的国家,在诸侯反叛,民众暴乱,人才凋零的情况下,一夕之间分崩离析,庞大的疆域也十去其九,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皇室只有退出了帝都,以求保住生命,以后卷土重来,而反叛军不想以后面对报复,力求赶尽杀绝,免除后患,于是狂追了几百万里,及至西荒,因反叛军的利益分配出现矛盾,不得已而退去,这个时候的皇室也就只剩下十几个人,最强者也只是刚到王者之境,在王者的带领下,征服了周围一大片地域,建立起了斗武王国。

  西荒,又称西域,西域苦寒,地域辽阔,人烟稀少,资源短缺,荒兽众多,除了一些游历者或者逃犯,甚少有外人到来,而在这贫瘠之地,生活着十八个国家的百姓,其中有六大王国和十二大侯国,当然这些国家在外人眼中都是一样的,没有多大分别的穷苦土著。

  朱家堡,斗武王国下辖的最底层的军堡,直接负责于荒横县,以横山而为名,也因荒横县靠近横山,所以在全县设置了几十个军堡,以堡卫戍的方式,守护百姓安全,而朱家堡则负责靠近堡又靠近山林的方圆几十里地,总共几千百姓的安全,当然,军堡属于军事基地,不管理民政方面的事情,除了每月需要清剿靠近居民区的兽类,其他时间在没有荒兽、野兽入侵的情况也相对轻松,全堡上下也有几十上百口人,正规的堡丁只有十几个而已,其他都是属于堡丁的家属,不从事军事活动,只以守宅看家务农为主,勉强能做到自给自足。

  今天的朱家堡与往常时有很大的不一样,走近看,能发现堡内居民的步伐更快了一些,一片忙碌迹象,大多数是都向着中间房屋瞧去,而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着惊讶又喜悦的表情,而惊讶又多于喜悦,这可以知道,这时,一个面色黑红,魁梧有力,年近四旬的男子带着个中年妇女走了过来,大家看着他的时候,一些妇女就上前去问:“王队,听说朱队他媳妇要生了?”

  “现在还不确定。”

  “听说朱队媳妇儿才怀七个月,怎么就突然就要生了呢?”

  “也没说就一定要生,只是早上跌了一跤,现在疼得厉害,这不是我把我家大姨子叫了过来。”

  “王队,你大姨子不就是那闻名全堡范围内技术超好的接生婆吗?”

  “对对对,她以前到堡里来过几次,你以前也见过的,还为你接生过小孩子,莫不是又不认识了?”

  “王大姐莫怪,只是时间太久没见,有点忘记了!”

  王队丢下一堆好奇心多于关心的大婆子小媳妇儿,急冲冲的往朱队长家赶去。

  当王队赶到朱家的时候,看见这栋和其他房屋一样的房子外面站着一堆的大老爷们,这些男人又和开始的女人不一样,大家脸上更多的是担心,大家最开始都没发现王队的到来,直到走近了才被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发现,叫了声林哥,大家才发现他的到来,纷纷向他说话!

  “林哥,你怎么才来啊!”

  “林哥,你来了就好了。”

  “林哥,你快进去吧,听张家媳妇儿说嫂子要生了,朱队也被赶出来了,正准备给孩子接生呐!”

  王林一言不发,带着大姨子就往里走,大家也知道王队是个善行不善言的人,纷纷向两边散开,方便他进去,这个时候,最开始看见王林到来的那个年轻人,也跟着王林往里走。

  进入内堂,首先看见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在左厢房外转圈,成熟帅气的脸上写满了忧虑,眼睛也是红红的,还有几个老人在左厢房外站着,也是皱眉担忧,其中就有王林的父亲,周围放着一些木凳子也没有人坐,看见王林走了进来,脾气火爆的王家老爹,刚想发火,看了看周围又忍住了,低声喝道:“臭小子,你跑哪儿去了?这时正需要你的时候,你还乱跑!”

  被喊着“臭小子”的王队,还给父亲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解释道:“父亲,我听说弟妹肚子疼,我想是不是会早产,而我也帮不上忙,那一定需要对孕妇熟悉的人了,这不是把我家大姨子叫来帮忙吗?”

  王老爹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儿子后面还跟着两人,那女的正是他儿媳妇的妹妹,正准备跟他见礼呐,他赶紧说道:“是小娟啊,不用多礼了,你去里屋看看去,臭小子,你去劝劝小江,他都转了很久了,把我们头都转晕了。”

  其他几个老人看着这一幕,也没有说话,等王老爹说完了才发现大家都看着他,不由老脸一红,说道:“这臭小子,这么大了还是不让人省心,不是在外面的话,我就拿棍子抽他!”

  那些老者都是会心一笑,没有说什么,几十年的交情了,知道这脾气火爆又热心肠的王老爹脸皮也薄,说下去可不好收拾了,于是默契的看着王林劝导朱江,嘴拙的王林也不知道怎么劝导,只是一个劲的反复说:“没事的!没事的!会母子平安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进了王林的劝导,朱江慢慢的就停了下来,红着眼睛,看着王林喃喃的道:“王哥,小琳不会有事吧!”

  王林使劲的点了点头说:“弟妹不会有事的,会母子平安的!”

  朱江无意识的说道:“母子平安!母子平安!”

  过了好一会儿,朱江总算回过神来,看向王林说道:“谢谢王哥,我开始迷神了。”

  王林说:“没事,会母子平安的!”

  这时,跟进来的那年轻人也向朱江见礼,说道:“江哥,不用担心,我媳妇上次生孩子也这样,等了很久才生出来。”

  朱江看着这个在练武上偷懒耍滑,但又为人诚实热情的小兄弟王进,全队为了练武都劝说过他,而他总是不上进,现在就剩正队朱江、副队王林还在契而不舍的劝说着他,甚至体罚过他,平时最害怕出现在自己面前,今天也跟着进来安慰自己,现在也没精神让他去练武,于是只点了点头。

  等待总是会感觉时间的难熬,总是让人心里焦急,更何况里面还有个正在生产的老婆,而时不时一声痛苦**传到自己耳里,痛在自己心里,这种精神上的焦虑更让朱江坐不住,时不时的站起来走一走,只是不像开始那样如失了魂魄一样。

  等了将近一个时辰时,里面恢复了平静,左厢门打了开来,众人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里面走出来两个年轻女子,一个就是所谓的张家媳妇儿,是一个堡丁的兄弟的妻子,一个是王进的妻子,看着她们两出来,几个老年人和王林看着她们脸上没有忧愁与悲伤,心也就放了下了,只有王进和朱江没有发现,王进是年纪小还不懂的观察,朱江是关心则乱,急忙的站了起来,正准备开问时,王进媳妇儿已经说:“朱队,恭喜您了,生了个男孩,母子平安!”

  听见“母子平安”这四个字,朱江的心总算放下了一些,问道:“里面怎么没声儿?”

  两女也不知道,没有办法回答,这时,稳婆抱着孩子走在屋檐下,说道:“朱队,这孩子从出生到现在,除了才生出来时,眼睛向四周望,就没出声,现在又睡着了!”

  大家都上前来看这出生婴儿,朱江急忙一看,这小脸、这眼睛、这眉毛、这鼻子,都很像自己,除了秀气了点,嗯,也太瘦小了,比一般孩子小了很多,抬头问道:“不哭不好吗?男子汉就是要流血不流泪的,我儿子小小年纪就有男子汉的风格,天赋异禀啊!”

  稳婆一脸无语,看着这个三十有五的男人,堡队的队长,因为爱老婆,拒绝了父亲让他再娶一房的要求,而没有抱成孙子的朱老爹也一气之下回了老家和小儿子住去了,对于他的无知,也只能耐心的解释:“小孩子,特别是才出生的小孩子,如果不哭的话,有可能是个哑巴。”

  旁边的王进接口道:“听说小孩第一声的声音大小,决定了一辈子的成就!”

  朱江思考一下:“原来是这样啊,这事简单!”

  然后把小孩接过来,一巴掌拍在了小孩屁股上,一声敞亮的婴儿哭声响遍了房屋内外,哭声中夹杂着痛呼就不是谁能听出来的,毕竟婴儿与大人有很大很大的代沟。

  朱富感觉自己在做噩梦,一会儿一片黑暗,一会儿一片灰暗,还看见了几个巨人国的大神,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正准备睡醒了,然后梦就没了,明天又是一个新的一天,突然感觉屁股一阵剧痛传来,感觉骨头要碎了,就大骂一声,没想到骂声变成了婴儿啼哭,赶紧止住,屁股还是那么疼,又骂又哭了…………………………

  朱江看着自己儿子,哭一会儿停一会儿的,既感觉喜悦,又感觉无措,这怎么哭个不停啊,想到稳婆是有经验的人,就直接给我稳婆。

  然后看看其他人,没有想到这么一会儿功夫,那几位老爷子已经把名字都取好了,当然是小名,名字叫小豆丁,小名都很接地气,朱江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只是小名而已。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