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9 05:41:4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圣魔临世
  4. 第一章 凡天

第一章 凡天

更新于:2017-04-20 18:42:03 字数:2175

  圣魔大陆,混沌天地中一片毫不起眼的大陆,大陆上人族与妖兽争斗了几百万年,谁也没有真正的成为大陆的主人,大陆的东方,只有一个国家,那就是大圣王朝!屹立于大陆的东方几百万年而不倒,大陆的南方,便是妖族的地界,几十万里的森林一眼望不到边,任何人族去了那里都不会有好结果,南方妖族盘踞的地界,名曰:万妖林,而大陆的北方,是一片几乎没有任何生灵存在的地方,那里常年冰雪覆盖,没有人,没有妖,但是走进那里的任何生灵从来没有活着出来过,没有一身震惊天下的修为,去了哪里,白白送命,那里是大陆的禁地,被人称为极寒之地,大陆的西方,被人称为是土著人居住的地方,那些土著没有修为,但是力气大的惊人,皮肤也硬的惊人,可以徒手与妖兽搏斗,所以即便他们在大陆的西方从不起战火,也没有任何人敢去挑衅他们的威严,在外人眼里他们被称为土著,在他们自己的族中,他们称自己为:蛮族。

  ”快看,是那个废物,又来测试力气了,我弟弟比他小两岁力气都比他大了。“

  ”就是就是,这样的废物迟早被林子里的野兽吃掉,活该。“

  听着这些毫不掩饰的讽刺,少年一言不发,眼眸中没有一丝波动,还是自顾自的向前走去,这个少年看着七八岁的模样,脸庞清秀,身材和其他蛮族的孩子比起来显得瘦弱的多,一副虎皮披在身上,显得与其他人格格不入,他,就是蛮族最出名的废物,凡天。

  这里的孩子都在三岁时会进行一个测试,测试能抓起多重的物体,以便测试出以后的潜力,大多数的蛮族孩子都在三岁时能抬起四五十斤的重物了,而凡天,则在三岁时闹下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连一块十三斤重的铁块都没有抬起来,从那以后,他便成了全族的笑话,要知道,凡天的父亲,蛮族的族长凡杀天三岁那年,可是举起了七十斤重的铁块啊。

  说着,凡天已经走到了一个平台前,平台上放着一个小铁块,传说这是蛮神留下的,看似虽小,可是拿起来后,你的极限是多少,这个小铁块就会自动到达呢个重量,就可以测出你现在可以举起多少重量的物体了,这块铁块从蛮族在大陆西方落脚时就存在了,不是没有人试着将它移动,而是只要有人试图移动这块铁块,它就像有灵性一般,变得其重无比,谁也拿不动,久而久之,也就没人再有这种想法了。

  凡天看着眼前的小铁块,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缓缓将铁块举了起来,边拿起铁块,凡天的脸色也慢慢变得通红,双腿也颤抖起来,可见小铁块是在测试凡天的极限在哪里,过了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凡天再也忍不住,倒了下去,小铁块也随即落到了地上,凡天坐在地上狠狠喘息者,这时,小铁块的上方缓缓飘出一行字飘到空中,看了这一行字,凡天嘴角落处一丝苦涩的笑容,缓缓站了起来,周围的人看了,也都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没什么长进嘛,这废物还是一如既往的弱啊。“

  ”哈哈,要不我让我六岁的弟弟去当他的老师教教他,看他多可怜。“

  ”啧啧,族长的孩子,怎么这么个废物!“

  凡天缓缓向外走去,低着头,紧咬着嘴唇,咬到流血,他也挥然不觉,听着周围讽刺与惋惜的声音,他只觉得有一种想自杀的冲动,因为那个小铁块的上方赫然飘着一行字,五十斤,要知道,凡天现在已经八岁了,可是五十斤,是一个三岁的蛮族孩子的标准啊。

  凡天走到家门口前,看着自己家这比别人家都要大都要豪华的兽皮房子,只觉得心里一阵苦涩,自嘲的笑了笑,走了进去,引入眼帘的是一位妇人,妇人的旁边坐着一个高大威猛的蛮族汉子,妇人披了一件雪狐的皮毛,刚好能够将全身遮挡住,皮肤是一种充满了健康美感的小麦色,坐在那里,年龄虽然大了,可是还是给人一种充满活力的感觉,再看那汉子,就简单的多了,身上披了一个看似时蛟龙一类的皮,下身虎皮裙,浓眉大眼,坐在那里不怒而威,他便是凡天的父亲和母亲,现在蛮族的族长和族长妇人,族长凡杀天,族母林雪。

  凡天走进屋子,低声说道:”父亲,母亲,我回来了“

  凡杀天淡淡的看了一眼凡天,没有说话,到是林雪,急忙站起来牵着凡天的手与凡天交谈起来,问道:

  ”天儿,怎么样?“

  凡天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林雪仿佛看出了什么搬,亲亲凡天的脸颊,说道:

  ”没关系的天儿,这次不行,咱下次再去,别伤心,走,娘给你做好吃的,你父亲昨天刚猎杀的一头地灵虎。“

  凡天还没有说话,凡杀天便狠狠一拍桌子:”吃什么吃,就是你一天给惯的,惯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八岁了,没有一点点的成就,哼!”

  凡天看着父亲暴怒的样子,挣脱了母亲的手,说道:“母亲,我不吃了,我不饿,我去找父亲。”

  说罢,不等他母亲说话,便扭头跑了出去,林雪看着凡天倔强的背影,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凡天一路小跑追上了凡杀天,低头嗫嚅道:“父亲”

  凡杀天看了看这个从小被人称为废物却从来不放弃希望的儿子,心中的气也顿时消失的无隐无踪,叹了一口气:“跟我来”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凡天才发现走到了一个他没有来过的地方,一个族人也没有了,反而这里有一座房子,但是又与他们族中的房子不一样,这里的房子使用砖瓦搭建而成,凡天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凡杀天,可是凡杀天不给凡天说话的机会,甩下一句,在这里等我,便走了进去,凡天只得安安心心等着,没多久,凡杀天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看着像是一块玉,又像时一本书的东西,凡天忍不住了,问道:

  ”父亲,这是哪里?为什么带我来这?您手里又是什么啊?“

  凡杀天淡淡一笑,说道:

  ”听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