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48:0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诸神裔
  4. 第三章 他的孩子

第三章 他的孩子

更新于:2018-03-15 18:40:07 字数:2340

  第三章

  清晨,金色的阳光洒进了房间。

  周忬蜷在床上活似一只小猫。

  门外隐隐传来了争吵声,是周川武和另外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不论怎么样,我都不会同意的。”

  “这不是您一个人的意见可以决定的,甚至不需要他自己决定。川武先生,要知道川辉先生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狩者,他的失踪几乎令我们在这场本就希望渺茫的战争中更加势弱。”

  “虽然在他的领导下我们在战争中取得了辉煌的成果,乃至被称赞为‘光明时代’,但是在整体战争中,我们依旧是弱小的那一方。而作为川辉先生的直系后裔,我,不,不仅是我,整个议事阁都认为,他是最有希望成为重新引领我们走向光明的那个人。”

  “他如果因为个别因素没有加入进来,是整个世界的损失,甚至会导致灾难发生!”那个陌生的男人声音有些颤抖,“就算是议事阁不使用强迫手段,您也不能不尊重他本人的意愿,至少……要我们亲口问过,得到他确切的答复。”

  “哼。”周川武冷笑了一声,“我的答复就是他的答复。不论如何,他都不会加入你们的!”

  “你……”

  “碰!”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大的碰撞响声。

  梦中的周忬皱了皱眉,阳光下金黄色的睫毛微微跳动了两下。

  “周川武……你居然……”

  “妈的,老子都给你答复了他娘的还叽叽歪歪赖在老子这里磨磨矶矶,非得老子发了火才知道老子他妈脾气不好!滚!”

  “你这样做!你担得下后果吗!?”

  “要你个小屁娃子咸吃萝卜淡操心!”周川武压低了声音,“娘希匹,皇上不急太监急。”

  …………

  周忬床头一堆凌乱的书抖动了一下,有几本书跌落到了地上。

  “滋——滋——滋——”

  “噔~噔噔~噔~噔~噔~”

  “滋——滋——滋——”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滋——滋——滋——”

  “把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

  “滋——滋——滋——”

  “中华民族到了……”

  “滋——滋——滋——”

  …………

  “……”

  周忬缓缓睁开了眼,心中万千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那是去年周素送他的十六岁生日礼物——一个奇葩闹钟……

  这是一个哑铃型闹钟,是国外进口的奇葩闹钟之一。它一到设定时间就会开始播放《义勇军进行曲》,并全程伴有震动。想让它停下来的话很简单:下床,举三十下。

  当然也可以选择不做,等哑铃的电用完,但是这个哑铃的音乐是随播放时间递增的,三十秒内人如果没有作出任何反应的话,会自动调高音量,在十五秒内最高可以达到八十分贝,然后持续高歌直到电量耗尽………

  虽然目前为止周忬还没见过它电量用尽。

  他艰难地坐了起来,翻身下床,熟门熟路地开始举起哑铃。

  举完三十个,哑铃终于安静了下来,周忬放下哑铃抹了抹额头的汗突然听到房间外传来了桌椅碰撞的声响,还有一个陌生男人的怒喝声:“周川武!你会后悔的!”

  “老子还他娘的从来没后悔过!再不滚,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哼!”

  “是……谁在外面?”周忬十分好奇,蹑手蹑脚走到方门前悄悄打开了一条门缝朝外望去。

  一片安静。

  “诶?”周忬抓了抓耳朵,“我怎么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你干什么?”周川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中正翻着报纸,听到声响突然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啊……”周忬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客厅,没见到有别人的存在,“难道是我幻听了?”

  “喂,还看什么看。”周川武咧咧嘴扯出了一个铮狞的表情,“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珠子抠出来挂门上辟邪。”

  “该被挂门上辟邪的应该是你才对啊……”周忬心道,翻了翻白眼又把头缩了回去。

  “等下。”周川武翻了一页报纸,突然说,“今天是你去学校报到的日子对吧。报名费打到你账上了自己别忘了取。”

  “!!!”周忬一惊:“我忘了这一茬!”

  他迅速把门关上。

  周川武不屑地勾了勾嘴角:“蠢货。”

  说完他继续低下头看他的报纸了。

  …………

  周忬以前刚住到伯伯家的时候,伯伯的脾气还是很好的。只是一直感觉伯伯给自己办了一张卡简直蠢透了,明明每天都可以见面干什么给学杂费和生活费要打到卡上自己去取,有何必多此一举?

  然后一年……两年……在与伯伯生活的六年了,周忬觉得给自己办卡这个行为或许是伯伯有生以来最成功的行为……没有之一……

  周忬冲回房间换衣服洗脸刷牙理东西,在十分钟内完成了一切提着包急匆匆冲出了房间:“我走了!”

  “不吃点早饭吗?”周素从厨房探出头来,“我买了刚蒸好的包子和刚炸的油条。”

  周忬已经提着包走出了家门:“不了!”

  “……啊……”周素愁眉苦脸,“又吃不掉了。”

  “吃不掉就放冰箱里明天给他吃好了。”周川武站起身将报纸叠好放在了茶几上,“我今天要出去一趟,这几天应该都不在,你还好照顾自己。”

  周素咬了一口包子,听到这句话眨了眨眼:“议事阁的召令?”

  “嗯。”

  “不过,爸爸,为什么你那么反对小忬当作家,我一直很不明白。”

  “我不是反对他当作家,只是我不想他去当一个写那种书的作家。”

  “那种书……是指幻想文学吗?”

  “是的,那和我们所直面的东西……太接近了。他太过靠近的话,我怕他会惹祸上身。”

  “还有……议事阁……”

  “议事阁的事情你不要问。”

  “不是,我就想知道,议事阁为什么那么迫切地想要小忬加入他们?明明小忬只是一个普通人啊!还有就是你为什么拒绝啊?”

  周川武看看女儿:“不清楚。”

  说完他拿起了衣帽架上的帽子戴在了头上,一推门就出去了。

  “诶诶诶!”周素急急忙忙起立,“我还没问完呢你还没回答完呢!”

  周川武已经走了。

  ………

  “为什么反对?”离开了家,周川武苦笑了一下,“如果是别的类型我还可以支持一下,但这次单凭那篇关于鬼神的,我还怎么面对它保持冷静?”

  “那已经非常接近真相了……”他沉默地想了想。

  “果然不愧是他的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