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26 20:20: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仙帝屠
  4. 序章

序章

更新于:2017-08-03 19:46:40 字数:4813

字体: 字号:
  1989年夏天,巨峡市发生了一系列的怪事。先是太阳发了狂,一连半月的无情炙烤让青草枯黄,田地干裂,让人们心里发慌!待到终于天色阴沉,却又是一连半月的大雨,冲垮了无数城墙,浸倒了无数房!不得不说,大自然的力量是人力不能抵抗的,一个月,彻底毁了一座城!

  灾后国家大力重建,市长对重灾区黄石县下了死命令,必须3个月完工。县长开会回来之后仰天长叹一声,喷出一口黑血后就昏倒在地,这一昏就昏了7天,这期间县内彻底乱了套,盗匪横行,民不聊生。

  再说县长醒来之后,却是疯疯癫癫,时而含咬手指,时而大骂旁人,时而发呆,一呆就是一天,像块木头,动也不动,似连呼吸都没有了!正当市长打算换人主持重建工作之时,县长却是突然变得正常,一大早的到县政府开始工作,上班时间刚到之时便叫着几个部门的部长主持会议商讨重建工作。说是商讨,却是县长一个人长篇大论,做了一系列部署,迁主城到隆兴镇。各部长先是觉得新鲜,到后面却都是惊恐不已,县长的策划案之周密,大胆,绝不可能是这样一个大病初愈,默默无为的县长能力之所能及之事。且县长说话的神态威风凛凛,语气不容置疑,这番面容是和以前那个唯唯诺诺,毫无主见的县长是天差地别的!

  会议一直从早开到半下午。会议结束县长带着一纵干部喝酒壮行,酒后有人问道怎么想出了这样一个大胆却可行的方案解了这个死结,县长断断续续说了一通,这人隐约听到县长说:这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去了隆兴镇,遇到了一位老人,白发白须,脚踩仙鹤,左手托一拂尘,右手持一枚菩提子,他告诉我隆兴镇灵气逼人,有卧虎藏龙之势,可迁都。”这人听后只当是县长酒后乱语,不已为然,只当做饭后杂谈,一提起无人不惊,若是不信,县长性情大变却又从何说起?可这世上哪里有如此之巧的事!一查才惊奇的发现,这次灾害中,隆兴镇成了唯一一个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地方,一时间,人人都对这个小城镇充满了好奇,坊间开始传言:隆兴乃龙兴之地!同时也出现了不少的风水大师前往勘探,得出的结果却也惊人的相似。

  隆兴镇位于县城东,背山抱水,镇子后边是一座高山,两边高,中间低,正前方是一条大河,让人不解的是这么大的雨,全县受灾严重,可这个紧挨着河的小镇却是毫发无损,不得不让人惊叹!

  动工时间原定于8月初一,可县长嫌太慢,便就定在了会议后的一个星期,7月15。请的工程队是隔壁省的施工队,黑石城一建。

  施工队总负责人王建国是县长中学同学。王建国带领工程队到达之日,县长亲自接待,安排了县里最豪华的酒店,摆了满满几桌。王建国当着县长的面立下军令状,一个月之后必定主体完工,二个月过后彻底完工!

  饭毕,王建国便带着施工队几十号人连夜赶到隆兴镇。不出三天,所有物资全部运到!全线开始动工!

  7月半这天,县城阴云密布,一大片一大片的乌云像幕布一样罩着整座城,不多时便是下起了瓢泼大雨。一会功夫县城下水道便堵住了,没出半小时,水就漫过街道,向街道两边的房屋漫去,欲有淹没一切之势。吓得人人慌张,不停打着物业电话疏通下水道,物业公司电话都被打爆了,不得已全员出动。然而还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投诉电话一通接一通打到县政府,县长呢?却是远在隆兴镇,主持剪彩。

  而远在东边的隆兴镇却是另外一个景象。太阳高挂,肉眼可见空气中热浪翻滚。王建国正带领施工队定地基点。县长特地请来县城最有名的风水师张千量地寻龙穴,张千拿着一指南针模样的罗盘,东走走,西瞧瞧,过了一晌,张千眉头紧皱,面色低沉找到了县长。原来这龙穴就在县长乘凉的古树之处。县长听后却是犹豫不已,过了半晌才问:“确定?”“确定”张千答。县长绕着古树走了一圈,神色不定,最终却是别过头去,只是说了句:“动工吧!”。

  于是工程就这样开始了。虽然古树6人合抱之体,要移走就成了很大的难题,但是重在人人都满怀斗志,县长正壮志不已的为施工而进行动员大会之时,王建国却告诉他不能移树,古树太大,移走几乎不可能,再说移走之后地下空洞,定会塌陷,不利于施工!县长听后却是恶狠狠盯着王建国,几乎是嘶吼着:“必须移树,必须在龙****打下定基桩!”王建国一时被县长模样所吓到,顿时呆若木鸡,可没等到他反应过来,县长却又是笑了笑,轻声说到:“移树形成塌陷,不就不用再挖了嘛!不是少了一到工序嘛!再说,这龙穴下,有好宝贝呢!”说完就双手后背,自顾自的走到张千面前,与张千唠起了家常。王建国想着,县长说的还是有理,再说自己虽然是负责人,也不能得罪县长啊!不得已只能苦笑一下,便张罗着动工。

  吊车,挖掘机开了过来,挖掘机开始围着古树一圈圈向下挖。先是挖了一圈,古树盘庚错节,绠须早已遍布周围,不得已只能截断绠须。挖了半天,终于挖到差不多了,就开来吊车,吊绳绕了几圈。吊车开动,机器轰鸣,古树却是纹丝未动,开吊车的师傅挣红了脸,吊车察觉到主人的生气,也和古树发起狂来,轰鸣声越来越大,钢丝越拉越紧,终于,“咔嚓”一声,古树动了。县长望着天上云卷云舒,察觉到树动了,就不自觉的笑,树动一下,他便笑一下。王建国无意间撇到这一切,觉得很好奇,想去问县长笑什么,却又想着县长脾性怪异,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正想着就听到轰隆一大声,古树被拖泥带水一咕噜连根拔出。

  古树被移开,县长却要求停工,叫上所有人员都去镇上的菜馆子吃饭去了。饭毕大伙都喝了许多,所有人就回到了刚刚组装好的活动板房里睡大觉了,王建国却死活睡不着,脑海里还是县长那句话,“这树下面有宝贝哩!”

  王建国在床上硬是睡不着,就起了身,点起一支烟,眯着眼享受。走到窗口,月亮高挂,月光惨白,伴随着呼呼的风。王建国望着倒在地上的古树,心里不住的感叹:“这树估摸着该有百年了罢!”王建国长叹一声,想着也该回去睡觉了,可正当要回头,却瞥见树干处平白无故多出一个圆的包,他细细看了半天,是一块石头罢?可突然却是动了一下,王建国心里害怕,却又是好奇不已。缩着头,趴在窗口,只漏出了眼睛。看了一会,发现那园包开始动了,慢慢向上,王建国觉得那应是个人,果不然,还真是个人,这人好像也发现了他,还和他招手,王建国一时觉得好奇,就问到:“下面的是哪位兄弟啊!”,只听得下面传来:“建国,是我,罗玉。”王建国听得是县长,便是放下心来,询问着这么晚了还闲逛啊!县长便说道:“睡不着,出来走走,一时尿性起就尿了一炮,你小子,都这天了,一个人在这窗口瞎望,该不是想家里的女人了,哭鼻子啦!”王建国感觉受了调笑,感觉面上发烧,却又不好说什么,就笑骂了一句回去睡觉去了!

  王建国睡在床上,却是依旧怎么都睡不着,强迫自己,终于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却听到外面窸窸窣窣的声响,一下子便没了睡意,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拿起门背后的铁锹,蹑手蹑脚开了门,门外面却什么都没有。“真他妈怪了”王建国骂骂咧咧的,又转头回到床上。可刚趴在床上,却又听到了那种声音。王建国开始还觉得烦躁不已,细细想一下,却又无比好奇,于是就又拿着铁锹去开了门。不开门还好,这一开门,就把他惊了个半死。只见的从古树被挪开的那个深坑里,直直的射出白中带绿的柔光,这光似有邪性,让人看了一时便挪不开眼。王建国呆呆站在那儿,直盯盯的看着这光,像是看到了一条由星星点点的绿光组成的巨龙张着血盆大口向他直冲过来。王建国一时被吓得丢了魂,睁着大眼睛,看着巨龙冲来,瞳孔瞬间放大,脸上肌肉紧绷。等过了半晌,王建国才恢复过来,一摸额头,全是虚汗,不自觉的全身打颤,等了好久才能挪动已经麻木的腿。王建国心里好奇又怕,忍不住又是多看了两眼,却只是看到绿光闪烁,像火苗一样,在风中摇曳,王建国突然就觉得那光是那么的美,那么的柔,他像是看到了一个绝世的女子,一身红纱裙,在柔光中翩翩起舞。他看到了,那个女子在对他笑。王建国双目无神,嘴中呢喃着好美啊!不自觉的慢慢像女子靠近。近了,王建国只痴痴的欣赏她的绝美舞姿,他又像是看到那女子向他走来,他不自觉的张开双臂,等待女子投入怀抱,可突然的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眼前的女子消失不见了,只看到县长站在他面前,王建国揉了揉眼,想起刚才的女子,觉得一切怪异无比。想要问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问起,只得糊里糊涂的说:我这是怎么了?县长只是说:你看前面。王建国这才发现他已经走到了深坑边缘,王建国低头望下去,才惊奇的发现深坑已经变得有近几层楼深了。王建国嘴一张一合,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县长这是开了口:和我一起来。县长便趴着软梯向坑底而去。王建国这才发现地上深深扎着铁桩,用来固定软梯,王建国一时也没了思考,鬼使神差的便跟着县长像下爬去。坑底很明显有被人挖过的痕迹,还留着铲子,被挖出来的东西是一个正正方方的玻璃箱,只漏出了一个顶面,这光便是从这里面透出去的,王建国好奇不已,正想着这会是什么东西呢?县长却是说到:别愣着,帮忙挖。”王建国好奇不以,这诡异的东西太多太多,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他边挖着边问:“罗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这样挖什么?这发光的东西又是什么?我刚才看到好多奇怪的东西!”县长笑了笑,说:“挖吧!挖出来你就知道了,百年不遇的宝贝!”王建国看着县长笑脸,眼中全是欲望,顿时感觉恐怖无比,却还是不自觉的挖着。

  两人在下面努力挖着,不一会便挖出了一个胶桶大小的玻璃箱,箱子里装着一尊玉佛,透着柔和的绿光,光不刺眼,却是很浓。王建国一时看得呆了,伸手就要去取出玉佛。县长忙一掌拍在王建国受上,喝到:“不要乱动,现在还不能取!”,王建国挨了一巴掌,顿时清醒,想着这佛还真魔性,却又惊奇不已,就问:“罗玉,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县长笑笑,只是说:“天机不可泄露!你就只管听我的就行了”。

  说了这句话后县长便不再理会王建国,自顾自的倒弄着手里的罗盘,这罗盘也是奇妙,随着县长的走动,东转一下,西转一下,不时还发出红光。王建国就看着县长在亮红灯的地方做一个标记。王建国数着数,县长共做了7点标记,成北斗七星形状。做完标记之后县长便负手而立,望着天。王建国也不自觉向天望去,却发现天上正对着北斗七星,可尾巴上的一颗星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却是伴随着他的呼吸越来越亮。眨眼之间,最后一颗星不再闪烁,却是七颗星一齐投下一阵绿光,正对着地上的七处标记也向上射出七道绿光与之呼应。王建国一时看呆了,却听得耳边县长大吼:“取佛”,王建国忙慌慌张张的取出玉佛,玉佛一取,天就降下一道闪电,正劈在县长天灵盖,王建国吓得吼叫连连,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雷声惊醒了所有人,胆小的就紧紧关着门窗,一直躲着,胆大的就开了窗,藏在窗缝边望着。像是天发了狂,无数闪电劈下,风雨大作,只听得轰隆一片声响,大坑旁边的地块却是突然陷了下去,人们突然看到一条黑影腾地飞上天去,又听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嘶吼狂叫,听得入了迷,耳中不自觉鲜血横流,便是口吐白沫,晕死过去!

  待到第二天,人们发现古树已经不见,深坑地方出现一条长长的裂缝,裂缝从北边山脉一直延伸到南边大河,深10余米。施工队的人一个个想起昨夜之事均是心有余悸,口口相传都说是遇见了龙修炼有成,在渡劫,有人说成功了,有人说被雷劈成了黑块头,果然,在寻找县长之时找到一节节黢黑的条子,像木头。开始人们以为是古树,后面却又发现了7截黑木条,且形状各不同,最后发现的一节根须横生,行如龙头!

  施工队寻找县长未果,却又发现负责人王建国也是失踪,报了案!警察来调查也是未果,这就成了一宗玄案!

  可在半个月后,在下游的碎石城,却有人报警说捞起来两个人,警方赶到后发现一人正是王建国,怀里紧抱着一尊玉佛。另一人却已变成了一坨碳,认不得是谁了!

  而很多天文爱好者却是在当天观察星空时发现了流星雨,一闪即逝,像是天上的星星眨了一下眼,在很多人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的时候,国家天文局却在当晚拍下了令人惊叹的照片。照片显示,流星群的形状由两个人和一尊佛像组成,这两人双腿盘坐,双手一同托着一尊佛。

  同一时间,平行宇宙的五行大陆也是发生了一系列的怪异之事。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