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22:43:0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苍穹星魂
  4. 第一章 小镇

第一章 小镇

更新于:2017-10-10 21:07:13 字数:3072

字体: 字号:
  落日的余晖笼罩在大地,洒下似火的光芒。

  在一个偏僻的小镇里,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男孩在日光石的照耀下看着手中的书籍,男孩略显得消瘦,一双满是清澈的眼晴盯着手中的书籍,眼珠偶尔转动,好似思索。

  男孩抬起头,看着坐在椅子上双眼微闭的父亲。父亲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皱纹,两鬓的黑发开始变白,曾经挺直的背也微微的有些佝偻。

  男孩的嘴唇微启,轻声的问道:父亲,为什么要读书?他清澈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眼神中带着不解。

  父亲的手在椅子上轻轻的敲打,片刻后睁开双目,和男孩的的目光对视在一起,口中徐徐的说道:书可以增加一个人的涵养。言罢便向外走去。

  男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把目光转向手中的书籍,继续思索了起来。

  这个男孩叫做辰凌,辰凌所在的地点叫做卡隆镇,他的父亲就是卡隆镇的镇长,卡隆镇是星魂大陆东部的一个小镇。虽然是城镇,但是由于地处偏僻,而又时常有天灾,使得这个原本就不繁华的小镇变的更加的衰落。

  辰凌摇了摇头,以便驱除那种微微的疲倦感,站起身,把书籍放回原来的位子,便向门外走去。此时的天色已经昏暗,一颗颗璀璨的繁星在苍穹中显得无比的飘渺。辰凌来到客厅,看着坐在椅子上双眼微闭的父亲,微微的低下头:父亲,我去练功了。

  辰凌的父亲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辰凌也知道自己父亲的性格,并不生气,恭敬的退出客厅,便向着后山走去。

  由于天黑,后山的道路并不好走,辰凌小心翼翼的绕过一处又一处障碍,向着山顶奔去。到达山顶的时候,辰凌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水。略微的调整下呼吸,辰凌变盘膝坐下,进入冥想状态。

  星魂大陆的功法是汲取天上无尽星辰的魂力来锻炼自己的身体,然后游走全身,储存在丹田。功法分为七个等级:星炼、星聚、星变、噬星、星魂、恒星、苍穹。每个等级又分为四个阶段:前期、中期、后期和大圆满。

  辰凌之所以选择在山顶练功,是因为山顶可以更快的汲取星辰的魂力。他修炼的功法叫做《星魂决》,听父亲说是祖上传承下来的。辰凌清楚的记得父亲当时的表情,那是一种无比崇敬,充满虔诚的表情。这也是辰凌要把星辰诀练好的原因,他希望看到父亲的笑容,自从他懂事以来,父亲就再也没有笑过。

  辰凌现在处于星炼中期,对于十岁的他来说,这个成绩已经足以自傲了,但是他不满足,想要看到父亲的笑容就必须更加的努力。一道道微弱的星辰魂力被辰凌的身体吸收。此时辰凌的身体已经泛起的银白色的光芒,噼噼啪啪的响声从他的身体中传出。仿佛忍受这巨大的痛苦,辰凌的面部已经变得扭曲。

  “噗…………”

  一口鲜血从辰凌的嘴里喷出,血液中还带着点点的白光,辰凌的面色也变得略显苍白。加快星魂决的运转,极力的控制星辰魂力,把它扩散到身体的各处。

  星炼虽然是最初的阶段,但是所要忍受的痛苦却是其他阶段相比不及的,星炼不仅仅要驱除体内的杂质,更重要的是加强身体,承受更多的星辰魂力,所以痛苦可想而知,万一忍受不住这种痛苦,那么既有可能遭到反噬,轻者修为全废,全身瘫痪,重者性命堪忧。

  此时的辰凌双眼布满血丝,牙齿也发出吱吱的响声摩擦声。全身的经脉由于星辰凝聚的魂力涌入开始出现裂痕,然后轰然崩溃,再被庞大的星辰魂力修复,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辰凌全靠自己的意志在努力的坚持。身上的白色长衫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心中的坚毅支持他没有屈服。

  辰凌怒吼:就算死,我也不会低头,我命自我不由天。

  时间一点点过去,辰凌觉得自己的意识也在渐渐的消散。不由的苦笑:父亲,孩儿只有来生再报答您的养育之恩了。真不知道星炼期如此困难,别人是如何坚持的,看来自己还是不行啊。这就是辰凌昏迷前的最后一个意识。

  其实不仅是他郁闷,就连他的父亲也不会想到他竟然会连跳三阶,直接冲击星聚前期,要知道从星炼大圆满到星聚前期必须要吞服聚魂草来稳定和凝聚狂暴的星辰魂力,向他这样从星炼中期直接冲击星聚前期的,不可以说是后无来者,但也算是前无古人了。恐怕只有天知道为什么会在辰凌的身上发生这样的事了。

  耀眼的星辰散发着无尽的魂力漂浮在辰凌的四周,天上的星辰围绕着他缓慢的旋转,辰凌的经脉每从破碎到修复就会变得更加的坚韧,肉体也在做着如此的循环。

  极度危险带来的不是死亡就是天大的机遇,显然辰凌得到的是后者。此时的他已经进入了胎息状态,身体的杂质也被星辰魂力渐渐的祛除了,体内的星力也开始向丹田中聚拢。

  不到一个时辰,辰凌的丹田中便聚集了大量银白色的气体,整个丹田完全被银白色的雾气占据,可是星力仿佛永远都不会枯竭,继续向丹田涌去。此时的丹田已经比原来的大了一倍,如果再这样下去,他的丹田便会崩溃。星力好像知道丹田的临界点,不再继续扩张,反而开始渐渐的融合,当第一滴液态星力出现时,便顺着经脉开始运转,然后回到丹田继续融合……

  东方出现烈焰般的红光,太阳缓缓地从烈焰中升起,后山的山顶上静静的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仿佛刚从地狱中爬出的魔鬼。

  他,便是辰凌。

  辰凌的手指微微的动了动,他的意识正在一点一点的回归,同时恢复的还有他的感觉。痛,无比的痛,这种感觉疯狂的冲向他的脑海,使得他的脸上布满的汗水。相比身体的疼痛,辰凌的内心充满了喜悦,自己竟然没有死,好像身体还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蜕变,不过这些都不是现在应该考虑的,现在他很想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回去,难道要等伤好了再回去?开玩笑,万一遇到野兽什么的,那自己就真的会死了,他可不认为野兽能放过他或者以他现在的状态能打得过野兽。

  积极思索中的辰凌忽然听到了父亲的声音,他很想回答,可是自己现在根本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能静静的等待父亲的到来。

  辰凌的父亲在睡觉的时候心理略微的有些不安,但是他没有多想,自己的儿子很懂事,并不需要自己担心,所以也就没有太在意,可是今天早晨自己去叫他起床读书的时候,发现辰凌竟然不在卧室,回想起昨晚的不安,辰明马上向后山跑去。当他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时差点昏倒,还好辰凌没事。辰明没有问他发生了什么,很显然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背起躺在地上的辰凌,向着山下走去。

  辰凌靠在父亲的背上,此时的他心里无限的满足,父亲的背真的好宽阔、好宽阔。

  辰凌的父亲帮他进行了一番洗漱,然后又喂他喝了一点稀粥,当然以辰凌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无法吃下别的食物。

  躺在床上,辰凌回想起昨晚的情形仍然一阵后怕。当时体内的星力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到底发生了什么?想不通就不去想,试着调转丹田中星力,没有半点反应,辰凌除了苦笑还是苦笑,看来自己真的伤的不轻啊。

  闭上双眼,辰凌静静的感受身边的星力,很快便进入了空冥的境界。他清晰的感受到身边的星力均匀的分布在他的四周。辰凌调用自己仅剩不多的精神力,缓缓的包裹着星力向着身体赶去,企图用天地间的星力引起体内星力的共鸣。但是天地间的星力不像炼化的星力那样的温和,根本就不受辰凌的控制,每当星力入体时便会与体内的能量发生碰撞,然后消散。这还是辰凌包裹的星力不多的原因,如果辰凌包裹的星力过多,那么等待他的将是爆体而亡。

  辰凌睁开双眼,缓缓的呼出一口浊气,他知道自己不能太过焦急,否则必将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心中微微一动,既然星力不能引入体内,那么能不能再体外炼化呢?

  调动精神力,包裹一丝微弱的天地星力,辰凌运转《星魂决》开始炼化,一遍,两遍....被包裹的这一丝天地星力渐渐不再狂暴,变得温和下来,辰凌心中一喜,把这一丝温和的星力吸入体内,按照功法随着筋脉游走,然后存入丹田。试验的成功让辰凌更加确定心中的想法。他不在犹豫,抽出自己能动用的所有精神力,加快天地星力的熔炼速度。

字体: 字号: